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其他国内资讯

转型升级or不务正业 产业大鳄“挤爆”金融圈

本文共4387字,预计阅读时间145

产业资金正加速进入金融领域。众安保险、恒大和万赢证券正在筹备中外合资的“恒赢证券”,这意味着,恒赢证券的股东将囊括马明哲、马云、马化腾和许家印等行业大佬。在此之前,绿地控股已经在香港成立绿地亚洲证券,TCL组建金融控股集团也已有一年时间……

金融界人士指出,负利率和不良贷款率上升已极大地挤压了银行的利润空间。在此背景下,银行更愿意贷款给大客户。而大客户手握重金,集团内部的项目可能不需要这么多钱了,他们更愿意成立自己控股的金融机构,通过这些金融公司把钱分流到资金更匮乏的其他中小企业,甚至与P2P公司合作,因为这样做可以有效增厚集团利润,提升集团的估值。产业集团的另一种思路是通过金融服务激发产业链竞争优势,促进产业的转型升级。同样是产融结合,这种思路下可能将会对产业金融大发展起到推动作用。

分析人士认为,“产融结合”的发展之路目前看来是不错的企业转型方向。但是,如果实体经济持续低迷,最终形成“钱生钱”的资金空转,那对整个金融系统的伤害将非常大。如何去伪存真,探索出金融真正推动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有效路径,需要企业、监管各方进一步思考。

三季度经济现企稳迹象

数据显示,截至24日发稿时,570家公司2016年前三季度合计实现营业总收入20002.40亿元,同比增长7.21%;合计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46.28亿元,同比增长22.38%。

从第三季度当季数据看,这570家公司合计实现营业收入7109.98亿元,同比增长13.31%;合计实现归属净利润534.97亿元,同比增长51.73%。

具体看,570家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实现同比增长的公司为380家,占比67%,即有三分之二的公司在2016年前三季度实现了净利润同比增长。从第三季度的数据看,有390家公司净利润实现了同比增长,占比为68%;当季净利润同比下降的公司有180家,占比为32%。

业内人士认为,第三季度实现业绩增长的公司较多,特别是一些公司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出现大幅增长,这或从侧面表明今年三季度经济出现企稳向好态势。

在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的380家公司中,增长幅度在100%以上的有112家,占570家公司的比例为20%;增幅在30%-100%的上市公司有113家,占570公司的比例约为20%;增幅在0-30%之间的为155家公司,占570家公司的比例约27%。

从第三季度的数据看,净利润同比增长幅度在100%以上的公司为150家,占570家的26%;增幅在30%-100%的公司为127家,占比为22%;增幅为0-30%的公司有113家,占比为20%。

另外,一些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的幅度也比较大。前三季度净利润下降幅度超过50%的有67家,占570家公司的比例为12%;在第三季度当季净利润下降幅度超过50%的公司有62家,占比为11%。

从代表盈利能力的净资产收益率看,今年前三季度加权净资产收益率为正值的上市公司为474家,占570家公司的比例约为83%;有47家公司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负值,占比约为8%;另有48家没有数据。从净资产收益率同比增长情况看,有279家公司该指标实现同比增长,占比为49%;有276家公司该指标同比下降,占比为48%;另有14家公司没有可比数据。加权净资产收益率同比增长的公司数量略高于下降的公司数量。从今年三季度当季净资产收益率看,有507家公司为正值,占570家公司的比例为89%;有59家公司为负值,占比为10%;另有4家无数据。

房企的金融帝国冲动

除了家电行业,地产界的“产融集合”早已蔚然成风,很多地产大鳄更是大举“逆袭”,剑指金融帝国。

10月8日,根据证监会公告,格林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获准设立。格林基金的发起股东是河南省安融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为首家由房地产公司发起并100%控股的基金公司。安融地产背后的“格林系”已囊括期货、保险公估等牌照。

今年4月,陆家嘴发布了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斥资百亿元收购上海陆家嘴金融发展公司100%股权。此举意味着陆家嘴正式实施“地产+金融”的双轮驱动战略,实现“产融结合”,最终把上市公司打造成竞争优势突出的金融控股集团。

实际上,房企转型早就风起云涌,万达、绿地、碧桂园、恒大等龙头房企纷纷进军金融。今年9月,恒大宣布出售饮品、粮油、乳业等农牧快消业务,重新专注地产和金融。出售快消业务的原因也很简单:不赚钱。公告显示,截至2016年8月31日,恒大粮油集团公司、乳业集团公司及矿泉水集团公司,未经审核的净负债约为人民币33亿元。但恒大在金融领域恒大却格外激进:除了近期连续在A股举牌上市公司,并已拥有7家上市公司外,恒大目前已经获得保险、保险经纪、保理、银行、消费金融、支付等多个金融牌照。

而通过高调举牌万科在资本市场掀起惊天巨浪的宝能系,资本运作很重要的一个依托就是旗下的前海人寿。控股前海人寿,宝能系迈出了试水金融的关键一步,并继续强势出击。到目前为止,宝能系的金融业务已涵盖财险、寿险、公募基金、融资租赁、小额贷款等领域。宝能系如果再能拿到银行牌照,与安邦类似的金融帝国雏形将呼之欲出。

除了较为市场熟知的万达金融、恒大人寿、前海人寿之外,地产龙头万科于2013年通过收购成为徽商银行最大单一股东。今年9月,绿地(亚洲)证券公司在香港成立,主要开展境外房地产基金和全球股权投资基金的投资及管理。泰禾集团、泛海控股分别入股东兴证券、民生证券。此外,中天城投则于近日增持中融人寿。

上海股份制与证券研究会股份制企业专业委员会主任曹俊认为,产业投资的回报率水平远远低于对资本市场投资的回报,是促使产业资本集中举牌的主要原因。此外,传统产业自身的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能力不足,竞争力下降,造成盈利水平难以达到投资人的要求,产业资本需要寻求新的投资蓝海。

化解还是加剧风险

稍加留意就会发现,产业资本进入金融领域和银行惜贷的情况几乎同时发生,而期间资金是否“脱实向虚”、化解还是加剧风险的问题更是引起广泛关注。

银行“惜贷”苗头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出现,当时并未引起太多关注。两年后的今天,惜贷更加严重,甚至在今年7月出现全月新增信贷几乎全是个人按揭贷款的极端情况。

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银行业不良资产开始加速暴露。不良率激增引发社会高度关注,银行风险偏好迅速下降,本能地从中小微企业等风险较高的客户群体中逐渐收缩信贷投放。2014年开始,每月新增的对公短期贷款相较前几年显著下降,仅在年初和季末冲量,并且有越来越多的月份出现大幅负增长(当月余额下降)。对公短期贷款主要投向私人部门(这些部门很难拿到中长期贷款),对公短期贷款投放量的下降,意味着私人部门的信贷获取情况变差。毫无疑问,银行业已经陷入惜贷困局。

私人部门指居民、私营企业等。与之对应的是政府部门或公共部门,包括各级地方平台以及带有显性或隐性政府信用背书的国企、机构等。银行放款时,对私人部门的放款行为更市场化,而对相关公共部门的放款,则往往由于政府信用而默认其风险小(甚至无风险),放款行为并不充分市场化。

2015年以来,货币宽松,无风险利率下降,使风险溢价上升。近期的风险溢价大致不变,缓慢下行,但比2013-2014年仍要高一点。可是因为经济持续下行,企业自己的风险还在上升,于是,风险溢价虽然比调控时期高一点,但仍是杯水车薪,还是覆盖不了风险,于是银行继续惜贷。

某贷款中介公司的负责人表示,在此背景下,银行更愿意贷款给大客户,比如各个行业的龙头,央企、国企等。

某央企驻北京的房地产公司高层透露,他们开发楼盘的时候,往往有五、六家银行的行长来找他,希望能放贷款给他。银行之间的竞争很激烈。不缺资金的大企业能够轻松拿到贷款,资金匮乏的小企业却一贷难求。这也是困扰国内银行界多年的“无解”难题。

监管部门的相关人士私下表示,解决小企业融资的难与贵,其实主要是解决小企业财务与经营信息的真、实、明、动(动态)问题,涉及财务纪律,诚信体系,信息共享,低价增信,严刑峻法。“这些哪一件不是地方该干该做好的事,把榔头敲在银行头上,至少是偏了。”该人士说。

这些银行认为无法克服的困难恰恰被产业资本认为是机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资本的脱虚向实,有利于化解相关风险。

TCL金控集团人士介绍,TCL金控主要是基于TCL生态圈来发展业务。比如TCL的经销商分很多层级,即便是一级经销商可能也只有20%的业务是TCL的,但这个经销商下面可能还有更小的经销商,能够辐射更多的小企业。TCL还有近万家供应商,所以这个链条很长。TCL对这些众多企业的交易数据能够有效降低TCL金控做金融时候的风险。

不过,也有人对产业资本大举进军金融表示担忧,认为产业资本“不务正业”,将进一步加重“过度金融化”倾向。此外,金融需要高度的专业化,跨界进入也存在诸多风险。某大型国有银行的人士称,在民营中小企业中,资金挪用、短贷长用是普遍情况。中小企业贷款很大部分投向房地产和高利贷投机。而且中小企业老板很多赌性很重,喜欢把杠杆放到很大。当经济不景气,实业下行的时候,有更多的民营老板抽资金出来做房地产、放高利贷。“以前有人说过,大企业死于效率低下,小企业死于乱投资。”他认为这也是银行、产业金融都要加倍防范风险的原因。

某贷款中介透露,有些大集团的金融平台甚至与P2P合作,把资金借给网贷平台,再通过网贷平台找项目、放贷款。“这上一种非常可怕的资金空转的苗头,像当年的钢贸贷款一样,对金融的杀伤力极大,要足够重视。”该人士认为。而鼓励小额分散的互联网金融监管办法在实际操作中也是困难重重:要梳理每家网贷平台每一笔资金的来源和去处工作量极大,几乎不可完成。此外,小贷公司、金融资产交易平台等泛金融公司,往往由地方金融办主管,实际上游离于监管之外,容易酿成金融风险。

对此,TCL金控集团内部人士认为,应当采取“穿透式”监管,要求网贷平台、金控公司披露资金的真实来源和去处,并规范关联交易,在企业集团内部建立防火墙。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指出,应该支持创新,希望创新能够切切实实地带来好的成效。“但是我们也注意到,一个时期以来互联网金融创新方面,在某些方面的监管没有及时到位,监管在某些方面还有许多漏洞,许多不足,互联网金融出现一些问题。比如互联网金融平台从建立到目前为止大约有5000家,其中超过40%出了问题,2/3是道德风险,那就不是小问题了。由于金融具有很强的外部性,对整个金融系统会带来较大负面影响的金融创新还是需要严格把关,审慎监管。”连平说。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新金融时代区域性互金平台的资产优势

张彦军 | 网贷之家 10小时前

互联网金融狂潮简史

秋源俊二 11-18

[未央研究]本周互联网金融回顾 | 2017年第46周

未央研究 11-17

他的模式全球风靡,却在中国水土不服?

一本财经 11-17

蝶变与重生:大变革下的金融科技创新风口

孟永辉 11-16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