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国内资讯

范从来:金融发展要从债务金融转向资本金融

本文共3041字,预计阅读时间113

6月24日,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广州峰会召开,未央网作为特约媒体全程参与此次活动报道。论坛以“新形势下的金融改革与开放”为题,针对国内外金融创新发展中面临的挑战与机遇进行探讨。南京大学校长助理、教授范从来发表主旨演讲。

以下为演讲全文: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非常感谢主办方邀请我,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在这样非常宏大的论坛谈自己的想法。

广州是金融的一线城市,我来自南京,南京是属于金融的三线城市,所以到一线城市谈金融方面的想法比较忐忑。但是我想从一个角度谈金融的发展,讲一点自己的想法:

金融发展怎么驱动创新?

刚才张所也谈发展创新的问题了,当前金融有很多的痛点,我们高校也在思考,比如我们中国经济的增长,按照季度增长率来讲,从2010年来一直处于下降过程,可以说这个下降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一个最长周期的下调过程,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都希望我们的金融能有所提高。

货币政策给我们的感觉是,我们小微企业存在融资难、融资贵的困难,目前金融发展最大的痛点就是此。2016年所有上市公司年报显示,中国最赚钱的前十家公司是银行,第一是工行,第十名是民生银行。中国经济本身的萎缩,金融好像是一个罪人,这是不是金融在革命之前的黑暗?我们都知道,中国需要从要素驱动型转向创新驱动型,这方面有很多论述,那么我们需要思考,创新驱动型怎样才能实现。有一位经济学家有一个判断,他说英国工业革命发生的时候,那些因素是在英国工业革命发生之前就有了,这个革命为什么发生?因为当时英国有世界最强大的金融体系。我们一般认为蒸汽机带来工业革命,工业革命爆发的时候,蒸汽机的技术早已形成。要等金融力量形成以后,才会发生工业革命。因此,新形势下金融的改革、开放,我想是不是革命之前的黑暗?

还有一个例子,2016年中国投资市场发生了比较大的变量,从投资的走向来讲,我们民间投资在很长时间里面是领先的,2016年以后民间投资出现一个断崖式下降,2016年1-6月份民间投资持续下降,但是8月份慢慢开始稳住,我们可以说民间投资在2016年里面是未知的,前面是退缩,后面是回升。张所也谈到银行为什么有问题?她认为银行没有实现自主经营,自负盈亏。

我觉得民间的投资应该是自主经营,我的问题是什么?如果民间投资可以信任?我们想想,上半年的萎缩和下半年的回升,我们与民间投资的走向哪一块是吻合的?按照融资规模来讲,大家可以划线,上半年民间投资萎缩,我们的人民币信贷没有萎缩,到了下半年民间投资开始回升,人民币贷款没有回升,我们的债券市场上半年持续扩张,下半年在萎缩,为什么金融没有敏感度?契合度?如果把贷款、信托、债券融资,理解为债务型金融,那么这与民间融资走向是不吻合的,而股权融资和民间融资走向是高度吻合的。

经济持续下行,风险放大的情况下,为什么出现了股权融资提高、债券缩紧的情况?为什么在经济下行背景下,债券萎缩、投资上升?如果直接融资方式是借贷方式,从资金贷款人来看,有三个要考虑的方面:一是要不要借钱;二是如果要借钱,借多久,经济下行下,借款人希望尽快收回贷款;三是如果要借,我们是冒风险的,那么利率要往上抬。我们实体经济已经很糟糕,如果不借贷款,是等死;如果贷款,那么找死。如果不是借贷,而是股权,这是投资,重在投。这种投资关系,正是我们投资所需要的。由此可以看出,短期看,为什么融资难融资贵,这是经济形势所决定的。经济形势恶化后,为什么金融脱实向虚。这也是风险驱动的,风险因素起了很大的作用。

所以我今天想,从短期来讲,中国经济目前为什么融资难、融资贵?是经济大背景决定的,里面也有风险,所以我想由此要思考,我们的金融改革要往哪里去?也就是说,金融怎么改革?要考虑中国经济运行当中的风险发生了什么变化?信贷关系是否正常?假设前提是什么?双方面临的风险是什么?经济长期下行,我的风险是不断上升的,在这种情况下借贷关系所维系的交易无法实现。

大家知道,只要是借贷交易风险是还本付息,但是经济在下行,我的风险是远远高于平均水平,所以借贷关系无效。以还本付息为交易的金融交易,在风险上升的征信里面无效,加息是应该的。

我进一步想,能否有这样的思路,我们面对一个现实,有学者把美国从1945年-2015年金融业的市场化出来,就是上面的,是全行业机构的风格,最下面的线是投资性金融机构的市场份额,1945年占5.8%,美国2015年存款的机构从老大变成小三,原来的小三上升为老爷。为什么美国有这样的转换?能否这样说,美国以后的经济发展有多种情况下高增长,我们的问题是什么?我们过去的经济活动,以模仿为主,以后的经济活动要以创新为主,这一点,大家认同。但是问题是,我们的企业家过去只要能模仿一定要模仿,而为什么过去只要能模仿我们就模仿,因为模仿风险低,而我真正搞创新面临高风险,类似于当前的中国经济持续下行,风险向上一样。只要搞创新就想到硅谷,但是大家知道硅谷的代名词是“创新创业的死亡之谷”,创新的成功率就是5%,你真正搞创新的,伟大的科学发现能否制作孵化?能否在走向产业化?它可能是歪理。我们以模仿为主的时候风险是可以控制的。正态分布,单一的贷款不能超过多少,把一千多亿的资金尽量分散给1亿个企业,这1亿个企业就是正态分布,我加起来总是发财。有一本书叫《从0到1》,我们过去的金融以产品为中心,在创新项目里面没有优势。大家可以想,马云开始搞网购的时候,创业之初,网店有3000家,现在开网店成功的只有30家,剩下的全部死了,你要是这30个里面的,你才能成功,这就是新形势下金融所面对的新风险。

金融的发展从债务金融转向资本金融,当然我们自己搞投资,我们既可以自己投,但是更多是让投资人走向专业化,比如天使基金、VC、PE,大家知道无论是VC还是PE,它的资金来源不像办银行,只要开一个牌照,老百姓相信他、相信政府,他一定会把资金交给你,储蓄没有问题,基金不一样,只能私募,私募是找那些有钱人动员他把2千万、2亿交给我管理,钱不是给我。也就是说机构投资人是市场选择。

我们当然考虑到让市场发挥作用,我们是否给一个企业贷款?我们了解一些企业的情形,咱们这个项目的审计,这个项目的信息分两类,这个项目贮存的信息可以变化,如果这个项目本身不是成熟的,可以从能力反应出来,而创新创业项目,只能通过私募,表明的是从布局的产品转变为项目、信任。所以我们发现从创新创意的企业来讲,前端、终端在科学发现、技术孵化、产业化过程中,是VC、PE,看不到商业银行的身影。所以我们发现从我们股权机构的分布来讲,是因为国家要发展,我们也研究每个区域的股权投资额与去年的发展有关系,我们研究了债务金融和资本金融与某一个区域全要素生产之间的关系,我们认为债务金融的比例与全要素的生产力有相关,我们必须创新。能否创新,关键是看金融变革,中国目前的整个金融体系是错配,我们以银行为主导,我们以债务金融为主导,我们的金融发展可能存在问题。金融的服务要沿着企业的增长向前端不断拓展,我们不仅为成熟企业服务,是做大,但是做大也可能是产能过剩,大量的创新创业企业在前端,我们的金融企业怎样向前端迈进?怎么样从要素金融向资本金融转变?我们不能靠市场转变,银行的信贷也是VC\PE的强大主体。日本的风险投资75%是来自银行的风险投资机构,所以我希望加快混合经营的改革步伐,帮助金融服务向产业前端迈进。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聚焦新形势下的金融改革与创新——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广州峰会成功举办

小未 06-25

蒋韬:不良贷款余额连续上升有四大原因

小未 06-24

林旭初:更多的人参与投资基础设施将带动其良性发展

小未 06-24

俞亮:金融创新是被迫的

小未 06-24

王兵:有五个角度对银行的科技进行改革

小未 06-24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