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

新规浮世绘:大额平台的集体沦陷史

本文共2290字,预计阅读时间45

9月初,红岭1亿元大标事件成了行业里“口沫横飞”的导火索。众多自媒体号和评论人纷纷加入发声大军。一时间,关于“发大标是否合规”、“红岭应如何应对”的关切之声环绕于耳。就在十几天后,红岭又一次针对大标事件做出了第二次阐述,而在此次阐述中,我们似乎看到了那些占到行业成交量半成以上的大额平台们,正面对着一条充满艰难的荆棘之路。

1亿元大标背后的无奈

8月29日,尽管震动P2P网贷行业的监管细则落地仅一周,但以“大单”闻名的网贷平台红岭创投却仍然发布了融资额为1亿的融资项目。这一标不仅震惊了投资人,也同样震惊了网贷行业。而直至9月10日,红岭创投周世平才在第三届大数据金融论坛上道出了对于新规限额的真实想法。

从表面看,周世平正面肯定了监管细则出台的意义,但实际上,红岭对新规限额却仍持保留意见。不仅因为中国长久以来的民间借贷传统造就了信用中介存在的事实和必要性;其实大额借贷业务的存在对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有着更深刻的寓意,所以在周世平看来,只要做好信用中介的严格监管,就应当鼓励民间资本自担风险投向实体经济。

虽然“嘴上说得很满”,但因为单个项目交易金额过大的问题,红岭创投显然已处于风口浪尖上。 而周世平最后抛下的一句“限额不可避免,将会上线合规新产品”的话语,在笔者看来,也折射出了众多大额平台面临的无奈境地。

经济大局恐遭扭转

据零壹财经数据显示,2015年网贷平台的车辆抵押贷款约为600亿到700亿元,房屋抵押贷款近950亿元,担保公司保证担保贷款有2500亿到3000亿元,供应链金融贷款有接近300亿元。其中,后三者规模相加,大约有3750亿到4250亿元。据此大概估算,超出限额的部分将涉及到网贷平台一半左右的贷款量。

所以,新规表面上是对大额平台的限制,而实际上,是对整个网贷行业的颠覆。在解决大额标的问题的过程中,金融行业的刚性需求很有可能会成为又一只“替罪之羊”。

  • 房屋抵押贷款

虽然银行贷款利率较低,但银行放行于中小企业的贷款却少之又少。如果不通过大额平台的房屋抵押贷款来缓解短期资金困难,很多中小企业主们甚至“活”不过1个月。而我们想象一下,中小企业的大量萎缩会意味着什么呢?也许是大量社会就业机会的流失,也许是民营实体经济的整体倒退,也许还有更多的不良经济影响……

  • 供应链金融

在新规前,供应链金融曾是被认为行业真正有未来的业务。不同于传统银行比较看重抵押物,供应链金融平台可以通过对产业链上下游信息的掌握,把握交易的真实性和资金流向,从而控制风险。这给资产抵押物较少的中小企业又提供了一丝存活的机会。

  • 担保公司合作业务

在P2P行业的发展历程中,担保公司保证担保贷款占到了相当比例。担保公司与P2P平台,就像两个互相取暖的小孩,一个有大量的企业贷款,另一个有来自投资人的大量资金。从1993年第一家担保公司诞生到如今8000余家的规模,不仅是担保行业高速的增长期,也造就了中国民营企业蓬勃发展的“黄金二十年”。

我们看到,表面上新规切断了所有大额平台的“动脉”。但真正为此感到困惑的,也许将是所有中小企业身上的“命运之殇”。

转型or继续,哪个更“华丽”?

既然新规已成事实,那么如何调整就显然成了必需。就转型方向而言,以下两个是较为明确的探讨思路:一种是如何继续现有业务,另一种是如何转换为新业务。

一、想要继续现有业务的方法有三种:借身份证、并购、联盟

1)借身份证,其实就是借款人利用多张他人身份证使得借款额度在形式上合规。

2)并购,就是平台之间通过持股或其他方式合并为一家,使得企业的借款可以分散在  几个平台上,以此符合规定。

3)联盟,顾名思义几家平台各自独立,但可以联合起来对一个借款人提供贷款。

不过,这些办法实际上只是打了“擦边球”,其意义只是变相合规而已,并没有降低项目本身的风险度,还有可能引发“连环逾期和坏账”的可能性,反而扩大风险涉及面。

二、 那么转换新业务又将怎样?

1)先说消费金融。虽然新规后对于消费金融的追捧声此起彼伏,不过就实施情况而言,仍然存在一定危险。最明显的就是国内外信用环境的不同。国外不仅有完善的个人信用记录,还有像FICO这样专为每个人信用打分的机构。在具体操作时,凭网贷平台上借款人的FICO分,投资人就可判断对方的信用。而相对来讲,国内的社会保障体系并不像国外那么完善,若想让消费金融在短时间内扛起资产这面大旗,显然还是乐观得太早。

2)除消费金融以外,做金融资产交易所(以下简称“金交所”),也是网贷平台正在考虑的转型方向,成立金交所的初衷原是为银行不良资产和国有金融资产提供一个定价渠道,不过到了后期,很多小贷公司将小贷资产在金交所挂牌,利用金交所进行类资产证券化业务。像中国平安收购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蚂蚁金服入股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以及百度发起并设立西安百金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等行为,都表明了众多机构正在大举进入该领域。

只不过,截至目前为止,对于金交所的审批工作仍由省级人民政府全权掌控。也就是说,肉虽香,但能不能跟别人一样吃上这块肉,还得看平台的“抱大腿”能力究竟如何。

可以见得,单靠平台自身力量缩小贷款额度的难度非常大。在整改过程中,还会遇到人力成本上升等各种运营费用猛增的窘境,加速大额平台的衰败和落寞。而12个月后究竟结局如何,我们仍然无从猜测。也许,这是对于大额平台来讲无比残酷的现实;也许,这就是走向尽头的倒计时的开始……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七月的MiuMiu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七月的MiuMiu未央青年

31
总文章数

游走在金融边缘的码字女子。微信号:江湖Miu论(JulyMiuMiu)

网贷投资人维权的终极目的是什么?

肖飒 | 大成律师事... 07-14

解读北京网贷备案征求意见稿:无“第三方电子数据存证”的要求为最大亮点

张普 | 大地律师事... 07-13

金交所、网贷阳谋难破,20万、100万限额为谁而设?

独角金融 07-11

网贷负面事件不断,但为何还有众多投资者入场?

宝点网 07-08

未央今日播报:北京发布网贷备案指引征求意见稿 支付宝将于8月初打造无现金城市周

未央研究 07-07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304901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