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商业模式国内资讯

金融科技:代码对铸币权的幻想与终章

本文共4333字,预计阅读时间143

商业模式的本质:永恒的流量生意

16世纪中叶出现重商主义,现代商业世界从人类主要文明集结形态中分化出来,得以跟政治、科学、宗教等并列乃至当下几乎成为全人类追逐的主航舰,寥寥不过数百年。

穿透了看,本质上政治、宗教其实也都是一种商业模式,释迦摩尼、华盛顿和小扎一样都是伟大的创业家。

这些不同的“生意”相通的一点在于,本质上其实都是一场“圈(养)人(韭)口(菜)—收(割)钱(韭菜)”的游戏,只不过套路不断升级而已,炮火模式(政治)迭代信仰模式(宗教),近代又分化出交换模式(商业),21世纪又升级到代码模式(科技)。

圈到人口后,变现模式也在迭代,从政治的税收模式,到现代商业的消费主义,再到我们如今天天琢磨的互联网行业变现三件套:游戏、广告、电商。

所以我们今天互联网反复说流量、流量、流量,实质上是越来越透视了人类所有商业模式的本质核心就是圈流量、就是如何圈到大规模的人口,这是创业的核心命题,这说明越来越接近这件事情的本质了。

人类历史数千年,玩穿了不过是场铁打的流量生意。

互联网(科技)的本质:非线性圈流量的黑科技

互联网干了一件什么事呢?我们需要先对历史上圈流量的主要里程碑级模式作个复盘。

1.0是暴力模式,国家通过枪杆子在地面上划人(韭)口(菜)池,国境线那边归你收税这边归我。这个模式是上帝视角级的顶级模式,当然也是最hard的模式,生存维度爬得足够高很难被颠覆,加上热兵器的无上限发展,20世纪后全球这种创业机会基本就关门了,这种地面上的人口分割格局也很难被打开重新分配。

直到20世纪跨国公司的出现,在全球化利益的驱动下,没用一枪一炮打开了各大分割的人(韭)口(菜)池,通过跨国贸易,跨国公司实现了在暴力注视下“地面建国”2.0的奇迹。

当然因为还是在地面上玩,不得不跟地面上的人口池领主们交换利益,所以我们看到大部分跨国公司背后都代表很多国家意志和利益。

互联网的登场迭代了这种局面,因为代码拥有原生的跨空间属性,原则上讲是天生全球化的。一个公司不在A国,甚至没有一兵一卒在A国工作,却照样可以越过地面上的物理性人口篱藩,在空中圈到A国的人(韭)口(菜)。

Facebook已经在全球130多个国家圈到20多亿人口了,你还把它当做一个公司吗?这叫空中建国。同理还有阿里巴巴和腾讯,我们在上面已经完整地实现生老病死的税负,一个人在腾讯数字世界里生存的时间不见得少于在某国家物理世界里生存的时间。

所谓互联网,本质上是用代码圈流量的黑科技;而且是非线性的圈法,成本曲线绞杀传统世界的线性扩张。

区块链则是一串带金融属性的代码,而且其金融现象远大于代码属性。如果互联网还只是一串圈人(韭)口(菜)的黑科技,那区块链是直接带核武级收割机的圈人(韭)口(菜)科技、是圈割一体机,一步到位实现了所见即所得、所圈即所割。

互联网如果算“数字建国”,那区块链敢不敢算“数字窃国”?大家看着办。

金融的本质:暴力创业的商业模式变现

金融的本质是铸币权的外延,而铸币权是一个暴力创业团队的核心商业模式变现:建立政权圈人口—发行货币收割人口劳动力。金融丰富和雾化了铸币权的环节,让大家迷失。

铸币权是什么概念?那是一个创业团队用血肉换来的商业模式闭环和变现,是不容侵犯、没有商量余地的。而且金融的外部性是国家级的,草根上去做金融,无法为维稳成本买单。

所以金融现象本质上是国家现象的延续和闭环,而不是阿猫阿狗都可以上去做的,那是毫无核心意识。

最近听说蚂蚁金服和京东金融都宣称不再做金融而定位卖水了,要不先把京东金融的名字改改,不然杵在那里半拉子大家多尴尬。

但显然总有人停不下来对铸币权的幻想,理由都不用展开说,收割机谁不想开一把。然而出来混终究要还,没有核心意识带着敞口跑总归难以穿越历史周期,所以明天、安邦、华信、海航、万达、中植甚至平安,各种系都在缴枪。

我们见到了一轮大型铸币权回收周期的历史奇观,各种八仙过海好不容易薅到的金融牌照,正从各种民营金控们中自觉吐出来,不能玩儿了。

自古华山一条道,想长期share到铸币权也不是没有办法,原则上企业上市是唯一与暴力集团share铸币权的合法路径,但要创业一路过关斩将送到敲钟那一天也挺不容易的,相比还是一步到位直接搞金融牌照来得快。

而且上市公司的铸币权也是说打折就打折说回撤就回撤,比方说去年的定增一停,某些靠资本运作为生的就不行了,最近刚塌方了一家叫星河互联的,去年还号称是除阿里巴巴之外最大的产业投资集团呢。

金融科技的本质:流量优势对铸币权的阶段性幻想

金融科技已经热闹了好几年,号称要颠覆传统银行的有,上岸的也有(趣店赚钱上市转型三步曲),互联网也一直在诘问自己,除了广告和游戏,真就没有其他变(收)现(割)模式了吗?

P2P捅开了这个天机,现金贷铿锵有力地回答了这个历史命题。

互联网这帮人,还是太年轻,有点流量在手上就飘了,竟然也跟那帮民营金控一个思路开始幻想铸币权。王健林们可是比你们老司机中的战斗机啊,都不带商量给你表演了好几场翻车大赛。

高频打低频、最优商业模式吊打次优商业模式,你们用代码掏走了流量,这事大家认,但碰铸币权的事要不再想想?

听说现金贷又出现了新的变种,还是符合36%的年化监管规定,但借钱得先高价买个1000块的锅。不得不承认市场的创新能力是永无止境,阶段性的监管套利理论上讲无穷无尽,这个猫捉老鼠的游戏没完没了,还真可以有执着的人。

近年来银行业确实停下了高速的业绩增长,恰逢金融科技呼声很大,很多看热闹的就下结论是所谓的互联网动到了金融的奶酪,鼓吹金融科技可能要上天。

这多大个误会啊,是经济周期让银行停下躺着赚钱好吗?科技算个球,你看银行利润停止了增长,但下滑了吗?

但我们要承认,现在全人类的流量都在被互联网劫持,何况银行。

互联网手握如此重大的人(韭)口(菜)池,加上资本加持或胁迫一下,肯定是希望能顺畅找到出口变现,直进直出,别憋着浪费流量资源(如上图)。

跌跌撞撞地在游戏、广告、电商几个口子上突破,辛辛苦苦跑出来发现是给几位马爸爸的市值添砖加瓦;转身一看要是能在金融上出口就太帅了,以互联网裹挟的人口规模和用户习惯,在金融上随随便便一变现,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那还用说?但幻想就是幻想,阶段性的错觉会过去的,一件事情的本质就是这么残酷,历史从来如此决绝。苍天饶过谁。

金融VS科技:谁折叠谁

金融科技的上半场,以科技为主旋律,上演了林林总总科技的可能性,卖水的卖水(技术类)圈流量的圈流量(场景类),还有各种在边缘地带各种姿势蹭铸币权的(模式类)。

当下到了下半场,其实形势已经十分明朗,科技的创新是突围不了金融的生存象限的,互联网发展的目标如果指向金融,必将在金融的核心——铸币权上,被金融的主流玩家拍死一万遍。

下半场,金融科技必然回归金融本位,正本清源收敛到金融玩家上。科技之于金融不过是一个工具的升级,这次是互联网,上次是PC升级了算盘,本质上有什么区别?

太阳底下并没有啥新鲜事。在金融科技这个考题上,铁定是金融折叠了科技。

说穿了金融业本身并不是什么高科技行业(除了对冲基金等确实高精尖的部分细分行业),产品都是同质的,根本算不上什么技术门槛。互联网进来,一个本来就没有技术含量也可以活得风生水起的行业,有啥好被新技术所迭代的?

金融的生存什么时候靠过技术,这个维度看金融太低端了。金融的逻辑是谁做大于怎么做,千万别搞反了。

这样就特别清楚,驶向金融科技彼岸的有哪些选手,大家分别是什么命运。金融业在铸币权的护航下,顺利折叠科技,利用代码的赋能,必然成功抵达。

互联网分叉为两路,一路给金融业提鞋卖水,也能上车,还有一路将长期在猫捉老鼠的游戏中赌铸币权的监管套路,下半场的奇迹肯定越来越少了,回头是岸吧。

最后是区块链,这帮兄弟是能成功上岸的,感谢数学的助攻。详情不表。

最后金融科技的牌桌上,留下带着科技提鞋小弟的金融大哥和一小撮各种姿势流窜的区块链小兄弟,大家都不会消失,大家balance。

金融科技是未来商业世界的价值高地

最后还是来收敛一下本世纪的商业竞争,以及金融科技应该置身于历史何处。

为了方便理解,我们把现代商业体系建成一套升阶金字塔模型。最底座是实体经济,基数最大,但赚钱很线性很辛苦,按PE估值。在实体经济之上产生了金融业,相当于数学上的一阶求导,金融成为人类创造的第一次高阶资产。

高阶资产的特点是弹性加大,赚钱效应恐怖,大家都听说过银行业占A股一半以上利润的恐怖故事吧;但同时风险也加大,所以赚了钱在金融业算不上本事,要算你的净资产来估值。

科技互联网的出现继续升阶了这个金字塔,也迭代了财富分配,而且更加疯狂,美国科技类上市公司总市值可以占到美国GDP 39.83%的比重。

科技行业是比金融业更高阶的资产,甚至都不用靠赚钱能力来证明自己值钱,只要有收入甚至只要有用户就行,按PS或者干脆像贾布斯直接按市梦率估值。

金融业如果说受到了科技行业的竞争,那不是科技对金融本身的侵夺,而是科技爬到了比金融更高阶的位置蚕食了金融的财富和资源,比如美女不再是金融业的独有配置。

我们通常说美国靠华尔街和硅谷的东西海岸组合叱咤全球竞争,放到我们的金字塔模型里看就是美国靠金融与科技两大高阶行业收割全球。

所以一个经济体要参与全球竞争,既要打地基夯实底座,也要不断升阶到金融和科技行业去,否则只能长期被人收割。当然也要控制好金字塔的比例,如果做成倒三角就会危险,所以我们在搞脱虚入实、去杠杆,本质上是为了让金字塔回到健康的身材。

按照这个模型,显然有个一颗赛艇的重大命题:科技互联网行业之上,有没有更高阶的资产?有的话能否加快步伐、提前卡位?

本人猜想这个资产很可能就是本文讨论的主角——金融科技。金融科技很有可能就是比互联网更高阶的经济形态,是问鼎全球商业形态金字塔尖的可疑选手。

这个推理希望提醒大家的是,金融科技不是众多科技赛道中的一个子赛道,不是并列关系,不是选择之一;而是覆盖,是all in。

举个栗子,区块链就是一种原生的金融科技,是当前人类出现过的最高阶资产。如果人类终局的收割机是金融科技,一定有区块链一张车票。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火币编译:澳大利亚公司提供加密货币托管服务

火币区块链应用研究院 13小时前

绑架犯、诈骗犯、“圣战”组织暗地勾结,却因一个钱包地址暴露

一本财经 1天前

一文读懂DAPP

张 烽 | 金诚同达 07-13

一场豪赌还是未来之星?区块链创业迷思

李虹含 07-13

旧技术与新思潮

链创国际资讯 07-13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