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互联网经济国内资讯

摩拜胡玮炜: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最后你都得还回去

今天凌晨00:19,第一财经APP发布消息:摩拜股东大会投票结束,摩拜终被美团“拿下”。在股东大会上摩拜CEO王晓峰的最后一番感言,颇有些壮士扼腕的悲壮:“规则就是规则,投票就是投票,如果大家做了这个决定,希望大家不要后悔。”据说,最后的投票数,刚刚过法律认定的投票数。

本文共2281字,预计阅读时间45

2018年春节前,我在北京的摩拜总部访问了胡玮炜。

摩拜的北京总部在亮马河上,有一个像轮船前舱那样的大露台,那里有一张跳床。正式访谈前,我跟胡玮炜一起跳了一会儿。她的平衡性比我好多了。对于热爱运动的年轻人来说,蹦床是她在公司忙里偷闲的一项活动。

胡玮炜是《十年二十人》访谈项目里,年纪最小的,是一个80后。十年前,她的理想就是当一个好记者,现在,她是当今中国最引人注目的创业者。

创业三年,胡玮炜获得了很大的成绩,同时也面临着强大的竞争追赶,但是她却是一个被改变较少的人。当我和她聊起这一点,我说你看,雷军他们这些年改变多大,她突然歪过脑袋问道:“他变化最大的是什么,很好奇哦。”

我想了想,大概是很多人在创业后,慢慢就不再天真了。

她问我,这是好的吗?

“就是你一个少年不见了嘛。”

“我再过几年,会不会也这样啊。”她一边笑着一边把身体往后靠了靠,大概是真的抗拒,“太恐怖了。”

她没有被打磨成一块圆石头,依然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依然排斥被这个世界的某些东西所改变。

在胡玮炜的身上聚焦了很多的悬念:一个北漂青年是如何脱颖而出的,共享单车有怎样的未来,资本到底在她和摩拜身上催化了什么,以及胡玮炜怎么看待她创业的三年,她的焦虑和改变是什么?

我希望在胡玮炜的身上,看到一些在以往接触的企业家身上看不到的特性,这次,我觉得我看到了。我想,大概是自由、自信。这些元素在非常早的时候,就出现在这些年轻人身上,在这个意义上来讲,胡玮炜真的是比柳传志、王石等人,更幸运了一些。

但她也有她的苦恼,有些很大的问题过早地来到她的工作中,比如说团队的急速扩容和资本的追赶。

胡玮炜和我说:“有一段时间,我回想过去,是不是有别的路可以选,是不是能够有一个稍微不同一点的过程,或者一个跟现在不太一样的结果。其实没有,我真的想了好久,没有。”她停顿了两秒,又斩钉截铁地重复道,“没有。”

1. 最差最差的情况 我的人生也拥有一个小箱子

吴晓波:咱们原来都是观察企业、做企业报道的记者,到自己真的去做一个企业,你觉得和你原来想象的有区别吗?

胡玮炜:作为记者,我们是要相信自己无所不能的,不然你怎么去采访啊,很多你不认识的人、不认识的领域,我们就得直接跑到那儿,去找到那个人。所以一个人一样可以拥有很大的能力。

但公司或者说商业的好处,就是好像你拥有了法力,可以去把你认为正确的价值观,在更大范围去实现。

吴晓波:那你有考虑过代价吗?

胡玮炜:我大概想过。你可以想象我十几年前来北京,拎着一个小箱子就来了,那也是人生啊,那也是我拥有的东西。就是我觉得最差最差不就是,能拥有这些,我觉得一个人能活下去就很简单了。

2. 我并不想自己每天都要去打仗

吴晓波:摩拜用很短暂的三年完成了其他企业的一辈子,两年不到就成为了行业的独角兽,整个行业三年基本上洗牌完成,摩拜也成为了一家上千人的公司。这三年你个人成长最多的是哪一点?

胡玮炜:我觉得是对人性的认知。我只是觉得,不要去考验人性,而是认知人性,并且顺着这些来,而不是把人性想得非常理性主义、非常光明,不要去考验这些东西。

吴晓波:这三年最让你意外的是什么?

胡玮炜:竞争的惨烈吧,这个是让我比较意外的。以前没经历过这些,而且可能我也不是像很多男性那样荷尔蒙旺盛,每天想着要打仗。

吴晓波:你觉得三年创业里最让你焦虑的三件事是什么?

胡玮炜:第一是产品追不上合适的时间,长期和短期的目标总是会打架;第二是团队的成长,包括个人的成长;第三,当然也有如何去明确你的战略,其中也包括融资。

3. 资本是助推你的 但到了最后都得还回去

吴晓波:共享单车的这三年是很多资本的催化的一个过程,就你个人来看,资本通常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胡炜炜:我自己觉得它是没有感情色彩的,就像科技一样,它不是非黑即白的,投射进去的都是人性,你把它用好了就是服务人类,用不好就是毁灭人类。

吴晓波:那么,资本在摩拜的发展过程起到了什么作用?

胡炜炜:资本和摩拜都是相互依存的,我们肯定是被资本助推了,但没有我们这样的产品和团队,其实它也没有办法助推。

我自己的观点是,没有一家真正成功的企业最后的成功的原因,完完全全只是因为资本。所以,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实你都得还回去。

4. 我们开始怀念一些让自身变得更好的东西

吴晓波:摩拜虽然用的是共享的概念,但实际更像是分时租赁的商业模式。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是摩拜,能在这个时间点引爆分时租赁的新模式,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胡玮炜:第一,自行车在中国一直是相对比较庞大的产业,在2016年,一共生产了八千多万辆自行车。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有这个产业作为基础,来实现摩拜的产品。

第二,从价值观层面,我觉得空气污染、城市拥堵等问题的出现,人们已经开始去怀念一些让自身变得更好的东西。举个例子,你的朋友圈可能晒的是跑马拉松、游泳、旅行,这些都不是用钱买来的,都是你让自己变得更好的一些东西。

所以在这个时候,自行车在如此方便使用的情况下重新出现,我觉得人们是没有理由去拒绝它的。

吴晓波:你觉得三年后这个市场会怎么样?

胡玮炜:现在我们也在提供更多的服务,它可能会变成一个用户的体系,增加更多的增值服务。比如说我们现在有两亿多的用户,平均每天两三千万的日活量,以此为基础只做为一个重要的入口,使日活量继续增长。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共享单车“第二春”假象:ofo摩拜仍面临生死考验

李儒超 06-16

摩拜投身新美大,ofo布局区块链,共享单车真的黄了?

孟永辉 05-24

抵抗美团收购未果,王晓峰告别摩拜

韦杰 | AI财经社 04-30

持续烧钱的共享单车将走向何方?

嘉银新金融研究院 04-12

出行大局草就后,为何李斌联手马化腾支持摩拜并入美团?

陈纪英 04-09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