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

推出法定数字货币 需要厘清三大问题

本文共2356字,预计阅读时间47

从2016年1月央行发布“要争取早日推出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以来,我一直在思考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到底是指什么。如果我们指的数字货币不是传统货币体系下的法定货币的数字化,而是一种用新的技术创造出的全新的货币体系下的数字货币,如果能成功,意义将非常重大,将改变货币金融太多东西,但也必须看到,新货币体系的建设难度会非常大,风险非常大。所以,我一直认为对央行数字货币到底是指什么,一定要非常清晰的界定,而不是上来先把所有精力投入到技术环节,大方向还不明确,已经开始做细节安排。

1、货币的数字化是必然趋势

目前所讲的“数字货币”大概有几种分类:

第一种是货币数字化。所有货币一直在朝着记账货币,或者是数字货币方向推进。今天所有国家流通中的现金在货币总量中的比重都在大幅度下降,中国都降到不到5%。我认为货币的数字化必须要不断往前推,最大程度地减少货币现金的印制和流通,降低货币金融运行成本,提高运行效率和监管强度。其中要改进各种载体、工具,包括现在大量用手机移动支付,二维码扫码等等,减少现钞流通,这个没问题,应该鼓励创新。

第二种是互联网上的代币。其中,一种是没有发行机制,纯是用线下法定货币兑换,在限定的网络平台上使用,用完了可以换回法定货币,不能在外面随便用,因为有特定权利义务的赋予,不能随便流通,这种没有太大挑战;另外一种,是用新的技术,特别是互联网、区块链技术,类似于比特币、以太币、莱特币等等,有它发币的独特机制,上来首先要有一个货币的“挖矿”内生过程,而不能直接用法定货币兑换产生。这种全新的货币体系就存在很大的挑战:这种货币是不是货币,货币的发行由谁来发,能不能自由流通,它会不会挑战法定货币体系和地位?

现在需要明确的是,实际上在现行法定货币体系的情况下,从来都没有回避在一定的商圈范围内存在、用法定货币兑换产生的专用“商圈币”的概念,所以很多互联网平台出来以后也会用它独特的、在网络商圈平台里面运行的代币体系。但是如果它有发币的功能,这个就要有货币的控制,如何来管理,是完全去中心化的,由各个互联网平台在平台内部自己做,还是要有中央银行来管理,需要认真思考斟酌。

2、法币数字货币需厘清三大问题

由此,研究和推动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需厘清三大问题:

一是,到底要不要、能不能形成全新的法定货币体系。现行的法定货币就是中央银行主导的货币体系,这种法定货币也在不断推进数字化。那么,央行主导的法定数字货币是在这样的货币体系之外再做出一套数字货币体系吗?如果撇开现行法定货币体系,另外模拟比特币,或者用区块链的技术,完全新开发出来一种货币,那就完全是两个货币体系。

这将极具挑战性:首先,要形成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新体系本身就极具挑战,因为今天运行的货币体系是几千年历史上不断优化、淘汰所形成的,要抛开它重新设计一个新的货币体系难度极大。我也曾经设想过有没有可能设计出超主权的货币体系,最后我认为是很难的,没有世界最强大国家的支持,几乎是不可能的。要想比照比特币等创造出全新的央行数字货币体系难度可想而知。其次,即使新的货币体系能做出来,那又面临一个问题是:传统的货币体系能一夜之间退出吗?能像系统替换一样,晚上处理完之后,旧的下线,安装新的,第二天就全是新的吗?我认为不可能,包括现金不可能一夜之间彻底没有了。如果同时运行两套货币体系,那么,就带出下面第二个问题。

二是,这两个货币体系如何协调。央行一定要认真考虑,即使能做出一个新的数字货币体系来,两个货币体系要并行很长一段时间,货币数量的控制,特别是利率和各种法律规定、游戏规则的制定等如何衔接就成为问题。

进一步还涉及到,如果央行做出来一个数字货币,其运行是央行直接面向社会的“一元模式”,还是仍保持现行的通过商业银行的“二元模式”?

我的概念,数字货币一定是网络平台上运行的币,都是网络商圈币的概念,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就是在它能够主导的网络上流通的货币,那么,是采取“一元模式”还是“二元模式”,首先取决于央行的网络能否直接面向社会开放,允许社会大众(单位和个人)直接在央行网络平台上开户和办理业务。其次,还取决于央行能否直接面向社会提供贷款等货币的信用投放。目前中央银行不能直接面向社会提供信用投放,中央银行投放货币的主要渠道是购买储备物,用黄金或外汇储备来投放,但是不允许直接面向社会贷款等进行信用投放。否则,央行经营不下去可以再继续发货币,那么问题就严重了,很容易完成货币的滥发,所以才由商业银行面向社会提供信用货币,央行一般只能作为最后贷款人,在面临金融系统性风险时,面向金融机构提供贷款,或者购买其资产。如果央行不能直接面向社会提供贷款等信用货币投放,贷款等信用投放还是由商业银行完成,那么,央行数字货币也只能采用“二元模式”。

三是,央行数字货币也只能是网络平台商圈币。我认为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还是在央行主导的互联网平台上运行的货币,也依然是商圈币的概念,只是使用范围放大了。中国央行有自己主导的数字货币,其他国家央行也可能有自己主导的数字货币,各自在不同的网络平台上运行。最后,哪个国家央行数字货币能成为世界主导货币(国际中心货币),依然取决于该国央行网络平台覆盖面和国际影响力,并不是谁推出的早,谁的数字货币就一定能成为网络世界的中心货币。

所以,我觉得要先把基本的东西厘清楚,把大方向弄准,把大框架理出来之后技术才好解决。我坚定认为,货币是金融的命根子,货币体系一旦改了,整个金融体系,乃至经济社会的运行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是极其重要的事。正因为太重要了,所以更需要谨慎,需要大家能够认真思考,大家要多讨论,真正达成共识,找到正确的路线,这是有意义的一件事。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暴跌之后,牛市即将到来?多个信号预示数字货币的觉醒

一本财经 06-13

泰国探索银行间数字货币结算

火币区块链应用研究院 06-11

比特币是非法交易的天堂吗?

江静琳 06-11

起底暴涨60倍的FT:玩家疯狂刷币,让交易所冲到全球第一

一本财经 06-10

基于货币二象性视角的非法定数字货币价值源泉探析

清华金融评论 06-06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