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国内资讯宏观货币

土耳其里拉暴跌,阿根廷比索狂泄,还有哪些货币将卷入风暴圈?

本文共3028字,预计阅读时间112

阿根廷央行8月30日将基准利率由45%一次性上调到60%,但这仍然无法阻止比索汇率的断崖式下跌。同样在8月,土耳其陷入股、债、汇全面崩盘的危机。

全球新兴市场国家风声鹤唳,其国际背景是4月下旬以来美元持续升值和美联储持续加息。历史经验也表明,美联储加息、美元升值不仅是考验各国货币和金融体系稳定的试金石,也是压垮一些国家汇率和金融体系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么,除了阿根廷和土耳其之外,新兴经济体中还有哪些国家面临较大的货币和金融动荡的风险呢?

本轮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贬值幅度排名

首先,有必要对本轮美元升值以来主要新兴经济体的货币贬值幅度进行一个大排名。在此以4月16日美元启动升值为起点,至8月末为终点,各国货币贬值幅度大体可区分为四大类:

第一类是阿根廷、土耳其,两国对美元贬值幅度高达96.62%和59.83%,属于已经爆发了低烈度货币和金融危机的国家;

第二类巴西、南非,两国货币贬值幅度均在20%左右,属于贬值幅度较大的国家;

第三类是俄罗斯、印尼、印度,这些国家货币贬值幅度超过美元升值幅度,但整体贬值幅度不大;

第四类是马来西亚、泰国、韩国、墨西哥和越南,这些国家货币虽然对美元也有所贬值,但贬值幅度低于美元指数的升值幅度(参见下图),属于汇率相对稳健的国家。

以上只是过去几个月内各国货币汇率波动的最终结果,并不必然代表各国应对美元升值、美联储加息等外部冲击的能力。因此,有必要从债务水平和结构、债务偿还能力、经济基本面等指标,对各国抵御外部风险能力作进一步分析和研究。

从两大直接性预警指标看各国抗冲击能力

考察新兴市场国家能否承受美元升值、美联储加息冲击的直接性预警经济指标,通常主要包括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是静态的外债总水平和外债结构。一般而言,总外债/GDP可以衡量一国静态外债的相对水平,它既能体现一国经济总规模对外债的静态偿付能力,也能衡量该国经济发展中对外债的依赖程度。

从静态外债相对水平看,马来西亚、智利、土耳其、越南、南非、阿根廷为新兴市场国家中外债负担最大的国家,其中马来西亚总外债/GDP高达 69%,阿根廷、土耳其已经爆发了危机。而巴西、印度、墨西哥、印尼等国虽然外债规模较大,但由于经济体量大,总外债/GDP水平仍然偏低。

从外债结构看,短期外债占比过高往往说明该国的外债结构不尽合理。当前,阿根廷、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四国短期外债占比超过60%,属于高风险国家;土耳其、印尼、南非的短期外债占比在30%-40%之间,属于中等风险国家;墨西哥、印度、巴西和俄罗斯等国短期外债占比较低,短期偿债压力相对较小。

第二是外汇储备对外债的偿付能力。外汇储备是体现一国外债偿还能力最主要的指标。其中,总外债/外储用于衡量一国外债偿付能力的总水平。当前,土耳其、阿根廷外债偿付能力最低,总外债/外储接近400%,两国已经爆发了货币和金融动荡;其次是南非、印度、墨西哥和马来西亚等国,总外债/外储超过200%,属于风险相对较高的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尼、泰国等国家,整体外债的偿付能力较强。

进一步分析,从短期外债偿还能力看,阿根廷、土耳其的短期外债/外储比例最高,因而短期债务偿还压力最大;其次是马来西亚和南非,两国的短期债务/外储分别为140%和99%,短期外债偿付的流动性风险较高;墨西哥、菲律宾、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短期外债/外储超过40%,外储的外债偿还面临一定压力;巴西、泰国、中国和俄罗斯等国,短期外债偿付压力不大。

从以上两方面指标来看,除了已经爆发危机的阿根廷和土耳其,马来西亚、南非两国面临总外债和短期外债偿还压力最大,国际金融动荡将冲击这两国货币金融稳定;菲律宾、泰国、墨西哥三国面临短期外债比重较高或外储偿债能力不足的风险,一旦国际金融市场激烈动荡,同样面临外部冲击的挑战。

从经济基本面看新兴市场国家金融体系稳健度

以上指标是新兴市场国家承受国际金融动荡和外部冲击的直接性预警指标,要考察各国爆发危机和发生金融动荡的可能性,还需要进一步分析各国经济基本面和经济的韧性:

第一是国际收支失衡程度。经常账户逆差反映了一国国际收支失衡程度,也是一国新增外债的主要来源。从该指标看,土耳其、南非的经常项目逆差/GDP最高,均超过4%,是国际收支失衡最为严重的国家;阿根廷、巴西、印尼、印度和墨西哥的失衡程度适中,经常项目逆差/GDP均处于2%-3%区间内;泰国、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均为制造业新兴国家,处于经常项目盈余状态,国际收支平衡表现稳健。

第二是财政收支的平衡。按照欧盟标准,财政赤字/GDP超过3%,处于财政收支平衡的警戒线之上。2017年,巴西、印度、阿根廷、南非四国财政赤字/GDP超过4.5%,均处于财政收支失衡较严重的状态;马来西亚、印尼、土耳其三国在2%-3%区间内,面临一定的财政失衡压力;俄罗斯、墨西哥、泰国和菲律宾的财政赤字/GDP均在2%以下,财政状况相对稳健。

第三是通货膨胀水平。通货膨胀是衡量经济基本面和宏观调控政策有效性的关键指标,2013年-2017年,阿根廷的年均通胀率高达25%,远超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土耳其、俄罗斯、印度、巴西、南非、印尼等国通胀率超过5%,同属于高通胀国家;墨西哥、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通胀率均在4%以下,物价形势更加稳定,通胀压力不大。

第四是经济增速和失业率。从就业状况看,南非、巴西、土耳其和阿根廷的失业率最高,均在7%以上,其中南非失业率高达26.7%,远在其他国家失业率之上;俄罗斯、菲律宾和印尼三国的失业率也在5%以上;马来西亚、泰国、墨西哥等国的失业率都在3.5%以下,就业压力不大。

从经济增速看,2015年-2017年南非、巴西、阿根廷等国不仅面临失业问题,也面临严重的经济增速低迷困境,南非、巴西、阿根廷三国经济增速分别仅为1.1%、-2.0%和1.2%。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过去三年平均经济增速高达12.55%,这是因为2012年-2016年俄罗斯经济连续四年负增长,2017年增速就高达44.93%,显然这种恢复性增长不具有持续性。另外,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印度等国的经济增长均在5%以上,短期内陷入衰退的可能性较低。

综合以上分析,南非在外债水平、外债结构和经济增长、失业、通胀等经济基本面指标方面都属于较为脆弱的经济体,是仅次于阿根廷、土耳其爆发货币和金融危机风险最大的国家。

巴西短期外债偿还压力似乎不大,但其长期高企的通胀率、失业率和财政赤字率和低迷的经济增速,必将进一步恶化其汇率和金融体系稳定的经济基本面,这从过去几个月巴西雷亚尔贬值幅度(21%)仅次于阿根廷比索和土耳其里拉贬值幅度即可看出这种压力。

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等东南亚新兴市场国家在外债总水平、外债结构、外汇储备偿债能力等方面风险较大,而在国际收支、财政平衡、经济增速等经济基本面则较为稳健。一旦国际金融形势出现激烈动荡,这些国家也可能出现短期的偿债压力,货币金融体系也可能陷入动荡,而在这三国中,马来西亚的这种反差体现得尤为明显。

(微信公众号:苏宁财富资讯    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黄志龙)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苏宁金融研究院 | 苏宁金融研究院未央青年

190
总文章数

苏宁金融研究院是苏宁金服集团旗下的大型专业研究机构,着重于...

薅羊毛请到土耳其

愉见财经 | 愉见财经 08-16

宽货币紧信用的根源到底在哪里?

孙树强 | 央行观察 07-24

法币与比特币的对决:阿根廷通货膨胀,老百姓All in比特币

一本财经 07-11

泰国立法解决加密货币归属问题

Georgi Geo... | 巴比特资讯 07-04

基于货币二象性视角的非法定数字货币价值源泉探析

清华金融评论 06-06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