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出海印尼:上千现金贷仅40家落地,黑产大军尾随而至

本文共4560字,预计阅读时间149

在中国监管落地后,印尼曾被视为中国现金贷企业的“救生筏”。

最热时,上千家现金贷企业盯着印尼,每月有上百家中国企业赴印尼考察。

但多位印尼现金贷从业者统计,至今真正落地印尼的中国企业,只有约三四十家。

它们中月交易量最高的,也仅过亿元,大多数平台在千万级别徘徊。

印尼是中国金融出海的第一站,在这里,人们本以为将上演“千军大战”,为何市场却迅速进入冷静期?

近日,一本财经记者来到雅加达实地走访,了解它们到底遭遇了什么。

01 监管收紧

2017年年初,中国金融大军开始了出海之征。

而印尼,成为了第一站。

“逻辑很简单:2.66亿人口,居民超前消费意愿强烈,而且几乎人手一部智能手机。”印尼某现金贷头部平台创始人钱坤称,这就是他们选择印尼的核心原因。

当时的印尼金融公司,都相对保守。当它们还在研究这些“数据较少”人群的风险怎么控制时,中国金融大军,已全面杀到。

△雅加达市景

2017年,中国监管趋严,出海大军兵临印尼城下。

“最多的时候,有上千家公司准备进入印尼市场,几乎一天一个考察团,来印尼找资源。”钱坤称。

它们一踏入印尼土地,对当地公司,简直是“碾压式的”。

在印尼谷歌商店,金融类APP榜单排名靠前的位置,开始被中国金融公司揽括。

而其中,还有很多陌生的“马甲包”。

“马甲包就是中国现金贷的玩法。一家公司注册多个马甲,全面收割流量。”钱坤称。

还有一些中国公司,把日利率定为2%-3%,高于行业普遍的1%。

中国军团的声势和打法,引起了印尼监管层注意。

“印尼金融管理局(OJK)被吓坏了,他们觉得这个市场已没法控制。”业内人士透露。

面对中国军团,是放,还是收?印尼监管层的心态其实颇为纠结。

“印尼信用卡的渗透率太低了,监管在这方面是有KPI的,要把市场做大。”上述人士称,但让监管头痛的是,国内市场还未起来,中国军团就已杀到。

所以,印尼监管不能和中国市场一样,一刀切。

他们试图找到其中的平衡点:一边放,一边收。

“整体感觉是,印尼监管层在学中国。”唐牛总裁刘小蓉发现,印尼监管层针对现金贷出台的很多措施,和中国类似。

比如,未登记注册的公司不得运营。

比如,告知部分企业,借贷最好有场景,利率要降低。

比如,联合谷歌商店,下架不符合资质的网贷APP,约谈违规企业。

还有消息称,印尼监管层将对利率规定上限……

而两者不同点是,“中国政府是放而不管,最后收;印尼政府是看到苗头不对马上管,完全不一样”,上述业内人士说。

规范市场的紧箍,越收越紧。

在印尼照搬中国那套粗放野蛮的打法,已经很难奏效。

在这样的背景下,以为印尼监管还是真空、想赚一笔快钱就走的企业,在考察后心灰意冷,只有放弃。

“现在进入已经晚了,他们都怕成为接盘侠。”一位业内人士说。

上千出征大军,在印尼监管之后,几乎退下了一半。

剩下的企业,一部分在犹豫观望,还有一部分在准备注册备案。

截至3月5日,在印尼,有36家公司拿到了OJK注册登记,有42家公司正在注册,还有42家有注册意向。

据了解,拿到注册登记的公司中,有4家中国公司。

因为注册和OJK反复沟通、修改资料后,刘小蓉发现,监管层的态度,是开放的。

他们欢迎扶持者、发展者,但绝不欢迎收割者、掠夺者。

02 风控难题

△在唐牛的雅加达办公室,审核团队正在工作

出海不易。落地的困难,远超想象。

实际上,印尼的现金贷客群比中国要优质:除去低收入蓝领,还包括大量信用卡未覆盖的白领。

这背后有特殊的历史原因: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印尼银行提高了信用卡申请标准。

危机过后,银行并未及时调整。

奇怪的是,客群更优质,但在印尼,坏账率却比中国高。

有企业表示,印尼的坏账率要比中国高约20%。

这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催收极难。

在中国,曾有人笑称,中国的现金贷,就是“通讯录贷”。

公司读取所有的通讯录,一旦客户不还钱,就去“爆通讯录”。

而在印尼,这样的野蛮方式,完全行不通。

首先,印尼监管明确禁止一些催收方式,比如,对客户进行24小时全天候狂轰滥炸。

捷信印尼法律和合规部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只能在周一到周六的早上8点到晚上6点催收,在印尼的全国节假日不得联系客户。

对于老客户,时限可以稍微放宽,但是,催收人员开头的第一句话,必须是:“先生/女士,您允许我和您通话吗?”

这是因为,监管政策中有一条:“除非顾客同意,否则不能在上述时段之外联系。”

而一旦违反规定,处罚极为严苛,毫不留情。

“要是暴力催收,政府收到举报,你就只能回家了。”印尼某现金贷平台创始人陈凯说。

很多中国公司都听说,有印尼本地公司暴力催收,最后被迫关了门。

“本地公司尚且如此,更何况外来企业。”钱坤称,他们的催收人员都需要严格培训,所有的通话录音中,一旦出现一些“不雅”字眼,员工就会被要求下岗。

“在这里,根本没有‘暴力催收’这个词。”钱坤称。

其次,印尼人也缺乏暴力催收的“基因”。

印尼有近九成人口信仰伊斯兰教,其他人群分别信仰基督教、天主教、印度教、佛教等宗教。他们普遍性格温和,说话客气,很难骂出脏话和恶毒的字句。

在催收时,他们往往用的是服务性的口吻,而非斥责性的。

陈凯称,曾有中国公司教印尼员工一些催收策略,比如辱骂对方的妻子,“他们听完被吓坏了,因为有信仰,完全说不出口”。

“你让他暴力催收,他真的也做不到。”刘小蓉说。

而“爆通讯录”这样的做法,催收员绝不会执行。

他们顶多从通讯录里选择一两个客户家人打电话,然后温柔询问:“我可以和您通话吗?您可以告知借款人还钱吗?”

在印尼,还有一个风控难题,就是当地数据的缺失。很多人将这里称为“数据蛮荒之地”。

在这样的情况下,欺诈和黑灰产,就有隙可钻。

值得注意的是,黑产也跟随中国金融企业的脚步,来到了印尼。

3C分期,他们会跟门店和销售勾结。

现金贷,他们会帮不合规客户过审。

“骗钱的都是当地人,但我们和行业里的人沟通后发现,这些中介应该都来自中国。”刘小蓉说。

业内传言称,有一个平台被撸了几百万。

另一方面,当地的欺诈,也开始抬头。

“还有人PS身份证,PS痕迹清晰可见。”陈凯说,当地人造假的手法非常幼稚,很容易被识破。

也有公司发现几十个客户的证件信息高度雷同,最后发现,它们都是伪造的。

03 政治隐忧

在印尼生活一段时间后,很多中国企业渐渐融入当地。

很多人感受最深的,是当地民众的友好与淳朴。这种善良淳朴程度,甚至在中国也不多见:“他们对你的微笑,是发自内心的。”

但政治,或许仍然是在印尼展业时,最大的风控变量。

印尼有排华历史,在18世纪就出现过荷兰殖民者屠华事件,20世纪又出现过两次大规模排华。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段历史正在逐渐淡去。

△雅加达唐人街 拍摄:罗素

但对部分政治敏感度高的中国企业来说,排华事件会否重现,一直是它们的隐忧。

“每天都高度紧张。”钱坤说,他的印尼同事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视看新闻,观察舆论是否平静。

“一旦有风吹草动,我们会马上撤出印尼。”他表示。

而钟万学事件,让中国企业真切感受到了印尼的政治动荡,并为之捏了一把汗。

华人钟万学曾是雅加达特区省长,被视为华人之光。

但2016年11月,他在竞选时出言不慎,被认为亵渎了伊斯兰。

此后,雅加达爆发了反对钟万学的大规模游行,参与者超过10万人。

在电视和微信群里,很多中国公司看到了这样的画面:浩浩荡荡的游行人群举着条幅,在雅加达中心区行进,要钟万学下台。

刘小蓉当时住的公寓对面,也有游行者纵火。所幸火势不大,最后被扑灭。

“我们确实担心它会变成一起大规模反华事件。”刘小蓉和同事深感焦虑,询问很多印尼穆斯林和华人朋友后得知,“参与者并没有那么强的反华情绪”。

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

有的中国企业习惯于不问时事、埋头赚钱,但在印尼这样一个宗教、种族关系复杂的国家,综观大局、保持谨慎,并非多此一举。

因为经济,从来不可能脱离政治单独存在。

04 未来趋势

尽管现金贷出征印尼并不算成功,但另一边,场景分期却发展得颇为红火。

2013年进入印尼市场的捷信,已打开了一片天地。

在雅加达的各大商场和超市,捷信的分期广告随处可见。

3C手机分期,是捷信的主营模式。

△在雅加达市中心的手机专卖店,捷信的分期广告颇为显眼 拍摄:罗素

“手机分期在当地非常普及。不少门店差不多一半的手机,都是通过分期卖出去的。”捷信的相关负责人称。

可见手机分期这个场景,极具市场空间。

当地人有“及时行乐”的消费习惯,因此,任何一个大的消费场景,都可以切入。

目前在捷信的分期业务中,手机占了七成,而其余三成,就是其他电子产品和家具。

更多的玩家,也已进入场景分期领域,比如印尼版分期乐Akulaku。唐牛也切入了场景分期市场。

此外,中国巨头也在杀入这片土地。

京东就将印尼作为在东南亚开展消费金融业务的第一站,印尼白条在半年前便已内测成功。

据知情人透露,小米金融也看好印尼消费金融市场,在全力布局。

而此前,小米已在印尼开设手机工厂,并上线贷款超市APP,有通吃的势头。

“这个市场还不成熟,发展全数据化、自动化的现金贷,其实土壤是不成熟的。”钱坤预测,起码还有3年,这片土地才能健康地孕育“现金贷”。

但,场景分期却可以先行。

捷信的相关负责人称,在印尼,监管要求消费分期的贷款必须有场景,需基于交易。另一方面,通过场景获取的客源,相对来说风险更小,更可控。

因此,在目前的印尼市场,先发展场景分期,可能是更明智的策略。

△雅加达繁华地带的商场门口 拍摄:罗素

在多重夹击之下,印尼的银行已经苏醒,杀入分期市场,与竞争对手近身肉搏。

回到现金贷领域,很多中国公司都感觉到,竞争正在加剧。

为了避免被挖角,公司员工的工资,一直在涨。

如果玩家增加,选择变多,多头借贷的现象会不会变多?印尼市场会重蹈中国市场的覆辙吗?

没人知道答案。

大家共同的选择,就是快马加鞭,日夜兼程。

“趁着这个市场还是干净的。”

结语

印尼被认为是中国企业出海的一个样板。

而在这里,中国远征军正面临越来越严的监管、越来越激烈的竞争。

潮水褪去时,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生存。

而在此之前,它们对这片土地的耕耘,必须深一点,再深一点。

(文/罗素;应受访者要求,陈凯和钱坤为化名)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一本财经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一本财经未央青年

276
总文章数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金融科技(FinTech)第一新媒体。...

未央今日播报:小米港股IPO估值550-700亿美元 7家基石投资者已认购

未央研究 12小时前

优亿金融借款折合年化利率高达255.5% 超过现金贷36%红线7倍有余

佚名 | 证券日报 18小时前

金交所详解

咚咚锵 | 网贷之家 19小时前

现金贷政策筑起的堡垒:催收机构何去何从?

独角金融 2天前

起底电信诈骗黑市:现金贷平台内鬼卖数据,上万用户被骗数千万

一本财经 06-15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