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区块链国内资讯

比特币、Libra、法定数字货币的一场“三国杀”

区块链国内资讯

比特币、Libra、法定数字货币的一场“三国杀”

本文共4548字,预计阅读时间149

三种货币支付势力隔空交汇,正掀起一场世界范围内数字货币支付市场的“争夺风暴”。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从商品到货币是一次惊险的跳跃。如果掉下去,那么摔碎的不仅是商品,而是商品的所有者。”

十年前,那位名为Laszlo Hanyecz的程序员,用1万枚比特币购买了价值25美元的两个披萨,完成了这次“惊险的跳跃”,开辟了比特币支付史上的第一单交易。

这笔交易标志着比特币的第一次与美元的汇率为1:0.008。如今,比特币单价已超过10000USD。历经十年浩浩荡荡的发展和币价的起起伏伏,比特币已经成为了市值超过韩国、巴西、加拿大等国家的全球第11大货币,被誉为“数字黄金”。

比特币连带着数字货币的概念走近了人们的认知,闯入了日常生活世界。

2014年,中国央行成立数字货币研究小组,专门研究对加密货币背后的密码学、区块链技术以及货币发行、流通环境等方面进行精细研究。

2019年,坐拥27亿用户的社交媒体大鳄Facebook发布Libra白皮书,意在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一时间掀起了巨头们发币的狂潮。随着沃尔玛放出发币消息,在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中国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放话央行法定数字货币DC/EP已“呼之欲出”。

三种货币支付势力代表着国家政府、跨国企业巨头、民间三方隔空交汇,正掀起一场世界范围内数字货币支付市场的“争夺风暴”。

比特币的长板与短板

比特币诞生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中本聪最初的设定很理想主义,旨在设定一种世界性的货币。白皮书开篇即显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根据特定的算法,通过P2P众多节点的分布式数据库记录交易行为,最重要的是,其总量为2100万枚,永不增发。

数量恒定,具有极强的稀缺性,比特币也因此永远不会通货膨胀,避免了一些中心化货币的问题。然而,在货币发展史上,足够的例子证明,货币总量固定不仅不能刺激经济,甚至会带来经济灾难,通货膨胀虽然可恶,但通货紧缩也让人头疼。

例如,黄金可谓是具有人类共识的世界货币。在工业革命之前,人类的生产力非常有限,据史料记载,在工业革命之前的近2000年时间,地球人均GDP增长不足50%。而工业革命之后的不到200年的时间,人均GDP增长了10倍。

因此,工业革命之前,黄金白银等贵金属的供应量足够满足人类的生产力,刺激生产,不至于造成通缩。但在工业革命之后,如果依然将黄金白银作为通用货币,将不足以支撑世界先进国家经济的发展。

在1929年和1971年,美国两次废除金本位,并非无缘无故与民众天然信仰的黄金对着干。

尽管多次的量化宽松可以刺激经济增长,以国家信用背书的主权货币管理制度,需要央行强大的独立性和自我管理货币的能力,以维持其设定的通货膨胀目标来符合全球经济的发展,稍有不慎,同样会导致通货膨胀过度,甚至类似2008年的经济危机。而现实生活中,并非所有主权国家都有这些强大的能力,如委内瑞拉、津巴布韦等国家。

因此,比特币的诞生给了主权货币管理制度一个警醒,如果国家无法胜任强大的自我管理货币的能力,民间可以自行创造货币,这是比特币去中心化与生俱来的优势。

然而,比特币并非实际意义上的支付型货币。与黄金的价格走势相似,比特币价格涨幅波动较大,更多用于价值存储和避险,“数字黄金”的称呼并非凭空而来。

其次,比特币背后的基础技术区块链并不适合用来支付。区块链由于其分布式账本技术的原因,导致了其可扩展性较差:当每一笔交易,系统中的所有节点都要进行全量的计算和存储,本身效率就很低。以当前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速度习惯来对比的话,比特币用于日常支付非常不方便。

尽管如此,近年来,最新的闪电网络技术解决了比特币支付大部分的延迟性和扩展性问题,比特币支付依然占据着一方市场,支持比特币支付的机构也逐渐增多。

越来越多的商家甚至国家接受比特币支付,包括人们耳熟能详的微软、戴尔、星巴克、AT&T、汉堡王等跨国公司。据Coinmap比特币支付地图显示,截至当前,全球共有15433家企业接受比特币支付,从热力图的分布看来,这些商家大多位于北美、南美、欧洲、东南亚、日韩等较发达的国家和地区。

Libra:比比特币更接近支付工具的数字货币

2018年5月,Facebook成立区块链部门,扎克伯格声称要进军区块链领域,用区块链技术保护其为人诟病的用户隐私与安全。一年之后,Libra横空出世,正式发布白皮书。

根据白皮书描述,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Libra将不受Facebook控制,由独立的Libra协会运营,Libra协会当前已有Facebook、Mastercard、PayPal、PayU等28个创始成员。

这28个创始成员包含了互联网公司、银行卡清算组织、支付机构、电信公司、投资机构、非营利组织等,是一个由各个领域的头部企业,以及多边组织、学术机构、非营利性组织等组成的联合体。

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不同,Libra声称将由真实的资产储备支持,锚定一揽子法币和短期的政府债券,建立一套简单无国界的世界级货币,为数十亿人提供基础的金融设施。

然而,Libra大部分创始节点成员均来自于美国,因此,有观点认为,Facebook此举经美联储默允,旨在打造数字货币“美元霸权”。

同时,据白皮书分析,Libra的低层技术并非完全采用区块链,而是混合式架构。具体说来,Libra采用分层的方法,底层采用的是中心化架构,只有最终结算层才使用了区块链技术,而最终结算层的分布式节点也不会很多,因为节点一多,就影响了结算的速度。

因此,穆长春曾称Libra的技术架构,较完整表述应为“中心化的分布式处理架构和区块链技术相结合的分层混合技术路线”。

这一技术路线跟闪电网络的解决思路实际上是相似的,但Libra锚定一揽子货币或债券,以其作为稳定币的特质,天然适合跨境支付,依然要比比特币作为支付货币具有更强的优势。

Libra背靠着Facebook全球范围内20亿用户的流量,一旦成功将有可能颠覆全球范围内的金融体系,其威力之大,也注定了它在面对各国监管要求下的尴尬处境。

例如,欧盟今年8月下旬开始对Libra发表联合声明,德国和法国已经旗帜鲜明地对说了“不”。

今年,9月12日,在法国巴黎举行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会议上,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Bruno Le Maire 谈到 Libra 时表示,由于对加密项目“非常关注”,他们不会允许 Libra 在欧洲发展。德国紧随其后,加入了法国的反 Libra 阵营,两国发表联合声明,称他们将阻止 Libra在欧洲地区的任何发展。

Libra专著作者、清华大学博士龙白滔曾分析称,德国和法国旗帜鲜明地对Libra say“No”,是因为担心 Libra 会导致欧盟区的法定货币欧元崩溃。

更有意思的是,今年 7 月,美国总统 Donald Trump也表达了对该项目的厌恶,而美国财政部长 Steven Mnuchin 则坚称 Libra 项目会对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数字资产可以用于洗钱和资助恐怖袭击。

央行数字货币:Libra到来之前奋起反击

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始于2014年,经过5年筹备,今年8月10日,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上,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表示,从去年开始,数字货币研究所的相关人员已经“996”,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穆长春同时披露了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理念和技术架构:

1. 央行层面应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

2018年双11时,网联的交易峰值达到了92771笔/秒,比较一下,比特币是每秒7笔,以太币是每秒10笔到20笔,根据Libra刚发的白皮书,每秒1000笔。因为法定数字货币注重M0,也就是人们手里的现金的替代,如果完全采用区块链架构,没有办法实现零售所要求的的高并发性能。

2. 采取双层运营系统,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机构

单层运营体系,是人民银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而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这就属于双层运营体系。

穆长春曾解释道,中国是个复杂经济体,不适合采用单层运营体系。一是导致金融脱媒回到计划经济时代,倒退回1984年以前;而是双层运营体系有助于化解风险,避免风险过度集中。

3. 商业机构向央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

商业机构需向央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央行的数字货币依然是中央银行负债,由中央银行信用担保,具有无限法偿性。

在双层运营体系下,仍坚持中心化管理模式,保证央行在投放过程中的中心地位。央行数字货币仍然是中央银行对社会公众的负债。

4. 现阶段的央行数字货币设计,注重M0替代而不是M1、M2的替代

Libra也是用所谓的100%的储备资产抵押,但没有限定于M0,可能出现货币超发情况。

5. 必须有高扩展性,高并发的性能,可以加载智能合约

穆长春特别强调,中心化的管理方式与支付宝、微信等电子支付工具是不同的。央行数字货币不需要预设账户,既可以像现金一样易于流通,只需移动设备有电而不需要网络,有利于人民币的流通和国际化。

同时,通过大数据分析的方式,又可以实现可控匿名,在保证交易双方是匿名的同时保证三反(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两者中间取得平衡。

政府、跨国企业巨头、民间货币多足鼎立

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仅代表中国政权的主权货币管理,具有很强的国家地域性。在未来,可以预见的是,越来越多国家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央行的数字货币是国家法币的替代品。

而对于Libra,尽管在各个国家普遍面临监管问题,但是依托Facebook锚定的是一篮子货币,本身就极具跨国际性,强大的用户流量基础,监管的负面态度或许不会完全禁止Libra发行和发展的可能。跨境支付也就成为Libra最大的卖点。

对于比特币而言,作为一种去中心化,分散于全世界的货币,比特币或许能够成为不靠谱的国家、企业等机构发行货币的最后的后盾。

可以想象这样一种局面,三种类型的货币将互相牵制,共同发展,谁也没有办法干掉谁。实际上,从货币的运行和社会经济发展的角度看来,正是需要这样一种平衡的局面。

货币的正常流通和管理可以支撑社会经济的运行和发展,在货币的通胀与通缩之间寻找平衡,使得货币的流通一方面能够支撑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一方面又能刺激经济发展形成正向循环。

当数字货币崛起,众多国家法定数字货币百花齐放,类似Libra类型的跨国性机构的数字货币、以及比特币等民间共识货币的存在,至少给弱势国家的人民提供了更多的价值储存的选择。届时,中心化与去中心化并存,世界各地的金融发展史,将会进入下一个纪元。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Libra对小型开放经济体法币流通的潜在影响

李濡晶 3小时前

KuCoin、FCoin与Bibox谈合约的打法与创新

链捕手 5小时前

Libra如何走出困境

蔡凯龙 10小时前

支付宝与币安的战争:币安还能走多远?

科技金融在线 1天前

[未央研究]本周互联网金融回顾 | 2019年第41周

未央研究 10-12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