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为了获得更好的观看体验,请您使用Edge,360,搜狗,傲游等浏览器观看视频。

视频章节

在区块链异常火热的现在,我们感受环境和技术不断改善的同时,却更多需要从全民热衷的气氛中冷静下来,区块链技术落地应用如今真的到了成熟的时机了吗?

从小众游戏迅速走向大众情人

作为2018年开年的第一个“风口”,区块链迅速成为最为火热的话题之一,甚至被认为是互联网之后的又一个革命。区块链本质上是一种去中心化的分布式数据库,利用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新技术达成的新兴应用模式。以网购交易为例,应用区块链技术买卖双方可直接交易,无需通过任何中介平台。双方交易后,系统通过广播的形式发布交易信息,所有收到信息的主机在确认信息无误后记录下这笔交易,相当于所有的主机都为这次交易做了数据备份。即使今后某台机器出现问题,也不会影响数据的记录。而在我国的十三五规划当中,也首次将区块链技术,列为了“十三五”期间的“重大任务和重点工程”之一,并积极鼓励企业开展区块链技术的创新研究。

区块链的来势汹涌中,巨头已纷纷入场,阿里巴巴与以太坊合作开发金融云、腾讯基于腾讯云做联盟链云服务、中国平安旗下金融壹账通把区块链作为金融科技转型的重要驱动之一等等。区块链的火热同样引起了A股市场的追捧,区块链概念股层出不穷,也引起了一波又一波的上涨行情。甚至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中,区块链从往年没有或很小众的极客议题,逐渐成为达沃斯小镇最引人注目的讨论点,论坛也专门增设了关于区块链的版块,全球的政、商、学以及技术人士纷纷就区块链的应用展开讨论,大有此前互联网初生时的摸样。

对此中国金融博物馆馆长王巍表示:区块链冲破了过去集中管理的方式,通过分布的方式进行自治,而且用更透明更加安全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同时它还运用技术算法来取代人与人之间感情上的往来。不仅如此,在技术角度上建立信任关系是一个新的逻辑链,而区块链在这个方向上的应用较为广泛,但是具体应用在什么地方,目前还不能确定。

王巍说到:“大家都相信这是未来的重要平台,所以大家都在往里冲。”

太一云董事长邓迪指出:“我们使用区块链是因为它具备很大的优势。它可以跨越不同的信任主体,比如在生态体系中,可能有很多的公司参与到同样的项目里。怎样让大家都能够相信各自提供的数据是真实的,怎么样让大家相信我们的每一笔交易都是经过所有人确认的。区块链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它扮演了一个信任机器。

火热背后区块链在逆水行舟?

两年前,区块链技术还是一个鲜为人知的概念,国内区块链技术的一线探索者寥寥无几,在2016年我们举办的区块链应用论坛中,一线的技术实践者在描述区块链的应用蓝图时,面对的更多是台下观众不解的目光和质疑的声音。

作为国内首批区块链底层技术实践者之一的布比区块链创始人蒋海讲述了当时无奈的现状,多数时间奔波在客户与客户之间,一遍又一遍地解释与讲述区块链技术的概念和颠覆性,然而收获的却往往是拒绝与冷眼,但这却激发了他的坚持与不懈。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区块链便从小众游戏变为大众情人,在中关村的咖啡馆、在知春路的地铁站、在国贸的办公楼,无所不在的都是关于区块链的讨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主动找到蒋海,寻求区块链应用于其自身业务领域的解决方案。

蒋海回应,这其实是两年来的一个过程,大家不是突然热衷于区块链,而是从“不知道”这三个字到现在几乎人人都在探讨,因此大众对区块链的疑问也就随之而来,越来越多的人便开始对它进行研究,对于近半年到一年以来人们对区块链愈加狂热的现象,蒋海说:“这种近似疯狂的模式,确实出乎我的意料和想象。”

任何创新的价值往往都是需要在与原有模式的对比中呈现的,区块链技术也不例外,抛开币圈的喧嚣,回到更为实际的应用当中,如何将颠覆性的概念技术真正落地在我们生活的各种场景中,成为了新的话题。两年前,能源区块链实验室创始合伙人曹寅曾经在建立之初,基于区块链技术应用在能源领域,确定了未来三步走的发展路线图,即到2016年底发行以核证碳减排量为基础资产的数字资产碳票;2017年以碳票为应用结算单位落地商业应用;2018年底建立以碳票为价值中介的新经济生态圈。但随着区块链的逐渐发展,其所面临的政策环境以及市场环境的不断产生变化,两年时间,区块链一线实践者们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在采访中曹寅谈到:在2016年底2017年初由于受政策的影响,国家停掉了近乎所有的碳市场。为了全国碳交易的统一,曹寅团队便带着已经开发的产品原形进入了能源资产证券化市场。首先需要找到基于联盟链的能源资产金融化的产品和应用,再跟场内的交易所或者相关的持牌第三方机构来进行合作,做合规金融应用领域,是曹寅他们一直坚持的事情。因为合规对于金融来说就是生命线,他们不可能是像现在很多特别的区块链应用一样抛弃合规。

曹寅谈到:“我们从来没有顺风顺水,应该说是区块链人一直在逆水行舟,我们一直和传统的商业模式这边做搏斗,我们一直和传统的商业思维和商业利益做搏斗,所以说的话,我们其实碰到困难、挑战、瓶颈非常非常大,只不过可能大家看到的就是在于现在很多人都对区块链很狂热,觉得区块链很棒。”

大规模应用是否成熟?

在区块链带来的浪潮之中,无数局内人被迅速蹿红的区块链概念和不断飙升的价值染红了眼睛,不断有观点跳出来指出,区块链适用于所有行业所有领域,区块链技术将颠覆现有的商业模式,区块链技术将改变世界。而在浮华和喧闹过后,冷静下来我们似乎暂时还没有看到任何区块链技术大规模应用的案例出现,所谓改变世界的颠覆创新也还没有出现在我们日常的生活场景当中,但是区块链技术的火热,似乎已经给大量投资者造成了其已经足够成熟到大规模应用阶段的错觉。

对此,点融创始人、星合资本董事长郭宇航表示,他更多的忧虑在于,当前人们对于区块链的吹捧已经有些过度,由于区块链技术本身还有很多的缺陷有待弥补,很多场景的运用其实并不成熟,对它过度追捧反而容易捧杀技术。区块链很有潜力,但是对于当今的它的缺陷必须也要正视,不能过度鼓吹。

曹寅认为目前的区块链非常不成熟。

他表示:“区块链离成熟还差两三次危机,你会发现任何一个系统的成熟,它其实不是在实验室里面,或者在温室里面你设计出来造出来的,都是在实战,都是在攻防对垒当中磨炼出来的,你才能发现你有什么问题,这个里面包括像在信息安全里面的黑白的对垒,包括在商业竞争里面去中心化,和中心化商业竞争这样一个对垒,这种对垒的话目前在区块链还没有发生。”

处于早期的区块链技术究竟更为适用于哪些领域;特征为去中心化、建立信任等等的区块链可以对我们的生活造成哪些改变;区块链技术究竟是否可以用于所有的商业领域;当虚拟货币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落下,这些问题统统成为了所有冷静过后的区块链人探索和尝试的中心。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理事长、太一云董事长邓迪、布比区块链创始人蒋海与点融网创始人、星合资本董事长郭宇航,分别就区块链技术在农业领域、金融领域以及版权交易领域的应用作出了案例解析。

邓迪认为,整个区块链对各个行业的改造才刚刚开始

他表示:“我们把赣南的脐橙推向区块链的应用领域,首先将所有的脐橙,一橙一码给它上链,上链之后通过区块链的积分措施,来激励大家去扫码进行防伪,这样在扫码防伪同时又积累了消费数据,我们就可以知道区块链的橙子在哪些城市被什么人以什么样的方式被消费掉了。如此以来,可以直接帮助政府进行决策,同时果农可以建立他们自己的数据库,直接和消费者进行沟通。我们期待这会成为将来食品行业全新的模式,在销售自己产品的同时,也建立了属于制造者或者生产者自身的数据。

在没有区块链之前,贸易环节和融资环节是分离的。”

蒋海解释道,“相当于两个人做贸易,其中一个人拿着贸易信息去找金融机构融资,是分离的过程。但是有了区块链以后,当我们做贸易时,资金端或者是金融机构其实已经在旁听这些数据了,但这些数据是支持隐私保护和权限控制的。如果我们能保证旁听到的数据是有法律效力的,它就可以作为贸易融资的基础。当然其他的风控手段也都同样存在,所以它具有很高的效率。没有区块链之前确实做不到这一点,对于金融机构而言,不可能一旦看到一个贸易方系统中的凭证跟数据,就直接去放款去放贷,因为对方可能会对数据进行更改。”

同样,郭宇航也提到:在版权交易里面,通过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登记方式,帮助版权人不再受那些中心化的互联网公司的流量盘剥。

他指出:“一个版权人,比如一个民谣歌手,比如说一个唱歌的音乐人,如果他有版权需要去获利,以前通过音乐公司,通过互联网网站去收取流量,这样有可能是七三、二八的分成,版权人只能拿一小部分。但是通过区块链,通过智能合约的方式,可以把90%甚至于100%的收入分配给版权人,使得每一个使用人直接在区块链上完成支付的动作。”

抛弃技术只关注虚拟货币是舍本逐末?

在区块链技术的盛名之下,也引发了同样庞大而激烈的质疑:它是更多通过币市投机而进入大众视野,因此大众对它的认知更多与币市的上涨和下跌息息相关,可以看到大量投资者轻易地将区块链与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混为一谈,甚至将区块链归于比特币的附属品。

王巍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很多人所认为的区块链主要是比特币、莱特币、ICO,是完全错误的。因此,不仅中国政府,还有很多国家的政府都在高度监管,并且制定规则,希望大家不忘初心,把区块链应用在推动实体经济发展的领域。

同样,郭宇航也谈到这一点,他认为由于现在很多人仅仅追逐财富,已经违背了当初参与和创造区块链的初心。

“实际上我们希望区块链更多的展示给我们的监管者,我们的市场,我们的消费者,有什么实际的作用,解决什么样的问题,而不是只是告诉他赚了多少钱,形成了所谓的财富效应,这样就是舍本逐末了。”

而关于这一点,全球区块链理事会总裁Jamie Smith也有相同的看法。

“我希望大家能够明白,为什么会有很多媒体关注数字代币的价值,那些以区块链为底层技术的应用,以及人们基于此而发行的代币,现在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然而事实却是,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人正致力于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在其他更多领域,比如供应链管理、医疗健康记录、身份验证、安全以及更多的功能。

我相信区块链从业者都会认同数据的完整性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所以我希望人们认识到:区块链的意义不是代币,它会让我们更加高效和安全的去完成任务。

区块链大规模应用还面临哪些难点?

在区块链探索大规模应用的过程中,仍然面临着不少技术难点与瓶颈,以其效率问题为例,去中心化越彻底的区块链系统其效率相应就越低,如在大量的区块链系统中,BTC区块链目前每秒约能处理7笔交易,对比来看,2017年双11支付宝每秒处理峰值是25.6万笔。而若要追求高效率,就必须在一定程度上牺牲其一致性和容错性。

蒋海认为,比特币是目前为止区块链当中去中心化程度最高的系统。任何人都可以随时加入来记账挖矿,因为它的去中心化程度最高,所以它的效率最低。而之后其他的系统都进行了优化,比如说以太坊速度更快。

“如果以太坊或者其他的区块链,包括我们大家都在做的区块链团队,如果折中一下,去中心化程度稍微低一点,那么效率可能会比比特币高很多。

曹寅表示这其实就是CAP理论的取舍问题。可用性、容错性、一致性,必须三者选其二,甚至三者选其一。因为可用性和容错性不能舍弃,不能让整个通信网络随着这个应用或者这条主链去改变。

对此,蒋海也阐释了他的观点。

“去中心化程度比它下降1/3,但是它的效率提高了10倍,打个比方,这种机会一直都存在,而且现实中已经有这个系统在出现了。如果区块链系统的性能提高不了,就意味它一定不能服务于大规模的商用,这是一个死结。因为大部分商用对它的性能是基础要求,否则就变成想用用也不了了。”

区块链技术备受标榜的去中心化这一特性,在实际落地应用中会发现,部分行业和领域其实并没有强烈的去中心化需求,或者其行业自身就有着无法去掉的物理中心化角色存在。

邓迪指出,在国外提出来的公有链的概念,和中国国内真正能够推行的公有链的概念,其实有一些矛盾。因为国外公链是过分强调去中心化,像比特币也好、以太坊也好,都是完全没有用户的机制,完全匿名。

“但是对于一个商业应用来说,如果说我的商业应用,因为一个其他的黑客的干扰,导致我的整个商业的运行不能够正常进行,像今年比特币已经分杈分了非常多次了,以太坊也是,有一些低盗的事件,还有一些最近以太坊养猫比较流行,可能也会导致整个网络大堵塞,如果说我们国家把一些行业的应用链的东西放在公有链系统上,可能会导致一些比较大的问题。”

面对这些困难,曹寅也谈到:“因为能源行业的特点跟我们其他区块链应用行业有个最大的不一样,它里面有很多专业化中介,或者我们称之为物理性的中心方。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电网公司,电力网络作为一个物理网络存在,你根本不可能跳开它,你永远不可能说我要实现一个大规模的电量,就算从你家隔壁的屋顶到这边,你总得要一根电线、电缆,无线充电、无线输电目前还远远不可能实现大规模的电力传输,所以这个时候,这种物理中心化的存在,就使得相关的不管是从监管来说,还是从交易来说的话,它里面必然会有部分的中心化的角色存在。

我们考虑到能源行业不是因为某个国家政策的现实,而在于能源行业本身物理性质的现实导致中心化和去中心化这样一个妥协,来满足能源行业的应用场景。

区块链火热的背后,不乏部分企业想要蹭热点做投机。中国科技金融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提醒道,区块链和ICO是相互联系但是却全然不同的两个概念,ICO已经被我国监管部门明令禁止。另外虽然区块链存在技术优势,但商业应用尚不成熟,不适合普通投资者参与,其需要在对技术有全面了解的基础上理性谨慎地进行投资,不能因为市场关注度以及部分观点的鼓吹盲目投资。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