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国内资讯

金融思考:若银行全牌照 券商怎么办

本文共4337字,预计阅读时间143

摘要:牌照放松对不同参与者造成的影响不尽相同。短期冲击较大的是散户经纪业务,甚至会影响部分上市券商的业绩。但是由于经纪业务的比重已经逐步下降,加上创新业务的推出可望增加券商利润,对于上市券商的负面影响有限。

在券商综合治理完成后,我国券商的数目多年间几乎没有变化,一直稳定在100多家。目前市场上要求放开券商牌照、增强证券行业竞争的声音比较多。无论从证券监管的一般原则,还是从全球各国的实践看,放开证券公司牌照数量,增强市场开放程度,有利于证券行业创新发展。

一、证券行业属于金融服务业,在不造成系统性风险或外部性负面影响的前提下,应适当增加供给,鼓励自由竞争

一般经济学理论认为,与供水、电力等行业不同,金融行业不属于自然垄断行业,没有必要进行产品数量和价格的规制。但是由于其涉及公共利益和可能引起外部风险的特点,对金融行业应进行行业监管。监管中涉及牌照管理部分,通常只对中介机构的主体资质和风险外部性进行要求,而不直接进行数量控制。

国际证监会组织(IOSCO)在2010年《证券监管的目标与原则》中提出了证券监管的三个目标,即保护投资者,确保市场公平、高效和透明,减少系统性风险。在具体监管原则规定中,提出监管部门应对中介机构的最低准入条件、资本金要求以及内部合规机制三方面设立标准。

比较一下银行、保险和证券行业的差别也有所启发。由于吸收公众存款、吸纳客户资金等原因,商业银行、保险公司涉及更广泛的公共利益并具有更广泛的外部性,因此各国对银行保险机构有更严苛的监管,对其资本金的要求也更高。如美国关于存款保险的审查限制了银行牌照的获得。而对于证券业来说,传统证券业务本质上是中介。证券公司为产品发行方和投资者间的交易提供专业的金融服务,不涉及客户的资产,可能造成的外部负面影响小。特别是如果实施客户交易结算资金第三方存管制度,客户保证金的安全得到保障,这就进一步降低了券商的风险溢出。一般来说,相对商业银行和保险而言,证券行业的牌照管理应当较松。

二、各国普遍不限制牌照数量

从国际经验来看,无论是成熟市场、新兴市场或是处在转轨经济中的市场,普遍特点是牌照种类各异,机构数量多。牌照管理通常有两大类,一种是综合类牌照下的具体业务管理,如美国的经纪交易商牌照、俄罗斯的交易牌照;另一种是分牌照管理,针对不同业务类型直接发放不同的牌照。美国证监会发放经纪交易商和投资顾问牌照。2012年底,在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注册的有4289家公司,161264家分支机构,数量全球最多。印度证监会发放经纪、承销、资产管理等几类不同的牌照。2011年底,印度共有4000多家经纪商,164家投资银行。2010年底,俄罗斯共有1406家券商,其中大部分同时有联邦金融市场局发放的经纪、交易和证券管理三种牌照。香港证监会按照业务类型发放证券交易、财务顾问、投资顾问、资产管理等10种牌照。至2012年9月底,香港共有506家券商。台湾现有经纪商、自营商和综合类券商三种牌照。截至2012年底共有88家证券公司。

美国从1988到2012年这20多年间,在FDIC保险的银行机构数量从将近14000家减少至7000多家,目前数量略高于证券公司。而截至2011年底,我国共有商业银行390家,农村信用社2265家,村镇银行635家。我国银行数量远远大于证券公司,间接说明了我国证券公司数量过少。

境外券商牌照的申请制度较为宽松。以香港为例,按照香港证监会规定,申请券商牌照需要满足以下三方面要求。第一,专业人员的要求。对某项受监管的业务要有两名以上有相关经验并通过相关考试的负责人,其中一位作为执行负责人参与公司日常管理。第二,资金要求。一般情况下,券商注册时需要500万港币资本金和300万的流动资本(开展杠杆业务会提高对资本金的要求)。第三,管理机制要求。券商要有相应的合规机制和反洗钱机制。牌照在申请递交之后2-3个月便可以拿到。

美国申请牌照有下面五方面的程序和要求。一、在SEC完成注册。向SEC提交注册表格(BDForm),在表格中对公司的所有者、管理人和业务范围等情况进行描述。45天后,SEC决定准许注册或是拒绝注册。二、在FINRA或其他自律组织(SRO)注册成为会员。三、公司专业人员进行FINRA注册并通过相应考试。考试中最常见的是Series7。公司的管理人员以及期权交易和销售人员,则要在通过Series7等基础上再通过额外的专业测试。四、公司注册成为证券投资者保护公司的成员。五、资本金要求。有客户开立账户的券商一般需保持净资产水平在25万美元以上,而无客户开立账户的券商的净资本水平要求就小得多。

券商经营不善而退出市场的情况在境外市场屡见不鲜。从表1可以看出,从2007年一直到2012年,美国在FINRA注册的公司数量下降了近20%,这有金融危机的影响,但归根结底是优胜劣汰的选择。这还不包括很多经营不善导致股东发生变化的情况。

22 第1张

香港本地小型券商多以经纪业务为主,无力进行多元化业务转型。受制于外来竞争、成交量和佣金下跌,香港许多中小券商目前生存环境非常艰难。但是香港政府对于这种竞争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担忧。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2012年11月在立法会表示,政府明白本地中小券商面临的严峻竞争环境,但相关问题积存已久,希望中小券商能够依靠自己提升竞争力,而不是靠政府帮助。

三、放松券商牌照管理是证券行业发展的内在要求

中国金融行业因其诞生、发展及所处的历史阶段,一开始就具有较强的垄断性。实践中获得券商业务牌照难度较大。借助垄断优势,大部分券商在积极取得牌照之后便能得到稳定的收入甚至获取暴利,因此缺乏竞争意识和创新意识。同时,由于更多的是依赖牌照而不是业务能力,造成券商治理结构不佳,对专业能力缺乏重视。牌照的垄断性已经成为行业发展的障碍。放开券商牌照限制是市场发展创新的客观要求。

同时,设立更多的证券公司,包括一些以自营交易为主的公司,有利于吸引更多资源进入证券市场,有利于行业的发展壮大。也符合十八大提出的“加快发展民营金融机构”的要求。

券商牌照管理改革可能带来的行业生态变化

从国际经验来看,放松管制、充分竞争有利于培养健康的行业生态。从上世纪70年代佣金自由化后,美国券商呈现差异化发展态势,形成一个立体多元、各有侧重的竞争格局,资本市场发展开始进入成熟阶段。高盛、摩根士丹利等几家实力雄厚的大型全能券商垄断高端的机构客户业务、资产管理业务,其它券商朝着专业化和区域化方向方展。如拉扎德(Lazard)专注于并购重组业务,杰富瑞(Jefferies&Co)定位于服务中型企业的综合性投行,StifelFinancial以小型企业(市值10亿美元以下的股票)研究为主。

333 第2张

如果我国放松牌照审批,市场业务格局预计会发生有利变化。具体来说,高端客户顾问、折扣经纪等会逐步替代经纪行业的传统营业部;并购顾问、做市交易、衍生产品创设等业务将逐步发展。

牌照放松对不同参与者造成的影响不尽相同。短期冲击较大的是散户经纪业务,甚至会影响部分上市券商的业绩。但是由于经纪业务的比重已经逐步下降,加上创新业务的推出可望增加券商利润,对于上市券商的负面影响有限。大的券商受的影响较小。就美国经验来看,大的机构占据了资金、人才资源以及经验几方面的优势,其地位很难被撼动。美国券商大部分规模较小,在FINRA注册的员工数量超过500人的仅有170多家,行业集中度非常高。目前,我国证券公司总资产超过16000亿,新进中小券商带来的资本金较少,对现有的市场资本比重不会带来大的影响。只要商业银行不直接介入,大的行业格局不会变化。

将来证券行业适当的优胜劣汰将不可避免,经常会有券商关闭、并购。但这并非坏事,监管机构并不需要保证单个券商的盈亏和生存。

 四、券商牌照管理改革的风险考量

上一阶段的券商大规模出现问题,究其原因不是数量过多、恶性竞争,而是由于公司内部治理和外部监管不完善等因素,导致大规模的违法违规经营。大股东积极介入、公司治理结构较为规范的券商,则没有出现问题,如中信、中金、国信等等。

综合治理后对券商加强监管,一定程度上主要通过行政管制弥补了公司治理结构的问题。券商行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稳健局面,这也是我们下一步改革的坚实基础。

目前的环境与前些年相比发生了重大变化。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公司的治理机制迅速改善,股东、董事会很大程度上已经可以对公司形成良好的治理。券商普遍建立了良好的公司内控制度。监管水平大幅提高。高管人员和从业人员的素质和职业操守都有明显的提升。在这种情况下放松管制,不仅现存券商,新设立券商的违法违规经营的风险也会较低。

同时,从宏观风险上考虑,重点抓住两条就可以有效控制风险。一是保证金存管制度,它可以确保券商倒闭不会让经纪业务投资者的资金受到损失;二是较低的杠杆率,它可以保证券商出现经营问题时,抗御外部冲击的能力较强,引起的连锁反应较小,对于金融系统和实体经济的冲击也很小。做到这两点,即便单个券商甚至一批券商出现问题,一般来说损失能够控制在公司的股本之内,由股东承担,而不会波及到投资者和债权人。因此外部风险较小。

五、牌照监管的几点思考

(一)放松牌照限制是必然趋势。未来5到10年,我国出现超过千家证券公司应当是一个正常的情况。

(二)探索专业牌照管理,更多尝试专业/单项牌照券商。将来在放开牌照的大背景下,从监管的角度鼓励差异化、特色化券商发展,根据不同特点业务,设置不同的资本金、从业人员资格、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等进入标准。

(三)按照目前《证券法》的准入条件加快审批券商牌照。同时尽快修改《证券法》有关股东资格的条款,并降低对公司注册资金的要求,特别是从事顾问等不接触客户资金业务的资本金要求。

(四)牌照放开要控制节奏。用5到10年完成这个过程,短时间内增加的机构数量不会太多,短期冲击较小。对于专业牌照可以相对快些。

(五)牌照放开的速度要与监管能力相适应。以合规管理和风险监控为核心,不断完善监管手段,加强事后监管。

(六)坚持保证金第三方存管和低杠杆率(如8-10倍)的原则。风险防控关键举措之一是保证金第三方存管不改变,确保客户资产安全透明;券商特别是新设券商,杠杆比例的监管不能忽视,只能逐步放松。

(七)对商业银行直接介入券商业务的可能,鉴于我国分业经营的大格局暂不改变,本报告未考虑。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见证互金十年的从业者们

冬木 1天前

[未央研究]本周互联网金融回顾 | 2019年第42周

未央研究 2天前

对助贷行为的监管更待何时?

李庚南 10-17

[未央研究]本周互联网金融回顾 | 2019年第41周

未央研究 10-12

2019互金三季报:五大热点左右行业趋势,巨头动向引人深思

苏宁金融研究院 10-12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