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区块链国内资讯

僵尸时代到来?90%的数字货币毫无交易量,变成僵尸币

本文共3464字,预计阅读时间123

从“灯红酒绿”到进入“僵尸时代”,区块链只用了一年。

一家数据平台显示,过去24小时内,只有200多个币种有交易额,其他币种已低至几块钱,甚至交易量为零。

90%的数字货币,已毫无交易量,陷入“僵尸状态”。

整个数字货币领域,开始进入冰封期。

各种币基金开始封锁资金,不再投资。

项目大力抛售以太坊套现,导致币价大跌,寒冬更寒。

整个数字货币领域开始变成一片寂静岭,所有的人,拼了命地往外奔逃……

01 僵尸时代

“现在只有33个币种,每天的交易量超过100个ETH,其他的币种,已毫无交易深度。”某量化投资团队负责人葛华义曾监控一家主流交易所的平台数据,发现情况实在不乐观。

一天交易额低于100个ETH,在葛华义眼中,这个币,就“和死了毫无差别”。

一家数据平台显示,过去24小时内,只有200多个币种有交易额,其他币种已低至几块钱,甚至交易量为零。

截至2018年3月底,盈灿咨询数据统计,市场上共有1917种虚拟币和Token。

也就是说,按照这个比例,至少90%以上的币已毫无交易深度,“和死亡毫无区别”。

但这只是3月份的数据,最近半年,全球还有很多新的币种产生。

葛华义保守估计,全球的虚拟币已达到3000种以上。

也就是说,“死亡”的虚拟币,实际上更多。

有人将这称之为“归零”,但其实,称其为“僵尸”更恰当些。

“这些公司并没有倒闭,币还是有价,但没人买卖。丧失了活力,其实就是死了。”Achain创始人崔萌称。

一度风光无两的区块链行业,正在步入“僵尸时代”。

曾经投资过大量项目的Andy,手中握有大量的数字货币。

“我看着手里的币,从可以在北京买一栋四合院,缩水到只够一栋房子的首付。我想卖,但根本卖不出去。”Andy称,她即便用交易所显示的最低价挂单,也没有人购买。

有价无市,这就是数字货币领域的尴尬现状。

而据知情人透露,火币的日活人数,已低于“1万”。

“火币日活最高的时候,是5万多,说明现在已进入冰封期。如果其日活低于5000的时候,就说明这个市场将无望。”葛华义称。

各大交易所的日活,都在疯狂下降,人人自危。

大量的用户流失离场,要么割肉远离数字货币,要么装死等待牛市到来。

02 倒闭大潮

而另一边,各大区块链项目也开始上演倒闭和跑路大潮。

普华永道调查了8.6万个区块链项目,发现它们的平均寿命是1.22年,刚好是一个项目从白皮书到落地的周期。

极少数能落地的应用,也因为没有用户群体,创造不了价值,而走向死亡。

以一年前极度火热的“公链”为例。它们曾经都叫嚣着要超越以太坊,成为区块链的“3.0”。

“实际上,大部分的公链已经死了。”崔萌称。

崔萌认为,公链要想活下来,实在太难了。

“你的公链一定要有差异化和创新,确确实实地去解决了一些问题。”他坚持认为,公链活下来,靠的不是BD(商务拓展),而是要真正产生价值。

“如果你的公链没有价值,就算雇一千人,专门去做商务拓展,也达不到以太坊的价值。”崔萌称。

而行业的现实是,现在大部分的公链,都处在PPT阶段,并无太多价值。

除了真正的创新和价值之外,公链存活的第二个指标,就是:生态。

“其实公链就是一个生态,没人支持你,就不行。”崔萌称,首先你得有一个钱包支持,可以存放你的币,光是这一点,90%的公链就达不到。

因为市面上核心的钱包,也就几个比较知名。

但这些钱包支持的公链,屈指可数。

比如Kcash,仅支持包括Achain在内的10条公链。

而imToken,只支持BTC、ETH和EOS三个主要的链。

对于公链来说,第三个存活的必要条件,就是社群。

“永远不要用割韭菜的方式,去伤害你的用户。”崔萌称,这是维护好一个社群的底线。

现在市面上的大部分公链项目,跌幅超过90%,有些甚至只跌至最高价的1%。

“很多公链都找过市值管理团队,拉升币价之后自己出货。”葛华义称,这些方式,无疑就是杀鸡取卵,自断后路。

因此,90%的公链项目,已基本陷入僵尸状态,无价值,无生态,也无用户。

“很多项目方其实已经套现了,每天都有大量的ETH流入交易所。”国内某Token Fund负责人陈水生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最近ETH的暴跌,其实就是大量的项目方套现导致。

它们在寒冬期,需要的资金过多,所以需要一定的变现。

但集体的抛售,必然引发币价大跌,从而引发更凶猛的抛售。

这就如一个不可破解的恶性循环,深不见底。

试图力挽狂澜的V神,不停地发表言论,但这万分的努力,都如螳臂挡车。

“很多项目套现后,就直接跑路了。”葛华义的前同事,也做了一个区块链项目,一周前,他委托葛华义将所有的ETH抛售,变现了几千万。

“然后解散中国团队,直接跑到了新加坡。他说,去新加坡重新组建团队,其实压根就不准备再干了。”葛华义称。而社区用户并不知情。

币的价格也没有波动,只是没有买,也没有卖,一潭死水。

最近,还不停的有项目方找到葛华义,让他帮忙抛售ETH。

“要得很急,一看就知道,要么缺钱,要么准备跑路。”葛华义称,现在市面上真正沉下心还在做项目的团队,实在是寥寥无几。

“很多的人说99%的币都会死,我觉得并不夸张。”葛华义对此,也极为悲观。

大量的ETH在被抛售,而新的资金,也完全冰封,不会再进场。

陈水生所在的Token Fund(币基金),在两个月前就暂停了区块链项目的投资。“如此熊市谁敢投?99%的项目都破发。”

一本区块链采访了10家知名的Token Fund,其投资负责人均表示:冰封投资。

甚至有一家Token Fund将募的资金直接退回,“因为不知道牛市什么时候到来,拿着钱反而压力大。”

整个数字货币领域,陷入无限深寒……

03 狂热褪去

2018年9月17日,全球数字资产市值为20238.4亿美元,较最高点已跌去75.6%。

是什么让轰轰烈烈的区块链造富运动,在短短一年内偃旗息鼓了?

“区块链技术本身肯定是没问题的,但它前一阵确实过于狂热了。很多应用没考虑过落地,或者说更深入的发展。“OneChain创始人黄华容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他认为,不能落地的项目,实际上就是无源之水,很难长久。

而真正想沉下心做好的项目,将如何度过这个漫长的“僵尸时代”?

要度过漫漫熊市,永远有一条“不会走错”的路,那就是:To B。

说白了,就是给企业提供区块链技术,做一些定制化的服务。

这种方式,可以看到现金流,提供一项服务,收一次钱。

但缺点就是,你相当于一个技术供应商,很难规模化,很难做大。

崔萌就在做这样的尝试。

“如果说以太坊是一个发币的链,Achain就是一个发链的链。哪个行业有区块链的需求,我们就为他们做一条链。”崔萌称,他们在成为“发链”公司的技术供应商。

崔萌也看到了这个模式的短板,因此,在尽量地标准化产品。

“我们将链拆解为几个模块,B端公司需要哪些服务,就启动哪个模块。”崔萌称。

而OneChain也在做类似的事情。

黄华容称,他们正在打造一个开放平台,进一步降低DApp的开发门槛。

实际上,他们在给“做区块链应用”的公司,提供技术服务。

很多刚准备做区块链项目的公司,因为最近融不到钱,纷纷转型To B。

何平是一家供应链金融公司的创始人。

他本来想自己做一个供应链金融的项目,在寒冬期,他改变策略,现在准备给供应链和核心企业做区块链解决方案。

“我们尝试了物流、农业,已有三个方案开始落地。”何平称,他们负责帮这些场景找到区块链解决方案,并且帮它们落地。

一单可以收费数百万,其实利润同样可观。

熊市中,准备走下去的公司,几乎不约而同地选择了To B这条道路。

结语

陈水生认为,僵尸时代的出现,对于整个区块链生态来说是个好事——它标志着短期套利的投机者逐渐退市,良币终会驱逐劣币,实现正向循环。

冬天很冷,但严寒可以杀灭细菌,冻死害虫。

而回暖,终有时日。

(文/比萨 零和)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一本财经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一本财经未央青年

343
总文章数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金融科技(FinTech)第一新媒体。...

用区块链打造新一代P2P平台

信而富研究院 18小时前

蚂蚁上链:阿里的区块链野望

周峰 | 新浪科技 1天前

USDT两小时暴跌8%:一场其他稳定币精心策划的“阴谋”?

一本财经 1天前

以比特大陆IPO为例,分析数字货币采用成本记账法的影响

陈云峰 | 中伦文德 2天前

首单区块链信贷资产证券化项目发布

朝阳 | 证券日报 10-15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