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互联网经济国内资讯

川普宣战,中美高科技行业的“新冷战”会摧垮中国AI吗?

本文共3654字,预计阅读时间127

中美高科技行业进入了新冷战时代,这是《纽约时报》对中美贸易战的最新解读。

3 月 23 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根据“301调查”结果下令,将针对中国出口至美国的总值 600 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加税行业覆盖 1300 个自中国进口的商品。受影响行业,集中覆盖了“中国制造2025”战略中列举的高科级产业。

看似凶悍的开战,源于特朗普政府对中国赶超美国的恐惧。高科技领域,将成为中美贸易的主战场。3月28日,负责”301调查“的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向彭博电视解释了美国开战的意图———狙击中国的高科技行业,“在我看来,中国肆无忌惮地公布了’中国制造2025’计划,相当于向其他国家宣布:我们将主导未来所有的新兴行业,你们的经济根本没什么未来了。”

胜算到底属于白宫还是中南海?

AI大对决,争夺第四次工业革命主导权

贸易战,只是战术和手段。中美贸易战的终极目标,是为了争夺技术主导权。

参与加税方案制定的纳瓦罗特意强调,人工智能、机器人和量子计算等产业是美方开火的重点行业。

无独有偶,就在3月20日,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新兴威胁与能力小组委员会主席伊莉斯·斯特凡尼克提出了《2018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法案》。法案提出,美国要成立独立的“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以组织美国联邦政府应对 AI 威胁。

而在一个月前,美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说,AI让他开始思索这项技术对战争性质的影响,美国防部计划未来两年将加大对 AI 的投资。

由此可以看出,中美贸易战的主战场是在高科技领域,而决胜的核心战役,则在人工智能领域,战争的终极目的,是为了争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主导权。

回顾历史上的每一次工业革命,都由科技创新转化为生产力,继而推动产业应用,再升级演变为国家综合实力的较量。

复盘三次工业革命的历史,会发现,每次工业革命,都重新划分了全球格局。

蒸汽革命催生的瓦特蒸汽机等,让英国成为跃居全球头号强国。电力革命时代的西门子发电机等,让美德成为世界强国。而在第三次信息革命时代,美国仍然占据了制高点。

现在,第四次以人工智能为核心引擎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开始了,美国要保住世界第一强国的地位,必然要争夺人工智能行业的主导权。

在前两次工业革命的牌局中,中国压根没有上桌的机会;在第三次信息革命中,pc时代,中国山寨美国为主;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逐渐赶超美国,差距不断缩小,中国电商、社交、移动支付、共享出行等领域的公司,已经能够比肩硅谷巨头。

而在接下来的人工智能大对决中,筹码最多的两个庄家,就是中国和美国———而且,中国的胜算还不少,这正是特朗普匆匆开战的直接原因。

感受到威胁的不止美国政府,还包括硅谷的互联网巨头和美国的主流媒体。

对中国人工智能崛起的忧虑,弥漫于半个硅谷。去年11月,时任谷歌母公司Alphabet董事长的埃里克·施密特就在华盛顿说,由于美国减少基础科研的投入,“到2020年,中国就将会赶上来;到2025年,中国将比我们更好;到2030年,中国就会主导人工智能产业。”

主流媒体也在吐槽,美国正在把人工智能行业拱手相让给中国。在美国《纽约客》的报道中,旅居中国多年的记者欧逸文批评说,美国政府对企业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支持不够,十年之内,美国将向中国交出该领域的主导权。

因为决战两方的实力不相上下,这场影响深远的人工智能大对决,注定是一场持久战。

《纽约时报》认为,中美高科技领域开启了新冷战时代,“这两个国家之间的斗争正在让高科技领域一分为二。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它们都看紧了各自的前沿行业,并且不信任对方。和解看上去很难。并且日渐升级的紧张局势可能会进一步削弱美国在一个巨大且迅速变化的市场的影响力。”

而且,由于人工智能影响到方方面面,从日常消费,到产业升级,再到军事实力,以及综合国力的竞争,因此,这场超级冷场将是一场自上而下的全面战争,而非小打小闹的局部战役。

但尴尬之处在于,美国部分大企业,却没有和美国政府保持一致。当初,美国的硅谷巨头们几乎一边倒支持希拉里,因此,上位后的特朗普一向对硅谷很不友好。其次,考虑到中国即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场,那些科技巨头们,压根不愿意为了讨好特朗普而放弃中国市场。

比如,思科、微软、AMD、英特尔、高通主动和中国企业组建合作、合资公司。

政商两界的内部分歧,或许会进一步减少美国的胜算。

BAT领衔,中国应战AI大对决

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中美高科技战役,将是一场影响深远的持久战,中国做好应战准备了吗?

第一,顶层设计层面。

与美国特朗普和硅谷高科技公司的紧张关系不同,中国很多官员是人工智能的铁粉。2015年,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中国高层就在百度展台前驻足良久,近距离观看百度的无人驾驶项目。

当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预算中,把科研投入削减了15%(111亿美元)的时候,中国政府对人工智能,提出了短期、中期、长期的人工智能支持政策、国家战略等。

短期规划包括由国务院去年8月印发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规划》提出,要抢抓人工智能发展的重大战略机遇,构筑我国人工智能发展的先发优势,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

而中长期规划则是国务院2015年印发的《中国制造2025》战略规划,该规划特别强调,要将人工智能和产业升级结合,加快人机智能交互、大力发展机器人产业,把中国制造升级为“中国智造”。

因此,在顶层设计方面,中国政府对人工智能的支持,要比美国政府更有诚意,目光更为长远。

第二,人工智能领域的大对决,企业才是中坚力量。

在企业层面,中国组成了人工智能国家队——去年年初,百度刚刚牵头筹建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

作为中国人工智能“国家队队长”的百度,有望成为人工智能革命时代的“瓦特”和“西门子”。

同期,阿里云也参与了“工业大数据应用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和“大数据系统软件国家工程实验室”,大数据,是人工智能的“原料”。

从技术储备来看,BAT的人工智能正在追赶硅谷巨头。

作为中国最早在人工智能领域进行布局的科技巨头,百度已经投入了数十亿美金进行人工智能技术研发,研发成果主要集中到自动驾驶平台Apollo和语音人工智能系统DuerOS两大生态平台。

DuerOS的识别准确率高到识别准确率已经超过 97%,最新发布的Apollo2.0已经能够实现简单城市道路自动驾驶。

同期,阿里也启动了代号为“NASA”的研发计划:面向未来20年,储备包括机器学习在内的核心科技。腾讯则在两周前成立了机器人实验室“Robotics X”。

从产业落地来看,中国企业AI战略落地速度很快。

百度无人车已经拿到北京市政府颁发的首张上路牌照,Apollo2.0的首批合作伙伴已经达到90多家。根据预测,百度的自动驾驶汽车,最早将于2018年实现小规模量产及试运营,金龙、江淮、北汽和奇瑞都将在2018-2020年推出无人驾驶量产车。

而DuerOS已经广泛适用于手机、智能家居、智能穿戴和车载等场景。

阿里的智能音箱天猫精灵,销量已经超过200万台,跃居全球第三大品牌。早在两年前的双十一期间,阿里的人工智能就承担95%以上的客服工作。

从战略布局来看,百度等企业的人工智能战略非常开放,能够助力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快速进入人工智能时代。

相比Google无人驾驶封闭的全自营模式,百度Apollo走的是开放、赋能的路径。自动驾驶是复杂度极高的产业,与其孤军奋战,不如开放合作、整合多方资源才是更优解。如果不开放,只能让汽车厂商充满戒心,奥迪就在其官方研报中,讽刺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丑得像颗土豆。

不止于BAT这样的科技巨头,AI创投领域,中国同样领先。据调研机构 CB Insights 统计,2017年全球 AI 初创企业的融资额达到152亿美元,中国 AI 在这一年投资迅速增长,达到73亿美元,占152亿美元的48%,超过美国的38%。

第三,中国AI市场容量更大,大数据最为丰富。

毫无疑问,中国AI的市场容量和用户规模最为庞大,预计到2030年,中国人工智能市场规模将达到1500亿美金。

其次,人工智能有两个核心要素,第一是算力。第二是数据量,大数据就是人工智能的“养分”和“原料”,数据越多,应有场景越丰富,AI的学习、进化就越快,从这个维度来说,中国颇有优势。

以为BAT代表的中国科技企业,正是中国科技力量的最强基石,也是中美博弈中最重要的砝码,必将助力中国争夺技术主导权。

拿了一手好牌,握着一大把筹码,粮草已备,兵马就位,显然,中国已经做好了AI持久战的准备。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陈纪英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陈纪英未央青年

64
总文章数

杂志记者,专栏作家,热爱互联网,享受互联网,资深围观谨慎吐...

光环淡去?腾讯跌出全球市值前十 BAT市值缩水2.6万亿

胡华雄 | 证券时报 10-10

微软战略投资新加坡打车应用Grab

Kirsten Ko... | 猎云网 10-09

活在AI时代

吴晨 | 经济观察网 10-07

AI、5G时代到来,腾讯“社交+内容”的自我进化

刘旷 10-05

智慧医疗:人工智能救死扶伤

佚名 | 网易财经 10-04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