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

大山里的比特币矿场:逐电而居 却在丰水期关闭

本文共4674字,预计阅读时间152

比特币近来再次吸引了全球的关注,价格暴涨。而坐落在四川深山的比特币矿场,近况却没有水涨船高。

今年2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独家探秘四川马边的比特币矿场。但3个月后,记者却得知,这些矿场却已经关闭、搬迁,“矿工”们也都选择了离开。

目前,各大交易平台都在争抢矿场资源。而四川正进入丰水期,电力丰沛,比特币价格又持续走高突破1万元大关。明明坐拥“天时地利”,为何矿场在此时搬迁?该事件引起整个行业内外的关注。近日,记者再次实地走访了四川省乐山市马边彝族自治县,欲揭开比特币矿场关闭的原因。

逐电而居 为何在丰水期关闭

蜿蜒的盘山公路上,四周的大山已绿意盎然。经过6小时长途跋涉,从成都出发的记者再次来到了马边芭蕉溪水电站。3个月前,远远就能听到比特币机房发出的巨大噪音。如今,水电站却格外安静,山间的鸟鸣显得格外清脆。

眼下,四川正进入丰水期,水电电富余。对于比特币矿工们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毕竟经营比特币矿场最关键的因素就是有充足的电力。这些矿场大多“逐电而居”,一些矿场利用西南丰富而廉价的水电挖矿。冬天枯水期电价上涨时,公司会将矿机迁往火电丰富的西北地区,来年丰水期再回到西南。

“整个西南地区水电富足,而且丰水期的电费只有枯水期的一半。”一位行业人士谈道:“难以想象任何矿场会在这个时间点上选择搬迁。”

现在,芭蕉溪矿场却“人去厂空”。记者在现场看到,几个机房大门紧闭,留下的只有几个集装板房和空置的电线,整个水电站内已经见不到一台比特币矿机。

“4月25号下午2点过搬走的,损失好大哦!”留守的水电站负责人苏某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谈道,之前,由当地一位副县长带队,有关部门曾来检查过,矿场当时已经处于停产状态。据了解,此次搬走的除了芭蕉溪这一家外,还有另几家比特币矿场。

比特币矿场是用电大户,对于矿工们的离开,水电站的经营者们显然会失望——矿场在的时候,一个月能消耗400至500万度的弃水电量,“每个月要给水电站缴100多万元电费,一年下来就是1200多万元。”该数据未得到确凿证实,但因为矿场关闭搬迁,水电站显然会失去了一笔收入。

“要是不用,也就变成水流走了。”苏某对记者表示,矿场没了以后,富余水电需要另找销路。在四川丰水期时,发电企业都希望有人来用电,而他们(比特币矿场)是24小时用电,时间恒定,波动又小,因此还是受欢迎的用电对象。

矿场搬走不到半个月,没了噪音,苏某反而不习惯了,“经常在这值班,有一次睡觉半夜醒了以后,发现怎么没声音了,结果才反应过来是在自己家里。”他笑着说。

关闭之后 业内纷纷“躲”媒体

一石激起千层浪。

现在,全球有七成的比特币都产自中国。因此马边几家比特币矿场关闭,立刻在业内引来反响。在采访中,多位比特币“挖矿”从业者都向记者委婉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不愿再受到媒体关注了,万一关闭,遭受的损失将难以承担,圈内对外界的态度一时间几乎噤若寒蝉。

“现在币价这么高,停工一天就是几十万的事情。”一位不愿具名的比特币矿场经营者称,抛开停工损失外,还得寻找合适的新地方,以及上百万元的搬迁费用、厂房搭建费用等。显然,如果被迫搬迁,经营矿场的老板们得蒙受不小的损失。

此外,比特币矿场目前正是抢手的资源。从今年2月起,央行暂停比特币交易平台开展比特币“提现”业务。如今,用户只能把手中的比特币卖成人民币提现,不能再在不同的交易平台之间转移,因此各大交易平台都在争抢矿场资源。此外,近期币价持续走高(注:近期也出现了明显下滑)并突破1万元大关,矿场的盈利也水涨船高。以芭蕉溪矿场为例,它曾拥有超过6000台比特币矿机,每天可挖出27个比特币,3个月前的价值近20万元。而现在币价突破14000元/枚,理论上说,矿场每天产值约37.8万元,收益接近翻倍。

综上所述,矿场在此时主动停工的原因很令人费解。比特币“挖矿”是一项全球性的工作,一位不愿具名的矿场从业者表示,“如果哪里不准经营比特币矿场,无非就是全球的算力转移到其他地方去罢了。但是比特币的总量不会减少,全球币价也不会因此受到大幅波动。”

“(关闭事件)影响很大,原来态度挺开放的几个,现在都不愿意出来说话了。”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挖矿环节是整个比特币产业链的根基,中国的比特币矿场数量在全球又是最多的,但比特币在中国尚缺乏监管,这次关闭事件原因到底是什么?只是个例,还是政策的风向标?尚无人知晓。

合规难定 手续齐全还需防范金融风险

业内人士认为,和其他企业的经营活动一样,比特币矿场当然应该被监管,但宜疏不宜堵。谈到比特币矿场监管,离不开的一个问题就是用电。矿场的用电是否处于监管之下?

在受到外界广泛关注后,当地电网公司也曾去过现场——比特币矿场用电方式是否合法?是否存在偷电现象?不过,国家电网四川电力公司新闻中心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芭蕉溪矿场并不存在上述违规违法行为。

“我们之前也没见过这么极致的用电方式。”上述电网人士对记者说,电网公司只管电网上的用电行为,但比特币矿场是直接用水电站的电,并不需要上网,所以电网公司其实无权管辖。现在电力改革背景下,国家鼓励用电方和售电方直接签署协议,“但他们这种方式也不属于电改范畴中的直接交易,所以坦白讲,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去管,可以说(矿场)正处在一个空白地带。”

那么,经营比特币矿场本身是否违法?

担任某电力公司法律顾问的上海顾友律师事务所周志华认为,对于比特币来说,目前其被央行定义为一种特殊的互联网商品,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可以自由地买卖,因此经营本身并不违法。另就矿场的用电方式而言,只要发电企业有相应上网、售电许可,双方在程序合规的前提下可以直接进行电力交易。

没有主动搬迁的利益驱动,又没有明确违规违法用电,矿场为何“出走”?

在记者的探访过程中,当地各级有关部门都对记者明确表示,没有对比特币矿场采取过任何强制措施。

据芭蕉溪水电站负责人的说法,此前,当地政府等多个部门,包括电网公司都曾去到现场检查。而水电站有上网许可、售电许可,证件齐全;比特币矿场也没有发现违规违法问题。

“4月20日左右去检查过一次,主要是去了解情况。”一位了解情况的当地政府人士对记者表示。言谈间,其并不知道该矿场已经停止运行。

该人士向记者表示,相关检查材料显示——芭蕉溪水电站的比特币矿场每月正常纳税,未发现违规用电现象,各项手续齐全;仅有的问题在于:存放矿机的机房温度过高,存在消防隐患。对此,消防部门已即刻要求整改。

检查的重点此后还落在“加强互联网金融的排查”上。上述人士称,检查材料的结论显示为:县委、县政府将继续严密排查金融风险,加强对互联网金融风险的监测和把控,杜绝非法集资和系统性金融风险的产生。

对于比特币矿场的金融风险,在业内人士称和矿场没有太大联系——比特币挖矿和比特币交易是两个不同的环节。

太一云战略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张珺告诉记者,比特币“挖矿”主要有这几种作用:一是发行新的可以流通的比特币;二是确认交易,记账;三是通过工作量证明机制,让比特币账本无法被人随意篡改。“央行此前的监管,主要是针对交易平台的融资业务、杠杆交易等业务,比特币矿场唯一的工作,就是做固定又机械的程序运算,这并不违法。”

“比特币矿场不是政府招商引进的,只是企业的自发行为。”一位不愿具名的当地官员对记者表示,之前看到媒体报道后,包括经信委、金融办等部门都去专门了解过当地的比特币矿场,但并没有任何部门出台过相应文件要求关停矿场。

该官员对记者坦言,但比特币如何监管毕竟是一个新的课题。由于中央还没有出台相应的监管政策,地方政府尚无法可

监管空白 谁都不愿矿场“钻入地下”

依,“政府要依法办事,而法律里还没有这个东西,又如何去做执法行为?”

各方都不知情,但已关闭的芭蕉溪矿场现在状况如何呢?据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搬走的矿工们对此事已不愿多谈,只是表示,搬迁并非完全受外部影响,根据客户控制成本的要求,矿场也一直在寻找新选址。至于去向,不便多说。

神秘的比特币矿场,一经外界知晓就又消失无踪的状态,不由得令人深思。在张珺看来,如果比特币矿场从此“钻入地下”,显然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对政府监管没好处,对矿工的生存也没好处。矿工们其实都希望被监管,白纸黑字,有法可依,这样也不用躲。”

今年5月,据央视报道,中国人民银行即将于6月出台两个比特币的管理办法。其中一个是关于比特币交易平台,另一个则有关比特币平台反洗钱的规范。虽然消息中并未直接提到比特币矿场,但矿工们都觉得,靴子离落地已经不远了。

记者手记:比特币挖矿挺赚钱资本为何犹豫

神秘的勒索病毒“永恒之蓝”突然爆发,因为被黑客作为指定赎金,让比特币去中心化、匿名性强的特性展露无遗,也让生产比特币的矿场再次受到关注——比特币是怎么造出来的?

今年2月,记者曾实地探访位于四川马边的一座比特币矿场,报道刊发后,这种前沿的金融事物和偏远山区产生的奇妙交集,引起了不小的反响。有十几位同行都联系到记者,表达了想去采访的意愿。

“有没有一手水电站资源?我们也要去投资开矿。”另有多位来自北京、香港的投资人也找到记者,提出自己有开比特币矿场的打算,希望记者能牵线搭桥,去实地“取取经”学些经验……

有人关注,有人给钱,看上去似乎是好事。然而令人意外的是,矿场却并不愿意再抛头露面。在当地政府部门没有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况下,矿场成了停产状态,随后又选择了搬迁。

比特币矿工们是个联系紧密的群体,知道同行的情况后,全国各地的比特币矿场多对媒体全线封闭,处处低调行事。

币价飞涨,握着钞票的投资人们却无从下手,自然着急。另一方面,有投资人也开始犹豫起来:这玩意儿到底合不合法?毕竟,经营一家矿场最少也是上百万元的投入——包括买矿机、搭厂房、缴电费,都是大笔支出。而且电站不是在深山老林,就是戈壁荒漠,把几千台矿机搬来搬去实属不易。

那么,最关键的问题就是,经营比特币矿场合法吗?记者在多方采访中了解到,作为一种新生事物,全球各国对比特币如何监管,都还处在摸索的状态。在探访过程中,多位政府官员也都面露难色——中央还没有出台明确的政策,法律上也还没有这个东西,怎么监管?不管是电网公司还是相关部门,不管是中央还是地方,还没人能给出明确的答案。

从中央文件看,今年初,央行对比特币交易平台提出了明确要求“四不准”:不得违规从事融资融币等金融业务,不得参与洗钱活动,不得违反国家有关反洗钱、外汇管理和支付结算等金融法律法规,不得违反国家税收和工商广告管理等法律规定。有关专家向记者称,这是至今为止,国家有关部门对比特币行业出台的最明确的白纸黑字的规定。

因此,从业者、资本心中的不确定状态与不安可想而知。

不过,从业者和受访律师的观点却很积极,他们认为,经营比特币矿场、买卖比特币行为本身不违法。违法的是什么呢?是偷电生产比特币、是用比特币洗钱。对于比特币矿场如何生存,也有业内人士持乐观态度:电力直接交易、小县城招商引资,都可以成为这个全球前沿新经济产业的通关文牒。毕竟,从好处来看,这个行业可以利用富裕能源,不产生污染。

当然,矿主们规范的产业化经营也是深山挖矿延续的必要成本。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内容创业风口骤停,“知识”还该如何玩下去?

靠谱的阿星 1天前

债权转让,究竟动了谁的奶酪?

丁丁贷 | 丁丁金服 2天前

新科技影响加剧,金融科技或将深度改变生活

孟永辉 2天前

网贷联姻保险,未来何去何从?

枫源 2天前

资产荒是假,新蓝海是真,优质资产成P2P平台核心竞争力

拓天速贷 07-20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304901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