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互联网经济国内资讯

共享经济连番重创,共享租衣亦难逃厄运?

本文共3386字,预计阅读时间121

对于女生而言,不管衣柜里有多少衣服,永远都感觉不够穿,永远都觉得少,特别是需要出席一些活动场所的时候,真可谓是“衣到用时方恨少”。基于庞大的租赁市场以及女性对服装的消费心理,在共享经济兴起之时,一些创业者与投资者看到了新机遇,共享租衣平台就此出现。

共享经济来袭,共享租衣平台意图分一杯羹

2012年共享租衣开始在国外爆发,出现了像是美国的LE TOTE,德国的Myonbelle,日本的AirCloset等拔尖的共享租衣平台。与日本、德国、美国的共享租衣市场环境相比,中国的服装租赁市场较为逊色。直到2015年,国内的共享服装经济才开始发展起来,出现了多啦衣梦、魔法衣橱、衣二三、女神派、无限衣橱、爱美无忧等共享租衣平台。

虽说国内共享租衣的市场还没有完全打开,但今年已经相继有三家租衣平台都获得了资本融资。其中,2月份女神派获得了1800万美元的第一轮融资;3月份多啦衣梦获得由君联资本领投的1200万美元A+轮融资;在9月份衣二三获得了500万美元的第三轮融资,而商业巨头阿里也加入了投资者行列。

随着资本的入局,国内共享租衣逐渐发展起来,并出现了大量的共享租衣平台。目前,共享租衣平台主要分为包月租衣模式和场景类租衣模式。这两种不同模式的租衣平台给消费者带来了不同的租衣享受。

包月租衣模式火力全开,但成本高昂

包月租衣模式的租衣平台主打的是用户按月支付一定数额的费用,之后用户可随意租借衣服的模式,主要以多啦衣梦、衣二三、魔法衣橱、租衣日记等为代表。主要服务的对象是中下层消费用户,用户每月只需支付200元到500元不等的费用就能“共享”服装,如多啦衣梦每月会员费为239元,有衣的为499元等。以“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清洗收发”为服务主旨,给用户带来良好的消费体验。

用户之所以会选择使用这一模式的共享租衣平台进行消费,最主要还是因为“方便、省钱”。女性是租衣平台的主要消费群体,租衣平台抓住女性的消费心理,为女性提供一种既能满足对服装多样化的需求又避免了用户的过度消费行为、节省开销的包月租衣平台。

再者,包月“租衣”模式平台中的用户在租衣服时可一次享受3个租衣包,用户还可不计时的使用,穿够之后再寄还平台,用户可在对服装的兴趣消耗完之前尽情“消费”服装。同时,还满足了用户对时尚的追求,解决用户资金不足、服装不够等问题。

对平台而言,这种“低价不限量”的包月交会员费用机制,为平台带来了许多的用户,使包月租衣模式平台有一个快速上升时期。同时,将用户“绑定”在平台上。像是今年,衣二三、女神派都获得了资本融资,这意味着,共享租衣平台的发展具有可行性。

但由于共享租衣平台在中国的发展还不太成熟,仍旧处在探索阶段,导致平台在运行过程中出现不少问题。

问题一,租衣平台在卫生方面的问题是阻碍平台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由于共享租衣平台机制还不算成熟,所以在清洗衣物以及整理上存在不足之处,人们如今对衣服质量以及卫生都很看重,服装的卫生问题若是得不到解决,将造成平台用户增长困难。

问题二,共享租衣平台的收入主要是靠会员费用、平台衣服由租转卖的差价收入,但商家所要付出的是衣服的成本费用、物流成本、清洗维护费用......对比之下,租衣平台的盈利模式并不能给平台带来多余的利润,有些平台甚至还要倒贴,若是没有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撑,租衣平台将很难继续发展下去。

场景类租衣模式顺势而出,需求频次却低

与包月租衣模式出租日常服装不同的是场景类租衣模式,这类平台出租的服装主要针对婚礼、演出、酒会、商务宴请、派对等场景活动。目前国内做这种模式的共享租衣平台主要有爱美无忧、美丽租、无限衣橱等。这样的租衣模式在线下比较多,像是一些婚礼、演出、派对等活动的礼服基本都是通过这种模式的租衣平台获取。

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以及消费升级,人们开始追求更有品质的生活。场景类共享租衣平台走的是高端路线,如美丽租走的就是轻奢路线,偏向中高端新中产阶级用户,满足用户对服装产品质量的需求。在平台中,用户可以花费几百元就就能租到上千元甚至上万元的奢侈品牌服装,包括Dior、Gucci等。

此外,在这类模式的平台内,各用户之间可相互交流。美丽租就是从B2C模式入手,之后再入手C2B2C模式,将明星、企业家等社会知名度较大人士家中闲置的物品放在平台上进行租赁。用户与商家不再是单向关系,变成了双向关系。此类模式的推出可加强用户与用户、用户与商家之间的联系。

这种场景类的租衣模式,虽说给人们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但其短板问题也不少。一方面,由于场景类租衣模式平台中的服装是活动礼服,在价格上比日常服装要高,这就意味着在对这些服装进行维护的时候将花费更高的成本,加重平台负担;另一方面,这类平台中的服装租期一般都比较短,基本是1到3天,这意味着用户只可以穿一次这样的礼服,限制用户的体验时长。

借共享经济兴起的背后难掩衰败之势

随着共享单车(卡拉单车、悟空单车、小鸣单车等)、共享充电宝(乐电、PP充电)、共享汽车(零派乐享、友友用车等)、共享雨伞(爱租宝贝、活力摩簦)、玩具租赁(爱租宝贝、超人宝宝等)等一大批共享企业的相继“死去”,整个共享经济都受到了重创,就连共享租衣行业也没有幸免于难。而导致共享租衣平台始终发展不起来的原因还有以下几点因素。

其一,共享租衣平台在服装的卫生问题上,没有给大众带来具体保障。像是一些比较好看的衣服在包月租衣平台上的流转率比较高,这意味着这些高流转率的服装将面临着更多卫生方面的问题。这些共享租衣平台打着“衣服寄回就清洗、消毒”的标识语,但没有提供任何可供用户检验服装卫生是否合格的相关资料,不能完全令用户信服。而用户对共享租衣平台卫生状况的不确定导致用户了的不信任,这将加大租衣平台拉新用户的难度。

其二,租衣平台主要面向的是都市白领女性,但这些时尚女性基本具有追求时尚的消费能力,且更加注重服装的所有权,这使得平台在对用户的引流上存在一定的难度。所以,共享租衣平台这看似一本万利的项目,其实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好运作,单就用户上就面临着增长难点。

其三,租衣平台运营的复杂性,使平台难以盈利。就拿多啦衣梦来说,共享租衣的盈利来源无非就是用户的会员费以及以买代租的差价收入,但租衣平台所要承担的则是寄、收、清洗、消毒、维护、更换等多项费用,这意味着,租衣平台将花费更多的人力物力以及资金去维护这些服装,若是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租衣平台将面临夭折的处境。近期爆出的“多啦衣梦因资金不足以衣抵会员费”就是很好的例子。

共享租衣平台要想在共享“大赛”中存活下来就要有所作为

如今,在共享经济遭遇“冷空气”的情况下,共享租衣平台要想避免被卷入“死亡”风口,就要有所作为。

首先,共享租衣要想更有效地对用户进行引流,就要给消费者提供服装清洗、消毒数据,供用户进行追踪溯源,给用户提供产品保障。用户之所以对租衣平台有排斥心理,归根结底就是因为担心服装的卫生问题,商家只有将这一问题解决了,才能更好地招揽用户。

其次,拓展产业体系,将衣服、帽子、饰品等相关商品整合到共享租衣平台中,扩大产品规模。共享租衣若是只“共享”衣服,而不去开拓其他项目,将限制平台的发展规模,不利于平台长久发展。要想长久的发展,共享租衣需要将一整个产业链发展起来,打造平台的品牌效应,加强用户对平台的粘性。

最后,共享租衣中有专业的服装搭配师以及服装设计师,可为消费者量身打造合适的服装搭配。共享租衣发展起来的一个关键性因素就是打造个性化,如今是人人追求个性化、多样化的时代,共享租衣平台要想在共享经济市场中立足,就要有区别于其他平台,在平台中有专属于自身搭配风格的设计师,可以为用户带来很好的“消费”体验。

由于在共享租衣平台中存在服装卫生的不确定性、用户规模小、不成熟等问题,使得共享租衣平台发展到现在仍旧处在共享经济边缘,要想打破这种现状,将租衣平台发展成一个共享经济的风口,就要解决平台盈利以及对用户的引流问题,此外,提供产品质量、完善卫生服务体系、打造产业链等都将成为共享租衣继续存活的关键因素。

刘旷,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刘旷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刘旷未央青年

379
总文章数

海南三车网络董事长,天使投资人,美国福布斯、英国金融时报等...

资本退潮,寒冬下的共享单车山穷水尽了吗?

孟永辉 07-26

伪共享泡沫破灭,新租赁经济“接棒”起跑

李晖 | 中国经营网 07-09

人民日报:共享经济仍是风口 但不能靠牺牲用户利益来获利

齐志明 | 人民日报 05-29

硬币的另一面:共享经济的三大隐忧

苏宁金融研究院 | 苏宁金融研... 05-25

共享经济的风险空白

道口保险观察 05-16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