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监管与政策

央行:整治第三方支付 收紧备付金管理

本文共1916字,预计阅读时间38

第三方支付再丢牌 预付卡模式濒危 部分公司预付卡牌照已闲置不用

央行正在下定决心整治第三方支付。继8月份取消浙江第三方支付企业浙江易士的牌照后,近期,央行取消了广东益民的支付牌照。

从被吊销牌照原因看,上述企业均为获得预付卡经营业务的第三方支付企业,违规过程中均涉及挪用备付金。持卡人的预付资金也基本打水漂。

一位第三方支付企业相关人士表示,央行正在收紧对第三方支付企业备付金的管理,对于大部分预付卡公司而言,之前一直靠备付金的运作赚取利润,一旦央行严查,无疑将掐死预付卡商业模式。

再度吊销支付牌照

今年,央行对第三方支付的监管一直没有放松。一方面,在经历过去几年的大规模发放牌照后,今年第三方支付牌照发放极少,业内甚至一度传言,央行将暂停发放牌照。另一方面,央行开始吊销部分违规公司的第三方支付牌照。

近日,央行通过官网披露,广东益民旅游休闲服务有限公司的支付业务许可证被注销。根据央行信息,该公司的支付业务许可证原本的有效期应为2011年12月22日至2016年12月21日,不过,该许可证已于2015年10月8日被注销。

公开资料显示,广东益民成立于2009年4月28日,于2011年12月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正式跨入第三方支付领域,成为全国第三批、广东省内第四家第三方支付公司,业务类型为预付卡发行与受理。

广东益民亦为被央行摘牌的第二家支付公司。今年8月份,央行取消了浙江易士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的《支付业务许可证》,结束了中国第三方支付牌照只发不撤的局面。

从许可范围看,上述两家公司被批准的均为预付卡业务。对于上述两家支付公司牌照被吊销,多位第三方支付公司业内人士表示,其背后均涉及备付金被挪用问题。此前,央行就易士被吊销支付牌照时亦表示,易士的违规问题中就包括通过直接挪用、向客户赊销预付卡、虚构后台交易等方式,大量违规挪用客户备付金,造成资金链断裂,预付卡无法使用,持卡人权益严重受损。

持卡人资金打水漂

第三方支付企业牌照被吊销前,公司已经出现问题,而预付资金往往打水漂。一位持卡人小邱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出事后,他们多方联系包括各级央行、金融办在内的相关部门,均无法解决问题,预付资金基本上打水漂。

预付资金打水漂的背后,是出事企业的备付金遭到挪用。除了上述两家已被吊销许可证的公司,年初上海第三方支付企业畅购也被爆出破产风险,而其背后也涉及备付金被挪用。华北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高管表示,第三方支付机构,特别是从预付业务的公司,挪用备付金来理财或者做其他经营项目几乎是业界通行的潜规则。

华东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负责人表示,预付卡的盈利包括备付金的使用收益、卡内过期资金和卡内残值收益。据悉,备付金是指商业预付卡中尚未使用的货币资金。预付卡的商业模式使得预付卡在销售和使用完毕之间存在一定的时间差,于是就形成了一定的在途资金,即备付金。

央行收紧备付金管理

事实上,央行出台的一系列文件中要求加强对备付金的管理。如2013年6月,央行发布《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全面规范客户备付金的存放、归集、使用、划转等存管活动,对建立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信息核对校验机制提出了原则要求。而《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规定接受客户备付金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必须在商业银行开立客户备付金专用存款账户。

不过业内人士表示,虽然说有文件规定第三方支付机构不能动用账户资金,但是第三方支付机构很多不是按照规定做的,甚至有的银行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第三方支付机构即使拿着账户里的钱去做理财或者一些投资在操作上并无障碍。

“现在大部分的客户备付金账户只是具有基本存款账户的性质,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银行对其日常资金划拨并无监管义务。”一家熟知第三方支付市场运作方式的银行人士表示,破解的方式是对备付金进行点对点资金流动监控,银行设立托管型账户,为客户设置虚拟二级账户,实现第三方支付机构自有资金与客户备付金相分离,实时监控资金动向。

此外,上述华东第三方支付企业负责人表示,尽管有包括2号令在内的监管要求,但预付卡公司多通过商业代理和异地代理模式开展业务,部分异地代理没有被纳入备付金监管中去,通过异地销售获得的资金可直接进入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其他结算账户,也存在消费者资金被挪用的可能。

不过,上述高管同时表示,今年以来央行对于备付金的使用检查非常严格,而对于大部分的预付卡公司而言,之前一直靠备付金的运作赚取利润,一旦央行严查,无疑将掐死预付卡商业模式。“现在部分公司的预付卡牌照已经闲置不用,也有部分通过与一些大企业合作,寻找场景切入,盘活牌照价值。”上述公司负责人表示。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金融科技:成长烦恼与监管沙盒

闫磊 邓茜 ... | 经济参考报 2小时前

俄罗斯央行行长:坚决反对将加密货币归为货币资产

Stan Higgi... 1天前

“币圈”不等于“链圈” 区块链金融实践在路上

周艾琳 | 第一财经日... 2天前

孙国峰:金融大数据应用的风险与监管

清华金融评论 2天前

银行与互金巨头“联姻”双方图个啥?给些啥?防着啥?

夏心愉 2天前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