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国内资讯

朱民:国内市场国际化是未来发展的必然选择和需要

国内资讯

朱民:国内市场国际化是未来发展的必然选择和需要

本文共3559字,预计阅读时间125

2018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于5月19日-20日在京召开,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朱民围绕金融改革开放再出发发表了题为《中国金融再开放:国内市场国际化》的主题演讲。

朱民表示,中国金融的国际化程度远远不能满足现状。国内是一个不完全充分竞争市场,外资在中国金融市场的占比远远低于世界的平均水平,中国金融市场国际化严重落后。与此同时,中国还产生了一系列新的问题和需求,如债务高、资源效率低、市场竞争、市场结构和市场制度的不完善,这为金融怎么服务未来的金融结构带来了挑战。

朱民指出,中国金融再开放是中国经济进入新时代的新金融要求。国内和国际机构利用不同的优势和力量在国内市场竞争,能够推动金融市场健康成长。开放能推进整个金融机构的改变,提高金融效率,提高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效率,建立现代的监管体制,由此建立健康有效和稳健的市场金融体系。要通过金融再开放,重塑金融格局,提高金融效率,防范金融风险,创立中国特色金融模式。

以下是演讲实录:

再次感谢大家参加我们这次活动,确实是我们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荣誉,再次谢谢各位贵宾、各位嘉宾。这次会议是关于金融开放的,所以我想讲的题目是“中国金融再开放:国内市场国际化”。因为时间的关系,我想把我的发言放在10分钟左右的时间里。

这个很简单的“国内市场国际化”,我觉得开放的核心理念就是打造一个和国际接轨的国际化的中国的金融市场,这是我们今天必须要做的,因为我们金融市场规模极大,但是我们的国际化水平、我们的监管水平、我们的业务产品服务还跟不上,这个和我们中国作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作为世界上第三大金融市场的地位不符合,这个和中国进入了新时代经济的需求转向实体经济的改革不符合,这个和中国的经济增长强劲、中产阶级增加、财富增加、人口老龄化未来对金融服务的需求不符合。所以现在全面推进金融改革、国内市场国际化,既是我们未来发展必然的选择,也是我们未来发展的需要,所以我的命题很简单,“国内市场国际化”。

看一下我们过去40年的发展我觉得很了不起,1996年的时候我在中国银行工作,那时候在世界排名前二十大银行,论资产我们只有一家,那是工商银行,是占前十位,论利润只有一家,是中国银行,排名也很靠后。现在全世界最大的二十家银行前五家是中国的,现在全世界最赚钱的二十家银行前五家中国的,这是了不得的事情。

1993年的时候中国的资本市场占全球资本市场的比重是零,今天我们占了11.3%,是全球第二大股票市场,我们的债券市场今天低于美国和日本,是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而在15年以前,我们债券市场几乎为零,这又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资本市场发展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上市公司市值占GDP的比例从45提到65,虽然还低于韩国、低于全球的平均水平,但是增长还是很快的。我们的保险现在是世界上第三大保险市场,大家关注到我们的保险仅次于美国和日本是第三大,但是如果我们关注到保险的密度,我们人均保费今天只有280美元,美国是4095美元,我们只到美国水平的5%,日本是3500亿美元,甚至韩国都是3000美元,所以我们的保险市场的前景无限的宽广。

但是回过头来在那么大的茁壮成长的庞大的市场里,我们的开放是多少呢?我们的国际化程度远远不能满足或者不能符合我们的现状,我们外国银行占中国银行的资产,最高的时候2007年占到2.32%,今天只有1.26%,下降了。我必须承认我也犯了错误,15年前我在中国银行工作,那时候我们分析15年以后外资银行因为WTO的原因可以占中国银行业资产比重的15%,因为它有多的产品,特别是在衍生、对冲等领域,可以达到整个收入的20%—25%,15年过去了,这些银行的比重从当年的2.32降到了今天的1.26,当然是因为中国的银行业涨的太快,但是也是因为在开放的同时我们在准入、在股权、在产品、在范围、在监管还是设置了很多的条款,这还是一个不完全充分竞争的市场,所以15年前我做的判断完全错了。

我们看股份,外国的投资者在中国股票市场的股份只有1.15%,外国的投资者在中国的国债市场、金融债券市场只占2.44%,外资只有在保险业占比比较高,达到了6.1%,这个比例远远低于世界的平均水平,这个比例远远低于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远远低于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第三大金融体的地位,中国金融市场国际化严重落后。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在这个时候我们还产生了一系列新的问题和需求,中国的债务还是很高的,大家可以看到中国的债务已经高达了220%左右,债务很高的时候日本的债务达到了220%,日本发生了危机;泰国达到了180%,泰国发生了危机;美国的债务达到了180%,美国发生了危机;西班牙达的债务达到120%的时候,西班牙发生了危机。200%的债务线是一个国际警戒线,中国现在超过了200%,我不认为中国会出现金融危机,因为这有结构问题、有资源配置问题,也有我们很好的流动性支持等等一系列问题,但是债务高、资源效率低确是一个不能不引起注意的问题,仅仅14年、13年以前,我们1块钱人民币的贷款可以生产1块钱新增GDP,今天我们要4块钱的贷款才能增加1块钱的新增GDP,贷款的效率降低了75%以上。效率低表明市场竞争、市场结构和市场制度的不完善,与此同时中国有全球最高的储蓄率,46%的储蓄率怎么配置来满足我们未来的需求和老龄化的需求,我觉得这些都是未来对我们今天这个时间点提出的要求和挑战,所以中国进入了新时代以后,当我们整个的人均收入在上升、我们的服务业在上升、我们的制造业在下降,我们整个经济结构里金融结构怎么服务未来,这又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所以把未来拢在一起的时候,我们需要新的改革,这就是易纲行长在博鳌宣布的,我把易纲行长以及我们这几天宣布的改革归拢起来:第一个,市场准入,把市场打开,所有权设置的地方,商业银行发行新设置、证券公司等开始放宽;第二个,业务放宽,这是一个全面的业务,鼓励信托、金融租赁、汽车金融、货币经济、消费金融等全面的业务放开,这是以前都没有开放的,而且把外资银行的业务范围全部放开,业务放开、准入所有权放开,我觉得这个很重要;第三个是把金融的基础设施、信用清算、评级以及征信等的基础服务业放开,使得市场的透明度和信息度、竞争的公平性大大加强。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有进一步的资本市场沪港、沪轮的互通。银保监会刚才陈主席提出了一系列新的措施,我们的证监会也提出了一系列的措施开始具体落实。我们现在已经有外资的证券公司开始申请增加持股到51%,三年之内达到百分之百的持股,这个市场真的变了。

在这个市场变化的时候,核心我觉得还是国内市场的竞争和国际化。国内金融机构有它的客户网络,资源,当地支持的优势。国际机构有它的资本风险管理产品等等的优势,这两个不同优势的力量来竞争和冲击,就比谁走得快。国内市场如果在风险管理、在效率、在产品等方面赶上国际组织,国际组织怎么扩大国内的市场,达到最好的网络获得优秀的客户,这就是一个时间的竞争,产品质量和客户网络的竞争。这个竞争会非常精彩,由此改变中国的金融市场格局。未来竞争一定是速度,同时这个竞争会改变整个市场的格局,我们看了全世界关于金融市场的增长格局。中国是最后一列,02年中国的资本市场只占全球市场的2%,债券市场1%,银行市场3%,2014年12年以后,资本市场8%,债券市场5%,银行市场占了18%,攒足了劲。但是从GDP来看,引领他们的资产GDP22.3%,股票和债券也就是48%左右,就是李扬院长刚才说的我们资本市场的结构不合理,资本市场不够还是靠间接融资,所以我们的资本我们的效率还是有很大的改进空间。所以开放以后会推进整个金融机构的改变,提高金融效率,提高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效率,我觉得这是特别重要的一点。

在这个基础上,当你的市场开放了,你才能建立现代的监管体制,不然的话你建的是空中的楼阁,由此来建立健康有效和稳健的市场的金融体系

如果我们把以上所有放在一起的话,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的金融迅速发展,取得了世界的奇迹,毫无疑义。但是我们的国际化和开放度远远落后,所以中国金融再开放是推动国际金融市场的国际化,我觉得这是最为关键的。这是中国经济进入新时代的对新金融的要求,竞争市场推动金融市场发展,并由此为进一步的金融系统开放打好基础,全面的开放。因为只有市场稳健了,才会有全面稳健,包括资本帐户、包括人民币可兑换,这是我们在国际上看了无数的案例和经验的结果。通过金融再开放,重塑金融格局,提高金融效率,防范金融风险,创立有中国特色的金融模式。谢谢大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金融开放不是“狼来了” 有效平衡开放与风险

第一财经《解码新金融》 05-30

高榕资本张震:做服务于实体经济的金融科技投资

小未 05-21

黄益平:对金融服务业的开放应更大胆 对资本流动的开放要谨慎

小未 05-21

金句汇总: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嘉宾观点集锦

小未 05-20

朱宁:资产管理行业是一个明显的朝阳产业

小未 05-20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