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传统金融的互联网化国内资讯

银行系金融科技的甜蜜负担:业内称多数雷声大雨点小

本文共2588字,预计阅读时间51

金融科技体系将面临重构。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主任曾刚说,“银行能否从中分一杯羹,仍需探索。”

金融科技市场空间巨大。今年5月爱分析发布的《中国金融科技行业报告》指出,中国金融科技潜在市场空间达1100亿元。

在这其中,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下称“银行系金科”)的银行“基因”成了一把双刃剑。能否扛起大旗,“核心在于思维观念、人员结构、机制体制能否扭得过来,适应金融科技的发展需求。”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说。

三类布局

银行的金融科技布局正逐渐走向多元。

11月1日,浦发银行与Temenos共同打造的“浦发银行路Temenos科技生态联合实验室”正式揭牌。这是继与百度、华为、科大讯飞等合作后,浦发银行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又一跨界布局。

借助外力正成为银行布局科技的快捷通道。此前,五大行牵手互联网巨头、中小银行联手外部科技公司,已经显示出银行正不断借力弥补自身的场景、技术短板。这只是银行系整合自身优势、扎根金融土壤布局金融科技的一种尝试。各家银行的金融科技布局大致可分为三种类型:

其一,“有资源没动力”型,多为国有银行及大型股份制商业银行。

兴业数金、平安金融壹账通是银行系金科的先行者,在SaaS云服务、输出整体解决方案等方面已在业内树立标杆。

但在金融强监管和宏观经济环境影响下,客户不断回流银行,转型的紧迫感和危机感明显减弱,推进动力不足。后来者起跑落后,追赶仍需时间。工商银行总行一位人士说,要完成内部云架构改造、打好科技转型基础,至少需要3年。“科技团队主力都在改造科技基础设施,哪有精力和动力创新和输出产品?”这导致新成立的几家银行系金科实际上只是一个装入了科技人员的“壳”,虽“五脏俱全”,但科技、产品创新速度远不及非银行系金科。

其二,“有动力有资源”型,主要为具备场景的互联网公司参与设立的民营银行,如微众银行、网商银行、苏宁银行等。

这类银行虽在资金成本方面不占优势,但凭其合作互联网公司的科技禀赋,把场景、流量直接导入金融业务,因此成长较快。

但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一洋认为,“这种禀赋可遇不可求。”例如卓尔控股、当代集团、壹网通科技、钰龙集团、奥山投资、法斯克能源等六家民营企业成立的众邦银行就在场景、流量方面无明显优势。亿联银行虽背靠美团,手握优质场景和流量,但高管团队的接连动荡,业务起步都很艰难。

其三,“有动力无资源”型,主要是既无规模效应,也无可依附互联网场景的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

这类银行虽转型愿望强烈,但很大程度上只能依赖外部赋能。在高不良率与低资本充足率的夹击之下,加之业务与技术严重脱节,转不转型都可能很被动。受访专家表示,此类银行若仍不能及时量力切入细分领域、找对发展方向,或将形成“既无法控制资产质量、又无力装备金融科技”的被动局势,甚至走入无法赋能的尴尬境地。

银行基因利弊

银行系金科有先天优势。“监管对银行的核心系统有严格要求,互联网系、互金系或并无足够资质和能力。”曾刚表示。

这在监管政策中已有体现。《中国银行业信息科技“十三五”发展规划监管指导意见》指出,鼓励有条件的银行利用技术优势和冗余资源,为其他银行提供场地、系统、运维等方面的托管服务与外包服务。

银行基因是银行系金科的“王牌”。“银行多年来积累和沉淀的品牌影响力、金融业务数据,是银行系金科公司的核心资产之一。”民生银行信息科技部创新技术研究院区块链实验室主管王连诚认为,BATJ之所以愿与银行合作,也是为获取银行的金融数据。

而各类转型而来的所谓金融科技公司,在技术、场景、线上C端触达点上有先发优势,但也易在监管政策、资本等方面受到影响。比如其所输出的产品、系统可能达不到“金融级安全”,不能满足银保监会、审计机构等各方的测评标准。

“第二个优势是金融基因。”交通银行信息技术管理部副总经理刘峰认为,银行系金科公司在金融业务理解和创新、合规文化、社会责任方面有认知优势。

银行系金科公司还能持续获得来自母行的资金、人力、客户资源支持,且在短期内暂无盈利指标的实现压力。

但这些优势也是双刃剑。“在母行持续的输血和保护下,银行系金科更像是温室里的花朵,无法真正发现市场需求、应对市场风险。”陈嘉宁说。

“银行基因对我们而言是‘甜蜜的负担’。”一家银行系金科公司高管也持同样观点,“银行系金科公司多数是‘雷声大雨点小’,很可能做不出规模。”一个例证是部分银行目前的金科子公司战略仍欠明朗,甚至“为了成立而成立”。

留给银行系金科公司的时间也并不多。华软科技董事长王广宇说,金融与技术正加速融合,传统金融机构与IT机构的产品和服务不再泾渭分明。只有能将金融服务与技术创新最大程度融合、推动行业资源整合,同时创新业务模式和服务体验的企业才能脱颖而出。

现实难题待解

银行系金科公司的掣肘之处,首先是发展理念受限于银行传统思维,比如在容错试错和创新方面远远落后于其他科技公司。

其次,薪酬激励机制仍偏传统,人才缺口依旧较大。吸引、聘请所需人才存在很大障碍,如果受聘人薪资高于银行高管,内部就无法操作。”

百信银行找出了一套“解法”,其中百度负责支付百信银行人员薪资,并开放部分流量、技术接口,中信银行则负责提供核心金融人才。但这种模式在业内看来也值得探讨和借鉴,“利益博弈之下,双方或都有所保留。”

再者,能力无法一蹴而就,仍需长期积累。“近十年的提前布局才积累了现在的科技能力,刚成立不久的建信金科、民生金科等银行系金科,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赵一洋对记者表示,“且金融科技自带高风险属性,需要资金、资源的高度投入,更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平安集团一位人士表示,平安金科(于2015年独立为平安金融壹账通)多年前就已是平安内部的“科技开发部”,服务整个平安体系。且全牌照覆盖下的银行、保险、理财等的全领域触及,使其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产品。

上述人士也表示,其它银行系金科目前更多的是在打磨产品、服务自家银行,待能力成熟时再考虑向外输出。

而银行系金科展业仍存一些灰色地带,如目前监管并未在数据获取、金融科技相关标准等方面给出明确规定与红线。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未央研究]本周互联网金融回顾 | 2018年第49周

未央研究 15小时前

互金协会肖翔:金融科技开放合作需关注风险管理等四方面挑战

刘四红 | 凤凰网WEMO... 1天前

金融业花式降薪裁员,这个冬天究竟有多冷?

叶斯琦 吴娟... | 中国证券报 12-12

互金野蛮生长带来监管被动:让金融归金融,科技归科技

杜川 | 第一财经日... 12-12

全面发挥金融科技对普惠金融的推动作用,需要更多的基础设施建设

宁圣研究院 12-11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