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资本寒冬之下,网络互助平台春天将至?

本文共4281字,预计阅读时间142

互联网吹响进军“改造传统行业”的号子之后,有一方热土,发展迅猛,令资本着迷,引万众瞩目,这个领域,就是互联网金融领域。

因关系到实实在在的利益,其商业标的本身又指向“钱”本身,互联网金融维度的创新亦在突破重重壁垒之后,夹缝中求生存,但在创新之后,亦面临巨大的风险与危机,如P2P领域的崩盘,ICO“游戏”的强力叫停……

似乎整个互联网金融领域亦从喧嚣走向低谷,身处其中的网络互助行业,亦走进了寂静岭,但最近一段时间,这个领域正在进入“事情正在起变化”的阶段。

据不完全统计,轻松互助宣布会员数突破5000万,夸克联盟宣布捐助破亿元并启动与保险公司的合作,壁虎互助完成亿元B轮融资、合作欧洲最大健康保险集团VYV……沉寂了一年多的网络互助行业似乎正在开启“复苏”的大幕。

四年兴衰,“合规”成为网络互助的生死线

业界有一句话,在国内金融业,政策永远是创业的风向标。

网络互助,起于2015年,兴于2016年,衰于2017年,复苏于2018年,恰如同技术创新曲线对一个新兴行业的描绘。

早在2014年8月,《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就“鼓励开展多种形式的互助合作保险”,一年后,《关于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中进一步明确“加快发展相互保险等新业务”。

政策导向之下,与相互保险模式趋同的e互助、康爱公社、夸克联盟、壁虎互助等首批网络互助企业顺势而起,快速生根发芽。同年10月,由壁虎互助创始人李海博首次公开提出“网络互助”概念,被行业、监管层以及资本市场广泛沿用,网络互助正式成为互联网金融创新中的一个方阵。

2016年,互联网浪潮席卷保障领域。从互联网的角度看过去,传统保障领域,社保只能覆盖基本面,而商业保险价格又较高,真正需要保障的中低收入人群人士找不到合适的路径。互联网金融的创业者看到了这一巨大的商机。

以网络社区互助的方式,众人交费,形成一个风险契约池,然后以均摊的方式去保障遇到大病医疗、意外或其它困难的人群,这种“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方式迅速获得了中低收入人群的欢迎,迅猛发展。

这种模式,就是今日已被广泛认知的“虚拟社区互助”,即李海博所提出的“网络互助”。

交10元钱入会,即可在自己遇到困难时获得相应的30万元帮助金,这种类保险的“互助”因为门槛低、人人均摊的特征,调动了用户的参与热情。敏锐的创业者,无利不往的风险投资,蜂拥而至。

据地歌网不完全统计,仅2016年下半年,就有水滴互助、斑马社、17互助、众托帮等数十家网络互助平台先后获得百万级到数千万级不等的融资。当年,网络互助成为互联网领域仅次于直播的风口,并被认为是互联网金融领域“最后角逐的标准赛道”,其高峰期有数百家互助平台诞生。

但野蛮生长之下,总有投机者不断碰触政策红线,引发非法集资、卷款潜逃、侵吞会费及更多涉及监管的事件发生,其间案例量级虽非P2P、ICO可比,但亦造成比较恶劣的影响。

是泡沫,就终将破灭。2016年底,保监会一纸《关于开展以网络互助计划形式非法从事保险业务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开启“严厉监管”的闸门。随后同心互助、八方互助、蒲公英互助等数百家平台相继解散或宣布退出,至2017年,只有不到10家互助平台还在坚持,整个行业似乎陷入一片沉寂。

在国内,很多的逻辑正确、初心正确的解决方案最终会倒在“害群之马”的作为上,而在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技术背景下,事故发生时往往已不可收拾,迎来的“一刀切式”的监管亦往往断送一个优秀的解决方案,进而断送整个行业。

尤其是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因其涉及面的广泛性以及风控能力甚至外溢风险,世界各国在这一维度都采取了相对审慎的原则。

坚持者的突围:大潮退却,方知谁在裸游

网络互助“泡沫”破灭之后,“老四家”(在2016年以前成立)抗癌公社、夸克联盟、e互助、壁虎互助等却全部健在,而数百家后来者除轻松互助和水滴互助等极少数外,则近乎全军覆灭。这种存活率的鲜明反差,被一些投资人评价为“初心”效应,对于越难做的模式,初心是否坚定就越重要,而这个行业的护城河也会越高。

当然,仅仅依靠“初心”去解决商业问题,显然是不完整答案,实际上,这些仅剩的“硕果”,无一例外,都在积极自律,以互联网规律来做好自己的信息透明与对称;而在“合规”维度,均在积极向监管层靠拢,并积极推动立法工作。

但即便如此,过去的2017年,亦是让整个网络互助行业“哀鸿遍野”的冬天,因为不断的亏损,资本的消耗,监管的严厉等因素,日子都不太好过。

今年以来,整个行业更是只有壁虎互助一家完成了新一轮融资,作为全程经历者和行业监管的积极呼吁者,李海博告诉地歌网,“2016年网络互助的市场和态势是非常混乱的,严监管的到来,避免了劣币驱逐良币,秉承初心的创业者也能更安心的打磨产品和商业模式。”

在他眼中,正是因为保险监管的审慎风格,才确保了网络互助没有像P2P一样深度埋雷,较早的“肃清”了大规模的行业风险。“这是一件好事!”

早在2016年12月16日,在由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保险研究所互助保障研究中心主办的“首届网络互助高端论坛”上,9家国内领先的互助平台共同签署了由李海博草拟的《中国网络互助行业自律公约》,承诺自觉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杜绝触碰监管红线。

但行业乱象依然严重,9家公约签订仅十日后,保监会出台专项整治通知,网络互助行业随即迎来“生死大考”。网络互助平台被迅速划分为三类,一类机构允许继续探索,二、三类机构则上了负面清单,进行了约谈、整改和强制退出处理。

今天所剩无几的网络互助方阵,则不仅承担着促进社会和谐等重任,更是要实现探索创新商业模式,实现企业属性的可持续健康发展。

合规拐点或将到来

缴纳10元门槛费,最高领取30万互助金。这种模式曾被很多业内人士预判为不可持续,但很多事情,一旦拆细,则显露出勃勃生机。

这正是互联网的特性,往往技术在边缘地带进行突破,辅以商业路径、逻辑的变更,整个“旧有”局面可能焕然一新。

随着早期几家互助平台给付金额破亿元,存续时间超过4年,其针对低收入群体的保障作用正日益凸显,也逐渐被专家、监管层重新审视。

事实上,互助平台的保障,在用户端早已获得众多用户的认可。据地歌网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7月,网络互助行业的会员总数已接近1亿,他们是真正担心风险,渴求有保障,但却在困难发生时无能为力或极为困难的中低端收入人群。

但仅有需求,并不见得就一定会有良性的“供给”,如果供给本身不能合法合规的话,所以,行业推动网络互助合规化的脚步从未停止。

2016年6月22日,信美相互保险、众惠相互保险及汇友建工等三家相互保险社获得保监会正式批筹,正规军入场,但与“野孩子”网络互助相比,相互保险似乎并未在市场内掀起波澜。

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呼吁,鉴于网络互助在解决因病致贫、精准扶贫和社会创新等方面的社会价值,建议有关部门对网络互助这一新兴行业进行整体调研,促成其规范发展,让网络互助成为社会保障体系的有益补充。

行业先锋们也在不断尝试。壁虎互助曾于2015年4月发起相互保险牌照申请并获得保监会受理,但后来折戟沉沙,据悉他们并未放弃,仍在不断争取阶段;夸克联盟与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在2018年合作推出“少儿重疾医疗互助保险”,打破了互助和保险不能合作的惯例……

不断内生增长的合规化探索,也相当大程度上预示着,拐点即将到来。

可盈利能力或是关键

2018年5月,非上市险企年报披露,众惠相互、汇友建工、信美相互这三家国内首批相互保险社的经营状况,格外引人注目。开业首年,三家保险业务收入分别为6711.14万元、465.31万元和4.74亿元,分别亏损6058.54万元、3106.63万元和1.69亿元。

从行业特点来看,相互保险社首年亏损并不意外。即便是运营了4年的网络互助平台,也同样处于普遍亏损状态。

因为,今天的网络互助并不盈利,基本处于“公益状态”。其间原因一是行业监管中“不得积蓄资金池“的限制;二是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现阶段,互助平台大多以互助业务为核心,衍生出保险广告、健康医疗服务、电商等变现业务以求覆盖企业运营成本,但模式趋同缺乏创新,且衍生业务本身竞争激烈,难以分润红海蛋糕;其三,则是会员费接受程度依然很低,并未形成规模效应。

2017年6月,17互助突然提高门槛,要求老会员将预存的互助金额从9元提高到49元,“若会员不充值,便默认退出。”结果并不令人意外,据公开数据,其会员数在当年3月份还有129万,到了当年年中,则陡降至6万。

今年7月,有会员网络爆料众托帮开始收取会员费:一个账户一天1分钱。实际上,在此之前,轻松互助早已开始尝试,基本互助计划收取2%会员费。据地歌网粗略估算,按此标准,会员费将为其平台增加千万级别收入。但随后舆论如潮,称网络互助平台开始“薅羊毛”,收费一事于是不了了之。

目前,e互助、壁虎互助等平台则依然坚持零会员费模式。e互助背后由母公司泛华金融控股集团支撑,壁虎互助则以对标全球第一大合作制企业集团蒙德拉贡的商业模式,初步获得了资本的青睐;水滴互助则开始对标轻松筹,估值对标达成之后,将对象转换为凯撒医疗。

而不管是战略性亏损,还是收取会员服务费,亦或加强自身变现业务的造血能力,唯有展示出未来可盈利的能力,企业才会可持续发展,行业春天才会降临。

截至目前,网络互助行业能拿得出来的成绩是迅猛增长的“闭环用户“,以及尚未实现规模化收入的会员互联网衍生收入。而这些,真是投资人眼中所看到的行业机会。

今年6月,壁虎互助融资完成,李海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网络互助的发展必然要经历四个阶段:冷启动、泡沫期、沉淀期、成熟期。现在是第三阶段之末,投机者清退离场,冬天已经接近尾声。网络互助将在半年之后迎来春天,并奠定未来10年的基础。

但话音未落,似乎“深冬“来临,去杠杆效应和中美贸易战等宏观经济环境的变化,似乎整体资本市场都进入了寒冬。

众多创业人如是评说,从90年代以来,从未经历过这么严酷的市场环境。网络互助行业,这个夹缝中的幼苗,是否能够倔强生长,最终又是否能结出什么样的果实,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互联网金融冲击ATM机 商业银行青睐数据平台

毛宇舟 | 证券日报 11小时前

互联网金融花大价钱导流,还行得通吗?

苏宁金融研究院 | 苏宁金融研... 12小时前

一个币圈投资人的自述

向江林 潘婷... | 每日经济新... 12小时前

BAT加持下的金融科技如何赋能行业

孟永辉 09-15

[未央研究]本周互联网金融回顾 | 2018年第36周

未央研究 09-14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