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国内资讯投融资

银行恐慌为哪般?

本文共4209字,预计阅读时间140

11月9日沪指在银行股的带领下,再次跌破2600点。银行业有什么消息呢?郭主席说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要实现“一二五”的目标,即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1/3,中小型银行不低于2/3,争取三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

增加给民营企业贷款,按理说也不是什么坏事,那么为什么银行股会跌成这样呢?

银行歧视民企是经济规律

民营企业这个词在英语里并没有,英语里叫做私人企业,中国之所以叫民营企业,因为中国人不喜欢“私”字,自私,私相授受,都是不好的词。仿佛人人都得天下为公。

言归正传,民营企业贷款难(这里主要指中小型的民营企业),不是今年才有的事。而且是永远破除不了的难题。我以银行人的角度跟大家说一说,银行为什么不支持中小企业,喜欢国有企业。

首先说一下,银行也是公司,是公司就要讲效益,对股东负责。所以任何一笔贷款都是银行的一笔生意。这笔生意如何才能保证成功?

首先得看拟贷款企业本身产生现金流的情况,现金流是银行贷款还款的第一来源。第二还款来源是处置抵押物。但是中小企业的财务报表通常没有经过事务所审计,对银行的参考意义不大,而银行流水等,因为中小企业走私账太多,所以不尽不实。

因此银行无法核实企业所提供的信息的真实性,从而很难判断企业的真实经营情况。通常的做法会通过看水电度数,看订单,去圈子内打听,但是总的来说效果不太好,所以从这方面看银行倾向于直接排除大部分的中小企业,尤其是产能过剩行业的,我之前在银行的时候,一个大型服装品牌客户就被要求退出,虽然抵押物等都在广州的中心区。

如果提供的流水、经营情况基本可信,也就是能够审计,那么就需要提供抵押物了。银行基本不批准民营企业信用贷款的,并且信用贷款容易产生腐败。比如超过1000万的信用贷款都要去到总行了审批了。

总之中小企业基本跟信用贷款绝缘的,能借到信用贷款的,必然是信用高的。比如央企,省级以上国企,评级3a以上的产业龙头。所以这种差别是商业规律,不管在哪个国家都要成立的。当然国企天然的信用级别就高,所以会导致软约束的问题,这也是银行为什么争着给他们钱。这个问题是无解的,哪天国企可以像民企一样破产清算了再来谈银行歧视民企的问题吧!

当银行对你的企业经营情况有了基本判断并且觉得可以接受之后。要如何保证贷款收回呢?银行的做法通常是要求企业采取这三种方式:

抵押贷款,这也是用的最多的方式。主要包括住房抵押贷款(七折),商铺(六折)、厂房抵押、土地使用权抵押(五折)。其他的就是机器设备、货物、订单之类的抵押,但是现在很多银行不接受这些形式的抵押物,比如:机器设备折旧太快,处置太麻烦。贷款收不回,银行拿着机器设备没多大用。

中小企业通常没有自己的产权的厂房,土地之类的。通常都是拿企业主的私人住宅来做抵押,如果你没有抵押物,那么你就与银行贷款绝缘了。但是国有企业因为成立的早啊,所以通常会有很多的物业,并且往往都在城市的中心。而这些年,这些物业又很值钱,所以银行偏爱他们是有理由的。

其次是质押贷款。质押贷款银行做的最多的就是股票质押。但是能用股票质押的至少已经上市或者拥有上市公司股票。这些企业不会贷不到款,不管是不是民营企业。

最后就是担保贷款,12年之前,很多银行看民生银行的商贷通很赚钱。然后就推出联保联贷,比如找圈子里面的三家企业,互相担保,有点赤壁之战里面用铁索把船连起来的意思。

结果12年的中小企业跑路潮,导致火烧连营。所以这种形式是搞不通的。然后中小企业就再难找到高信用级别的担保人了,所以他们与这种形式的贷款也绝缘了。而国有企业以及他的子公司,孙公司,如果有总公司担保,通常就能取得贷款。

最后从收益的角度,说一下为什么不要指望银行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因为银行提供的贷款利息很少有超过7的,而通常的没有抵押物的中小企业的借款利率去到多少呢?以某金控为例:

也就是至少要到15%左右,才能取得合理收益。所以中小企业本身就不是银行的生意。所以才会有天使投资、vc、pe、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的存在。他们来满足银行不能覆盖的群体。

另外,贷款和股权投资的显著区别:贷款业务和股权投资经营的是不同的风险!贷款本质上是通过抵质押物加担保,来消除股权投资所必须面临的企业未来经营结果的不确定性。对于银行来说,不管你经营的好不好,我只收利息,并不跟你同患难,共富贵,所以晴天送伞雨天收伞也是银行经营的商业模式决定的。不让抽贷,不让平仓就是不讲经济规律。

总之银行在业绩压力之下并没有所有制歧视的动机,只是他们的商业模式决定他们要嫌贫爱富,银行爱国企是因为国企本身大都处于垄断行业。难道最优质的民企,比如阿里巴巴、腾讯、美的,这些企业拿不到贷款吗?大家记不记得乐视网当年都骗了100多亿。

另外民营企业家的素质层次不齐,有些民营企业家赌赢了就自己富贵,赌输了就叫苦或者跑路。像曹德旺说的短贷长投是普遍存在的,他说:此前一段时期,银行有很多钱,民企跟银行签订一年的贷款合同,拿着这种短期融资去做长期投资,希望能够赚快钱。但这无异于火中取栗,到炭火中取栗子,肯定要被烫到手。等银行贷款到期,企业放出去投资的钱收不回来,资金链断裂,企业陷入困境。据我的了解,出问题的企业中,大部分都是这样的状态。

很少有企业的老板意识到短贷不能拿去做长投。企业家你把企业的股票拿去抵押,抵押了做什么?拿去投资,知道投资有风险吗?企业现在崩盘了,政府拿钱去救,这公平吗?

我的企业也是民营企业,为什么此次福耀不受其害?因为之前福耀也犯过这方面的错误,1984年、1993年经历过两次资金链方面的危机,后来我们吸取了教训,知道不能这样做。

现在的贷款结构

当然从12年民营企业跑路潮开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支持确实降低了,这是因为各行各业都在寡头化,再加上供给侧改革,国企确实变强了,而银行喜欢跟强者站在一起。

这点可以从下表看出:

(数据来源:wind)

数据只更新到16年,但是从上表可以看出趋势,私企贷款在公司贷款中的比例,从13年开始急剧下降,到16年只占不到11个点,这个与12年民营企业跑路潮,钢贸贷、联保联贷失败的时间节点是一致的。

实际上13年之前,民生银行是资本市场的明星,那时候史玉柱被捧成投资大神。而现在民生银行是银行业最惨的,他曾经是辉煌的,经济好的时候,给民营企业贷款,息差高,坏账低。经济下行之后,五六年过去了,现在都还没有走出来。今年年初的时候甚至抛出的分红方案不够投资者缴税。而四大行在17年的时候就实现了息差与不良的双拐点。

从上面的新增贷款的结构看,说三年后要实现民营企业新增贷款占比50%,无异于痴人说梦。并且跟经济规律是不相符的,如果强行推行,对银行业的为祸甚大。当然银行也会有办法应对,现在有些资金掮客已经想出了民营企业做通道的法子了,也就是资金借民企的马甲过一下,银行就可以交差了。强行推行只会增加银行的绕道费用,跟过去的非标膨胀一样。

另外不让抽贷,不让平仓,这跟日本上世纪九十年代走过的路是一样的。人很难有壮士断腕的决心,日本人也一样。日本的长期信用银行,曾经是世界的第九大银行,1990年,长银的资产达到3000亿美元。由于日本经济泡沫破灭,长银的很多客户开始非但不能偿还利息,还纷纷要求输血。这时期日本的银行业在大藏省的要求下,不抽贷,并且继续输血。大家都想着等经济回升了,一切都就好办了。但是经济并没有很快好起来,长银开始以账面价值向子公司出售问题贷款的方式掩盖问题(长银向子公司的贷款可以看做正常贷款)再之后为了创造利润,竟然玩起了自买自卖。摩根斯坦利、美林这些美国银行有专门向日本银行业提供掩饰贷款问题的服务。1991年,长银披露的坏账数字仅2.15亿美元。

1993年开始传出有不动产公司出现亏损的传闻。这一年官方公布的21家银行的数据显示坏账水平为1200亿美元,为贷款总额的2%,当然大家都不相信。因为仅房屋贷款已经有400亿无法正常还款。

1995年长银宣布坏账总额是78.4亿美元,但是已经用利润核销了一半坏账,大家不用担心。而实际情况是长银已经用完了可以用来核销的资本。

1996年,大藏省对长银做了一次检查,在没有看子公司账本的情况下,认为长银的问题贷款是400亿美元,占全部贷款的四分之一。

1998年日本政府成立了一个3000亿美元安全基金用来支持各家银行,其中180亿美元用来买各家银行优先股。长银获得18亿美元注资。官方公布银行业有风险贷款为7000亿美元,约全部贷款总额的14%。

这一年,长银公布他的年报,显示他的净利润为4.1亿美元。坏账为22.9亿美元,资本充足率为9.22%,为所有日本银行中最高,看上去这家银行依然健康。但是一家报纸列出了长银坏账细节的数字,其股价随即跌了10%以上,跌破200日元。1998年6月25日,长银股价跌破50日元,在随后召开的股东大会中,在董事会做完报告后,有好事者问,这么说长银是破产了?

长银一开始也选择掩盖问题,但是终究难以逃脱破产的命运。也许对长银来说,最好的做法就是实事求是,长痛不如短痛。

小结

说起来,90年代也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想解决民营企业贷款难的问题,这个人叫做经叔平。1993年当选全国工商联主席后的经叔平,说他愿意跟大家一起办几件事,其中一件就是办一家银行,着重帮助民营企业融资,得到了朱镕基总理的亲自批准。后来民生银行成立,并成为我国最早上市的一家银行。但是现在来看民生银行的实验并不成功。

银行的运行有其自身的规律,一刀切的做法就是牺牲银行利益。银行出身的郭主席不可能不懂,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4万亿的时候他也是这样做的,讲政治而不是讲经济规律才让他成为今日的郭主席。

讲政治就是要听指挥,不过别忘了,如果银行出风险,最后兜底的还是财政,财政的钱还不是来自全民。曹德旺说:要意识到,中国的企业家是中国精英人群的一分子,而在这1亿多的精英人群后面是12亿打工的人。如果要求国家来救这部分精英人群,谁来救精英人群后面十多亿人?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金融业花式降薪裁员,这个冬天究竟有多冷?

叶斯琦 吴娟... | 中国证券报 12-12

给小微企业放贷,为什么这么难?

愉见财经 | 愉见财经 12-10

破冰术与平衡术:拆解民企融资困局

周纯 | 腾讯《棱镜... 12-05

改写理财市场格局:银行的机遇与挑战

洪偌馨 | 馨金融 12-04

备付金账户没了,支付机构谈判银行的筹码就丢了

愉见财经 | 愉见财经 12-03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