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孵化
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全媒体

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出版发行是实现图书版权价值的一个重要途径,但在数字出版的冲击下,纸质图书的出版发行受到影响,传统出版社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那么,有没有一种模式可以先收款再出版,既能改善出版社的现金流,降低风险和成本,又能将图书精准推送给读者?

9月11日,知识产权出版社旗下“来出书”图书自助出版平台(下称“来出书”)在京联合中国知识产权网等5家新媒体,就《智慧财产全球行销获利圣经》一书的出版发行,举行了一场众筹活动,2小时内就筹集到近万元,成为当日举行的“中国专利信息年会2104”的亮点。

事实上,像“来出书”这样通过众筹方式出版图书的出版平台还有很多。不久前,京东就通过众筹方式为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和漫画作者“象扑君”分别出版了《周鸿祎自述:我的互联网方法论》和《咦,被发现了呢》两本书。短时间内,众筹成为出版界的热门话题。那么,众筹到底是什么?又将给传统出版界带来哪些影响?

众筹引入出版业

何为众筹?京东众筹业务总监金麟介绍,众筹翻译自国外Crowdfunding一词,即大众筹资或群众筹资,一般由发起人、投资人和平台构成。在出版众筹中,发起人多为作者或出版机构,投资人为作者和图书的粉丝或其他网民,平台则指的是“来出书”、众筹网或京东这样的平台。“通过平台筹集到出版资金,起到预购的作用,帮助图书出版。如果不能达到最低募资额,则意味着项目失败,平台会把资金返回给投资人。”金麟介绍。

对于《智慧财产全球行销获利圣经》一书,“来出书”也是如此运营的。“来出书”运营总监唐学贵介绍,《智慧财产全球行销获利圣经》由中国台湾著名知识产权专家周延鹏所著,该书被认为是中国台湾知识产权界“最靠谱、最权威的知识产权营销力作”。该书出版后,有多家中国大陆的出版机构找到作者商洽版权购买,但考虑到图书的定价较高和受众较小,他们迟迟没有下手。

“经过多方估量后,我们决定购买该书的版权。为了在短时间内能将图书推送到读者手中,也为尽快收回版权费、校对费等,我们决定将互联网思维引入到传统出版中,试水众筹模式。”唐学贵告诉记者,他们拟定在40天内筹集到5万元,筹资共分为6个档次,从79元到3999元不等。投资人可以在上述5个网站的活动页面上进行支付,也可以通过现金或转账形式进行投资。

探索出版新思路

据了解,出版界引入众筹有多方面原因,例如,数字出版和数字技术快速发展,给传统出版界带来冲击,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那么,众筹能否给传统出版行业注入新鲜血液?其能否成为传统出版业的未来发展趋势?

现代出版社总编辑臧永清介绍,如今,传统出版的成本越来越高,但读者数量、图书发行量却没有明显增长,再加上中小规模出版机构缺乏足够的资金支持,整个传统出版业都呈现出下滑趋势。此外,众筹网合伙人李耀辉还分析,智能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数字文化产品的不断增多,也分散了传统读者的阅读时间,使得阅读纸质图书的读者群体在减少。

在李耀辉看来,传统出版机构意识到这些压力后,已经从不同方向发力,或发展自己的新媒体,或加强跨界融合,或推动作品“走出去”等,出版众筹是他们正在尝试的一个方式。“众筹可以降低图书出版发行的成本,有利于实现图书的版权价值,增加传统出版业的利润。”李耀辉表示,众筹模式改变了以往生产跟销售之间的关系,减少了渠道商、零售商和经销商等环节。

此外,在唐学贵看来,如果众筹模式运用得当,可以帮助出版社根据读者需求控制印刷数量、降低退书率,还可以起到营销和宣传作用。此外,通过粉丝聚集效应,可以把一些专业性极强的小众图书推送到真正需要的读者群体。

运用互联网思维,发挥粉丝集群效应,众筹模式给传统出版业的发展带来了一种新思路。不过,众筹如何更快地融入到传统出版业中,还有很多需要探索的地方。“比如,如何增加宣传和普及,让更多的人知道出版机构在做众筹,吸引他们参与进来。再者,广义的众筹指的是,作者从创作阶段就同粉丝充分互动,根据粉丝需求及时调整创作方向,提高作品的原创质量,而现阶段还停留在图书定稿后再进行众筹。”唐学贵表示。

李耀辉还认为,众筹模式所投资的目标有时不止是一本书,还可以是以该书为核心的版权衍生产品,如根据该书改编的游戏和影视作品等。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