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国内资讯投融资

巨头对于IPO集体“静音”

本文共3415字,预计阅读时间122

自诞生之日起,蚂蚁金服的IPO传闻似乎就没有间断过。近期有媒体报道称,蚂蚁金服IPO计划已暂时搁置,最早明年年底之前才能上市。对此,蚂蚁金服发言人向媒体回应称:“蚂蚁金服现阶段专注于数字普惠金融全球化,目标是给全球20亿人提供普惠金融服务,没有上市融资需求,没有上市时间表和上市地点安排。”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目前已经有29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完成了C轮融资。包括陆金所、拍拍贷、乐信集团等互联网金融巨头也多次被报道称“为IPO开展了实质性动作”。巨头们纷纷开启了IPO征程,却默契地保持低调。专家和券商分析人士表示,监管因素或是巨头们“欲语还休”的最核心因素。未来随着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全部完成,各项监管细则正式落地,才是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等企业的IPO“良机”。

巨头集体“静音”

资本市场对于蚂蚁金服的IPO,一直保持着期待。最新消息是,蚂蚁金服近期已接近完成35亿美元的融资,金额比此前预期的略高。最初,蚂蚁金服计划融资20亿—25亿美元,但本轮实际融资约35亿美元。

蚂蚁金服副总裁韩歆毅稍早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专注业务,IPO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无独有偶,备受关注的陆金所IPO之路似乎也不是坦途,最新的版本是:平安集团副董事长孙建一称:“在积极地筹划过程中,但目前没有具体的时间表。”

早在2014年5月,陆金所就首次传出分拆上市的消息,并爆出其招股说明书已出炉,估值达1000亿元。2016年5月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透露陆金所IPO可能将推迟到2017年。2016年8月,中国平安的半年报业绩说明会上,平安首席财务官姚波曾提到,下半年会启动陆金所分拆上市计划。陆金所首席财务官郑锡贵在同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陆金所正在筹备IPO事宜,或于2017年底前赴港上市。11月又有媒体报道,陆金所已正式启动上市,并计划于2017年一季度递交上市申请表……

据不完全统计,在媒体报道过的拟IPO名单中,还包括拍拍贷、乐信集团、众安保险、京东金融等诸多企业。

然而,这些互金、金融科技巨头无一例外在IPO这个问题上的表态都是谨慎而有余地的。对此,网贷之家首席研究员、盈灿咨询总经理马骏称,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尚未完成,是巨头们希望低调的最关键因素。他说:“原计划是今年3月份完成专项整治,目前看来何时结束还不好说。而所有的监管细则都必须等到专项整治完成之后,目前属于政策敏感期,各家企业都不愿意多谈。”

专家和券商人士认为,2017年并不是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等企业的最佳IPO时机,所以今年不可能出现大规模的上市潮。而真正的IPO“良机”应该是在各项监管、配套细则落地之后。

在银监会最新公布的2017年立法工作计划中,《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网络小额贷款管理指导意见(暂定名)》、《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信息披露指引》等都被纳入2017年完成的立法项目。

境内还是境外

有部分分析人士认为,巨头们在等待时机,这个“时机”既有监管因素,也有市场因素。所谓市场因素,就是到底在境内还是境外IPO。

实际情况是,目前还没有一家真正的互联网金融或是金融科技公司通过IPO方式实现A股上市。前不久,上海互金平台信而富在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成为继宜人贷之后,国内第二家上市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对此,网贷之家CEO石鹏峰指出,境内IPO的优势显而易见,比如估值高、成本低等,但是鉴于目前的政策环境,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等企业在国内IPO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赴美上市,其实是退而求其次之选。作为成熟的资本市场,美国投资者对于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企业的态度比较谨慎,最看中重盈利表现。单纯想要炒作概念,很难获得美国投资者的“买账”。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从股价的稳定性、业务模式认知、市场潜力认知等因素来看,肯定是在国内IPO更为有利。海外分析师和投资者对国内的政策、环境以及整个业务模式都不够了解,只能对标美国企业去比较。但实际上,中美两个国家企业之间的业务模式、面临的监管政策和困境以及发展前景,差别都非常大。他说:“如果他们用美国上市的同类型企业对标,可能会存在估值偏离问题,或是对国内监管政策过度解读等。这些情况都会影响到股价的变动。”

同样作为互联网金融企业,人人聚财CEO许建文坦言,对于互金企业而言,A股市场目前没有IPO通道,我们预计短期内也不会开放。因此,内地互金平台会选择在香港或美国上市。具体的上市地点和时机主要有两个考量维度:一是外部环境如何,也就是资本市场和投资人对于互联网金融及其细分领域的认可度怎样;二是企业内部环境如何,包括企业经营状况,股东和公司对于IPO是否有强烈诉求。

铜板街金融科技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何俊说:“每个创业者、CEO到了一定阶段,都会有IPO的计划和安排。新企业的IPO除了等待外部时机,也应该考虑内部时机。所谓内部时机涵盖几个方面:第一,你的市场地位和壁垒够不够?IPO之后所有的信息披露给公众,会不会被同行打败;第二,团队如何维持稳定,比如IPO之后,会有一些创业的元老想要退休;第三,IPO后,企业董事长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去处理资本市场相关的事情,其他管理层是否能继续维持高速增长?”

何俊透露,铜板街去年就已经开始盈利,今年也会盈利,明年预计会大幅盈利。“从外部条件看,铜板街已经符合监管部门对于盈利的要求,但是IPO还要考虑是否符合企业自身的使命和愿景。”谈及IPO的地点,他称,如果近两年要IPO的话,香港和美国的概率会大于A股。

估值过高引争议

在蚂蚁金服2015年对外宣布已完成A轮融资时,其市场估值已超过450亿美元。2016年4月26日,蚂蚁金服对外宣布完成B轮融资,融资额为45亿美元。彼时其估值高达600亿美元,比Snap IPO之后的市值还高出1倍多。此轮融资新增战略投资者包括中投海外和建信信托分别领衔的投资团,而包括中国人寿在内的多家保险公司、中邮集团、国开金融以及春华资本等在内的A轮战略投资者也都继续进行了投资。这也是全球互联网行业迄今为止最大的单笔私募融资。

此前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估值榜TOP100》报告显示,2016年蚂蚁金服估值逾4000亿元,陆金所以1258亿位列第二,众安保险、京东金融分别以552、476亿元紧随其后。

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巨头们的超高估值令人咂舌,甚至一度引发估值泡沫的争议。在何俊看来,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在全球范围来看都还算是“新事物”,发展初期有点泡沫也属正常。估值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大家不需要纠结或者攀比。

何俊说:“无论你对外如何宣传,只是用新科技等手段去做金融,本质还是做资产、放贷款,估值就应该参照金融类企业,这类企业在美国的市盈率在10倍左右,香港市场略高一点,总体来说10-15倍比较合理;如果就是科技类公司,市盈率一般都有30-50倍。”

券商分析人士认为,无论预期估值如何,最终仍旧离不开业绩的支撑。比如,在美上市的宜人贷近日公布的2017年一季报显示,该公司一季度取得净收入10.22亿元,同比增长83.6%;实现净利润3.51亿元,同比增长166.4%。此外,宜人贷第一季度69%的借款人是通过线上渠道获取,借款总额的51%通过线上渠道促成,线上渠道促成金额的99.8%通过借款APP促成。整体来看,出借行为100%通过公司的线上平台完成,其中89.1%通过手机APP完成。

美国Lending Club公布的2017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Lending Club在该季度总共发放贷款19.6亿美元,同比下降28.8%;营收额为1.245亿美元,净亏损额达2980万美元。至此,Lending Club已连续亏损四个季度。另一家美国互联网金融公司OnDeck CApital今年第一财季共录得1110万美元亏损,摊薄后每股亏损15美分,调整股票期权费用后每股亏损11美分,不及华尔街分析师预测的每股亏损10美分。

截至发稿时间,在美上市的Lending Club、OnDeck两家金融科技企业最新股价分别在5.89、3.82美元上下浮动,离其IPO首发日均超过20美元的价格,可谓有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未央研究]本周互联网金融回顾 | 2017年第25周

未央研究 06-23

金融创企要做好准备 高盛要来“抢生意”了

cynthia-lian 06-23

互金整改周年回顾:乱象、整改与转型、突围

苏宁金融研究院 06-23

BATJ与中国四大银行分别牵手

佚名 | 移动支付网 06-23

十年网贷 迎来2.0时代

胡新 06-22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304901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