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国内资讯

新华保险万峰:寿险创新须遵循发展规律

本文共3456字,预计阅读时间122

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2017于6月3日-4日在京召开,新华保险董事长万峰发表了以《我国寿险业的创新与发展》为题的演讲。

万峰提出:寿险创新必须坚持保险的本源;寿险创新必须要遵循本身的发展规律;寿险创新的发展方向是为社会大众提供保险保障,而不是为保险公司提供快速吸收资金的平台。

万峰表示,创新是必要的,坚持保险的本源是必须的,寿险业的创新要坚持以客户需求为导向,而不是以公司的需求为导向。我国寿险业创新发展的方向在于养老、健康、医疗和普通寿险。

以下是演讲全文:

我今天讲的题目是《我国寿险业的创新与发展》。

创新这个主题是个永恒的主题,我从事保险业35年,我记得保监会成立那天开始,甚至老人保的时候就讲保险业创新、创新。这35年我的经历是,我们一会儿创新鼓励保险公司大力的发展产品,一会儿又密集的各方面保险监管政策的出台。所以,我今天本来想讲的是我国寿险业创新与发展的反思,结果我们回头来看看我们这么多年创新与发展,有哪些值得我们反思的。

我这里想讲三个问题:

我们的寿险创新必须坚持保险的本源。

这个问题我是这么想的,保险的本质是什么?这么多年我们保险业的发展,我觉得没有搞清楚,这是一个根本的问题,你所有的创新如果脱离你的本质,我觉得那可能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那么,什么是保险的本源呢?我觉得,首先我们要明确,保险公司,特别是寿险公司,我们是干啥的?所以我在这里提出,我们寿险是为客户提供生老病死残风险保障的,我们不是为客户提供“投资首选”的。为什么这个加引号?这是去年、今年,我们的核心主流媒体《人民日报》,去年有一次、今年有一次都提到这个问题,说他们通过调查,说保险已经成为老百姓投资的首选,我觉得这个真的是哭笑不得。保险是干啥的?保险不是搞投资的,保险是提供保障的。第二,保险是为企业和个人提供风险管理计划的,而不是提供理财计划和财务管理计划的。

这么多年,我们营销员要不叫理财规划师,要不叫财务管理师,我觉得这些都脱离了保险本源。所以,在上次一个论坛上我提出来,我们的营销员应该是个人,或者是企业的风险管理师。

这几年,我们寿险业务的发展,我是觉得由于偏离了保险的本源,所以我们从整个社会、政府,包括我们的客户,对我们的寿险认识,我觉得就是盲人摸象。有人说你也太狂了吧!这么多年发展这么好,你说盲人摸象?因为我认为,我们真正的寿险并没有去做,我们这几年做的虽然很大了,但不是真正的寿险。真正的寿险我们还没有经历过,所以我现在遇到很多人谈保险这的那的,我说你真正不了解真正的寿险是什么。

真正的寿险,全世界你去看,后面我会讲到,我们的寿险和国际上是有区别、是不一样的。我们看这个图,我这儿有依据的,这个图是保监会去年做的一个报告,我把它整理了出来。我们就看看世界上主要的国家和地区,看看人家做的是什么。香港地区,如果把寿险分类的话,普通寿险、年金寿险、健康分红、万能投联,你去看看香港、日本、美国、英国这些发达的地方,看看人家做的是什么,再看看我们做的是什么?

所以,我们往往有些人就说,我的这个东西可以放到网上,我说你们真正了解的现在只是承保和管理,真正的寿险主流业务、内部管理的业务是理赔,我们怎么为客户提供理赔方便快捷的服务,而不是资金管理,而不是到期通过银行划笔账打钱就完了,而是大量的理赔。我觉得,这将来对我们是个巨大的考验,这才是我们整个寿险管理的一个基本核心业务。所以,在这里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说了。这个表主要是反映保险本源的,看看人家干什么再看看我们干什么。

第二个,我觉得我们的寿险创新必须要遵循本身的发展规律。

我们的寿险发展,全世界每一个公司,包括AIA蔡总,原来AIG是全世界最大的公司,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才成为世界上最大。我们呢,过去提出创新的理论,说跨越式、跳跃式,梦想在十年的时间突破,而且我们也确实用不到十年的时间,就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但是现在看,我们能持续吗?结果我们现在遇到的问题是不能持续。

另外一个,寿险是提供长期风险保障的,它是靠着积累、长期、稳定的客户,才能够平衡风险,这是它最基本的原理。这些平衡的原理,我们现在的发展都是做不道德。

大家知道,5月16日保监会报表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监管通知,就是说对我们的保险产品做了一些限定,这个监管文件,以我的经验看,它对整个行业的影响,不亚于1999年6月10日定价利率一律变为2.5%。曾局长那时候在监管部门应该知道这个文件的影响,在整个行业那是一夜之间产品都没了,大家都要重新设计。现在这个新的规定,对我们的影响,只是说保障性产品还可以,其它的,明年都会受到重创。

另一个我想说的,我们的寿险业务发展规律是先发展保障,后提供理财。从欧美市场、日本市场,整个发达市场都是经过了这个顺序的。而不是像我们过去突出理财、弱化保障。

另外一点,寿险的发展要求的是资产与负债的匹配,这是最基本的规律,而不是我们前一段提出的“资产驱动负债”,我们把这个当作一个重大的创新提出来,现在怎么看?我们为这个创新,现在要付出代价。因为按照一般的寿险规律来讲,应该是先有负债管理,后有资产管理。全世界都是这样的,唯独我们想要改变这个规律,我觉得是非常难的,而且经过我们的尝试怎么样?还得回过头来去承认、去认可,这是最基本的规律。

资产驱动负债,其实大家分析一下,从本质上讲,这就是为了满足资金的需要而去配置负债,比如,我先去找一个100亿投资的项目,跟人签了8%的回报,然后我去设计一个产品5%的回报,拿到银行去卖。这叫保险吗?我认为这不叫保险,这完全是为了你的资金去集聚资金。所以,在这些产品上我们为什么突出了理财弱化了保障?所以我觉得,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反思的。

最后一个,寿险的发展,寿险的创新必须明确整个寿险业发展方向是什么,寿险创新的发展方向我认为是为社会大众提供保险保障,而不是为保险公司提供快速吸收资金的平台。这个也不是我的创造,保监会的领导讲话也是这样讲的。

我想说一个问题,在全世界反应寿险的指标三个最关键的。

第一,保费收入。

第二,保单件数。

第三,保额。

这三个指标反应不同的是,保费收入反应的是保险公司的销售收入,保单件数反应的是保险的覆盖面,保险金额反应的是保障的程度。后两个指标才反应保险的社会功能,你有多大的覆盖面,提供多少保障。但是现在无论什么样的创新,围绕一个就是怎么样快速增加保险公司的收入,怎么提高保费的增长和收入。无论从监管部门和社会到政府,所有的人我就不明白一个事,你们为什么都去关注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而不去关注保险公司给社会提供的覆盖面有多大,保障程度增长多少呢?

我们看看这么多年的发展,我们跟国际上比什么样的状况?这个也是根据保监会相关的资料研究报告整理出来的,你看看在美国,一个是人均有效保单,一个是单均保额,一个是人均寿险保额。美国现在人均保单是0.7,日本是1.57,韩国是1.65,台湾地区2.4,我们中国只有0.09,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只有9%的人有寿险保单。

我们再看保额,美国是50万,日本39万,韩国18万,台湾地区13万,我们只有3.9万,不到4万。大家想想,4万块钱可能都不够我们一年的人均工资。

再看人均寿险保额,我们就更少了。美国44万,日本61万,韩国29万,台湾地区3万,我们只有5050元,每张保单的平均寿险保额才达到5000块钱,提供什么保障?

所以我就说我们的保险保障首先要明确我们的发展方向,我们的方向在哪儿?我这张图做了一个金融领域对个人的银行、证券和保险三个去比较,保险能够提供的是生老病死残的保障,银行能够提供的是生和老,证券也提供的是生和老。在这里我们画的圆圈是交叉的,就是都可以做的。在这三个行业里,我们只有养老是有绝对优势的领域,而且病、死、残是我们独有的领域。所以说我觉得我们今后的保险业创新的方向也好,改革发展的方向也好,应该都是生老病死残,这才是我们的主流业务和本质业务。

最后我想说的就是创新是必要的,坚持保险的本源是必须的,寿险业的创新要坚持以客户需求为导向,而不是以公司的需求为导向。我国寿险业创新发展的方向在于养老、健康、医疗和普通寿险,这些业务领域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也是一个未开发的市场,等待着我们去创新和发展。

谢谢。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全阵容45位嘉宾观点集锦

小未 06-04

田轩:中国的CVC依然存在大片蓝海

小未 06-04

赵立新:金融科技是一把双刃剑

小未 06-04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数字技术给普惠金融带来的新挑战

小未 06-04

百度张旭阳: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将成为金融科技2.0时代的核心技术

小未 06-04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