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互联网经济国内资讯投融资

2015创投乱象横生 投资经理职业化是不是未来?

本文共3092字,预计阅读时间114

在2015资本寒冬论的担忧中,2016年中国投资市场依然保持强劲,据投中集团3月3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2月我国VC/PE投资市场披露案例总数为129起,投资总规模为41.37亿美元。但在欣欣尚荣的背后,从2015年O2O倒闭潮中,中国创业投融资存在的问题也渐显。

早在去年10月《国际金融报》就曾报道过创投乱象。经纬中国创始人张颖更是用一篇公开信点出了创投行业的焦躁和泡沫,此外大量的中小投资经理从投资机构流失。在投资人吐槽创投虚胖之外,无数嗷嗷待哺的创业者却面临着无米下锅濒临倒闭的窘境。此时创投圈一些自我革命式的新方法论出炉,例如向投资机构收费模式,以及投资人职业化趋向的出现,这些从内部演化的变革能否给中国创投带来新生,似乎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创投深陷“囚徒困境”

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提到大众创业,可以预见未来来自官方的支持力度将会持续。另据数据显示,截止2015年10月,中国的风险投资公司已达万家以上,再加上众多的中小基金公司,投资公司可能有数万家。但另一方面,加入创业大军的新企业也呈现指数级暴涨,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有组数据,中国2015全年新登记注册企业增长21.6%,平均每天新增1.2万户。

如此大基数的新企业出现,加之投资机构的火热,使得中国创业投融资两端呈现着严重的信息不对称。2015年已经有数个投资人吐槽每月要看数千的BP(商业计划书),据经纬中国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仅2014年一年经纬收到了20000多份BP,面谈过得有6700个团队,最终投资不过90家新公司。而这些BP的来源却十分复杂,包括个人邮箱、FA推荐、朋友介绍、孵化器/创业路演、媒体报道影响主动索取等,投资人在筛选项目中体力劳动已远胜脑力。

在BP信息轰炸下,创业投融资双方陷入“囚徒困境”中,在VC与项目间存在着巨大的噪音墙。这使得中国创投圈找项目的方式变得十分原始,一些传统的投资人,如雷军、达晨刘昼就有不熟不投的原则。当信息爆炸难辨真伪,选择最省时省力的投资熟人已是没有办法的好办法了。因此,人脉关系渐成投资机构寻找项目的最好的利器,这导致许多混迹在孵化器和创业路演的创业者出现,善于交际的创业者更能获得投资人青睐,已经成为投资机构投资极具潜力项目发展的障碍,毕竟会做事又善于和投资人聊天的创业者并不多。

在创投圈一家投资机构的决策权都集中在为数不多的LP合伙人手上,虽然许多投资企业开始重视投资经理人的培养,由于缺乏决策权,这导致本应该在创业者和投资人间扮演重要决策的中间层,缺乏足够的锻炼难以成熟壮大,作用在创投圈变得十分薄弱。而一些创业者为了能够早日拿到投资,也丧失对投资经理的信任,甚至花心思去登门拜访用“骚扰”战术打动LP,一些另类的手段也开始出现,比如马佳佳、余佳文依靠自我炒作获取投资人青睐的创业者也相继涌出。

在这些背后则是投资经理群体大量流失,一是缺乏决策权很难完成从菜鸟到老手的转变,二是职业生涯前景不明朗,很多转行去做创业者或转入企业做投资顾问。而FA的出现客观上填补了这个空白,如华兴、以太、方创等专门服务创业者的投资顾问机构在业内就非常有名气。但FA也呈现着鱼龙混杂的现状,随着几大FA机构兴起带动,无数中小FA出现,为了早日撮合成投资拿到创业者的回报,群发邮件、一个BP模板多个创业公司共用、怂恿创业者数据造假等行为,拉低了整个市场流通项目的质量。

一切就像一个死结,创业者为了早日拿到资金自然会想尽一切手段去吸引LP,而投资机构为了审慎又不得不忍受着BP轰炸小心翼翼的找到好项目。在这个人人都难逃脱的“囚徒困境”中,行业一些变革也在悄然中发生。

自救:全民VC、付费找项目

全民VC:2015年李丰离开IDG创立峰瑞资本(FreeS),推出外部推荐成功获5%回报的机制,在以往投资机构都是内部寻找项目,投资人或投资经理青睐的项目如果不符合机构的口味,往往会pass掉封存。根据这一机制,使得做VC不再是特权,而手里有好项目的投资人或投资经理也有机会向峰瑞资本推荐。

按照李丰的设想无论任何人向峰瑞资本推荐了一个项目,如果成功投资1000万,之后项目从1000万变成3000万,这个人就能拿到2000万*5%=100万。这种拿出收益分红的方式激励全民给自己推荐项目的决策,无疑是非常革命性,对于早已习惯传统关系模式的创投圈,是一次很大的颠覆。

付费找项目:2016年陈启明打造聚天使平台,同名字上理解,聚天使的初衷是打造一个投资人对接投资机构的平台,创业者不能自己向机构投递BP,力图盘活投资人、投资经理的职业化红利,只要通过严格的审核条件,就可以成为推荐人向平台上投资机构悬赏标的投标,以此获得数额不等的悬赏金。另外如FA等撮合投资项目大多向创业者端收费,而聚天使设立机制让投资机构出钱悬赏项目同峰瑞资本的模式相近,不过聚天使只做平台不介入投融资。而其最大的意义在于提升项目质量方面,因为聚天使的推荐人只接受来自专业投资机构且有成功项目的投资人,并限制了创业者自荐防止王婆自夸的事发生,以这些综合手段为帮助投资人降噪,并用匿名方式推荐保证跳票问题。

因为只有项目撮合成功才有赏金可拿,对部分投资人和投资经理是个很好的吸引。日后,这个平台还会放开FA、媒体人资格做推荐人,这种靠反向收费和推荐人条件限制的模式,对于创投机构如何降噪是个很好的启示。

从圈养到独立,能解决创投乱象根源吗?

从峰瑞资本到聚天使,虽然做的决策绝然迥异,但内在的变革力量,是创投对职业化投资经理需求的推动。早期的投资经理都是圈养模式,因为以机构方面来讲培养一个投资人会花费很多时间和成本,自然不会允许旗下的投资人胳膊肘往外拐。而投资经理的职业前景和收益又受限项目达成率,本身难以在机构中有决定权,如果几年没有项目,或仅有的投到的项目不理想,收入就不会高,不仅会在培养成长的投资平台卷包袱走人,也难在其他投资机构找到新位置。

这对于投资机构和投资经理来说是双输局面,一方是大力培养的人才流失,一方是机会太少职业生涯被断送。只有投资经理职业化,才能更好地实现促进投融资的价值,而成功的职业投资经理反过来会反哺投资机构。而当下的情况,由于职业和机构绑定创投圈离职率一直居高不下,早在几年前就发生过创投高管离职潮,根据ChinaVenture投中集团旗下数据库产品CVSoruce掌握的数据,在国内活跃的主流投资机构中,2009年与2010年均有超过23名高层投资人(基金合伙人/董事总经理级别)宣布离职。这些离职高管或自立门户、或进入更大空间的投资公司。这种流动性,正说明投资人的职业化的必然,但由于各种牢笼桎梏,真正实现投资人职业化尚有一大段路要走。

在李丰创办峰瑞资本之后,全民VC让创投圈不再那么神秘,而聚天使的出现多层级降噪机制是备受困扰的创投领域一次很好的先行尝试。每个产业在发展成熟后都会逐渐走向细分和垂直,如90年代开始内地职业经理人、明星经纪人的出现。这些职位的职业化无不在各自的领域发挥了巨大作用,这些特殊职位的职业化是由圈养到独立的过渡,而投资人、投资经理的职业化似乎是越来越火爆的创投产业发展的必然方向。

作为投资机构和创业者间的重要纽带,投资人或投资经理职业化后能否消除创投双方的信息鸿沟?能否解决困扰双方的“囚徒困境”?能否让好的创业项目在泛滥BP中脱颖而出,让投资机构的投资效率大大提升?这一切似乎只有时间才会给我们答案。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师天浩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师天浩未央青年

57
总文章数

曾就职于百度,自媒体人,《IT时代周刊》《商业价值》《创业天...

哪些领域还能出现独角兽?

曲凯 | 钛媒体 12-11

2017 CVCA年会暨中国PE/VC高峰论坛

小未 11-14

谁将成为风投大鳄Index Ventures的下一个目标?

吕林倩 11-14

创业邦100未来领袖峰会暨2017创业邦年会

小未 11-13

美国顶尖VC论战:盈利与成长如何兼得?

Monicaxie | 钛媒体 11-01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