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国内资讯

民营文艺团体的众筹之路

本文共3040字,预计阅读时间113

本月上旬,大连辽南皮影艺术团在苏州平江文化中心上演了一场辽南皮影戏《西游记之大战蜘蛛精》,给苏州市民带来别样的欢乐。该剧未演先热,平民票价演出前三天便销售一空,令许多未能看上皮影戏的戏迷们扼腕叹惜。除了苏州,这场皮影戏通过网络众筹模式在杭州、上海、济南等城市展开全国巡演,也都广受欢迎。

在娱乐活动丰繁多样的当下,有着深厚文化魅力的古老戏曲大多受到“冷落”,尤其是民营文艺团体,普遍遭遇传承发展的瓶颈,大连辽南皮影艺术团的辽南皮影戏为何能打开市场全国巡演?搭上互联网+的时代快车能否促进民营艺术团持续发展?

传承发展瓶颈:一个皮影戏老人的落寞

说起大连辽南皮影艺术团,要先说说这个团的演出人员,辽宁省非遗皮影戏代表性传承人鄂文武和他的同事们。77岁的鄂文武,满族正白旗,从20岁开始学皮影、舞皮影,一做就是57年。半个多世纪都在皮影戏里浸濡,对皮影的情结远非热爱可以形容。他回忆起舞皮影正当红的年代,大约是1958年到1966年之间,也就是那段时间的经历让他一生都离不开这个行业。“那个时候真是太火了。晚上吃完饭就开始演皮影,从天一黑开始演,有时一直演到鸡叫,观众拦着不让停,那场面太火热了。”他说,那个时候从天黑演到天亮,是经常能见到的场景,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苦什么是累,看到观众那么喜欢,自己内心里自然也是无比高兴。然而这样火热的光景也就持续了七八年,因为“文革”停止了皮影戏演出,让很多皮影戏艺人转行的转行、流失的流失,尽管改革开放之后皮影戏开始复苏,但总体情况也是不温不火,再也找不到当年的盛景了。

一直怀揣皮影戏梦想的鄂文武,常因为没有人看皮影戏而叹惜,但在2004年听人说起辽南皮影申遗情况,又重新找回了年轻时的兴趣。“那个时候,我在家乡组织了皮影戏演出班子,开始四处演出,2005年还到外地表演。”不管是因为申遗成功还是其他原因,皮影戏重回大众视线让鄂文武十分兴奋,但接踵而来的却不是他想象的场景。“皮影戏在过去是我们吃饭的家伙,跟着师傅当学徒就一辈子做下去了。但时代不一样了,没有人再愿意学这门艺术。”鄂文武说,他组建了皮影戏班子之后,教了三四茬徒弟,都流失了。“因为看戏的人少了,赚不了钱,徒弟们都是年纪轻轻的小伙子,总要生存哪,学个两三年,学完了没演出,看不到发展出路,走也是正常的。”对皮影戏人才的流失,鄂文武理解之余又心堵,“我当时特别苦闷,没想到自己爱好了这么多年的手艺竟然要失传了。”

鄂文武老先生的境遇,辽南皮影的传承发展瓶颈,在很多传统戏曲的发展过程中都遭遇过。鄂文武老先生说,他们后来到全国各地考察,除了大连,皮影戏在发源地西安也是如此,都是传统文化中需要保护的对象。

市场模式探索:一个皮影戏新秀的互联网+

鄂文武老人的落寞,就好像是慢慢淡出众人视线的古老艺术一样,留给现代人一个无奈的背影。2006年,辽南皮影成为大连市唯一跻身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项目。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将中国皮影戏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但越强调要保护,越说明它的流失正在加速,非遗目录是一个加强保护的切口,却难以推动它的市场化发展。就在这个时候,2014年3月底,鄂文武遇到了王绍森,也就是现在的大连辽南皮影艺术团负责人。

生于1986年的王绍森也是辽宁人,曾在杭州从事丝绸工作,还创业办起了自己的丝绸公司。年纪轻又有思路和干劲,年收入十几万,对于刚刚创业的80后而言,王绍森的事业发展可谓顺风顺水。与鄂文武老人相遇,他将过去的收入全部投入了皮影戏的推广和发展,执着又疯狂。“皮影戏的发展瓶颈,必须要靠有效的商业模式来解决。”王绍森的加入让鄂文武看到了希望,同年成立大连辽南皮影艺术团。演出增加了,能保证吃饭、住宿问题了,这对一个热爱皮影戏艺人来说是幸福,但对于要走市场的王绍森来说远远不够。“大连人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城市有皮影戏,这一点让我难以置信,我们必须要扩大知名度。”

王绍森介绍说,他并不是商业天才,也不知道什么样的道路适合传统艺术的发展,他制定了三年计划,摸索、开拓、发展。“去年一年演出110场,摸索阶段应该说是成功的。”王绍森与鄂文武先考察了全国的皮影戏市场,将辽南皮影戏的定位设定在故事、教育类,并不是过去的娱乐性。“70后、80后还有着皮影戏情结,我们希望现在的皮影戏可以演给他们的孩子看。”在苏州演出的《西游记之大战蜘蛛精》尽管是传统剧目,却也不乏新时代的元素。也就是这样成功的基础酝酿了今年的30场全国巡演。

“其实传统剧目的演出很难像现代电影那样火爆,但也要找准爆发点。”王绍森说,起初一年的演出,贴钱的项目很多,市场发展一定会有成本,但不是长久之计。今年的全国巡演之前,他在网站上发起了辽南皮影戏全国巡演众筹项目,向全国的艺术爱好者筹集演出费用,通过回馈皮影戏演出门票和皮影戏延伸产品的形式筹集了十几万元演出资金,顺利开启了全国巡演之路。“杭州是第一站,演出十余场,有公益的也有卖门票的,上座率颇高。”从杭州开始,上海、苏州、徐州、宾州、济南、北京,艺术团一路演过去,每到一个城市,都有志愿者、艺术爱好者相助,“众筹只是一个形式,重要的是通过这个形式打开市场,让更多人了解皮影戏、喜欢皮影戏。这应该算是搭上了互联网+时代的快车,可以一下子让全国人都知道你在做什么,对于传统艺术而言,这不是更好的方式吗?”

走得快不如走得远:民营文艺团体生存有道

辽南皮影来苏州演出的地点,放在了平江文化中心,是苏州兰芽昆曲团负责人冷桂军帮忙联络的。冷桂军的兰芽昆曲团也如辽南皮影艺术团一样,经过了一段百转千回的发展之路。

已经成立了八九年时间的兰芽昆曲团也是一家民营文艺团体,以昆曲演出为内容,在山塘街有一所常年演出的山塘昆曲馆。“我们每天都有演出,不仅可以看昆曲还能品茶,同时票价平民化,上座率不错。”冷桂军说,辽南皮影艺术团来到苏州他也有接触,同时对他们一年多演出100多场并且全国巡演,甚至众筹资金的一系列模式很感兴趣。“他们的模式是可以借鉴的,刚刚成立一年多,就能全国巡演并且保持着一定上座率,而且还有费用支持,对一家民营剧团来说,非常不易。”冷桂军坦言,兰芽昆曲团经营了近十年时间,一点一点的积累培育了很厚实的市场,发展缓慢但稳定,后来因为不良竞争扰乱市场又流失了,现在又慢慢形成了新的市场格局。“前几年都是亏损的,一直往里砸钱,现在才开始盈利。”冷桂军说,对传统艺术的坚守很难,不是一下子就能看到效果,市场需要摸索。“昆曲、评弹这些传统戏曲与茶文化相结合是可行的,这是这么多年我们摸索的一种模式,当然不是全部,但也是方向之一。”

在冷桂军看来,传统戏曲不像流行歌曲,轰轰烈烈地唱一番,大江南北都知晓。做民营艺术团,专业性必须保证,演出的质量要高,还要培养自己的演员,提高演艺水平和质量,注重自己的品牌,这些都需要一定的时间积淀。“从培育市场到发展壮大都要自己来,但也不是没有好处的,竞争少就是一条。我们从山塘昆曲馆的模式上取得了一定的经验。”如今兰芽昆曲团除了在木渎又开辟了另一处演出场所外,同时在深圳也进行了市场调查,并连接演出,希望在深圳等其他地方也有更大发展。“困难不是没有,前期启动资金就是一个大问题,也不是演出个一两次就能培养出一批观众,至少要一两年的时间,这是个缓慢的过程,但只要有发展前景,对昆曲来说就是好的。”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中国新金融的盛世缩影:在线借贷的源起、进化和未来

洪偌馨 | 馨金融 2天前

[未央研究]本周互联网金融回顾 | 2017年第49周

未央研究 12-08

新金融业态下,中小银行间抱团取暖的几大模式

李林鸿 12-08

预测:2018年互联网金融将有哪些合规重点?

肖飒 12-08

股价接连破发,互金赴美上市没有想象中美好?

第一财经《解码新金融》 12-07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