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国内资讯金融信息服务

国外主要国家无现金社会发展概况及对我国的启示

本文共3070字,预计阅读时间113

随着银行卡支付、网络支付、移动支付等非现金支付手段在全球的普及,许多国家现金支付在社会零售额中的比率和现金流通速度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非现金支付在居民日常支付中所占的比例逐日增加。

欧洲地区

北欧地区是无现金社会建设的先行者,瑞典、丹麦、芬兰是全球对现金依赖最低的国家。2015年,在这三个国家的零售消费交易中,只有6%通过现金结付,而在美国,这一数字为47%。

北欧国家中,丹麦无现金社会的建设步伐更是遥遥领先。2015年5月,丹麦政府发布了一项旨在废除现金流通的法律动议,除医院、药房和邮局等机构外,丹麦几乎所有零售店的现金交易都将停止。2017年1月,丹麦中央银行宣布关闭境内所有的印钞部门,并表示以后不会再印刷和制作包括纸币和硬币在内的丹麦克朗现金。

丹麦迅速推进无现金化主要有三个重要条件:

一是丹麦人口较少,数字化设备普及率高。丹斯克银行称自己的手机支付业务拥有200万用户,而丹麦的全国人口不过560万,一个银行的支付业务用户就能占国家人口的近一半。40%的丹麦人使用移动支付平台Mobile Pay进行个人转账、实体店消费和网上购物。丹麦目前已有60%的民众热衷于网购,位居全球第一。

二是丹麦是典型的“三高国家”,即高收入、高税收、高福利。丹麦是世界上税收最高的几个国家之一,税率高达50-70%,同时福利水平也是首屈一指。丹麦人均国民收入约34600美元,全球排名第七,消费能力强,消费欲望旺盛。

三是教育水平高,民众学习能力较强。国家的高额税收有一大部分被应用在社会福利与教育上,根据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统计,丹麦各部门教育支出比重接近GDP的7%,在OECD国家中占比最高。接受过良好教育的丹麦人能够很快学习新支付知识和方式,迅速改变支付习惯。丹麦的老年人相比其他国家也更加“与时俱进”,Mobile Pay的最年长用户已经是104 岁高龄。

瑞典境内的现金消费比重也已经极度萎缩。根据欧洲中央银行的数据,在瑞典的零售总额中,只有27%通过现金交易的方式完成。据国际清算银行统计,现金交易在瑞典经济中所占比例只有3%。在瑞典,乘坐公共巴士也必须刷卡,不收现金;街上贩卖报纸杂志的小贩也会随身携带阅卡器,以便顾客通过信用卡或转账卡买报刊;甚至教堂也增加了读卡器,可接受银行卡的电子捐献。

除北欧地区外,欧洲其他国家也出现了现金使用频率下降的趋势。英国自1988年以来,现金支付的比率下降了14个百分点。2014 年,英国的电子支付比例首次超过现金支付。伦敦启用了Oyster公交支付卡系统,这是以卡为基础的交易系统。它的易用性和激励机制使得消费者更容易接受卡支付,以此推动卡支付的应用和发展。在信用卡支付发展方面,爱尔兰是欧洲仅有的一个使用比例超过丹麦的国家。

亚洲地区

新加坡政府曾在2001 年明确提出发展电子货币的最高目标,即建立“无现金社会”。新加坡政府把推动电子支付看作建设信息化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已实现电子货币专营制度。新加坡广泛使用的电子货币主要是卡基类电子货币产品。截至2009年,新加坡只有6家电子货币运营机构,主要是代金卡和易通卡两种产品在流通。为了培育支付市场发展和形成网络效应,新加坡政府规定在新加坡公路电子收费系统以及停车场电子收费系统中只能使用代金卡,同时在公共交通领域只能使用易通卡。

代金卡从一开始专注于交通收费系统支付,逐步扩展到邮政服务、加油站、零售等支付受理网点,现在已经有超过600 万张卡在使用。易通卡也是从交通运输付费领域(公交、地铁、出租车等)延伸到快餐店、便利店、食堂、公务消费等零售小额支付服务,目前发卡量已超过1000 万张。2017年3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宣布,已经完成了为期4个月的数字货币首阶段测试。这项测试旨在探索区块链技术应用于数字货币发行的可行性,以及分布式账本技术在银行间支付的实践。在未来,新加坡有望将数字货币应用于跨境结算和国内零售支付。

印度莫迪政府2016年底发布著名的“废钞令”,规定在2017年3月31日后,正式废止旧版500卢比和1000卢比纸币。伴随着为期近5个月的“废钞”之举,印度现金流通量大减,手机移动端等电子支付的场景与频次大增。首都新德里一些雇工已经开始使用二维码领取薪水,许多摩的司机也开始使用手机转账的方式收取车费。

2017年2 月,印度目前最大的移动支付平台Paytm的资料显示,该公司在过去4个月内用户数增长超过5000 万,总用户数达到2 亿。印度政府目前已推出“国家支付钱包”和“国家支付二维码”,这两项举措旨在以最简便、可靠的方式帮助人们实现账户间资金转移。“国家支付钱包”无需用户向里面存钱,但能够通过二维码或者是非智能手机的短信码来实现不同账户间的资金转移,而且该项服务免费。这种从银行账户到银行账户的资金转移方式,在相当大程度上打消了印度普通用户的安全顾虑,有助于推进印度“无现金社会”的到来。

为了配合“国家版”支付钱包及二维码的推出,印度政府还要求在印度使用的万事达卡和维萨卡必须支持二维码技术,帮助用户跳过磁条卡/芯片卡支付阶段,直接实现数字支付服务。此外,为了增加相关电子支付软件的使用率,印度政府新出台了针对软件使用者的现金返还刺激政策。

日本部分移动运营商也开发出了“手机钱包”,只要上传个人资料后就可使用,目前主要用于便利店和购买电车票。根据《日本经济新闻》的数据,2016年日本电子货币支付额首次突破5万亿日元大关,信用卡的支付额则高达49万亿日元。除了24小时店铺和少数饭店、书店之外,手机支付使用范围并不广泛,这主要和日本的信用卡公司过多有一定的关系。

其他国家和地区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2017年计划推出一项新技术,即新支付平台(NPP),旨在继续推动澳洲无现金社会建设。NPP意味着哪怕支付人和受付人隶属不同银行,钱也能几乎立刻转账。这个技术也支持“覆盖”服务,意味着银行可以自行开发自己的支付服务来吸引客户。2015年,西太银行无现金报告预测澳洲将在2022年实现无现金化。根据澳洲支付协会的数据,估计目前超过四分之三的面对面交易是通过“轻触支付”(tap-and-go)完成的。

在美国,现金交易仍在日常支付中占据较大比重,移动支付发展较缓慢。2013年的美联储数据显示,美国人逾四分之一的付账方式仍然是现金,并且国内民众中始终存在一股拒绝无现金社会的强大力量。与此同时,美国的信用卡渗透率位居世界前列,2016年美国人均信用卡持卡量为2.9张,信用卡经济的发达也在一定程度上使移动支付的发展受到限制。

总结

世界建设无现金社会的步伐日益加快,尤其以北欧、新加坡等地区为先。这些地区有几个共通之处,一是经济水平高,人均GDP和国民收入位居世界前列,国内消费欲望旺盛;二是国土面积不大,城乡差异、国内地区间差异较小,推行政策阻力较低;三是国民受教育程度高,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强;四是政府推动相关政策的颁布与实施,行政阻力、法律阻力较小。

对我国而言,我国国土辽阔,城乡和地区间差异巨大,民众整体受教育水平不高,发展非现金支付应兼顾广大中西部地区、农村地区、弱势群体的利益。此外,我国并没有官方发行的数字货币,法律中也没有相关规定,急于推动无现金社会甚至拒收现金无法可依。最后,我国目前对于无现金社会的上下游没有完整的监管体系和行业规范,应加快建立完善的体系。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法定数字货币“对私”与“对公”的场景问题

清华金融评论 10-14

移动支付加速出海 支付宝微信退税悄然起步

杜川 | 第一财经日... 10-12

移动支付“出海”速度攀升 百度、京东加入战局

裴晨汐 | 证券时报 10-09

移动支付5年:产品人需看懂的支付战争

亦癫 | 人人都是产... 10-01

李嘉诚在香港做支付,为啥“舍近求远”牵手马云?

陈纪英 09-29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