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

从P2G到金交所,违约风暴下,互金政信类产品出路何在?

本文共3217字,预计阅读时间117

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19日在北京参加某论坛时,详述了中国经济面临的一系列深层问题,谈及地方政府债务时称,中国的地方债大概是40万亿,但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债的,甚至许多地方连息都还不起。

告别了15-16年融资狂欢期,地方政府融资又进入了偏紧的周期。无论是地方债务规范,还是财政部清理PPP项目库,都大大加大了地方政府融资难度。在上一轮(13年—14年)融资紧张期中,互金曾经扮演着为政府排忧解难的角色,各类P2G平台层出不穷,政府信用类产品大行其道。在新的地方政府融资紧张周期下,基于互联网金融平台或金交所渠道兜售政信类产品似乎又成为必要选择。就此,帝都金融圈第一时间连线多位专家。

P2G:主打政信类融资的互金平台

P2G,又称为政信互联网金融,即通过互联网金融平台嫁接民间资本与政府信用或类政府信用项目。大多数P2G平台的模式是为国企(央企)保理项目、政府直接投资项目、政府承担回购责任投资项目、国有金融机构债权回购项目及其他有政府信用介入的项目融资,后续更多将业务指向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保障性住房建设项目。

从开展P2G业务的平台看,早一批大多数集中在2014年,P2G平台一开始专注于此类业务模式,其中以四川投促金融、浙金网为代表。后来又相继出现了大拇指哥财富、银魅财富等专注于此类细分业务的平台。2015年以来,一些知名P2P平台以及上市公司也开始介入布局此类项目,前者以新联在线为代表,后者以汉鼎股份公告设立汉鼎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开展P2G业务为代表。

政府债务强监管,政信类产品违约风险加大

在14年、15年主打P2G的平台往往会宣传自身项目内含政府隐性担保而具有较高的安全性。但所谓“P2G”模式的融资项目的潜在风险并不像想象中那么低,突出的是政策风险。

自2017年开始,国家对于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的监管日益严格。2017年4月26日,财政部、发改委、司法部、银保监会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50号文),要求“金融企业为融资平台公司等企业提供融资时,不得要求或接受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以担保函、承诺函、安慰函等任何形式提供担保”。2018年3月28日,财政部印发了《关于规范金融企业对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投融资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23号文),系统梳理了过去一段时间地方债务监管文件和金融监管文件中针对金融企业和地方债务的条款,旨在剥离传统地方政信类项目中的“地方政府隐性担保”。

为了更好的了解目前市场上政信类产品风险,帝都金融圈独家采访了某保险系资管机构L总。他认为,贺铿副主任委员所列举的40万亿的地方债规模相比年初财政部公布的2017年财政预算内地方政府债务16.6万亿多了23万亿,风险来自两方面:

一方面来自于地方政府债务规模绝对值很高,而各地GDP增速整体放缓,还款能力下降。以杭州为例,2017年全年财政总收入2921.30亿元,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567.42亿元,而中指院数据显示该年杭州土地出让金收入高达2190亿元,仅次于北京。一旦房地产市场出现逆转,对于地方政府的偿债能力无疑是毁灭性打击。

另一方面在于数据的不一致,说明有很大的隐形债务,而不管是地方政府还是金融机构以及一般市场人士,对隐形债务的底数都是很难摸清的。一旦个别地方政府出现违约爆雷,对市场刺激很大,预期会快速恶化。

同时,L总也说明由于地方政府发行的债券纳入地方财政预算,属人大批准,安全度较高。而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相对而言安全度不高,且目前政策导向使得大量表外非标等资产需回归表内,最终无法回表的资产将会存在较大的资金接续风险。而大量互联网金融平台对接的资产乃是政府融资平台或者国资背景的资产,其安全性存疑。

尽管各类监管文件发布并不直接导致政信产品违约,但在资管业态重塑的过程中,必然会带来信用收缩和风险偏好下降,而资管新规的落地也会带来大量表外非标等资产回表的压力。政府信用背书项目的违约一触即发,一旦地方政府无力偿还,对于互金行业而言,直接影响到的就是最有话语权却谈判能力最弱的债权所有者——大量分散的互联网金融理财者。

线上监管趋严,政信类产品线上转线下

帝都金融圈通过与部分P2G平台从业者交流后了解到,由于网贷暂行管理办法及资管新规的发布使得线上产品需严格遵循“单个项目投资人数不得超过200人”、“个人借款限额不得超过20万、法人不得超过100万”等监管红线,导致互金类政信产品增量规模急剧下降,部分仍发行政信产品的网贷平台也存在着拆标、自担保等问题。

以内蒙古钰欣旗下的“内蒙贷”为例,“内蒙贷”官方网站陈列着国土绿化、文体设施等多个公共民生项目,筹款公司多为国资企业。在“内蒙贷”网站上,根据施工阶段,一个大项目会被拆分成很多小块产品进行销售。“内蒙贷”签署担保协议的公司叫内蒙古青源融资性担保有限责任公司,然而,“内蒙贷”借款人之一的包头青山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控股大股东为包头市青山区财政局,内蒙古青源的全资股东也是包头市青山区财政局,关联担保问题值得引起关注。

除以互金作为通道发行政信类产品之外,由于线上业务监管趋严,目前市场上多数政信产品大多采取通过与金交所线下合作模式小规模发行。某金交所业界人士Y先生对帝都金融圈透露,金交所基本做的就是通道业务,如果项目方能找到资方购买其通道产品,目前的金交所是乐得其成。另有与线下第三方理财机构熟悉的D先生,则直接给帝都金融圈阐述在市场违约风险陡增的环境下,第三方理财也开始大量面向个人投资者代销金交所发行的政信类产品,而这些金交所是否具备面向个人投资者的资质则存疑。

2017年1月份,《21世纪经济报道》中就金交所理财的报道中,举了温州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下称“温金中心”)推出的“政金宝系列理财产品第20期”为例,该产品的发行人为通辽市天诚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天诚建设”),并用于通辽科尔沁工业园区基础设施的建设,且各期总规模为5亿元,期限达两年。而在该产品的还款来源上,除天诚建设的6亿元应收账款质押外,通辽市城投集团还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同时科尔沁区财政局也为此次融资出具按时兑付本息的承诺函。而在规范地方债的背景下,财政部直接承诺兜底已经不具备可操作性。

我们查阅了同样在政信类产品有所耕耘的浙江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其官网产品介绍的自问自答设计中,明确就新形势下如何保障政信类产品履约能力做了解释。

问题:浙金中心发行的定向融资计划,多是政府项目,比如五水共治、安居工程,投资者的角度看都是社会公益项目,那么政府怎么保障按期兑付本息呢?

答:政府类项目发行人一般是政府平台企业,担保方多为实力强劲的发债主体,还款来源根据每个项目的具体情况会有所差异,但根据中心要求均确保有足额的还款来源覆盖产品本息。

产品发行方的经营收入、公益项目的政府补贴,以及国有企业名下的土地储备出让收入,都是可靠的还款来源,是产品到期兑付的强有力保障。

由于金交所本身游离于一行两会的监管体系之外,为地方政府主导监管,有着诸多监管空白,在新一轮地方政府融资饥渴的大环境下部分政府背景的金交所有演化成政府小金库的可能,我们认为任由其发展,必然会集聚了较大的金融风险。刨除出其他因素考量,我们需要问的是:目前基于交易所发行政信类产品的模式是否存在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空缺以及背离中央精神输血地方融资平台等问题?在目前地方政府债务规范以及资本市场违约风波迭起的大环境下,可以肯定的是政信类产品绝对不会如宣传中所言那么安全。帝都金融圈郑重提醒广大投资者,对于政信类产品应当切忌盲目相信其背书能力,要养成理性投资习惯。对于互金行业政信类产品未来的创新,帝都金融圈将会持续关注。

本文作者:华文君,西之园。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帝都金融圈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帝都金融圈未央青年

4
总文章数

金融科技监管与商业模式创新,微信公众号:capfinance。

金交所详解

咚咚锵 | 网贷之家 06-21

揭底70家金交所的非标帝国:场外之地=法外之地?

刘筱攸 张雪... 06-17

未央今日播报:美联储如期加息25个基点 周小川示警纯炒作性加密货币

未央研究 06-14

金交所+P2P模式路在何方?投资人该如何抉择?

乐山大佛 06-08

起底泛信贷监管之变:互金公司面临怎样的未来?

苏宁金融研究院 | 苏宁金融研... 06-07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