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互联网经济国内资讯

欠款、诉讼、纠纷,ofo最近比较烦

本文共2502字,预计阅读时间49

诉讼、拖欠、纠纷,曾经风靡一时的小黄车ofo如今深陷漩涡之中。

近来,多家媒体报道报道了ofo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情况,这也再次引发外界对于公司内部资金情况的猜测。

而原定于9月27日在上海开庭审理的德邦股份与东峡大通合同纠纷案,因德邦股份撤诉而不再开庭审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通过多方调查采访以及翻阅上市公司公告发现,ofo的“朋友圈”不仅涉及诸多知名物流企业,还囊括了多家上市公司。

只是时移世易,昔日谈笑甚欢的合作关系,在当下也出现了各种表情:有的“朋友”扬长而去,有的“朋友”诉诸公堂。当然,ofo也在努力结交新“朋友”。

起诉、撤诉、暂停合作

德邦股份起诉东峡大通一案,开庭审理的时间本定在9月27日。但当记者赶赴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后,却被法院内部工作人员告知,早在十多天前,德邦股份就已经选择了撤诉,法院不再审理此案。

随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德邦撤诉致电德邦物流法律事务部,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案子在北京那边已经调解掉了。”

不过,这名工作人员随即又说道:“目前我们已经终止了与ofo的合作。”

据德邦股份今年1月3日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德邦股份与东峡大通的合作始于2017年,德邦股份方面向东峡大通提供快运、仓储、快递服务。至少在2017年1~9月,东峡大通是德邦股份最大的客户,销售金额达1.33亿元。此次德邦物流与东峡大通的诉讼主要为合同纠纷,但是对于涉及拖欠的金额,德邦物流方面则闭口不言。

ofo的朋友圈中,起诉、停止合作这种动态消息,还出现在杭州云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造科技)身上。

云造科技先后两次因合同买卖纠纷起诉东峡大通。2018年1月撤诉后,2018年7月再次起诉东峡大通告上法庭。9月27日,记者致电云造科技,该公司工作人员透露,在一个多月前,公司已经把ofo拖欠的合同款项要回来了,但目前暂时没有和ofo再进行合作。

另据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淄博一家物流公司因与东峡大通存在运输合同纠纷,于2018年6月向法院提请财产保全,冻结东峡大通73万元银行存款。9月28日,记者向该公司了解到,该司与东峡大通的运输合同纠纷已经沟通解决了,此前尚未审理的诉讼也已经向法院申请撤诉了。

拖欠物流费用影响日常运维

与东峡大通有合同纠纷的物流企业,并不止德邦股份。

更为知名的,是此前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世物流)因合同纠纷起诉东峡大通。该案已于13日上午9点开庭审理,据央广网报道,被告方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当日未到庭参加诉讼。另据媒体报道,原告方百世物流要求ofo方面支付310余万元运输服务费用。原告方代理律师表示,根据合同,这项费用包括的是2017年8月至11月期间干线的运输服务费用。

加上前面提到的淄博某物流公司等,为什么起诉ofo的物流公司这么多?

一位不愿具名的前ofo员工称,如今在ofo成本支出中,物流运输费用占了很大一部分。

对共享单车的调度、停放、维护管理如今都有要求,而因此每日产生的物流调度费用在ofo的成本支出中不可小觑。该员工透露,调度费用与使用调度车频次有关,调度车价格根据城市不同也会有所浮动。一个中部地区省会城市,2017年一个月的调度费最多的时候达到100万元,而2018年以来,为了控制成本,该城市开始减少调度车使用频次,最少的时候调度费不过十几万元。

拖欠物流公司的合同款,也给ofo日常运维带来了影响。据该员工透露,他所处的中部省会城市一度各城区的调度跟不上清淤需求,导致很多地方出现了共享单车淤积点;而一旦出现多个淤积点,则很可能被城市管理部门扣车。

ofo牵动众多上市公司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ofo的“朋友圈”中,至少还有17家上市、拟上市公司以及新三板挂牌企业。

优博讯(300531,SZ)、哇棒传媒(430346,OC)、金慧融智(871759,OC)等企业在2017年年报、审计报告中将东峡大通列为前五大客户之一,东峡大通的偿付能力对其实际收入有着较为重要的影响。

以超力电机(836773,OC)为例,据2017年年报,东峡大通是其最大的客户,年度销售额占总比30.13%。受到东峡大通的业务影响,超力电机2017年度的收入构成发生变动,铁芯无刷电机销售下降87.67%,空心杯电机销售下降37.99%。超力电机对此解释称,东峡大通向其采购其他部件数量较大,为在现有生产力基础上优先完成订单,调配相关生产人员。

图片来源:超力电机公告截图

据超力电机2017年年报,该公司期末应收账款对比2016年期末增加2294.67万元,增长92.45%,也主要是受到东峡大通业务的影响,截至2017年期末应收东峡大通账款达2799.33万元。

吴通控股(300292,SZ)2018年半年报显示,对东峡大通应收账款807.82万元,按照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404万元。那截至目前吴通控股是否已收到相应账款?记者致电吴通控股,对方称负责人外出,无法回应。

共享单车业务对自行车厂商的生产带动曾为人津津乐道,上市公司上海凤凰(600679.SH)就曾是受益者之一。

据上海凤凰公告,截至今年5月5日,其控股子公司向东峡大通及其关联公司提供了各类自行车产品186万辆。但9月1日,上海凤凰披露已向法院提起对东峡大通的诉讼,上海凤凰称东峡大通拖欠货款及费用的行为严重违约,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其自行车货款6815.11万元。

据科达股份(600986,SH)9月22日公告,其全资子公司北京派瑞威行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派瑞威行)截至今年6月30日的未决诉讼事项中,包括了与东峡大通的合同欠款案。记者也曾多次致电派瑞威行,但无人接听。

图片来源:移远通信招股书截图

此外,移远通信2017年12月报送的招股书(申报稿)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东峡大通应收账款账面余额603.33万元,计提坏账准备30.17万元。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资本与用户双双退潮,共享单车真的无路可走了?

孟永辉 10-11

滴滴收购ofo意向书曝光?事件双方给出回应

饶翔宇 | 猎云网 10-10

美团IPO之后:互联网的换场与换届

懂懂笔记 | 懂懂笔记 10-03

共享单车的泡沫破了,共享滑板车在中国能火起来吗?

苏宁金融研究院 | 苏宁金融研... 09-26

共享单车的洗牌: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孟永辉 09-23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