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互联网经济国内资讯

为了薅互联网羊毛 你知道爸妈付出了多少?

本文共3229字,预计阅读时间117

淘宝百度加头条,春节几十亿的红包生意,你赚了几毛?

一夜暴富、花呗免单、清空购物车的梦想都没能照进现实,各大互联网平台轰轰烈烈的薅羊毛(买流量)活动,在多数用户那里不过是“买包辣条”的结局。但这丝毫不会消减网友,尤其是咱爸咱妈这种中老年群体的参与激情。五毛一块,都是白来;十元八元,天降奇财!

整个春节期间的互联网补贴活动,笔者体感最明显的变化是:集齐五福的时间,短了。

以往,敬业福难求,劝退大批网友,笔者也不例外。但今年看着老妈的一圈神操作,才深知不是人家的规则问题,而是个人的能力问题啊。

群里求助、缺卡登记、组团交换,十分钟不到,老妈的集福活动就已齐活。而如此章法清晰、配合有效的薅羊毛作战,全得益于长期积累——在她的手机里,“阅读红包群”“赏金收徒群”“视频点击群”等,各种民间组织充分彰显了中老年人薅互联网羊毛的智慧。

这样的群组在中老年群体间迅速扩散,传得比“xx防癌”还要快。虽说中老年羊毛党没有职业选手借助网络技术薅垮公司的神力,但他们有着自成体系的玩法以及人海战术,足以应对不同APP推出的福利活动,迅速成长为流量红利消退期的互联网流量中流砥柱。

对于中老年用户,薅羊毛是一场满足社交需求的游戏,也是一场互联网消费升级。薅什么,薅多少,或许并不重要。光是深谙其中套路,便能让他们拥有“时髦”的话语权,比广场舞领舞更有里有面儿。

“你得帮咱妈点一下”

若不是听了她闺女长达半个月的吐槽连载,笔者绝不相信赵阿姨也会因为薅羊毛而险遭诈骗。

那段时间,光是笔者就帮赵阿姨点了不知多少次“轻松阅读赚零花”。但赵阿姨家境殷实,咋也对这“赚一毛”的活动如此上心呢?

原来,赵阿姨阅读赚钱这事并非个人行动,而是集体安排。这意味着如果赵阿姨没有达到某个指标,是需要向小姐妹谢罪的。

“整得跟洗脑团伙一样。我还特意进群看了下,他们基本是在头条、百度、淘宝这些平台活动,我这才稍微放心了点。”赵阿姨的闺女说。

而追溯赵阿姨入坑缘由,离不开神州大地风行已久的“免费鸡蛋”。去年支付宝推出扫码领红包活动,本地商贩也迅速跟进了促销策略。他们以免费赠送的噱头招徕大爷大妈,招呼大家扫二维码获取红包后,再转给自己换取相应食材。

这样的操作全国各地都有,相关视频也在网上疯传。整个过程中,平台出钱商家销货,大爷大妈们则享受了一波薅羊毛的福利。赵阿姨摸清游戏规则后,不但自己激情参与,还动员亲戚朋友共同致富。

经由几位中老年“交际花”牵头,他们创建了互助群组,在里面展开互转红包、共赚赏金系列活动。而随着参与人数增多,点视频、看新闻、下软件等一些列互联网平台“福利换流量”活动,都开始走入她们的视野。

“也不完全为了钱,有些为了消磨时间。而且朋友们相互帮助,一来二去交流就多了。”赵阿姨说,“而且大家搞了些战队,比赏金啊、人数啊,我们不能输啊。”

精力充沛的阿姨们,热火朝天的投入薅羊毛活动,而不法分子也从其中看到了“商机”,利用网上赚钱的幌子诈骗中老年用户,赵阿姨便是受害者之一。

“看网友在‘薅羊毛吧’里写的良心安利,说在他们平台买东西能返利,支付的时候跳转到了别的网站,后来才知道是个骗子。”赵阿姨回忆道。

诈骗危机四伏,阿姨们也采取了“一人试水”“孩子把关”的反击手段。赵阿姨和她的小姐妹,依然奋战在薅羊毛道路上。

薅羊毛的江湖

在不少中老年用户看来,线下扫码换物的活动虽获小利,但场景受限且机械无趣。追求简单交互快感的他们,解锁了更多薅羊毛的阵地和操作。

中老年用户作为阅读和传播生力军,用实际行动供养了大批10W+的爆款文章。战斗力之强,新闻、资讯平台自是不会忽视。此前,东方头条、淘新闻、趣头条等软件,就高举“看新闻赚钱”的旗帜,动辄千万上亿的奖金,全力拉动群众参与。

而短视频混战时,流量运营更是频频出招。西瓜视频、好看视频和趣多拍等软件,都推出了新人注册现金奖励、观看视频赢取金币、完成任务翻倍赏金等活动。

这些活动的消遣意味显然更强。参与者不但能够获得相应收成,还可以在过程中完成看八卦、刷视频的娱乐活动。这些薅羊毛的操作,需要投入一定的时间精力,而结合平台的评价、用户反馈来看,活动受众大多为中老年用户。

“我本来就喜欢在XX头条看东西,结果分享还可以得到金币提现,一举两得啊。”笔者采访的众多中老年用户,大多有着相似的经历。

不过,单纯的点击、分享,基本上只能触发用户单次参与,无法真正形成裂变传播。 以人带人,让用户从参与者转换成宣传者,无疑是运营方攻坚重点。许多软件通过设置阶梯式奖励,强调“集体”概念,驱动用户完成拉新。

“我们有好几个群,就算每个人都点收益最多几块钱。但如果邀请新用户注册,一个人头就能拿到好几块。”杨阿姨说。笔者的老妈也一度沉迷于拿家里人号码注册账号,原因正出于此。

为了提升薅羊毛效率,大爷大妈们还采取了“承包制”。据他们透露,在网赚天下、红包网、贴吧等平台,汇聚了海量薅羊毛软件。他们会仔细筛选项目,私下协商固定人员负责相应软件,避免资源浪费。

“我们人只有这么多,新用户注册的名额总会用完的。每个人搞一个软件,收效更好。”刘叔叔得意地向笔者分享他的作战策略。

除了拉新外,某些平台还整出了一套“收徒制度”,如同薅羊毛界的传销组织。一个邀请码拉动新人参与,而新人观看视频、邀请他人的收益也将叠加到原始邀请码中。这种激励机制不断吸引中老年用户成为廉价推广员。

而在这个过程中,群组、线下始终是大爷大妈的重要渠道。为了避免后期乏力,他们甚至还分成战队,制定相应KPI,比拼每日收益。

但是,羊毛项目千千万,选错金主泪两行,中老年羊毛党们也面临着各种困局。

羊毛,这个局

“为什么我xx圈里面的钱提现不了。”

你看那几亿的大饼,它画得又大又圆。可等大爷大妈费心尽力猛薅一波后,却等来了无法兑现的结局。提现的最后一步常在加载中,睡醒后金币总是不翼而飞,羊毛骗局比比皆是。

还有的平台自成闭环,让钱不能真正流出去。奖励照发,但是只能在平台指定商城消费。但同产品在其他电商平台价格更低,用户无形中便被“坑”了钱。

更严重的是,流量活动日益火爆,也让不法分子打起了小算盘。漏洞、病毒和钓鱼网站,让一些网络安全意识淡泊的中老年不留神间财产尽失。

需要提醒的是,对于勤俭节约的老一辈而言,薅互联网羊毛绝非消费降级,而是消费方式的升级。

时髦,是笔者采访时听到的高频词汇。主流互联网产品鲜有将中老年用户定义为核心受众的,但被互联网边缘化的他们,却很渴望接触新鲜事物,并且有大把时间去接触。

春节返乡期间,笔者时常听到长辈们围绕“你网上学做菜吗”“你玩直播不”“你晓得搜电视剧噻”等话题热烈讨论。显然,熟悉互联网的各种玩法,是他们自证“时髦”的一大手段。

因此,当有人独辟蹊径将中老年用户视为核心受众,自然容易俘获叔叔阿姨们的芳心。

梨花(化名)作为省钱博主,负责在不同社交平台发放购物券,促进用户消费从而拿到商家返点。虽说她的粉丝基数远算不上大V,但专注中老年垂直市场让她照样赚得盆满钵满。

“最初是让我妈拉了批小姐妹,在群里搞活动。群友首单满减,带新人还能获得下次抵用券,积累了一些人气。后来再慢慢给大家赠送日常用的券,中老年会比较考虑性价比,而且生活用品消耗大,所以收益还不错。”梨花告诉笔者。

梨花还提到,中老年不像年轻人那么排斥“广告”。只要口碑还行,他们甚至还会帮群组答疑、推销。

年轻人的外卖群、中老年的优惠群,本质上都是羊毛党的互助。不过,年轻人更为“薄情”,当促销力度降低时,对平台的依赖也随之衰减。中老年则不然,笔者的老妈“步行换金币”的事业持续了三年,当初的薅羊毛,早已成了习惯。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蚂蚁金服两名员工因受贿获刑

丁志涛 | 经济观察报 6小时前

互联网巨头的局,外资大卖场的命

王敏杰 07-02

新一轮科技周期会发生在中国吗?

苏宁金融研究院 06-24

资本深度布局、巨头近身搏杀,谁才是新零售时代的关键?

孟永辉 06-11

多事之秋的趣头条:财报背后,赚钱模式引争议

刘旷 06-06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