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

红岭创投清盘、陆金所遭遇危机:网贷时代仓皇谢幕?

本文共3227字,预计阅读时间117

最近的网贷行业,实在是不太平。

网贷一哥陆金所,刚历经了一场“信任危机”——一张模糊的微信对话截图,引发了破万条债权转让。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天上午,行业排名前十的红岭创投,其董事长周世平在论坛上宣布清盘。

行业信心跌至冰点,不止投资人信心不足,就连行业领头者,都心灰意冷。看来,所谓的网贷洗牌期,并非末尾淘汰制,在监管最后的铡刀落下之时,无一有特赦,无一能幸免。

01. 巨头们的尴尬

“网贷一哥”陆金所,这几日遭遇信任危机。

7月20日上午,一张陆金所“被点名,马上开整”的图片在互金圈流传。

△ 流传的截图

不过是一张来历不明的截图,几句语焉不详的对话,恐慌情绪却如散开的马蜂群,嗡的一声叮住了脆弱的投资人。

随着消息的扩散,不少投资人开始陆续转让手中金融资产,陆金所平台上的债权转让标急速上升。最高峰时,陆金所债权转让项目一度破万,项目页数达到1400页。

陆金所在傍晚公开回应“目前一切经营管理正常,投资者合法权益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据监管层对一本财经透露,这次“点名”确实是因为与金交所合作的问题,“监管叫停金交所通道模式之后,其他平台的清理工作比较快,而陆金所一直迟迟没有下架,导致被监管点名”。

一张来路不明的截图,就将网贷一哥拉下了神坛,可见行业之脆弱。

而此次风波波及的平台,远远不止陆金所一家,不少网贷平台的债权转让,都出现了一定幅度的增加。

“陆金所都被监管点名,其他平台危机恐怕更大”,在投资人群里,行业末日来临的负面情绪,极为明显。

监管到来了一年多,网贷行业还是贴着“高风险”的标签,深陷“污名化”的泥潭。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今日上午,一向喜欢“自爆家丑”的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在官方论坛上放出了一个爆炸消息:

“网贷不是我们擅长的,也不是我们看好的,这块业务最终会被老周清理出去,只是时间而已。网贷有规模,有不良资产,没有利润,一堆人操心老周什么时间跑路,不想他们太累!”

周世平要将网贷业务清盘,过渡期大概三年,2020年12月31日到期,将现有产品全部清理完成。

短短几个小时,这篇帖子的留言就冲到了60多页:震惊、不舍,还有“这天终于到来”的哀叹妥协。“行业是否会大地震?大平台是不是都不保险了?”投资人群里,大家刚刚有所放松的情绪,再度紧绷。

两大巨头的窘迫,让投资人捕捉到不安的信号。

网贷行业排名第一的,遭遇危机,排名前十的,退出清盘,一时间让人感觉行业岌岌可危,如履薄冰。

“大家高估了投资者对行业的认可和信任度,也表明现阶段的投资者教育和沟通仍远远不够”,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称。

而实际上,大家也远远高估了行业从业者的信心。

行业的落魄与捉襟见肘,已然从底层的洗牌,开始往上层穿透——一个曾经炽热如火的时代,开始释放落幕信号。

这场网贷行业迟暮黄昏的悲曲,真正的主角才刚刚登场。

02. 时代结束

有人说,红岭创投开创了一个时代,而老周,亲自给这个时代画上了句号。

2009年3月,红岭创投正式上线运营。

网上传言,老周曾经是第一家P2P平台拍拍贷的投资人,但他却并不看好P2P“风险自担”的做法,于是创办了“刚性兑付”的红岭创投。

在初期,“刚性兑付”确实给了投资人一颗定心丸,也使得整个网贷行业纷纷效仿。

在早期,这建立了投资人和平台的信任,而后期,刚性兑付却将行业拉入深渊。

刚性兑付从金融层面来看,违背金融规律,没有任何金融产品可以保本保息,毫无风险。

“在圈内,老周是一个双面性人物,有人认为他憨厚、实诚,敢言敢行,投资人对他极为信赖;而另一边,业内人士对其开创了刚性兑付非常不满,认为是误导了投资人,导致了后面的恶性竞争”,某资深从业者称。

周世平也因此,背负太多骂名和压力。

周世平曾经自掏腰包数百万,给投资人垫付,却被指责“不守规则”。

《操心的人这么多,真够闲的》,7月26日,周世平发了这个帖子,“别跟我扯规则,某一天损伤到你本人,会来跟老周讲规则吗?”

除了刚性兑付,红岭创投的另一个标签是“大单模式”。

2014年,认为小微信贷无法盈利的红岭创投,引入银行专业团队,开始走大单模式,筹款额度上亿的借款项目,开始频繁出现在网站上。

当时,就有观点认为,大单模式对风控要求甚高,红岭的做法过于激进。

怀疑很快应验,5个月后,红岭创投出现了第一笔大单坏账,上亿的规模,刷新了当时P2P的坏账历史,也将大单模式推向风口浪尖。

不过,承诺刚性兑付的红岭创投,“完美”解决了问题。周世平甚至因为负责的态度,赢得了投资人的信任。

此后,红岭创投仿佛陷入了一个“怪圈”,自爆巨额逾期坏账,承诺刚性兑付——越说自己的问题,越有人喝彩。2015年底,周世平再次自爆,红岭有5亿坏账,投资人再次被老周的直言不讳而感动。

凭借着大单模式和刚性兑付,红岭创投稳居网贷排名前列,周世平 “老实憨厚”的形象也深入人心。

但进入2016年后,巨变猝不及防。

监管定下了,两道红线: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2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100万元。

监管的信号很明确,支持小额分散,支持普惠金融。而动辄标的上亿的红岭创投,就如撞在枪眼上一样尴尬无比。

03. 真正的洗牌

红岭创投一度成了观察行业的锁眼,大家都紧盯老周,看他如何突围。

据周世平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监管对网贷提出“小额分散”之后,很多平台都在转型,只是没有对外公开,“现在监管办法收得很紧,要想业务上取得突破,真的很难。”

去年11月17日,周世平声称自己被“4家监管机构谈话”,所谓的大单模式,要全部整改。

随后,原来公司操刀大单模式的总裁张宇辞职,新的改革者上任。

看起来,红岭创投要大动干戈地改革了。

此后,红岭创投在消费金融、车贷、房抵贷等领域都做过尝试,但效果平平。

周世平近期在论坛上透露,正在跟多个地方政府成立产业投资基金,服务于多家上市公司并购重组、投融资服务。

私募,成了红岭创投可能的转型方向。

“红岭创投转型太晚。”业内人士指出,“在监管正式落地前,普惠金融的精神就已经提出。如果早两年转型,也不会如此被动。”

而红岭创投只是这次转型大潮中的一叶扁舟,各家平台都朝着“小额分散”、“去刚兑”涌动。

网信理财、PPmoney等开始转型小额分散、消费金融的道路; 陆金所、积木盒子、人人贷等剥离P2P业务,转型金融综合平台;做校园贷起家的分期乐、趣分期,早早布局了现金贷等业务。

“部分无法符合小额分散的平台,已经不发新标了,只在悄悄将原来的标的清盘,只是并没有对外公开”,多位从业者透露,行业在悄然完成洗牌和转型。

从冰冷的数据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洗牌的残酷。

据零壹财经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上半,前后至少有5200家平台涌入网贷行业,如今正常运营者仅余1553家,不足30%,大量平台倒闭、跑路和主动退出(转型、关停)。

陆金所风波和老周的清盘之后,行业认清一个残酷的现实:网贷“洗牌”并不是末尾淘汰制,不符合监管的平台,一律清理。

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强调要加强金融监管,并让金融回归本源,这都是强大的金融进入“强监管”的信号。

监管来临,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

结语

接下来,我们恐怕会看到更多清盘和退出。曾经如此火热的网贷行业,如今落魄至此,难免让人有一丝唏嘘。网贷时代在仓皇中落幕,曾经的挥斥方遒,就如过眼云烟。而一个关于消费信贷的新时代,正在席卷而来。(文/墨菲 晨曦)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一本财经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一本财经未央青年

157
总文章数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金融科技(FinTech)第一新媒体。...

互金协会发布两大信批标准 网贷机构强制披露109项信息

团团君 | 互金快讯 2天前

抛弃网贷转战现金贷,盘踞的风险上市公司不得不防

独角金融 2天前

网贷退出指引能否有效遏制平台跑路?

小泰 10-11

未央今日播报:深圳下发网贷整改要求 比特币价格重返3万元

未央研究 10-10

深圳出台全国首份网贷退出指引 “股东援助”规定引争议

刘双霞 | 北京商报 10-09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