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谁杀死了第三方支付?

即使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这样的巨头,面临新的政策也不得不寻求改变。

本文共4582字,预计阅读时间149

支付高歌猛进,手续费率整体下降,备付金集中存管,中国中小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命运正在发生巨大变化。除了“卖身”,它们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

中国中小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寒冬已至。

3月31日,由央行牵头组建的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网联平台”启动试运营。这意味着第三方支付不再被允许与银行直连,清算业务会由网联平台统一完成。

此前,由于涉及到清算,第三方支付会沉淀大量的客户资金。

点融网联合CEO、投资人郭宇航不久前曾参加过一个行业闭门会议。据他回忆,在场的央行领导当时明确表态,由备付金产生的收益不应该归属于支付机构。据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267家支付机构吸收客户备付金合计超过4600亿元。

“我知道一些支付公司,这些沉淀资金的利息占到它整体利润的一半。这些钱本来不属于你,但产生的利息归了你。”郭宇航告诉创业家&i黑马,在这个行业,来自沉淀资金的利息是主要的利润来源。以预付费卡为例。当用户充值了1000元后,如果没有产生消费行为,这些资金就会沉淀下来。支付机构挪用或占用资金是较主要的意图。

而在几天后,也就是4月17日,一项有关“备付金集中管理”的政策将正式实施。不同实力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会被分类评级,交存备付金总额的10%~24%,两年过渡期后全部交存。

对于绝大多数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它们的盈利方式正受到规范的限制。

尽管如此,在拉卡拉创办人孙陶然看来,该行业真正盈利的企业可能只有个位数。排名第三的拉卡拉成立于2005年,用了9年时间铺设网点、升级设备,直到2015年才开始盈利。这家公司拟在年内登陆创业板。孙陶然认为上市是最理想的方案。

上市后获得更多融资,这或将帮助拉卡拉与对手展开竞争。除了资本层面,一些第三方支付开始多元化转型,以获得更多盈利来源,比如成立征信业务,提供P2P等金融服务等。

而与此同时,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占据了超过90%的市场份额。较为便捷的二维码支付,正在取代玩家众多、竞争激烈的POS机支付。没有场景、用户和差异化业务,200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正面临洗牌。

不过,这些机构的老板们似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把手上的支付牌照卖出去。

值钱的支付牌照

如果过得下去,孙江涛也不会选择把公司卖掉。

大概在2014年时,钱袋宝创始人孙江涛就开始寻找买家。那时,微信和支付宝快速扩张,导致其他第三方支付机构进入一个相对焦灼的状态。它们在存量市场竞争,并通过拉低毛利率等方式获得市场份额。

在加入亚杰商会前,孙江涛的面试官之一是雷军。由于和雷军沟通较多,他第一个想到的买家,是本身拥有庞大用户量的小米。不过,在见雷军之前,他被告知下手晚了。小米已经在几年前买下了捷付睿通,只不过由于某些原因一直未公布。

孙江涛还考虑过UC,但随着阿里所占股份越来越多,只能选择放弃。

“我们的标的也就美团点评、滴滴和乐视等,这几家是一定需要一张支付牌照的。”孙江涛此前在接受创业家&i黑马采访时称。

在2016年春节后,孙江涛找到了美团点评创始人王兴。双方很快就定下来了买卖意愿。不过,由于涉及到牌照续展,这件事直到2016年9月份才最终落实。据了解,该笔交易或超过十亿元。

钱袋宝持有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以及银行卡收单等三张牌照,还拥有跨境支付资质。

自2011年起,央行共发放了八批270张支付牌照,在前三批的续牌结果中,因为违规被吊销牌照和其他等方面原因多家支付机构遭合并后,截至目前市场仅存支付牌照255张。而自2015年3月开始,牌照的发放就已基本停止。

今年年初,央行等14部委联合印发《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其中提出,一般不再受理新机构的设立申请,明确表示一段时期内原则上也不再批设新机构;重点做好对现有机构的规范引导和风险化解工作。

孙江涛称,相比于自身拥有的线下POS机等业务,牌照更值钱。换句话说,买方更看重牌照本身。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滴滴将收购一九付,并提出只要后者的牌照不要业务。一九付也面临牌照续展的问题,如果获得通过,或会在2017年7月份公布。

对于类似滴滴这样有场景和用户的大公司来说,获得支付牌照也就意味着做支付业务的合法。以支付切入,能够沉淀用户信息,拓展金融业务等。

支付牌照似乎供不应求。

消失的套利空间

郭宇航遇到过很多买卖牌照的中介。

2014年,他曾参加了一次牌照买卖的谈判。当时,一位中介自称认识央行的人,并保证能够申请到牌照。这位中介说,现在贵州、广西没有批过一张支付牌照,理论上,一个省央行会给一个。中介对于自己发现边缘省份这样的一个机会似乎比较满意。

牌照的报价是8000万到1亿。而郭宇航要做的工作是交付定金即可,后续的牌照申请等工作由中介全权负责。中介还向他保证,申请的是一个干净的、没有业务的壳,能够拿到央行的批文,十二月份交上去,一月份就能看到公告。之后的步骤就是,看到公告补交剩下的钱。中介还很认真地讲述了每个环节的付款方式等。

买卖双方的需求都很活跃,这是当时郭宇航参与过后的一个感受。

而就在这几年间,支付牌照已经从几千万元涨到了十多亿元。

“想靠拿支付牌照建立一套套利机制的,这种‘初心’已经不可能了。”陈岸告诉创业家&i黑马。

陈岸最初是在家电连锁业,从2007年转入中小企业融资服务领域。在工作中遇到融资难的问题后,他成立了担保公司和小额贷款公司,并在2013年成立头狼资本做天使投资,关注互联网金融等领域。

“我们在几年前就研究过互联网支付的价值。”陈岸说,早前还可以挪用一下备付金,但现在根本没有价值。

陈岸时不时会在微信群看到有关牌照买卖的信息。由于购买时单价很高,卖牌照者在出手时的期望值也相对较高。

政策的出台使得买方市场急剧收缩。那些想依靠牌照买卖赚取差价的个人正在退出。而那些想要通过获取牌照构建一个支付链,把这里面的资金沉淀利用起来的集团买家,也消失了。现在的买家是有场景、有业务的公司。

牌照卖到大公司,之后也不会被卖出来了。可交易的牌照在急剧减少。尤其是,今年6月,第四批支付牌照(创业家&i黑马注:共95家)面临续牌大考,其中十几家都被处罚或集中通报过。

“空壳牌照这一轮走完之后,可能就很难再看到这样的交易。”郭宇航说。

极简的商业模式

实际上,早在2008年,孙江涛就收到了来自快钱创始人关国光的收购邀约,收购价是5000万元,包括一部分现金和一部分快钱的股权。不过,二者并未达成一致。

那个时候出现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大多是纯网关型,通过与各银行做接口,为需要的商家提供网上支付通道。

这些公司主要通过向商家收取手续费获得盈利。而为了获取客户,竞争异常激烈。

钱袋宝曾向某家客户收取30%的手续费。这个数字后来降到15%,甚至8%以下。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收到商户的诉求是能否继续降价,因为类似快钱这样的竞争对手能够提供更低的价格。

绝大多数支付机构都在做网关业务,这在关国光看来毫无创新。快钱想要寻求转变,在2006年,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线下渠道。而在与传统企业接触后,其发现支付可以深入到一个企业的供应链和分销等系统。

快钱除了提供网上支付、电话支付和POS支付等支付方式外,还为商家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帮助后者覆盖更多的用户。随后,其还为传统企业开放了更多应用,以提高它们的财务效率。快钱的方案应用在了多个行业。2014年,万达以3.15亿美元入主快钱。

“为商家做后台账务管理,确实是行业支付发展的一个态势。”易宝集团CEO唐彬告诉创业家&i黑马,易宝支付并非全行业都加入,也有暂时还未涉及的行业。

越来越多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加入到了这一行列。

孙江涛在还没有做支付时,就听说航空行业一年电子票务的量能够达到1000亿元。但同时,他又看到了另一组数据显示,支付在该行业一年的交易规模是4000亿元。实际上,这其中涉及到了从票务公司到中航信,中航信到一级代理、一级代理到二级代理等几道结算程序。

“每道结算都有不同的需求,一家支付公司进去做开发、定制,等你把这家公司一年、半年做完了,另外一家公司会把另外一个阶段的截过来。所以这四个阶段可能会被不同家公司分割,去吃掉。那这样的话,整个产业就变成一个4000亿的规模,因为它流动的次数是非常多的。”孙江涛说。

直到2011年央行发放首批支付牌照,获得“准生证”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混战也没有结束。在增量有限的情况下,他们选择在存量市场展开竞争,几乎是一家增加一个商户,对应的另外一家就会丢掉这个商户。

针对此种现象,2016年,央行出台了收单环节的制度规范。其中指出,手续费定价机制将由政府定价变为市场定价。灵活的市场定价会使得行业整体降价,直接影响到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营收。此外,规范还指出将会渐次取消差异费率定价机制,这将使得套码空间变得越来越小。此前,由于不同商户对应不同的收单费率,第三方支付机构为了争夺商户,往往会人为将高费率类别调整为低费率类别。

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致命的打击还来自“银行直连”模式的收回。“网联平台”的上线,意味着第三方支付机构将回归支付服务提供主体的身份,而不再拥有清算的职能。也就是说,庞大的资金沉淀将不复存在。过去的一段时间,监管部门曾经对多家机构开出罚单或吊销牌照,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些机构擅自挪用备付金。

无路可走?

即使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这样的巨头,面临新的政策也不得不寻求改变。

前段时间,蚂蚁金服召开发布会,表示将转型做TechFin公司,未来只做技术(创业家&i黑马注:Tech),支持金融机构做好金融(创业家&i黑马注:Fin)。而在此后不久,双方即宣布将通过聚合支付,实现支付宝、建行双方的二维码支付互认互扫。而微信支付则在春节期间面向小众人群推出黄金红包。该理财产品有更高的收益率,能够带来更多的盈利空间。

对于苏宁和京东这样的大平台来说,找到大的场景,并做大交易规模至关重要。自2016年开始,苏宁支付就将更多精力放在了拓展B端市场上。而2017开始发力的京东支付,则选择进入邮币卡市场。

“拉卡拉在做金服,易宝也有支付板块,”郭宇航认为,对于这些排名靠前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做一站式的金融服务提供商还是有机会的。

不过,他同时认为,小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在这个市场挣扎的意义已经不大,卖给大公司也算是一种调整。

去年,银监会下发文件,对P2P行业大额借款做出了限制。这对于做了多年大额标业务的公司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不过,很快“创新”就来了。有些P2P公司花费数千万购买金融资产交易所,将非标资产标准化以躲过限制。而新的监管政策也已跟进,即不允许P2P变卖资产交易所资产。

“这就是一个猫和老鼠的游戏。一个政策下来,下面马上会有对策。谁又能保证第三方支付不会出新的花招呢?”陈岸对创业家&i黑马说。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支付机构业务规范之商户实名之殇

陈云峰 | 中伦文德 09-18

客服教如何用POS机套现 持牌第三方支付公司竟如此放肆?

独角金融 09-14

支付终极战争:24张牌照被注销 牌照价格飙至20亿

一本财经 09-14

“二清”入刑后,机构如何合规运营

陈云峰 | 中伦文德 09-12

支付宝老大位置不保?第三方支付江湖变数依旧

刘旷 09-07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