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国内资讯宏观货币

加入SDR后,人民币离国际货币的王座还有多远?

专栏国内资讯宏观货币

加入SDR后,人民币离国际货币的王座还有多远?

​经过10个月的准备期后,人民币在10月1日正式加入SDR。这对于中国由经济大国迈向经济金融强国也具有里程碑意义。自此,人民币将与美元、欧元、日元、英镑一起,共同成为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稳定的核心力量。然而,人民币的国际地位能否更进一步,还存在许多不确定因素。诚然,中国经济在经济体量、贸易投资额、外汇储备等数量指标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但在当前,人民币与美元等国际货币相比,仍存在以下五方面差距。

一是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和资本项目开放程度的差距。

当前,其他SDR货币都实行完全浮动的汇率机制,资本项目大都完全开放,美联储和欧洲央行直接参与外汇市场、干预汇率的情况极为少见,只有在全球外汇市场激烈动荡、预期极不稳定的情况下,美联储等主要央行也只是发表联合稳定汇率的政策宣示,而不是直接参与市场交易来干预汇率。就当前而言,我国实行有管理浮动汇率机制,但是,自去年“811汇改”以来,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程度取得了巨大进步,当前“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定价机制已基本反映国内外投资者对人民币的供需平衡,透明度、可预期度大幅提升。9月23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正式引入符合条件的境外机构参与外币拆借业务,将大幅提升外汇市场国际化水平。不过,不可否认,人民币汇率市场化进程和资本项目开放尚未完成,进一步改革的空间仍然较大。

二是人民币资产市场的稳定性差距。

资产市场价格的稳定性,始终是影响SDR篮子货币资产对国际资本吸引力的关键因素。以美国和日本的股市为例,过去两年内,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一直保持稳定上涨态势,股指由2000点上涨至2159点,波动区间一直在1800点-2200点。东京日经225指数波动幅度较美国股指更大,一直保持在15000点-20000点区间范围内波动,但急涨急跌的情况比较少见。相比较而言,近年来境内A股市场暴涨暴跌现象严重,其波动性显著高于美国和日本等国的股票市场。过去两年内,上证综合指数经历了“过山车”行情,从行情启动到股指峰值,涨幅翻了一番以上,随后经历了股灾,上证综指一个月内暴跌32%,不到三个月时间股指腰斩(参见下图),大盘跌停情况屡屡发生,熔断机制多次启动,最后行情重回原点,而创业板指数急涨急跌的情况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此而言,国内金融市场对国际资本的吸引力相对较弱。

30 第1张

三是境内金融体系的结构失衡问题亟待解决。

结构性失衡表现为:境内金融体系过度依赖银行间接融资,股票和债券市场等直接融资功能不足。当前我国境内的金融体系就存在这个问题。据Wind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15.4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中,人民币贷款占比高达73.1%,企业债券融资占比为19.1%,股票融资占比仅为4.9%(参见下图),计算下来,股票和债券市场的直接融资占比仅有24%。然而,2014年美国直接融资占比超过80%,日本和德国直接融资占比分别为69%和74%,印度、巴西、印尼等新兴市场国家的直接融资占比也均在60%以上。一般而言,间接融资比例过高、直接融资比例过低,将大幅降低了社会资金的配置效率,企业大量的利润被间接融资的中介机构银行所截取——2015年16家上市银行净利润高达1.27万亿,而沪深2800家上市公司(包括上市银行)的总利润是2.48万亿元,16家上市银行的利润占比超过了50%。这种资金配置效率低下的金融体系,对外国资本的吸引力难言巨大。

31 第2张

四是境内人民币金融市场的制度性差距较大。

这种差距表现在方方面面,国际通行的做法如IPO注册制、上市公司退市制度、强制分红制度长期“早闻脚步声,不见人下楼”,A股市场的内幕交易、关联交易、大股东侵占中小投资者权益等违法违规问题未得到惩罚。与此同时,债券市场发行审批部门分割:上市公司债、可转债发行由证监会审批,企业债发行由国家发改委审批,金融机构债、企业短期融资券的发行由中国人民银行审批。这种相互分割、独立监管的债券发行体制,显然不利于债券市场的长期稳定发展,也与国际通常做法不符。此外,虽然债券市场的“刚性兑付”正逐渐被打破,但不同信用等级的债券评级、定价能力仍不足以与其他欧美国家相媲美。

五是人民币跨境结算的金融基础设施仍处于起步阶段。

作为人民币跨境结算的关键基础设施,2015年10月,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第一期成功上线,其目的是给参与跨境和离岸人民币业务的金融机构提供清算和支付服务,保证人民币清算系统的安全性。根据计划,CIPS分两期建设:第一期主要采用实时全额结算方式,为跨境贸易、跨境投融资和其他跨境人民币业务提供清算与结算服务;二期将采用更为节约流动性的混合结算方式,提高人民币跨境和离岸资金的清算与结算效率。显然,目前CIPS处于起步阶段,其向金融机构提供清算和支付服务的能力,与欧美主导的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的完全垄断地位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与此同时,境内金融机构的国际化程度不高、国际业务能力较弱等因素,使得人民币跨境结算的覆盖区域与其他SDR货币相比差距巨大。

综上所述,人民币加入SDR只是人民币国际化“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提升不会因成为SDR篮子货币而“水到渠成”,相反SDR五种货币的竞争将十分激烈,五年以后IMF将再度用“显微镜”审查人民币相关领域改革和中国金融改革的进展,人民币在SDR的权重能否保持乃至更进一步,面临的挑战依然巨大。

(作者:黄志龙,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GELP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苏宁金融研究院 | 苏宁金融研究院未央青年

10
总文章数

苏宁金融研究院是苏宁金服集团旗下的大型专业研究机构,着重于...

数字化是人民币的必然趋势

莫开伟 | 新浪财经 2016-11-24

人民币走跌使国内投资者转向投资比特币

火币区块链研究中心 2016-11-09

人民币持续贬值下的喜和忧

关典 | 宜聚网 2016-10-28

人民币海外资产配置正当时?

第一财经《解码新金融》 2016-10-26

正式入篮SDR:全球金融市场期待“中国舞步”

高翔 | 上海证券报 2016-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