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国内资讯

股权众筹:空手套不住白狼

本文共3755字,预计阅读时间130

互联网金融的迅猛发展,可以说很大程度上是由中小企业,特别是初创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需求推动的。面对《公司法》提供的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两种公司组织模式,初创企业基于对自身创业团队的信任与依赖,通常会选择人合性较强的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其组织形式,与此同时,却也限制了其公开发行股票向社会大众融资的渠道。股权众筹的发展,能有效解决有限责任公司融资难的困境,助力初创企业发展,但众多的“小天使”仍然担心被“当BOSS”的光环套牢而不能自拨。本文从金融消费者角度阐述,股权众筹的诸多法律限制。

五十人的枷锁

在当前的股权众筹中,为了控制风险,“领投+跟投”模式大行其道。该模式通常由三名以下的资深投资人作为领投人,若干个普通投资人作为跟投人,组成一个有限合伙来对初创企业进行投资,其中领投人是普通合伙人,跟投人是有限合伙人。根据《公司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应当置备股东名册,记载下列事项:(一)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及住所。由此可以看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限于自然人,因此从逻辑上看,合伙企业也可以成为有限公司的股东。根据《公司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由五十个以下股东出资设立。也即,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有人数上限,不得超过50人。根据《合伙企业法》的规定,合伙企业不具备法人资格,因此,由众多投资人组成的有限合伙在计算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人数时可能被穿透计算,导致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人数超过50人的上限,引发股东资格确认的纠纷。当然,在有限责任公司原有股东的基础上,以个人名义进行投资,严格控制在50人以内在避免股东资格纠纷的同时却蕴藏了巨大的投资风险。构建有限合伙的初衷在于规避200人公开发行的限制,此时又冒出股东资格被否认的风险,股权投资真心不易。

空手套不住白狼

2013年《公司法》对资本制度进行了重大变革,由有限制、有条件的认缴制修改为完全的、彻底的认缴制。《公司法》第二十三条规定:设立有限责任公司,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二)有符合公司章程规定的全体股东认缴的出资额。因此,从理论上看,在初创企业的成立阶段,通过股权众筹筹集资金,投资人无需实际缴纳资金,只需按照企业认缴资金的比例认缴让渡的股权所需要的资金即可。然而完全的认缴制只是在理论上提供了可能,对于急需资金发展的初创企业,认缴的资金好比镜花水月,只是看上去很美,虽然认缴人负有最终实际缴纳的义务,但无法在当前解决资金缺乏的问题,成立阶段的初创企业如此,希望通过众筹融资推动新产品发展的已经成立的初创企业更是如此。因此,股权众筹投资是实打实的资本游戏,《公司法》推行的认缴制在股权众筹领域“英雄无用武之地”。

环环相扣的圈子

纵观当前的股权众筹平台,都设置了较高的投资门槛,可谓入门不易,殊不知退出也如此艰难。在通行的“领投+跟投”模式中,投资人首先组成的是有限合伙。根据《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合伙协议约定合伙期限的,在合伙企业存续期间,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伙人可以退伙:(一)合伙协议约定的退伙事由出现;(二)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三)发生合伙人难以继续参加合伙的事由;(四)其他合伙人严重违反合伙协议约定的义务。第四十六条:合伙协议未约定合伙期限的,合伙人在不给合伙企业事务执行造成不利影响的情况下,可以退伙,但应当提前三十日通知其他合伙人。由此可见,身在合伙企业,远无法做到想走就走的洒脱,退伙存在层层障碍。更近一步来看,投资人通过合伙企业成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根据《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股东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同意转让的,不同意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不购买的,视为同意转让。有限责任公司基于其人合性的特点,对于股东股权转让亦设定有层层限制。有限合伙与有限责任公司的两道大门,使得金融消费者即“股权投资人”退出复杂艰难。

综上,股权众筹作为一种投资方式,“跟投人”投资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为了获取收益,然而有限合伙的退伙方式和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转让方式,好比两道关卡,使得退出变得如此艰难,投资人只想安安静静做个投资人的美梦被“叫醒”。飒姐认为,股权众筹为投资人开辟了一条曲径通幽的投资渠道,然而再美不胜收的境地,如果四周都是樊篱,那投资人也会望而却步,限制整个股权众筹行业的发展。

互联网金融的迅猛发展,可以说很大程度上是由中小企业,特别是初创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需求推动的。面对《公司法》提供的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两种公司组织模式,初创企业基于对自身创业团队的信任与依赖,通常会选择人合性较强的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其组织形式,与此同时,却也限制了其公开发行股票向社会大众融资的渠道。股权众筹的发展,能有效解决有限责任公司融资难的困境,助力初创企业发展,但众多的“小天使”仍然担心被“当BOSS”的光环套牢而不能自拨。本文从金融消费者角度阐述,股权众筹的诸多法律限制。

首先,五十人的枷锁
在当前的股权众筹中,为了控制风险,“领投+跟投”模式大行其道。该模式通常由三名以下的资深投资人作为领投人,若干个普通投资人作为跟投人,组成一个有限合伙来对初创企业进行投资,其中领投人是普通合伙人,跟投人是有限合伙人。根据《公司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应当置备股东名册,记载下列事项:(一)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及住所。由此可以看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限于自然人,因此从逻辑上看,合伙企业也可以成为有限公司的股东。根据《公司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由五十个以下股东出资设立。也即,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有人数上限,不得超过50人。根据《合伙企业法》的规定,合伙企业不具备法人资格,因此,由众多投资人组成的有限合伙在计算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人数时可能被穿透计算,导致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人数超过50人的上限,引发股东资格确认的纠纷。当然,在有限责任公司原有股东的基础上,以个人名义进行投资,严格控制在50人以内在避免股东资格纠纷的同时却蕴藏了巨大的投资风险。构建有限合伙的初衷在于规避200人公开发行的限制,此时又冒出股东资格被否认的风险,股权投资真心不易。

其次,空手套不住白狼
2013年《公司法》对资本制度进行了重大变革,由有限制、有条件的认缴制修改为完全的、彻底的认缴制。《公司法》第二十三条规定:设立有限责任公司,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二)有符合公司章程规定的全体股东认缴的出资额。因此,从理论上看,在初创企业的成立阶段,通过股权众筹筹集资金,投资人无需实际缴纳资金,只需按照企业认缴资金的比例认缴让渡的股权所需要的资金即可。然而完全的认缴制只是在理论上提供了可能,对于急需资金发展的初创企业,认缴的资金好比镜花水月,只是看上去很美,虽然认缴人负有最终实际缴纳的义务,但无法在当前解决资金缺乏的问题,成立阶段的初创企业如此,希望通过众筹融资推动新产品发展的已经成立的初创企业更是如此。因此,股权众筹投资是实打实的资本游戏,《公司法》推行的认缴制在股权众筹领域“英雄无用武之地”。

最后,环环相扣的圈子
纵观当前的股权众筹平台,都设置了较高的投资门槛,可谓入门不易,殊不知退出也如此艰难。在通行的“领投+跟投”模式中,投资人首先组成的是有限合伙。根据《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合伙协议约定合伙期限的,在合伙企业存续期间,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伙人可以退伙:(一)合伙协议约定的退伙事由出现;(二)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三)发生合伙人难以继续参加合伙的事由;(四)其他合伙人严重违反合伙协议约定的义务。第四十六条:合伙协议未约定合伙期限的,合伙人在不给合伙企业事务执行造成不利影响的情况下,可以退伙,但应当提前三十日通知其他合伙人。由此可见,身在合伙企业,远无法做到想走就走的洒脱,退伙存在层层障碍。更近一步来看,投资人通过合伙企业成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根据《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股东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同意转让的,不同意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不购买的,视为同意转让。有限责任公司基于其人合性的特点,对于股东股权转让亦设定有层层限制。有限合伙与有限责任公司的两道大门,使得金融消费者即“股权投资人”退出复杂艰难。

综上,股权众筹作为一种投资方式,“跟投人”投资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为了获取收益,然而有限合伙的退伙方式和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转让方式,好比两道关卡,使得退出变得如此艰难,投资人只想安安静静做个投资人的美梦被“叫醒”。飒姐认为,股权众筹为投资人开辟了一条曲径通幽的投资渠道,然而再美不胜收的境地,如果四周都是樊篱,那投资人也会望而却步,限制整个股权众筹行业的发展。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肖飒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未央青年

202
总文章数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兼任北京市网贷协会法律顾问,主...

新金融时代区域性互金平台的资产优势

张彦军 | 网贷之家 21小时前

互联网金融狂潮简史

秋源俊二 11-18

[未央研究]本周互联网金融回顾 | 2017年第46周

未央研究 11-17

他的模式全球风靡,却在中国水土不服?

一本财经 11-17

蝶变与重生:大变革下的金融科技创新风口

孟永辉 11-16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