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

从人类历史看P2P的前世今生

本文共3418字,预计阅读时间122

有句话说得好,读史使人明智。纵观人类历史,所有的科技发展都脱离不开四个阶段,创新—商业—混乱—规范。而目前P2P处在什么阶段?未来会何去何从?投资人该如何选择P2P平台?从业人员又该如何?本文希望站在历史的角度上去看待这些问题,顺便纪念一下我献给P2P的这几年青春。

1976年尤努斯走访孟加拉国某个贫穷的乡村时,他发现一个名叫苏菲亚的生有3个孩子的年轻农妇,每天从高利贷者手中获得22美分的贷款用于购买竹子,编织好竹凳交给高利贷者还贷,每天只能获得2美分的收入。苏菲亚每天微薄的2美分收入,使她和她的孩子陷入一种难以摆脱的贫困循环。这种境况使尤努斯异常震惊,原来生与死的问题是按“分”来计算的。后来他找出村里42位有着类似困境的村民。在把这些村民们的资金需求汇总后,尤努斯经历了他有生以来最大的一次震动:这个数目一共只有27美金。尤努斯当即借钱给了这42位穷人。后来尤努斯尝试去找一些银行家希望能够帮助这些穷人提供贷款,但是结果肯定是可想而知,就像中国有句老话说的:救急不救穷。对于任何一个商人来说,借钱给穷人实在不是一个明智之举,但是尤努斯不是商人,他是一个经济学家和一个冒险家。所以之后他尝试向穷人们提供小额贷款,这个试验成功地改变了大约500位借款人的生活,普惠金融的理念也由此展开了。

这让我想起了亨利王子,在十四世纪初期,由于造船工艺的粗糙,欧洲的船运贸易还是无法远离海岸。当时的海域地图在北非西部变得很小并标着警告字眼:小心,有龙。因为有史以来商人的航行从没有穿过这个地区,也没和那个地区进行过商业贸易。而亨利王子与尤努斯一样,不是一个商人,是冒险家。在研发出能够逆风行驶的轻快小船后亨利王子向博哈多尔发起了15次探险。到1457年,亨利的帆船已经到达了佛得角群岛并得到了一个非常恰当地称号:航海家亨利。到了17世纪,航海已经非常商业化了,海上挤满了来自欧洲各国的商船,从非洲、印度获得了大量的奴隶、黄金和香料。然而,那时他们不再是唯一行驶在海上的船只,海上到处都是海盗。当亨利和他的追随者让穿越海洋变得相对安全时,海洋就像所有人开放了,同时在大西洋中不存在财产权,即便存在也没有人去执行它或者无法执行它。怎么样,听起来像不像最开始P2P?由一位冒险家、创新者发现了“普惠金融”,并在2007年以P2P的身份引入中国并成功商业化,经过6年的蓬勃发展于2013年交易额突破千亿,但也就是那时,很多“海盗”也开始进入P2P行业——比如e租宝。

很多人曾经抱怨政府没有及早整治P2P行业,没有尽快将P2P行业进行规范化,最终导致了像e租宝这样的诈骗平台的出现。其实这是一种无奈,所有的科技创新都远远早于政府规范,政府的目的是为了维持稳定,而创新者、冒险家的目的是打破稳定,所以政府在尝试进行规范的时候其实也是在走一步看一步学一步,除非有一个特殊事件才能打破这个局面——比如e租宝的晴天霹雳,而在历史上这种事情其实屡见不鲜,最有代表性的我认为应该是无线电的发展。

在无线电发展的初期,有大量广播的业余爱好者(俗称天空男孩)肆意的使用无线广播,甚至有一些天空男孩模仿海军军官发送错误指令制造混乱,虽然问题严重但政府也依然在边学边看,直到1912年4月14日——豪华巨轮泰坦尼克号撞到了冰山而沉没,当时有2227人在船上1522人丧生。虽然泰坦尼克号装配了无线电设备,但是无线电并没有起什么卵用。在灾难发生的最初几个小时内,两条信息很明显地穿过空中:一条是“泰坦尼克号上的所有乘客都安全吗?”,接着是一条毫不相干的信息“拖着油罐去哈利法克斯”,接下来一条混合的消息“所有的乘客都安全了被运到了哈利法克斯”出现在报纸上,最后发现它是错误的,这使得那些认为自己的朋友或家人已经被救的人极其愤怒。突然间,关于与无线电阻塞问题成为了一个全世界关注的话题,延迟多年的问题很快被提上了议程,当年,美国政府第一次颁布了《无线电法案》,要求所有无线电操作需要取得执照。想想P2P,e租宝在12月9日出事后,不到20天就颁布了《监管细则》,是不是惊人的相似?

很多反应快的人可能已经意识到,没错,尤努斯在普惠金融这个领域进行了创新,很多追随者在中国将它实践并逐渐形成了商业模式,并且引来了像e租宝这样的“海盗”引起了这个行业的混乱,那么现在《暂行办法》都已经颁发了,是不是我们已经进入了规范阶段?我个人认为不是,目前整个P2P行业还处在混乱中期。之前我写过一篇《现下是P2P行业第一个真正的“寒冬期”》(点击查看),里面详细解释了由于跑路、舆论、监管细则不明确等事件合力形成了Lollapalooza效应,让P2P经历了第一个寒冬期,但是整体来所有情况都是集资诈骗引起的,包括监管细则中写的银行存管等制度都是为了让投资人的资金不存在非法挪用的情况。但这个问题本身应对起来是不难的,随着诈骗风险、进入门槛的升高,本身留给恶意欺诈的空间已经不多了,同时在处理的手段上也相对容易,而真正能够引起行业混乱的第一大风险目前其实还没有被大家彻底认识到——信用风险,简单来说就是P2P中借款企业无法兑付的风险。

其实信用风险的出现非常正常,包括银行给所有企业借款都会出现坏账,P2P哪可能一点坏账都没有呢?但几乎没有一家P2P平台会常规的公开自己坏账数据,大家不觉得奇怪吗?你只能从他月报、年报中知道他的募集金额、行业水平,甚至是平台投资人的男女比例,但你不会看到坏账率。要解释这个就不得不从源头说起,过去几十年中国购买理财产品都是以银行为主,而银行依照的是信贷模式,相当于你不用管你的钱干嘛去了,把钱给我,到期银行会按照约定把本金和利息给你,这就是一个标准的借款模式。但可怕的是这个模式延续到了P2P,所有P2P平台也被动的采用这个模式。比如某P2P平台在一笔业务上发生了坏账,他不能跟投资人说:“嘿,兄弟,管你借钱的企业倒闭了,你的钱打水漂了”,为了平台的正常经营谁会打破刚性兑付去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呢?毕竟这里都是商人可没有冒险家。他不得不从别的地方挪过来一笔钱先行兑付,以后的事情只好听天由命了。但P2P不像银行,背后没有央行这个靠山,当风险出现时会不断聚集,很像击鼓传花,比如说这个月兑付很好,下个月兑付也很好,但再过一个月突然就对付不了了,并且是整体的。这可能就是混乱阶段接下来要经历的——很多用心经营的P2P平台因为一笔坏账走上歧途。其实不难想象,之前行业有前途嘛,什么猫呀狗呀都进来走一遭,被狐狸骗一两次也在意料之中,但是当勤劳朴实的牛和马都倒下的时候,那么这质疑声可比当初e租宝要铿锵有力的多。

接下来该如何,难道P2P就此沦陷了吗?我还要说回到上世纪初期的无线电行业。在1912年颁布《无线电法案》获得短暂的和平发展后,又应牌照持有者过多影响通讯质量,无线电再次陷入了混乱,直到1927年联邦无线电通信委员会重新分配了现存的无线电许可证,要求其中164家电台明确说明“他们怎样持续服务公众”,其中只有81家电台最终获得了继续经营的权利,一年后又有23家电台消失。但有意思的是,大型电台经营的却相当的好。其实也蛮好理解的,随着行业越来越规范,只有大型的企业能够脱颖而出,毕竟人家有足够的资本支持,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大型平台收益那么低但是募集金额能够秒杀小平台,因为人家有很好的商誉、有足够的资本支持。相同风险水平的资产,经过大型平台募集的成本必然比小型平台低得多。记得前些日子一个还算有名的P2P平台退出理财业务,专攻线下资产项目。我相信是因为平台自身募集资金的成本明显高于把资产打包给别的平台,那么还不如关掉自己理财平台专心研究资产来得实在。未来对于P2P来说,或者对于整个互联网金融来说,应该都是属于大型平台的。

在同等风险水平下,小型平台的产品如果想吸引更多投资人,必要要付出更多的成本(提高收益、增加活动力度),如果大型平台踩在盈亏平衡线上,那么小型平台势必会进入亏损状态,这样熬几年大型平台受得了,你小平台哪里受得了。再加上大型平台的纵深都要更出色,小平台只有固定收益理财,大平台理财、基金、保险全业务线,敢问小平台哪里有这财力?纵观历史,哪个行业发展到成熟阶段还是百家齐鸣的状态?不都是寡头垄断?历史不会重演,但总是惊人的相似。愿本文能帮助各位站在历史的洪流中对P2P有一个更为清楚地判断。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郝烨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评论

  • okhelp在 2016/10/08 18:44回复

    中国的监管者做的都是事后亡羊补牢的做法。正确的做法的是,设计监管原则,触犯原则就犯法。 比如:交易信息公开原则,资金必须第三方托管原则,不得设立资金池的原则,等等。 如果不按照原则执行,法人和管理者一并受到刑法制裁,有期徒刑二十年起,终生监禁。 具体平台怎么运行那是平台机构自己的事情,现在的问题是监管者要把规定细化到具体事物。这是很愚蠢的监管做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郝烨未央青年

6
总文章数

说真话不应当是艰难的事情。所谓的真话不是指真理,也不是指正...

如何利用区块链技术促进P2P网络借贷平台规范发展?

清华金融评论 7小时前

陆金所之后,谁会是下一个?

薛洪言 | 苏宁金融研... 1天前

RateSetter:全球第一家建立风险准备金机制的P2P平台

未央研究 1天前

P2P行业面临大清洗,Fintech或成互金救命稻草

拓天速贷 2天前

关于陆金所理财传言,大家究竟在慌什么?

薛洪言 | 苏宁金融研... 07-22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304901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