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十年,九死一生 - 互联网金融门户 未央网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互联网经济国内资讯

互金十年,九死一生

本文共13048字,预计阅读时间631

2014年5月11日,那天正好是母亲节,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吴海燕飞往香港去参加一个公司的董事会。不过,在首都机场T3航站楼办理完登机手续后,她并没有直接前往安检口,而是在等待一个人。

没过多久,去外地出差刚刚赶回的罗敏抵达T3,他想约吴海燕聊聊自己在做的校园分期项目趣分期,二人在航站楼找了个咖啡厅坐下,简单交流了一下看法,然后各自离去,从此再也没有下文。

更早之前,另一位投资人也听说了一个叫罗敏的人在做校园分期,当时正在进行融资,但他并没有直接联系罗敏,而是拿起电话拨给了另一个人。

乐信集团创始人肖文杰

电话另一端的肖文杰听说有人做了和分期乐模式一样的公司,十分惊讶,因为分期乐诞生以来一直很低调,想不到这么快就被人复制了。他连忙问这家公司是什么来头,这位投资人说,他叫罗敏,以前是好乐买的副总裁,肖文杰听后连说了几个“不可能”,因为几天前他还和罗敏还通过电话聊分期乐的业务,更早前罗敏还说过要加盟分期乐。

一位知情人士向腾讯《深网》透露,当时的肖文杰还正在想着怎么帮罗敏自己做的业务去转型,听说这件事瞬间就懵了,赶紧让他的投资人李黎去帮忙确认,结果很快就证实了。

肖文杰和罗敏是江西老乡,两人都生于1983年,同一时期在南昌上大学。从2005年SNS创业失败,到拿了鲍岳桥几百万天使打水漂,到后来加盟好乐买,以及离职再创业,这十年来罗敏走的十分艰难。肖文杰尽管之前没有创过业,却在腾讯财付通团队积累了五年经验,并做到产品总监岗位,出来创业是带着一支正规军。

上述人士说,罗敏表示希望加入肖文杰的团队,肖文杰便将自己的商业计划和盘托出,没想到罗敏转身就做了一家模式相似的公司。

趣店集团创始人罗敏

就这样,两个老乡彻底反目,从好友变为对手,上演了一幕“信任”与“背叛”的故事,在全国校园市场展开了两年多殊死搏斗。针对此事,腾讯《深网》近日联系罗敏和肖文杰二人求证,双方均不愿做出任何回应。

在中国互联网创业历史上,类似的故事屡见不鲜。不过,时至今日,两家公司各自走出了自己的商业模式,不再是直接竞争对手,两家公司也都在美国成功上市,市值均在20亿美元以上,其中趣店(原趣分期)市值更是一度超过110亿美元,但随后在上市两个月内股价跌了近七成。

无论是主动出击,还是流血上市,自2015年12月宜人贷登陆纽交所,2016年中国金融行业遭遇严苛监管之后,中国金融科技公司终于在2017年迎来大爆发。

这一年,信而富、众安保险、趣店、和信贷、拍拍贷、简普科技(融360)和乐信等多家金融科技公司先后登陆纽交所、纳斯达克或港交所,金融科技行业在经历了十年苦熬之后,终于迎来了收获期。但在这场资本盛宴背后,创业者们如何走过低谷?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生动故事?

孤独前行

2014年夏天,正当罗敏和肖文杰二人还为校园市场打得不可开交时,最早切入校园市场的唐宁已经告诉宜信旗下P2P平台宜人贷CEO方以涵,是时候考虑让宜人贷赴美上市了。

唐宁最早在2006年创办了专注做早期投资的华创资本,当时IDG资本每年也就投资七八家企业而已,华创的投资数量更是少到四五家,所以唐宁想把投后服务做得更深。华创当时投资了一家主要做大学生就业前职业培训的公司——达内,可以说是这家公司在某种程度上促成了宜信的诞生。

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吴海燕告诉腾讯《深网》,达内早期在培训招生和宣传上遇到了一些困难,尤其是对于还没进入工作岗位的学生而言,根本无法承担高昂的培训费用,唐宁当时就想,能不能让学生少交或不交钱,先接受培训,再慢慢还款。

吴海燕至今还清楚记得当时的学费是16800元,这笔钱对于已经花了家里四年学费,还没找到工作的学生来说,门槛很高。“当时大家就喊了一个口号叫‘T-PET’(达内宠儿),招了一批尖子生做了一个实验班,16800元的课程,只需要先交3000元就能来上课,等学生培训完找到工作后,再分期偿还剩下的学费,这件事在2006年极大地帮助了达内拓展生源。”

这一方面降低了达内招生门槛,另一方面对达内教学质量也是一个很好的背书,因为找到工作后再还款,也就意味着找不到工作可以继续再培训或者先不用还款。

唐宁想自己把这个模式做大,但最早没有人相信。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早期招兵买马时,唐宁常常在五道口“桥咖啡”里坐一天,面试不同的人。有的人因为地点偏僻找不到干脆爽约,有的人面对身穿T恤、短裤、拖鞋的唐宁,听他说完要建立中国的信用价值体系就觉得这件事根本不靠谱。

不过,随着“T-PET”模式效果越来越好,达内在全国开设了二十几个分校,宜信很快也去各个分校服务达内的学生,同样开了二十几个网点。以此为契机,宜信在全国各地建立如铁军般的地推团队,并且逐渐拓展到学生以外更广大的市场,唐宁也从华创资本淡出,全职出来做宜信。

唐宁是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格莱珉银行创始人尤努斯的“中国信徒”之一,他最初给学生借钱去参加达内的培训,几乎就复制了尤努斯当年在孟加拉给要制作竹椅却没有足够资金购买原材料的贫困妇女借钱的模式。

1200公里以外的上海,也出现了另一位尤努斯的信徒顾少丰,当尤努斯获得2006年诺贝尔世界和平奖以后,顾少丰受到启发决定放弃此前进展不顺的播客社区,开始尝试在中国推行小额借款模式,这才有了拍拍贷。

2007年,在上海一家茶馆内,张俊,顾少丰,胡宏辉等几个拍拍贷创始人像往常一样开会,其中只有顾少丰是全职。当时拍拍贷的业务始终没有得到员工和家属认可,公司招来的八九个员工也经常会一次全部走光。这次开会时,之前招的几个员工又全部都走了,仅仅剩下顾少丰的两个亲戚碍于面子没离开,但这些人还要面对发不出工资的窘境。

拍拍贷CEO张俊

顾少丰提议所有创始人掏钱回购股份,但并没有得到其他人的热烈响应,毕竟除他之外所有人都已经买房成家,而顾也是在用微软工作期间攒下的积蓄在投入。“他平时从来不喝酒,那天他让服务员去帮他买了一瓶啤酒,一饮而尽,当场嚎啕大哭起来,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这是我决定全职出来创业的很重要的一个触发点。”张俊告诉腾讯《深网》。

除了员工和外界质疑,就连顾少丰以前在微软的老同事、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看了也觉得非常不靠谱。“第一,当时没有人在网上借贷款,而且借非常小额的钱,借给了谁你无法感知;第二,顾少丰的形象就是纯IT男,去搞纯金融的事,根本就无法想象;第三,当时没有人做这个行业,很孤独,没有任何的标准和参照。”

但张俊不想再看着大学同班同学顾少丰一个人苦苦支撑,他2008年从微软出来去微创学习做管理,并在2009年决定全职加入拍拍贷。在离职前,张俊把想法告诉了自己的父母,父亲则告诉他“千万不要犯法”。张俊妻子答应给他三年时间去闯,这期间她养家,要没有做成再另谋出路。

董骏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在华尔街从事债券交易工作的青年董骏也亲身经历了这场危机,当时他所在机构持有的债权卖出会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大幅压价,每次卖出都会体现出一定规模的账面亏损,工作很难开展。当时很多中国人都纷纷回国,董骏也综合考虑了国内的机会,准备回国创业。

不幸的是,董骏并没有赶上好时候,他回国创办了一家名为恒信悦华的担保公司,却遇上担保行业出现一批资质不够的公司,放大很多倍杠杆做担保,导致危机爆发,整个行业可谓全军覆没,恒信悦华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董骏准备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念书,寻找新的机会。

即便有不少创业者已经入场,但2007年-2012年的金融科技行业,还游走在十分边缘的地带,当时整个北京的星巴克内,人们几乎都在聊微博、团购和移动互联网。

腾讯《深网》从知情人士处获悉,2011年底的一天,光速中国邀请了一批熟悉的创业者聚餐,其中来了一个人是去哪儿网创始人庄辰超,他与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宓群是中学校友,二人都曾就读于上海的华中师大附中。

当晚,在场的人讨论了对未来趋势的看法,有哪些好的创业机会,二人都谈到金融搜索平台拥有巨大的机会,庄辰超却透露,他实际上已经在行动了,但是很难找到一个既有金融背景又有互联网背景的复合人才出任CEO。

最后,他们不得不寻找在海外有相关工作经验的人,庄辰超和宓群共同认识的叶大清成了最佳人选,他曾在美国投资银行Capital one、金融机构美国运通工作过,也在互联网公司AOL美国在线以及美国最大在线支付公司Paypal工作过。

不久后,曾在银行担任过高管的陆佳彦和曾在酷讯与张一鸣一起做技术工程师的刘曹峰也加入了进来。他们三人做的这家公司叫融360,最早在清华南门附近的小区华清嘉园办公,当时租了一个二居室,叶大清和陆佳彦很少走出小区,这里白天做办公室,晚上又做宿舍。

2012年初,北京早已进入寒冬,雾霾严重,叶大清当时就带领团队窝在这栋居民楼,等待产品内测。而一年前,他还在美国做职业经理人,享受头等舱、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待遇。

融360联合创始人兼CEO叶大清

创业之后的叶大清变得能吃苦,接地气,生活品质也不再像以前那么讲究。一位叶大清的朋友告诉腾讯《深网》,创业早期,叶大清有一次在小区楼下差点和人打起来,对方看他穿着很朴素,觉得好欺负。朋友得知后调侃他说,看来要给你配保镖了。

此时的肖文杰有些纠结,他已经在腾讯工作了四五年,职位越来越高,期权越来越多,待遇越来越来好,但这些对他来讲却成为一种负担,因为每一次升职加薪就意味着他离职去创业的机会成本更高。2013年春节过后,他终于下定决心辞职。经历了数月筹备之后,分期乐上线了。

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分期乐上线以后,真正让肖文杰睡不着觉的并不是公司业务进展缓慢或者是没有机构愿意投资,反而是业务增长速度太快让他很担心。他不清楚增长带来的是什么,一旦是风险,那就失控了。

对于当时大多数创业者和投资方来说,互联网金融尚未真正展现出爆发的潜质,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挫折才是一种常态。

51信用卡创始人孙海涛

2013年,在杭州创业的51信用卡创始人孙海涛因为要融资,便接触了同在杭州的阿里巴巴,却没想到这个决定竟会让自己九死一生。

一位曾在孙海涛身边工作多年的前资深员工告诉腾讯《深网》,现任阿里云总裁胡晓明当时是阿里小贷负责人,决策主导阿里对51信用卡的投资,双方原本已经就各项细节全部谈妥,就差签字打款这最后一步,但最后以烂尾不了了之。

“主要原因是当时胡晓明职务变动,被蚂蚁金服并进去了,彭蕾是老大,团队不一样了。”上述前员工说,不投51对阿里来讲只是少了一个小项目,但对51而言却是生死存亡。

薛蛮子曾是51信用卡的投资人,当时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投资总经理谢世煌觉得有些歉意,找到孙海涛说,要不要他出面去给薛蛮子解释一下,孙海涛回复说“不用了,你给我发个短信把事情说清楚就行了”。

投资人爽约的案例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历史上同样是屡见不鲜。这一次爽约让孙海涛受到了巨大的损失,此前51已经找华映资本借了一笔上千万的资金,原本以为阿里这笔投资是“板上钉钉”,投资到位就能够按时给华映还款。但是随着投资告吹,根据51和华映资本签订的协议,一旦51不能按时还款,就需要在公司估值打折的基础上,将欠华映资本的债转换成股份。

此次风波的另一个连锁效应是,新的投资人对51的质疑度变高,很多人望而却步。“所有人都知道阿里要投你,为什么最后又不投了,是不是公司有什么问题?后来屡次被投资人问起这事,孙海涛只差把谢世煌发的短信展示给他们看了。”

但是当时的51信用卡还处于亏损阶段,公司发展急需资金,无奈之下,孙海涛只好大幅降低公司估值去完成了一笔融资,可谓损失惨重。

尽管这些早期创业者们起步时困难重重,但幸运的是,中国互联网金融的第一个春天就要到来了。

资本进入

在多年的发展过程中,拍拍贷由于创始人太过技术范,又缺乏金融领域的专家,一直不被投资人看好。好不容易在2012年10月获得红杉资本号称“千万美元级别”的投资,实际上只有三四百万美元。

直到有一天,投资人突然发现互联网金融市场热起来了,才开始在市场上寻找标的。市场开始变暖最明显的标志来自宜信、余额宝和人人贷。

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告诉腾讯《深网》,投资圈在2013年前后就开始流传关于前投资人唐宁创业的几个段子:第一是宜信竟然有上千销售了;第二是唐宁开会举着大旗,挥着旗帜号召下面的销售;第三是宜信完成了巨额融资。

2013年2月25日,支付宝团队在杭州西溪宾馆举行年度战略会,主要讨论新一年工作目标。通常这种会,马云是不参加的,以至于他出现在现场,所有人都感到惊讶。

据由曦所著《蚂蚁金服》一书记载,马云在现场讲了小微金服(蚂蚁金服前身)的初心是要打造更加开放透明的金融体系,也让大家不要老想着支付业务。在讲话快结束时,马云话锋一转,说了很多令人不解的话:“你们尽管去做,如果我们做的事情是为了客户利益,如果要坐牢,我去。”

三个多月后,余额宝正式上线发布。上线第四天,余额宝诞生的新闻便登上了央视新闻联播。大半年后,它已经强大到触碰了商业银行的利益,遭遇几大银行联合围剿。很多从业者如今将余额宝视为金融科技开始崛起的标志性事件。

几乎与此同时,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读书的董骏遇到了曾在上市公司担任高管的魏伟和时任去哪儿网COO的彭笑玫,三人志趣相投,针对金融创新合写了一篇毕业论文,他们还决定将论文的内容真正落地,并准备在2018年中欧论文封存期五年到期之后拿出来检验。2013年8月,由他们三人创办的P2P平台积木盒子正式上线。

余额宝诞生半年之后,少数投资人认为,机会真的来了。2014年1月,人人贷获得了一家大公司参投的1.3亿美元融资,打破行业记录。这一下刺激了整个创投圈的敏感神经,投资人开始四处寻找借贷类项目。

两个月后,光速中国在内部针对点融网、拍拍贷和积木盒子这三个项目之间投谁而纠结,最终韩彦力主投资前同事顾少丰等人创办的拍拍贷。但这一决定让他骑虎难下,即便投资拍拍贷以后一年多,他仍然感受到来自内部的巨大压力,因为点融网当时很快冲到10亿美金估值,而积木盒子当时也发展很快。

那个曾经连续输了9次的罗敏,也在2014年3月完成了融资。罗敏见了多位投资人,其中不少都有意向要投他。蓝驰创投合伙人朱天宇在今年10月告诉腾讯《深网》,当时他动作最快,提前打了钱到趣分期账上,其他投资人都被自己截胡了。

就在融资完成这天,罗敏兴高采烈地开着宝马去见他的一个老乡,想拉对方入伙,并且许诺高额股权,没想到直接被对方拒绝,因为他这位老乡自己也要创办一家名为期待乐的校园分期网站。

后来他这位名叫邹东亮的老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虽然趣分期、分期乐分别拿到1亿美金融资,但是这个市场足够大,我们拼的执行力和团队作战能力。创业是一场持久战,有梦想、有情怀的人总是会看到明天的太阳。”但遗憾的是,梦想和情怀并不等于成功,如今期待乐早已淡出人们的视线,连微信公众号都被封禁了。

从这一天起,校园分期业务变成了肖文杰和罗敏这两个江西人的天下。两家领头羊对打,各自都提高了市场份额,其他对手则越来越弱小。

2014年,分期乐开始与京东合作,在京东的分销体系内,分期乐增长特别快,瞬间做到单月数亿元交易额的规模。一位投资人士告诉《深网》,2015年初,分期乐进行融资时,京东也想投,但是内部节奏一直很慢,刘强东眼见这一轮要来不及了,亲自出面约肖文杰在香港见了一面,听完觉得很靠谱,当即催促投资部尽快完成投资。

当2015年3月这笔投资宣布后,最紧张的成了蚂蚁金服,如果京东系投资公司拿下校园贷市场,那么蚂蚁金服后续势必会很被动,所以即使“占坑”也要先有一个。五个月后,趣分期宣布获得蚂蚁金服领投的2亿美元融资。

而51信用卡创始人孙海涛有个性,说话直爽,不会绕弯子,曾经因为得罪了顺为资本一位副总裁,不再对拿到顺为的投资抱任何希望,直到后来51信用卡B轮领投方GGV纪源资本帮忙直接对接了雷军。

2015年初的一天,雷军在亮马桥外交办公大楼8层的顺为资本办公室坐着,等待创业者挨个来和自己谈融资,那场面堪比排队面试。早到的创业者,只好先在楼下星巴克坐着等。这天到场的金融领域创业者就包括孙海涛以及口碑网创始人、挖财董事长李治国等。

据后来顺为资本方面反馈,孙海涛是当天唯一一个在会上就被雷军判断要投的。除了GGV纪源资本、雷军的小米和顺为资本,51信用卡这一轮融资还引入了京东金融。

资本纷纷入场加持,行业一片欣欣向荣,很多从业者开始用“金融科技”的叫法来代替“互联网金融”,但乐极生悲,行业过快无序发展很快导致一系列弊端出现,金融科技的寒冬即将到来。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利好政策频发,平台成交量好转,网贷雷潮过去了吗?

六司令 14小时前

行业大裁员,运营部门却在紧急招人,互金的“运营时代”到来

一本财经 2天前

[未央研究]本周互联网金融回顾 | 2018年第32周

未央研究 08-17

从互金出海谈起:金融开放需要“内外兼修”

王 硕 08-13

未央今日播报:互金整治办要求P2P平台上报借款人逃废债信息

未央研究 08-09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