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全新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国内资讯

P2P这盘棋局越下越小,留到最后的会是王者吗?

本文共2175字,预计阅读时间43

近两周,监管动作连连。财联社消息,据彭博看到的文件显示,中国监管机构起草了规范网络借贷的工作方案。方案明确,力争于2020年完成存量网贷机构的备案登记工作,全国经营的网贷机构实缴注册资本不少于5亿元,自该通知印发之日起6个月内将注册资本金补足,才能继续运营;区域性的P2P平台要求实缴注册资本不少于5000万元。此外,监管还要求个人同一平台出借不超过20万元,在不同机构的出借余额不超过50万元。

此消息一出,大多数平台的生存将面临严峻的考验。其实自从监管以来,平台运营的生态环境越来越恶劣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而数据也表明,网贷圈子在缩小。

据零壹智库统计,截至2019年3月底,行业借贷余额为8029亿元,同比下降35.5%,环比下降3.6%,整体上符合监管“压存量”的要求。

资本监管向银行看齐

P2P行业发展至今已有10多年,其生于资金滋养,成长于放任,最后或许会死于从严监管。最开始因为相关法律法规的缺席,再加上货币宽松,经济发展的滋养,网贷平台野蛮生长。直到出现各种跑路倒闭的平台,频繁引发社会问题,这才逐渐引起监管重视。

而从监管发布的各项政策措施发现,监管是一步比一步严,政策一个比一个紧,丝毫没有放松的迹象。这也表明了监管层的决心,势必要药到病除,斩草除根,宁肯杀错也不放过。

近期监管层更是向银行看齐。

对实缴注册资本提出高要求。对实缴资本的要求,一方面是为了提高备案门槛,另一方面,凡是金融机构都需要持牌经营。

对风险备付金提出要求,流出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中出现缴纳一般风险准备金,设立出借人风险补偿金的条款。

风险补偿金方面,要求单一省级区域经营机构按每一借款人借款项目金额的3%计提出借人风险补偿金,全国经营机构按每一借款人借款项目金额的6%计提。在监管提出要求之前,其实行业内部分平台自设有保证金账户,但是不少声音表示:p2p行业内的“风险保证金”,大多数都是噱头,很难从客观上真正做到保障投资者利益,因为这笔钱平台可以随时取走。对此,本次流出的方案明确,计提金额应当与存管银行设立专门账户,逐笔进行专户管理,网贷机构不得挪用或混同出借人风险补偿金。

风险准备金方面,要求单一省级区域经营机构对于新撮合的业务,应当按照撮合业务余额1%的固定比例缴纳一般风险准备金,全国经营机构应当按照撮合业务余额3%的固定比例缴纳风险准备金,自通知印发之日起12个月内将其存量业务风险准备金全部补足,各省根据辖区内情况制定每月进度安排。计提金额同样需要在存管银行设立专门账户,进行专户管理。

对于监管的新要求,北京金融风险管理研究院副院长郭华对零壹财经表示,"这个方案透露出监管部门对于P2P行业定性的转变"。郭华认为,P2P平台不应局限于信息中介平台,这种要求更能体现金融的特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副秘书长陈文也对此发表看法,“P2P事实上干的就是信用中介,单纯的信息中介没有生路,即使不允许平台有风险准备金,也会有各种变种出来,只会把风险传递到P2P行业之外。以前过于理想化,不考虑可落地性。”

对法人股东提出要求。此要求与银监会在2015年6月发布的《关于促进民营银行发展的指导意见》中对于投资入股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民营企业需满足的要求不谋而合,同样为:最近3个会计年度需连续盈利,年终分配后净资产达到总资产30%以上,权益性投资余额不超过净资产50%。

有哪些平台已经满足5亿实缴资本的要求?

根据零壹智库不完全统计,实缴注册资本达到5亿元且正常运营的平台仅9家,分别为借贷宝30亿元,轻易贷25亿元,人人贷20亿元,钱生花12亿元,拍拍贷10亿元,大集金服9亿元,新安左右贷5亿元,向前金服5亿元,爱钱进5亿元。

公开信息显示,实缴注册资本超5000万且正常运营的平台约有200家。由于篇幅原因,这里只列出实缴资本在1亿元以上的平台:

这种从严监管有没有必要?

在一个营养充分的环境里,杂草的生存能力反而比禾苗更强,甚至会吸收本来应该属于禾苗的营养,这在资本市场上表现为吸虹效应。有经验的老农都会在大太阳天除草,为什么呢?因为要一鼓作气让杂草失去重生的机会,太阳会把翻出来的杂草晒死。如果是湿润的阴雨天,杂草会因为环境的滋润重新生根。而禾苗由于深深扎根于土壤,不会受恶劣环境的影响,如果有个别禾苗因为暴晒死亡也不必可惜,最起码可以为剩下的禾苗构造一个良好的环境,未来仍然会有满满的收获。

监管对待网贷平台的手段如此快准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即对涉众风险的担忧。涉众风险不同于其他风险,它的辐射面更广,涉及到广大普通群众;影响更大,严重的可能导致社会动荡。

留下的不一定是王者,风险鉴别还是得靠自己

这些平台会不会成为这场棋局最后的王者,我们不得而知,最起码,他们是在恶劣监管环境下存活下来的最合规的平台,是较强者。

但是因为杂草种类繁多善于伪装,欺骗性也很高,即使经验丰富的老农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老农只负责全范围除草,有错杀,有遗漏都在所难免,因此,最终你选的禾苗能否产出粮食还得自己判断,损失也只能自己承担。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监管的落地,投资者踩雷的概率会越来越小。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案例解析:P2P可否向“理财超市”转型?

南宫晓典 5小时前

未央今日播报:北京网贷行政核查预计6月底结束 下半年或将启动试点备案

未央研究 23小时前

网贷“洗牌”三部曲后 P2P未来会怎样?

大白识财 | 网贷之家 1天前

北京要求10亿以上规模的P2P接入实时数据监测

萌萌 | 零壹财经 1天前

准备赴美上市的三家P2P 最近怎么样?

互金社长 | 网贷之家 2天前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