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区块链国内资讯

一个币圈投资人的自述

本文共2410字,预计阅读时间48

币圈投资人是一股神奇力量,他们会买几十台矿机夜以继日挖矿,脸上一副“数千枚币在手,天下我有”的表情;他们也会偷偷拿钱买币,即使币值从40000元跌到4800元,也坦然一笑;但也会为省下交易手续费,找担保中介进行担保交易……

然而有得必有失,现在的投资人不仅日子难挨,也随时会遇到各种坑。一位投资人表示,现在挖矿的速度和以前没法比,他已在半年前把矿机卖掉,半年没看手中持有的ETH了,现在的行情太差。此外,币圈还存在担保中介拿着投资人的钱和币跑路被整个圈子“通缉”的事。

对币圈投资人而言,现在的光景,想靠数字货币发财已基本无可能,能够不被骗、被套,已是可遇不可求了。

三年20台矿机4000枚币

刘阳是一名“挖矿资深玩家”,三年前,他拿出20多万元买了20台显卡机,也就是被大家熟知的“矿机“,开始了挖矿这条不归路。每天睡醒第一件事就是坐在矿机前查看一天的收入,晚上入睡时想的也是挖矿。

“一天24小时开机,为什么矿机被称为显卡机,因为挖矿对电脑显卡要求特别高。三年前我配了20台电脑,花了20多万元,其配置放在现在也够看。”在那段时间,电脑显卡价格暴涨,有部分原因就是挖矿者大肆购买显卡。

刘阳表示,最开始时,挖矿速度还是很快,两台矿机一天1.65个币,然而到他卖机器的半年前,速度可以用龟速来形容,五台矿机10天1个币。刘阳所挖的币是以太币。

在最初挖币时,没人知道这种东西究竟能不能升值,大部分人的做法都和刘阳一样,挖多少卖多少,毕竟有人收就赚了。

“单价80元时,我卖了2000个,我弟卖了200个。”刘阳表示,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因为挖矿机效率下降挖出的币也少了,挣不到钱,以前挖的币也卖完了。

“心里落差很大,我玩以太坊的时候,币价才几十块钱,时间大概隔一年,币价最高达到过10000元,亏啊,还是不了解市场,只赚了个零头的零头。“刘阳的语气中充满了遗憾,如果晚卖一年……“这就是市场,按照当时的投入算,能赚大钱的少之又少。20台矿机一天十几二十多个币,现在比不了。”

除了挖矿,刘阳眼见着ETH价格飙了起来,后来还买了4万元的币,本想着能够再挣一波,但万万没想到跌势来的那么凶猛。

“现在只剩下不到4800元了,除了ETH,我还买过TV、INK、SC。“刘阳打开了他的交易软件,将他持有的ETH截图给记者看,上面只剩下4793元。刘阳表示,虽然现在挖矿理论上还能挣钱,但他认为还是买币更有可能挣钱。

刘阳告诫笔者,现在行情不好还是别入场了,他已经半年没有看过币价了……

虚拟币交易依旧存在

刘阳表示,去年11月停止了一切交易,可是年后又可以交易了,很多手机APP也可以登录了,也能进行买卖。

“起初大家都以为不能交易了,已经注册好了香港的平台,刚注册好,内地就有平台出来了。”说着,刘阳向记者展示了他的交易软件。笔者查阅资料发现,此款软件的注册地并不是在中国内地,而是大洋洲的一个国家。此外,开曼群岛、萨摩亚、英国、澳洲、新加坡、菲律宾、塞舌尔、泰国以及中国香港等地,是交易所经常出现的注册地址选择。

刘阳表示,有些APP和网站也很奇怪。他以自己正在使用的为例。“这家APP的网站,域名改了三次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刘阳继续表示,还有一些平台向投资人介绍如何进行法定货币和虚拟币的买卖,因为交易所的路子不通了,只能个人之间进行交易,这种方式被称为“场外交易”。

据了解,交易所进行交易会收取手续费,数字货币兑换法定货币的步骤也非常繁琐。因此,出现了很多“场外交易”方式,不论交易的量大还是小,都有人指导操作,很多炒币新手会选择这种办法进行交易。

“怎么说呢,按规定所有的币和交易平台,是币与币之间的交易,和法定货币是不能直接交易的。为了将币换成钱,就出现了中介。但是这种方法容易钱币两空,毕竟通过第三方中介进行交易,如果中介信誉良好,损失的风险可能会小一些。但是,一旦尝试了这种交易方式,真的要做好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准备。”

刘阳使用的交易平台的首页最底部,悬挂着“OTC场外交易”的字符,并且支持多种法币交易,由平台担保。

但刘阳说,之前就出现了担保中介拿着投资人的币和钱跑路的事。

“担保中介跑路”

刘阳表示,中介担保交易就是朋友圈之间相互交易节省点手续费。一般情况下,担任中介的人在朋友圈内都有较高的知名度,有一定人脉,有些还有自己的场外交易担保群。

“前阵子发生过中介人小李卖了担保的别人的币,拿卖币的钱买车的事。”刘阳称,小李却称是其利用黑客手段入侵了别人的汽车系统,然后“黑了辆车”,而被拿了币的人急疯了,称小李拿了他们的币却迟迟不打款,微信、电话、短信都不回,完全就找不到人了,失联了好几个小时。

据刘阳介绍:币圈的投资人很多都“神通广大”,当即利用各种人脉资源或黑科技对小李的一干信息进行了查验,并且发朋友圈广而告之,要求暂停与小李的一切交易。数小时后,小李终于出现,但却扬言自己一没跑,二没骗人钱币,还声称只要拿出证据秒还款。最终,众人捐款百万对其进行悬赏。

刘阳感叹,在币圈,你可能侥幸逃脱被交易所收割的韭菜命运,但是可能一不小心落入担保中介的陷阱……在币圈,除了自己,任何人都无法相信。

事实上,近年来,与虚拟货币相关的投机炒作盛行,价格暴涨暴跌,风险快速聚集,严重扰乱了经济金融和社会秩序。为维护金融稳定,去年开始人民银行会同多部门,在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框架下,指导地方政府,清理整顿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和ICO活动,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

前期清理整顿境内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和ICO活动目前已取得初步成效。据悉,经过稳妥有序地组织推进,各地搜排出的国内88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和85家ICO交易平台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反思“爆雷潮”深层问题 净化互联网金融环境

尹振涛 魏鸣... | 中国社会科... 18小时前

信用卡代偿是一门好生意吗?

第一财经《解码新金融》 21小时前

信用卡代偿“夹缝求生”

付碧莲 | 国际金融报 1天前

杭州银行、青岛银行通过资金存管测评 银行存管白名单增至32家

萌萌 | 零壹财经 2天前

[未央研究]本周互联网金融回顾 | 2018年第40周

未央研究 10-12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