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区块链国内资讯

央视调查:全球70%比特币产自中国 我们该如何监管它?

本文共4561字,预计阅读时间149

比特币,一种虚拟货币。2009年,比特币刚刚问世,一美元可以买上1300个。而现在,短短8年之后,一枚比特币的价格就突破3000美元。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举个例子,如果2009年你花了1美元,买了1300个比特币,那么到了今年,你已经是一个坐拥近400多万美元的富翁了。

但是您知道吗?全世界70%的比特币产生在我国,而且是在我国的边远山区。这种前沿的金融事物为什么独独偏爱我国深山?比特币到底是怎么产生的?不久前,央视新闻记者前往海拔4000多米的川西高原进行了调查。

矿场竟藏四川深山?

从北京乘坐3小时飞机之后,记者到达了川西高原的康定机场,随后改乘汽车,经过5小时的颠簸,终于来到了比特币矿场的聚集地。按照司机的说法,这里聚焦着十多家比特币矿场。

当得知记者的意图后,司机显得兴致勃勃,他告诉记者,自己也是一个业余的比特币生产者。

记者:这投入也挺大吧?几十万吧?

司机 张师傅:要不了,几万块钱。

记者:一年能回本吗?

司机 张师傅:要不到,半年。

记者:半年就回本了?

司机 张师傅:最多就是7个月。

尽管投入了不少钱,但是这位司机却并不太了解比特币是什么。

记者:你知道比特币是什么东西吗?

司机 张师傅:这个东西,怎么说呢,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东西反正好玩,能够挣钱。

眼前就是一家比特币矿场,刚刚建好,还没有投入使用。隔着栅栏,记者只能看到两层楼高的封闭厂房。司机师傅告诉记者,这样的矿场在康定深山还有很多。不一会儿,记者一行又找到了一家。

矿场,其实就是一座三层小楼。刚走进一些,记者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噪音。墙上安装了十几台大风扇,正在飞速运转。向矿场老板说明来意之后,记者获得允许,进入厂区进行拍摄。

所谓矿场,更像是一个机房,每层楼都密密麻麻摆满了货架,货架上都是这样的铁方块。每个铁方块就是一个挖掘比特币的矿机。您看,这条长长的插线板上,每一个插口就对应一个正在工作的矿机。

某比特币矿场老板 王瑞锡:连接挖矿程序需要一台电脑设置,设置好了之后就再也不需要电脑了。相当于我们设置一个路由器那么简单。

比特币是虚拟货币,因此并不是在生产线上生产出来的,而是通过这些功率巨大的计算机,按照设计者事先设计的流程,做类似猜数字的游戏,猜对了就会生成新的比特币,业内叫做挖矿。而这些铁方块就是所谓的矿机。

记者:一天能挖多少比特币?

某比特币矿场老板 王瑞锡:一天大概能挖十六个,十多个。

按照一枚比特币两万人民币计算,这个工厂一天就能收益三十多万元。

上千台矿机、数十台工业风扇昼夜运转。

某比特币矿场老板 王瑞锡:目前属于一个中型的矿场,5000台矿机。总共加满的话,估计上1万多台矿机都没问题。

矿场老板告诉记者,就在去年一年的时间里,比特币的价格一路高涨,来这里建工厂挖矿的人越来越多。不仅仅有来建工厂的,还有客户租用矿场的矿机。在矿场里,记者看到,有些矿机上贴着纸条写上了客户的名字,这样的矿机还有很多。

在四川的地图上,记者把几天内找到的矿场都标了出来,这些红点就是一些矿场所在的位置(康定 雅安 眉山 乐山 南充 阿坝州),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全国,这样的矿场数不胜数。

某比特币矿场老板 许子敬:中国的所有的矿产规模应该是全球70%左右,分布在云南、四川、内蒙和新疆。

扎根深山为哪般?

采访当中,很多比特币矿场的老板告诉记者,比特币矿场对于电价十分敏感。他们曾经尝试过在美国挖比特币、在冰岛挖,而现如今,整个行业基本都开始扎根中国。这些矿场老板为什么千里迢迢来大山里挖矿呢?康定深山的吸引力究竟在哪里?

在现场,记者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尽管身处深山之中,但是每一个比特币矿场都架设有手腕粗细的电缆和输电塔架。

记者:这个电是从哪儿来的?

某比特币矿场老板 王瑞锡:从电站发出来的,水电站直供的。水电站在一个比较远的地方,它这个线是从水电站拉过来的。

矿场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之所以选择把矿场建在深山中的水电站周边,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挖掘比特币非常耗电。

某比特币矿场老板 王瑞锡:一年大概消耗6000多万度,电费占比大概是50%,就相当于挖出来比特币,有一半的利润是要交电费的。

眼前的这个矿场仅仅是一个拥有5000台矿机的中型矿场,一年耗电就达到6000多万度,相当于一个10万人口的乡镇一年的生活用电量。

某比特币矿场老板 王瑞锡:现在电费大概均价三毛。

在我国,工业用电价格每度7毛,为什么在四川会出现一度电3毛的情况呢?几经周折,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说出了真相。

某比特币矿场老板 许子敬:电费的话,目前是按照和电站协商的一个电价。目前,行业的平均电价应该会在三毛左右,可以理解为我们和电站一起合伙做生意,电站来出电,我们出机器,然后最后的利润,大家一起分配的。

按照这位业内人士的说法,这些比特币矿场之所以在深山之中建厂,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里的水电站地处偏远,发出的电力很难全部消化,在这里建厂,也可以拿到一个相对便宜的电力价格。

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 胡朝晖:这个东西它不上网,就和我们国家电网没有关系,就是水电站直接供电,这个确实应该是违规的。这样的话,数据啥的国家电网就都不知道。

我国对于水电站私自售电的行为是严格管控的,在调查中,记者也看到了当地这样一份文件,乐山市电力公司对当地水电站为比特币矿场直接供电的情况开展专项检查。但是这样一份文件并没有阻挡住比特币矿场和水电站的合作,不少小水电站甚至专门架设输电线路直通比特币矿场。在这样的诱惑之下,越来越多的投资人甚至完全摒弃了之前的国外矿场,纷纷转回到国内的大山之中。

记者:要交税吗?

某比特币矿场老板 王瑞锡:我们没有什么交税啊,我们生产比特币交什么税。

记者:现在你们还不算那种生产企业?

某比特币矿场老板 王瑞锡:不算生产企业,没有生产什么东西,我们就在运算东西。

记者:比特币应该也算生产东西吧?

某比特币矿场老板 王瑞锡:没有,就是游戏。比特币大家都认为我们在打游戏。

挖矿带火矿机销售

我们采访中的这家矿场的老板,刚刚二十多岁,从事比特币挖矿6年时间,挖出来的比特币一部分放在手里继续增值,一部分在交易平台上卖掉,用这些钱继续买矿机再挖比特币。对于自己到底有多少钱,这个年轻人从未向记者透露过,但是如今,价值数千万资产的比特币矿场,他就拥有五六家,而且规模还在不断扩大。而眼下,不仅是这些挖矿的人赚的盆满钵满,就连卖矿机的生意也火爆了起来。

这件办公室就是四川最大的比特币矿机销售商,记者在深山里见到的那些24小时高速运转的矿机,相当一部分来自这里。采访期间,几个销售经理的电话就没有间断过。

记者在销售商的办公电脑上看到了这样一份销售订单。才半天功夫,订单上不同机型矿机的预定情况已经密密麻麻写满了几大页,销售量从几台到几百台不等。

记者:今天有多少订单?

矿机销售商 柴华:大概有一千台左右吧。

记者:平时都是这样吗?

矿机销售商 柴华:应该都是差不多的。每年的销量,大概三十万台,是没有问题的。平均价格按照三千一台矿机来算,大概有10亿的销售额。

采访期间,几位客户找上了门。他们听说挖比特币能挣钱,也想参与到掘金潮当中,特意来了解情况。

矿机销售商 柴华:也有四川省内的,也有外地的,他们会过来。因为这个东西说起来是虚的,他必须见到了实实在在的东西,他才相信。

这面墙上的照片,都是他们客户建的矿场,遍布在甘孜、雅安等地,有的矿场比记者探访的规模还要大。销售商告诉记者,由于比特币挖矿聚集在国内,国内的矿机产业也越做越大,业内挖矿用的矿机几乎都是国产品牌。很多外国人也闻风来国内买矿机。

矿机销售商 柴华:好多做外贸的公司会找我们拿机器,销售到世界各地去。当然还有些国外的客户,实际人在国外,但他购买了矿机放在我们中国托管。所以这样分配下来,外国客户可能会占到30%。

虚拟货币如何监管

从生产比特币,到销售挖掘比特币的矿机,确实是一番火爆景象。是货币还是虚拟游戏,究竟应该如何定义比特币?比特币生产真的像矿场老板说的那样,只是玩游戏,不用交税吗?比特币生产、交易一系列环节应该如何规范,由谁监管?

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 李爱君:它不是我们国家的法定货币,我们国家现在相关政策出台,给它界定为一个特殊的商品,虚拟的商品。我们国家的法定货币,在中国人民银行法里规定,只有人民币。

李爱君认为,世界范围内,还没有国家将比特币定义为“法定货币”,有的国家将它界定为大宗商品,比如美国;有的界定为一种替代货币的支付工具,比如德国;还有国家直接定义成外币,比如俄罗斯。而这样的定义,并不代表对比特币的认可,而是为了明确比特币的使用范围。

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 李爱君:美国在2014年通过一个美国衍生品交易场所,这种衍生品(比特币)虽然界定是金融资产,它要受到传统交易模式监管,可以允许比特币做期货交易,那你就到期货交易场所去进行交易。一些比特币交易平台是不能从事这样行为的。

美国明确,关于比特币的从事期货、杠杆等一系列交易必须在获得资质的交易所里进行,而一般的比特币交易平台没有从事这些业务的资质。在我国,今年一月,央行约谈三大比特币交易平台,也暂停了这些平台期货交易、杠杆交易的业务。

在李爱君看来,不仅仅是交易环节,比特币的生产环节,法律框架下也已经有明确规定。

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 李爱君:你在挖矿,你就生产了这种产品。生产产品,你的目的并不是说只是自己做游戏,你可能要拿到市场上去交易,因为有这样的交易平台。那就照一般的企业,生产产品去收税,商品交易归工商管理部门进行监管。

那么,关于比特币生产、交易中的一系列问题,究竟应该由哪个主管部门来具体进行监管呢?

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 李爱君:它就像一般商品一样交易,难道每一个一般商品的交易平台我们都要去监管吗?但看看这种商品它涉及到哪些风险。如果它有反洗钱的风险,那就归央行反洗钱部门去进行监管。按风险防控这种方式,来界定它的监管部门。

互联网时代,新鲜事物层出不穷,就像比特币。有人说它是货币创新,增值潜力巨大;有人说它是庞氏骗局,根本不值一文。对于地方上的管理者来说,他们也许不曾想到,这么一种前沿的金融事物居然和自己生活的小县城产生了交集。也许至今他们还一头雾水,但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小矿场,已经深藏在四川的深山里。而全世界70%的比特币正是通过中国的电力挖掘出来的。未来,这样的新鲜事物也许会越来越多,全世界的监管部门都会遇上类似的难题。游离于监管之外的后果或者难以估量,该怎么管、要怎么管,正在考验着地方管理者的智慧。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怀疑派VS支持派:比特币的正反之辩

陈达美股投... | 雪球网 3小时前

“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利弊分析

汪路 | 零壹财经 7小时前

虚拟货币与法定数字货币之辩

郭竞 | 零壹财经 8小时前

加密货币的环境成本:比特币网站耗电量超过塞尔维亚整个国家

佚名 | cnbeta 8小时前

期货上线首日熔断两次,比特币能被驯服吗?

蔡凯龙 1天前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