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互联网经济国内资讯

阿里巴巴的下一程

本文共6541字,预计阅读时间316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9月10日,阿里巴巴00001号员工、花名“风清扬”的马云宣布了一个大消息:一年后,也就是阿里巴巴20周年纪念日时,他将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由现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花名“逍遥子”)接任。

“我不再担任阿里巴巴的董事局主席,不是为了去享受生活,而是为了做更多的事。阿里巴巴和我,为了这一刻已经准备了10年。”马云说,自己“辞职”后会去全职做老师,投身教育和慈善事业。

这一天是教师节,也是马云54岁的生日,他做了一件很“风清扬”的事情。马云曾如是解释为什么会选择风清扬做花名:“第一,他是老师,自己不愿出来但他培养了令狐冲;第二,他是无招胜有招。”

以为“退休”就是“撒手”那么简单?创始人只要知进退、懂舍得就可以如此洒脱?很遗憾,并不是。古今中外,企业传承交棒都非易事,尤其是对于商业史还非常短暂、所处商业环境还并不成熟的中国公司来说。

马云和阿里巴巴会是一个样本吗?

马总下线,马老师上线

“我进入商界完全是误打误撞,本来就想玩两年,没想到一做就做了20年。”

“说实话,我人生中最大的错误是创立了阿里巴巴。我创立阿里巴巴的时候,从没有想过自己的生活会变成现在这样。我本来认为这将是一家小公司,没有料到有那么多责任上身,每天有那么多问题。”

“我不想死在我的办公室里,我会退休,我会死在海滩上。”

……

1988年大学毕业后,马云曾在杭州电子工业学院当了6年“马老师”。1999年9月10日,马云带领着湖畔花园“十八罗汉”创立了阿里巴巴。19年时间,阿里巴巴已经成为亚洲市值最高的公司,并跻身全球五大互联网巨头。

但马云在多个场合都曾表达过“想退休”和“回去当老师”的愿望,他说自己最喜欢的职业是老师,只是被做阿里巴巴耽误了。当然,大多数人以为这只不过是个玩笑,连“悔创阿里杰克马”都成了段子。

没想到,马云是动真格的。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突然的计划。早在2013年,马云就曾经辞过一次职,当时他辞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交棒陆兆禧。两年后,陆兆禧退休,接力棒又交到如今不停给阿里巴巴“改造天花板”的张勇手中。

自从5年前卸任CEO,马云已经很少再参与公司管理的具体事务,只负责把握公司战略发展方向与组织文化建设,就连公司内部对他的称呼都被要求从“马总”变为“马老师”。

“200亿人民币以下的投资不用来找我。”马云曾在内部说。2017年乌镇互联网大会期间,有记者问马云,为什么阿里要投资ofo?马云一脸惊讶:“我们投资了ofo吗?我不知道,可能金额不大吧……”

多位阿里内部人士都表示,马老师“离开”阿里只是时间问题,他们一点儿都不意外。早已不再参与公司具体业务的他,不会因为“辞职”就给公司带来重大影响。

根据阿里巴巴财报中公布的信息,阿里到2019年要完成对VIE架构的调整完善,核心内容为减少马云和谢世煌的个人控制力,改由阿里巴巴合伙人和高管们集体控制,目的是规避“关键人风险”。马云在阿里巴巴的个人股权也已经稀释到了6.4%。

不过,今后马云依然会是最能代表阿里巴巴面孔的人。“阿里从来不只属于马云,但马云会永远属于阿里。”马云在“辞职信”中说。辞职后,马云仍然会是阿里巴巴的合伙人之一。

合伙人团队:“董事会中的董事会”

不过,马云的“辞职”并非仅仅为了自己的梦想和情结,如果真的希望阿里巴巴成为一家102年的“老店”,传承机制就一定是一道必须迈过的坎儿。

但知易行难。今年74岁的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公司的行政职务仍然是CEO,因为能让他满意的未来掌舵人尚未出现;同样年过七旬的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每当被媒体问到接班人问题时,他只能回答,希望自己还能再干20年;万达集团创始人王健林虽然有位非常著名也很有商业头脑的儿子,但他并不想接班;曾经为联想栽下“18棵青松、54棵白杨”的柳传志,虽然算是“退了休”,但还是不得不经常出山,救联想之急;写过《我的成功就是别人不再需要我》的万科创始人王石虽然找到很好的“接班人”,但至今还仍被讨论到底是退休,还是“被退休”……

即便是53岁就退休的比尔·盖茨,在接班人这件事上也几经周折。微软历史上只出过三任CEO,在盖茨和鲍尔默相继退休后,这一位置一度空缺近半年,直到2014年萨提亚·纳德拉接班。

54岁的马云竟然就可以“退休”了?其背后是阿里巴巴10年前就确立的“合伙人制度”。

“10年前我们就问自己这个问题,如何保证马云离开公司以后,阿里巴巴依然健康发展?我们相信只有建立一套制度,形成一套独特的文化,培养和锻炼出一大批人才的接班人体系,才能解开企业传承发展的难题。”马云在公开信中说,对于一家以“活102年”为目标的公司,任何人都不可能永远担任公司的CEO或董事长的工作。

2009年9月10日,阿里巴巴的“十八罗汉”一起辞去了创始人职位,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制度由此建立。“不少优秀的公司在创始人离开后,迅速衰落,但同样也有不少成功的创始人犯下致命的错误。我们最终设定的机制,就是用合伙人取代创始人。这是阿里巴巴为了基业长青做出的制度设计。”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曾公开撰文阐释阿里巴巴建立合伙人制度的原因。

“马云的退休确实是公司治理领域非常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尤其对外界观察阿里的合伙人制度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阿里的这套体系几乎在全球公司的治理结构中都是独一无二的。”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郑志刚表示。郑志刚是研究公司治理结构方面的专家。

在郑志刚看来,阿里的合伙人制度更像是一个公司治理制度,是获得了股东的认同、由公司章程背书的一种制度安排。“阿里的合伙人制度规定,以马云为主的合伙人团队是对董事会组织有决定权的,这意味着合伙人团队对于公司获得了超级控制权,可以说合伙人是‘董事会中的董事会’,形成了‘铁打的经理人,流水的股东’的局面,这与其他公司恰恰相反。”

虽然万科、碧桂园等公司也采取合伙人制度,但是阿里与他们最本质的区别是,前者是事前制度安排,而后者是事后制度安排。“这个制度阿里是在上市之前就确定好的,不满意可以选择不成为阿里的股东。但万科等则是在上市之后才推出合伙人制度,虽然这对于防范‘野蛮人’入侵和始终保持管理层对公司的控制权有好处,但也会因此遭到股东们的不满和批评,会面临道德风险。”郑志刚说。

在郑志刚看来,马云说为了此次退休准备了10年,所言非虚,不仅10年前在IPO之前就形成了制度,还培育了认同这个制度的企业文化。这对公司传承至关重要。

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教授钟鸿钧指出,“在现代公司治理结构中,所有权和经营权往往是分离的,但这种代理机制往往会引发一系列问题。所以,很多新兴的互联网公司做了创新,就是建立合伙人制度和员工持股制度,让公司的管理层,也包括一部分员工,可以与公司进行利益捆绑。”更重要的是马云不是把阿里巴巴交到职业经理人手中,而是合伙人手里。

张勇此前表示:我不是职业经理人,如果马老师认为我只是个职业经理人,他是不会把重任交给我的。

一家企业能不能离开一个人?

但对于绝大多数公司的创始人来说,他们还是希望牢牢地把公司握在自己手中,尤其是家族企业。那么,阿里的模式到底能不能被复制呢?

“商业上的很多事情是没有定论的,并不能说某一个固定的模式就是好的,不同公司有不同文化,比如像京东,创始人比较强势,也会形成符合自己文化的模式。但京东和阿里的体量还差得很远的,公司所处阶段不一样,做法也会不一样。”钟鸿钧说。

但钟鸿钧认为,虽然没有唯一的标准答案,但其他中国公司确实可以从马云和阿里的做法中学到很多。“其实,京东也在慢慢地做,有意识地从内部去培养每个业务的负责人。”

郑志刚也认为,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制度是未来解决好公司治理和企业传承问题的一个重要思路。形成稳定的合伙人团队,完成管理团队的事前组建,形成前置的公司治理。

“京东采用的AB股模式也有其好处。但性丑闻事件之后,很多人批评京东没有‘二号人物’,除了刘强东就没有其他人了,创始人个人对企业影响太大会导致巨大风险,这恰恰是一个很好的两种模式对比的例证。但合伙人制度也有问题,不像AB股模式那样有明确的退出机制,好在马云知道退出机制的重要性,所以他做出了表率,避免了可能出现的问题。”郑志刚分析说。

任何企业由于创始人的独特作用,一定会形成一个尊重权威的文化。“但是,权威文化是一把双刃剑,对于企业长期稳定有好处,但是由于个人生命周期和能力的局限,尤其是创始人到了晚年,常常会出现问题。我们能看到很多企业在传承中出现了很多问题,都是因为把创始人的权威从正面作用变为负面作用。”郑志刚说。

他为何能成为马云接班人?

与马云经常流露出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不同,CFO(首席财务官)出身的接班人张勇是个非常冷静温和、理性严谨的人。“马云是个E.T.(外星人),而张勇像个AI(人工智能机器人)。”阿里内部有如是评价。

“卓越的商业才华、坚定沉着的领导力、超级计算机一般的逻辑和思考能力。”这是马云在公开信中对张勇的评价。张勇担任阿里巴巴CEO三年来,阿里实现连续13个季度高速增长,阿里巴巴的市值增长超过两倍,从1500亿美元一度达到了5000亿美元;在全球互联网巨头中,只有阿里巴巴的增速超过了60%。这样的成绩几乎超过华尔街所有分析师最乐观的预期。

更重要的是,张勇上任后,将阿里巴巴从一家电商公司改造为一个涵盖新零售、物流、云计算、金融、人工智能等庞大生态的“数字经济体”,并成为一家提供“未来商业基础设施”的科技公司。

虽然在媒体的标题中都是“马云买下了……”,但实际的操盘人都是张勇。2017年年底,阿里巴巴以224亿港元入股高鑫零售,作为被收购方的大润发董事长黄明端后来对媒体透露,他直到交易完成都没有见过马云。

作为阿里巴巴新零售样板间的“盒马鲜生”,也是在张勇的主导下打造的,是他与侯毅喝了无数次咖啡碰出来的。2017年,马云来到盒马体验,小龙虾月饼吃得心满意足还要打包带走,网上还曾流传过这样的段子——马云说:“老逍(张勇),这盒马不错呀,咱买了吧。”张勇说:“老板,这就是咱家的。”

但实际上,张勇并非马云的第一选择。5年前,马云在卸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一职,选择由陆兆禧(花名“铁木真”)接任,张勇出任阿里巴巴集团COO(首席运营官)。两年后,47岁的陆兆禧“退休”,由张勇接任CEO。

马云和陆兆禧都从未对外透露期间发生了什么,但外界的分析大多认为,这和陆兆禧在移动互联网战略上的失误有关。彼时,微信横空出世,让腾讯在BAT中率先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陆兆禧力主阿里做大“来往”正面对抗腾讯。后来的结果却是,阿里巴巴重金打造出一个“负分”产品。

而当时,张勇的思路则是把PC端所有流量和资源全面快速地转移到手机淘宝上,社交产品也整合其中,将其打造成一个强黏性的移动入口。后来的事实证明,张勇是对的。

张勇至今已在阿里巴巴工作11年,此前曾任盛大网络的CFO。“我已经做过一家30亿美元的公司,想做个300亿美元的。”这是张勇当时给马云的之所以加盟阿里的理由,但没想到,接下来他要做的不止是CFO,更不止是300亿美元。

2007年,张勇以淘宝网CFO的身份进入阿里巴巴,随后接手处于困境中的淘宝商城。他以内部创业的姿态主导了淘宝商城变身天猫,并一手打造了之后成为全球电商传奇的“双十一”。

2014年,在张勇力主之下,阿里巴巴举全集团之力实现了“All in无线”,为阿里巴巴拿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船票”。2015年5月7日,马云宣布张勇取代陆兆禧成为阿里第三任CEO。

张勇接手阿里CEO的时候,阿里巴巴正面临着上市以来股价的最低谷,甚至一度跌破发行价。2015年年底,阿里巴巴宣布全面启动“中台战略”,构建符合DT(数据处理技术)时代的“大中台、小前台”组织机制和业务机制。

所谓“中台战略”,就是要整合产品技术和数据能力构建“中台”,让前线业务变得足够小,“中台”变得足够强大,使整个公司拥有快速创新的能力。后来,聚划算、钉钉、飞猪、口碑等一系列创新业务的崛起,都与“中台战略”密切相关。

但这种改革力度之大、涉及的利益之广是可想而知的。“不要因为‘逍遥子’表面的平静温和就误会了他的魄力和胆量。而这一切应该只有暗流,并没有潮涌,又可见其平衡能力。”一位阿里巴巴内部人士表示。

阿里巴巴内部有一个说法:“老逍”是一个可以在高速路上换引擎的人,而且把拖拉机换成了波音747。因为张勇再造了阿里巴巴的“天花板”:新零售让阿里从线上走到线下,冲破了电商公司的天花板;全球化让阿里从国内走向国外,得以享受新的人口红利,冲破了中国公司的天花板;技术布局让阿里为未来的技术变革做了准备,冲破了互联网公司的天花板。

马云的“遗产”和张勇的挑战

但不可否认,张勇所面临的挑战也不小。

从乔布斯到库克,苹果公司算是实现了平稳过渡,而且库克接手后,苹果业绩一路上扬,股价一路飙升,甚至成为全球第一家市值破万亿美元的科技公司。但外界对库克的评价还是两极分化,华尔街非常认同他,但果粉们却认为,库克执掌的苹果失去了魅力,只是很赚钱而已。

“如果创始人的光环太强了,继任者需要长期生活在其阴影之下,这是必然的。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竞争这么激烈的今天,苹果能够保持如此态势,已经非常不易了,不是库克做得不好,只是因为乔布斯做得实在太好了。张勇也一定会面临这个问题。”郑志刚说。

不过,郑志刚对张勇的接任还是非常乐观的。他解释说,一方面是得益于阿里巴巴独有的合伙人制度,这种公司治理结构提供了制度上的保障,而阿里的合伙人制度本身也是一个自更新的系统,会有不断的迭代和补充;另一方面,阿里的管理非常开放,管理层能够听到不同的声音,内部批评的声音也会帮助新的管理者及时发现问题。

钟鸿钧则认为,张勇面对的挑战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公司的使命和愿景与创始人密不可分,尤其是马云这种充满光环的创始人。创始人的很大一部分“遗产”其实是文化,能不能顺利地保留并在此基础上发扬光大很重要。

二是战略上马云对公司的规划非常清晰,每5年就会找一个新的战略方向,而且相互间密切关联,是一个生态化的布局,对于新的管理团队来讲,需要在现有生态基础上,继续找到新的增长点。

“库克面临的问题张勇或许也会遇到。但我觉得他应该会做得更好。外界对库克的批评主要是创新不够,而张勇创新能力也还是不错的。张勇不是一个守成的CEO,像‘双十一’这种创新,一定会在商业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钟鸿钧说。

在外界看来,马云的战略都是“飘在空中”的,比如,新零售提出的时候,谁都搞不懂这到底是什么?而张勇则是那个能将马云的战略思想具象成战略布局,并且步步推进的人。但接下来,可能需要张勇从空中到地面进行全方位思考。

阿里巴巴会不会逐渐变成张勇style?张勇自己也坦承,自己与马老师性格反差很大。“我是一个内刚外柔的人。”张勇曾表示,他很幸福,因为他还能在街边随便喝碗小馄饨,这事儿马老师是干不了了。但是,他的幸福可能很快也不会再有了。

“我妈今天指挥‘逍遥子’给她照了5分钟相,还吐槽说照得不好,我也是醉了,我都没见过‘逍遥子’……”一位阿里巴巴员工在钉钉上如是“抱怨”,因为这位员工的母亲在“阿里日”现场,随机找了一个“空闲”的工作人员帮她拍照,她并不认识张勇。

在钟鸿钧看来,马云做的是从0到1,而张勇的任务是从1到N,需要的能力肯定是不同的。马云是一位有光环的创始人,足以将公司紧紧凝聚在一起,而张勇接任后,如何在公司团队内部寻找协同,把所有业务凝聚在一起,将会是最重要的挑战。

或许,阿里巴巴真正让人害怕的不是有马云,而是可以没有马云。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互联网巨头到底需要怎样的组织架构

盘和林 | 国际金融报 23小时前

腾讯维新的阳谋与“暗流”

陈纪英 10-13

面对谷歌、Facebook的“互联网式殖民”,印度想制定法规保护数据资产

CSDN(ID:... | 钛媒体 10-05

中国电商版图里的“浙江佬”

全天候科技 10-02

昨日互联网,明日区块链

星球日报 09-30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