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国内资讯

疯狂的P2P协会

本文共2972字,预计阅读时间59

虽然互联网金融“基本法”已经出台,但在监管政策尚未落地、鱼龙混杂的大环境下,各路行业协会、自律联盟层出不穷。对于P2P公司而言,加入这类行业协会组织,一方面可以资源共享、抱团取暖;另一方面也可以提高行业地位,增强公司信任度。这其中,也有不少挂羊头卖狗肉、企图混淆视听的“草台”协会,令本就缺乏监管的网贷市场更加混乱。

诚信联盟陷入“罗生门”

曾因开办教育培训机构涉嫌违法而被央视曝光的袁善祥,如今成为了中国互联网金融诚信联盟的秘书长。

近日,网上的一则新闻引起了笔者的注意,这篇被门户网站转载的新闻称,中国互联网金融诚信联盟出现人士调整,袁善祥不再继续担任该联盟秘书长职务。该新闻称,中国互联网金融诚信联盟是全国性、行业性、非盈利性行业自律机构。联盟近日收到全国部分区域的连续举报,称有人以联盟的名义收取不合理费用,图谋个人私利,给联盟造成恶劣影响。袁善祥作为联盟的秘书长,对此负有重要责任,考虑到联盟的稳定和发展前景,袁善祥已不适宜继续担任联盟秘书长,由联盟执行主席郭建军兼任秘书长一职。

该新闻也指出,北京互联新兴经济研究院不是联盟指定的运营单位,该院所从事的任何活动均与联盟无关。同时,袁善祥所进行的任何未经联盟授权的事项也均与该联盟无关,所产生的法律后果均由袁善祥本人承担。

不过奇怪的是,笔者上周对此事求证该联盟人士,该人士则表示,袁善祥依然担任秘书长一职。 针对此事,笔者近日向袁善祥本人求证,他表示,目前还担任中国互联网金融诚信联盟秘书长,没有对联盟工作产生影响。对于上述新闻,袁善祥表示,“不知道消息是从哪里出来的,目前在出差,回去以后要调查一下”。不过,从该消息出现之后的四五天时间里,中国互联网金融诚信联盟一直没有对外发布任何回应,也没有进行辟谣。

同时,笔者多次尝试登录该联盟网站时,却发现该网站始终无法打开,令人对该联盟是否正常运营再生疑窦。对此,袁善祥表示可能需要联系一下技术人员。

看起来,这一消息似乎是一个乌龙事件,但根据该联盟此前公布的信息显示,联盟由中国社科院对外经贸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中国商业文化研究会道德建设委员会联合工业信息化部电子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发起组成,但联盟本身并不是一个独立法人单位,其代为运营机构为北京互联新兴经济研究院。

令人疑惑的是,一个是被曝出“袁善祥成立的北京互联新兴经济研究院不是联盟指定的运营单位,该院所从事的任何活动均与联盟无关”;另一个是联盟网站披露的“代为运营机构为北京互联新兴经济研究院”,两个矛盾说法,究竟哪个是真?

笔者调查发现,袁善祥正是北京互联新兴经济研究院的自然人股东之一。根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北京)显示,北京互联新兴经济研究院的出资人只有两名,分别为柏云会和袁善祥,柏云会是该公司法人代表。

虽然该联盟成立时间只有一年多,但在网络上可以很容易搜索到该联盟奔赴各地P2P进行调研、考察的新闻,多为不太知名的平台。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笔者,“所谓的诚信联盟并没有办太多实事,他们平常走访调研的平台多为一些不知名的小平台,但会拉上两家大平台加入。初期宣称是不收入会费,但是后期听说要收取,最终我们没有加入。除了入会费,他们时常还要搞些新书发布之类的活动,让P2P平台进行赞助。”

而在调查过程中,笔者更是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线索。早在2010年,袁善祥就曾登上过CCTV经济半小时栏目,成为“名人”。其开办的天津中天博达教育机构,利用黑客侵入中国教育考试网、江南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等网站,替学员办理计算机三级、公共英语二级证书。就在学生发现证书有问题之后,2010年5月,济南章丘警方将袁善祥抓获归案。对于2010年的事件,袁善祥表示,“确实有这件事,对这件事我也很坦然”。

部分自律组织门槛低过P2P

如今,P2P平台发展迅速,鱼龙混杂的现象也充斥其中,跑路、自融、非法集资、诈骗等问题屡见不鲜,依靠着某某协会的背景,往往能提升投资者的信任,为自身增信,协会也能以此收取费用,这样花钱买增信的游戏才有了发展的空间。

自去年以来,北京、上海、深圳、武汉、江苏、贵阳等地均成立了互联网金融协会,而自律联盟等各种联盟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甚至有网贷行业人士笑言,“有些互联网自律组织门槛比P2P都低”。

某地的网贷协会甚至还曾流出过一张会费管理照片,上面明码标价:会长200万元,常务副会长、监事长100万元,副会长50万元,会员25万元,专业委员会委员12万元,观察员6万元等。

而另一个南方某地的互联网金融协会的收费标准是这样的:会长单位每年会费6万元、常务副会长单位每年会费4万元、副会长单位2万元、理事单位1万元、一般会员单位1000元。该协会更表示,已开始制定并执行会员差异化服务办法,根据会员级别和对协会的支持力度提供差异化会员服务,以进一步满足不同级别会员的差异化服务需求,俨然一副公关公司或广告公司的口吻。

在这种混乱的局面下,一些协会以收钱、替P2P站台为主营业务,对会员单位没有严格的准入机制,沦为某些P2P平台信用背书的“枪手”,投资者的资金安全并不会因为P2P平台是某协会会员单位而增加保障。近日有消息称,广东地区P2P网站通融易贷出现提现困难,亏欠上千名投资者一共6300万元左右的本金和利息。而通融易贷在今年3月底还当选了广东省互联网金融协会副会长单位。

据知情人士透露,通融易贷最早在4月下旬就曾出现2-3天提现困难,但随后一度恢复正常。但“五一”假期后,提现问题开始变得更加严重。笔者发现,目前通融易贷官网仍能正常打开,首页仍有产品的推介、业务成绩的展示以及其他公告,但在最新公告一栏中,公司最新动态的更新仍停留在今年4月30日。

行业协会难替政府背书

民政部去年曾经做过一个调查统计,截至2014年4月,全国总计有近7万个行业协会商会,其中全国性的行业协会商会约有800多个。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肖飒表示,从法律上来说,诸多的行业协会商会其性质为社会团体法人,并非是国家机关。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行业协会也是如此,只要符合协会成立创设的一些基本条件,便可以组成一个行业协会,并不存在国家层面的强制性统一规定,因此行业协会的水平参差不齐,不乏诸多机构松散、管理涣散的协会。“加入互联网金融领域的行业协会并不表明平台有了政府的信用背书,信用层级会变得更高。甚至个别的行业协会会明码标价,出钱就能成为会员,协会并不会按照规定的入会标准对平台进行审核,如此做法会给投资人造成一种假象,扰乱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秩序,最终影响行业的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在《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发布之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也正在酝酿当中。该协会属于央行下属的一级协会。目前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人选已敲定,前央行副行长李东荣有望担任会长一职,最终任命还需要监管层批准。同时,笔者也了解到,目前央行主办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正在选址过程中。肖飒表示,将来随着互联网金融协会的组建,各地互联网金融平台加入行业协会将成为一种风潮,各方平台纷纷挤破头皮想要穿上黄马褂。但这些都是锦上添花,要紧的还是踏踏实实做好业务,自身做强做大。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互联网金融狂潮简史

秋源俊二 14小时前

[未央研究]本周互联网金融回顾 | 2017年第46周

未央研究 1天前

京东征战P2P 成BATJ中首个明确布局网贷的巨头

三水 | 网贷之家 1天前

赴美IPO热潮下,理性观察上市系平台数据表现

网贷之家 1天前

他的模式全球风靡,却在中国水土不服?

一本财经 1天前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