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传统金融的互联网化国内资讯

券业前瞻系列:券商与第三方从蜜月到分手?

本文共5222字,预计阅读时间25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券商与第三方交易平台的合作,也是分分合合。券商与第三方平台的合作已经过了“蜜月期”,开始进入“分手季”。部分大中型券商的早已“分手”,而少数中型券商正在“分手”中,但大部分中小型券商依然与第三方还在进行“亲密互动”。笔者闲来梳理一下,券商与第三方平台为何而结缘,又为何出现关系分化。

一、蜜月期:喜结良缘

当“互联网+”的春风吹到资本市场,尤其是自2013年实行“非现场开户”以来,各家券商分别以不同姿态拥抱互联网。券商与互联网企业合作的模式多种多样。其中,进行客户导流以求增加经纪业务市场占有率,几乎是各家券商与互联网企业的合作必选项。借助互联网渠道,各大券商都开始布局,同花顺、大智慧、京东、苏宁等互联网公司都与证券公司谈合作。到了2015年之后,已经有55家券商开始互联网证券业务试点,“互联网+证券”正在从试验步入量产阶段。但大多数仍然主要是围绕“客户开户”环节,通过网络渠道、流量平台导流等方式展开。

据《证券时报》统计,目前这55家券商中,新时代证券成为与互联网企业合作最多的券商,分别与5家企业合作,引流开户。其次则是长城证券、财富证券、中泰证券、恒泰证券,分别与4家企业合作,并且均为中小型券商。相较于已经有一定业务基础的大型券商,中小型券商目前在经纪业务拓展方面更需要机会。在目前客户自然增长缓慢的前提下,对于一般中型券商,同花顺等第三方差不多能为其每月贡献100多个新开账户。以同花顺为例,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过去几年中,其相继与40多家券商开通了A股股票开户合作,与71家券商建立了委托交易合作。这样的合作让券商可以借助第三方低成本的获客,第三方则可以从开户和交易中抽取佣金。而在“一人3户”时代下的“抢人”环节中,第三方等各路招数层出不穷,除了赠送Level-2行情外,金融界与平安证券、海通证券等11家券商进行推广开户,并且开户即可免费签约“爱投顾”中的投资顾问,享受一对一专属服务。

互联网企业的优势在于用户和数据,而券商的优势在于专业的服务和风险控制,两者有着明显的优势互补,券商和互联网企业合作,可以为互联网用户带来新的金融服务模式,也可以为互联网企业和券商创造新的商业模式。

二、为何结缘

就像两位年轻人谈恋爱一样,首先得获得家长的认可与允许,然后彼此看中对方优点而心生爱慕之情才结合在一起。同样地,券商与第三方平台的结合,首先得获得监管部门的政策支持,然后,一方面券商青睐第三方平台的海量低成本用户,另一方面第三方平台觊觎券商佣金和数据,这样才使得券商第三方平台具备了合作基础。

1、监管部门颁布一系列利好政策

2000年证监会颁布《网上证券委托暂行管理办法》和《证券公司网上委托业务核准程序》,从监管层面正式首肯了我国证券交易互联网化。随着我国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飞速发展,用户对除证券交易外的互联网证券业务需求也逐渐增加,2012年证监会发布了《关于证券公司开展网上开户业务的建议》等一系列关于网上开户的指导文件,为证券行互联网向互联网证券前进打开了大门。2013 年被称作我国互联网金融的元年,随着《证券公司金融衍生品交易风险管理指引》等13部规范的发布,监管方向逐渐从基础业务,向多个证券创新金融业务转移,为下一阶段证券行业深度触网铺平道路。2014年《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指出要建立健全证券期货互联网业务监管规则,支持证券期货服务业、各类资产管理机构利用网络信息技术创新产品、业务和交易方式。2014年-2015年证券业协会共批准了五批共55家证券公司开展互联网证券业务试点,占了中国证券公司总数的将近一半。另外2015年3月成立的互联网证券专业委员会也表明监管机构推动证券行业互联网创新的力度明显增大。

2、券商青睐第三方平台的海量低成本用户

首先,中国的互联网行业经过20多年的发展,进入了相对成熟的阶段,网络消费已经成为习惯,券商不得不纷纷触网。随着证券公司互联网业务的逐渐松绑,网上开户的便捷性和安全性逐渐得到网民的普遍认同,逐渐养成用户在网上享受证券服务的习惯。其次,虽然传统金融机构的用户数量并不小,但与互联网公司相比,用户数量还不在同一级别。一般大中型券商的用户数量也只在百万级别,而互联网企业的用户数量在千万级别、亿级别。在拥有庞大用户的基础上,互联网公司还通过不断的推出新产品、新应用,或者对现有的产品进行升级,聚合更多的功能,提升用户粘性。最后,第三方平台的信息处理效率高、成本低。信息处理的过程可以简单的划分为三个环节:采集、传输和分析。互联网企业的数据采集通过网络完成,传统金融行业通过纸质问卷调查、人工询问获取数据后再输入至数据库,环节简化,客户的所有信息都以数据的形式存在,依靠网络进行传输和分析,提升效率的同时降低成本。同时,第三方平台具有规模效应,可以摊薄成本,而且互联网用户转化成本也更低。而这些是传统券商所不具备的,或者需要花费非常高额的成本才能完成。

3、第三方平台获得券商佣金和数据

第三方平台和券商的合作商业模式相对简单:开户的话就直接给第三方平台开户费,有交易的话给第三方平台分佣金,五五分成或者六四分成不等。通过这种合作,券商可以借助第三方平台低成本地获得客户,而第三方平台则可以从开户和交易中抽取佣金。此外,第三方平台深知涉足金融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其掌握的海量用户真实消费数据和商户真实经营数据,能够帮助评估、跟踪用户及商户的消费习惯和信用水平,从而提供各式各样的金融产品,形成资金闭环。因此,金融业务开展成功与否,极大程度上依赖于平台所沉淀的大数据。第三方平台通过与券商合作,便可以持续地获得用户开户和交易相关数据。

三、分手季

恋爱过程中,如果两个人三观不一致,两个人不能共同进步,感情便会出现不和谐的音符。同样地,双方合作过程中,如果双方目标和利益不一致,合作双方便会出现裂痕。自从2015年之后监管层禁止第三方接入,券商与第三方平台的合作便逐步出现“分化”现象,而且有越演越浓之势。

(一)心生芥蒂

券商与第三方平台的分手基本都是券商主动提出的。从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证券公司外部接入信息系统评估认证规范》等文件后,2015年9月25日,华泰证券、中信证券等相继宣布停止接入第三方交易软件,随后包括海通证券、国泰君安证券在内的一些大券商也相继切断了第三方接口,但仍有一大部分中小券商在利用第三方平台接入做开户导流,并且已经对第三方平台已经形成了依赖。

而在2017年6月26日,方正证券通过官方网站、官方微信公众号、方正证券“小方”APP客户端等渠道发布《关于停止使用第三方客户端委托交易的公告》,向投资者致信称,2017年6月30日收市后,公司客户使用非公司提供的第三方客户端软件将无法登录与委托交易,客户需提前下载官方软件“小方”进行委托交易和投资理财。无独有偶,上海一家大型上市券商也在就第三方平台交易服务进行清理,将陆续停止第三方平台交易服务,目前转化工作已基本完成。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广发证券、华泰证券、国泰君安证券、申万宏源证券、国信证券、方正证券、兴业证券、安信证券等大中型券商均已部门关闭第三方开户接口。而此时并非信息安全能很好地解释清楚原因,所以大型券商的这一系列行动在行业内引发关注。

(二)为何生芥

1、监管机构合规要求

券商切断第三方平台接入的导火索则源于监管机构的监管意见。2015年6月12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证券公司外部接入信息系统评估认证规范》的相关具体要求“证券公司使用外部接入信息系统,证券交易指令必须在证券公司自主控制的系统内全程处理”,即从客户端发出的交易指令处理应仅在发起交易的投资者与证券公司之间进行,其间任何其他主体不得对交易指令进行发起、接收、转发、修改、落地保存或截留。不过,监管部门并未相应出台第三方外部接入的指引细则和认证规范。随后,7月12日,证监会发布《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督促证券公司规范信息系统外部接入行为,并要求于7月底前后完成对证券公司自查情况的核实工作。紧接着,9月18日在发布《关于继续做好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通知》要求证券公司,仔细甄别、确认涉嫌场外配资的相关账户。在此次《通知》的场外配资清理范围中,也并未提及关闭第三方手机客户端登录个人正常在证券公司实名开户的第三方软件接入。2017年7月1日,《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正式施行,采用了第三方网上交易系统的券商,客户使用第三方手机证券及第三方网上交易终端接入公司交易站点,而非券商发布的客户端,在实施投资者适当性管理方面具有一定困难,需要制订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在此驱动下,不少券商开始着手开发第三方OEM版等手机终端,并逐步骤引导客户到公司自有终端上交易。

2、佣金战损害券商利益

在客户自然增长缓慢的前提下,第三方平台为了让与其有合作的券商都感觉客户增长,最好的做法就是让一人尽量开三户。由于有分成存在,第三方会主动向客户推荐佣金更低的券商,引导他们改换门庭,这让被引流的券商很难接受,无形中挑起了券商的佣金战。数据显示,佣金比例介于万3~万4和万4~万5的券商相对集中,但依然存在万3以下和万5以上的佣金。一些大型券商凭借自身优势,佣金相对较高,有些券商实际佣金在万8以上,只是新开户都是万2.5,而在与第三放平台合作过程中并不乐意调低佣金。目前大型券商或在互联网金融布局较好的中型券商已经逐渐摆脱对第三方交易软件的依赖。

3、第三方变现价值变弱

目前,在全市场用户逐渐饱和的情况下,各种第三方平台能导流的客户基本已导完,实际上第三方平台上的客户很多都已被导过无数次了,只有一些小型券商还能从第三方平台上获取客户,第三方平台对券商的吸引力正变的越来越小。此外,第三方平台虽然用户较多,但是并不存在很多线下场景,股票交易相对单一的场景会让用户迁移变得很简单,假设用户发现使用的券商不能在第三方上交易了,对他来说下载一个新App是比重新开个账户要容易得多的,用户迁移的成本很低。随着券商加大力度推广自家App,这场去第三方化进程会在未来两三年内加速推进。

4、竞争未来主导权

无论大型券商还是中小型券商,显然都已经开始意识到经纪业务所遭遇到的巨大竟争压力。在金融业科技化的趋势之中,加速拥抱互联网金融科技也成为所有券商的共识。但是,互联网巨头与软件开发商凭借自身优势,进入证券行业不会只停留在经纪业务,而是会进入研究、资管、投顾等更深入的领域,未来进入投行业务也是可以预期的事情。例如,恒生已经推出智能投资、智能资讯、智能投顾、智能客服等四款金融服务应用,而同花顺除了从事互联网炒股软件的开发和提供炒股数据,还提供财经信息服务,旗下拥有同花顺金融服务网、同花顺爱基金投资网,并推出了一系列形式丰富、独具特色的创新增值服务。

当这种趋势愈加明显时,券商不可避免的开始反击,尤其是那些在规模和资金上占据优势的大型券商。越来越多的券商意识到第三方平台向互联网证券方面发展的竞争威胁,所以大中型券商纷纷逐渐切断与第三方平台的合作,增加对IT系统投入(去年华泰证券IT投入3亿,海通证券和国信证券IT投入1亿元),掌握客户数据和具备场景延展性,探索更多增值服务和个性化服务。

四、总结

“互联网+”时代的证券行业,其产业链参与者包括用户、券商、金融系统开发商、传统金融机构和互联网公司。在证券互联网化的初期,这条产业链仅以券商为核心,系统开发商提供技术支持、互联网公司提供部分渠道以进行券商的广告宣传和网上交易。然而,随着互联网发展和人们消费行为的逐渐改变,供应链的核心也变得更加多元化,在“互联网+证券业”时代,谁的用户最多、粘性最高,谁就可以夺得主导权。在新的互联网证券产业链中,各个参与者都可根据自身的特点与优势对产品进行开发,并最终以平台整合的形式传递到用户手中,这其中传统券商拥有线下服务的绝对优势、而系统开发商拥有技术优势、互联网公司拥有流量和渠道优势。

随着金融科技引发了券商业务模式的深度创新,随着监管的日益趋严,随着数据价值的逐步显现,随着券商利益受损而引起的觉醒,拥有较大业务规模和较强自主研发能力的大、中型券商在线上线下具有一定优势,在“去第三方平台”上更有底气,将会逐渐自立门户,而且该进程会在未来几年加速推进。然而,业务规模较小、自主开发能力相对较弱、资金实力不强的小型券商,也还是能从第三方获利,为了每月几百的用户,为了完成KPI考核,只能暂时选择继续抱大腿,虽然可能被“绑架”,但在“去第三方平台”问题上将持续保持观望。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尤尔思佳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尤尔思佳 | 1393304351@qq.com未央青年

2
总文章数

博士,业内资深专家。欢迎交流合作,qq邮箱:1393304351@qq.c...

[未央翻译]Fintech国际资讯周报|2017年第38周

高旭 09-24

Darwinex:致力于服务个人交易员的外汇交易券商

未央研究 07-17

FinTech如何给传统券商行业带来新生机?

乔春雨 02-28

互联网证券年度盘点:天时不顺,行业现倒闭大潮

一本财经 2016-12-28

美国劳工部颁布新信托法规 券商将受影响

wangw 2016-11-16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