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在清退大潮的洗礼下,监管对于网贷行业态度颇受关注。11月12日,银保监会再次重申网贷行业未来整治工作方向,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肖远企在媒体通气会上透露,下一步对能力强、有金融科技基础的网贷机构,可以逐步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或消费金融公司。对于”助贷“业务,肖远企也提到,监管部门一直密切关注银行与第三方机构、金融科技平台的资金、技术等各类合作。一方面持开放态度,另一方面,也会密切关注“助贷”业务的潜在风险。

运营机构降至427家

今年以来,全国网贷行业风险持续收敛,网贷领域风险形势发生根本好转。李均锋介绍称,截至2019年10月末,全国纳入实时监测的在运营机构数量已降至427家,比2018年末下降59%;借贷余额比2018年末下降49%,出借人次比2018年末下降55%。

李均锋称,在清理整顿过程中,大部分机构选择了退出停业,今年停运了1200多家。与此同时,投资者风险意识增强,政府在网络借贷的主力责任进一步压实。从行业整体来看,自10月以来,各省市对网贷机构清退速度不断加快。11月8日,重庆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网站发布公告称,截至目前,没有一家机构完全合规并通过验收,所有网贷业务也未经过金融监管部门审批或备案。在重庆之前,湖南、山东两地也宣布,现有的机构没有一家合格。

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至少15地相继对外公示了辖区内网贷机构清退名单,包含重庆、辽宁、云南、济南、四川、深圳、宁夏、浙江、北京、贵州、天津、湖南、山东、湖北、广州等。从监管的口径来看,清退、退出仍是网贷行业下一步的主要整治措施。李均锋强调,下一步以出清为目标,以退出为主要方向,以“三降”为抓手,争取一段时间完成整顿。停业机构要加快资产的处置力度,让投资者了解办案情况。对于退出机构,要按照时间表,兑付投资者的投资款。对没有接入监管实时监测系统的,限期停止发新标,限期退出市场。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监管的引导下,预计中长期内留存数量不超过100家。

个别平台可转型为持牌机构

在一个乱象丛生的行业里推行“大刀阔斧”的整治和改革,从来不是件容易的事。对还在运营的机构,李均锋称,要按照分类处置的路径引导平稳过度,无严重违法违规行为、有良好金融科技基础和一定股东实力的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对于极少数具有较强资本实力、满足监管要求的机构,可以申请改制为消费金融公司或其他持牌金融机构。

与监管口径同步变化的是,网贷平台转型只有2个方向,一是网络小贷公司,二是消费金融公司。此前多次提及的转型助贷字眼已经人间蒸发。一位北京地区网贷平台相关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目前转型助贷的窗口已经关闭了,助贷已经不在网贷平台转型的可能选择中。从监管的态度来看,助贷已经被定义成“风险”,所以网贷行业不可能从一个风险引导至另一个风险。

从年初流出的网贷分类处置“175号文”到今年4月流出的备案试点工作方案,再到11月初,监管部门召开加快网贷分类处置推进会明确,“支持机构平稳转型,引导无严重违法违规行为、有良好金融科技基础和一定股东实力的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对于极少数具有较强资本实力、满足监管要求的机构,可以申请改制为消费金融公司或其他持牌金融机构。”在上述诸多方案中,转型助贷机构的的表述只字未提。

上述网贷行业相关人士介绍,现在网贷平台要全身而退,就只有转型持牌机构,这其实也相当于兜底清偿,但即便得到网络小贷牌照也没有资格吸储,丧失了网贷平台最大的优势。据他透露,“现在监管还未明确要不要备案,就算备案预计也不会有很多,可能只有十来家能通过,因为这毕竟是一个金融牌照,有可以吸储的特性。”苏筱芮预测,能够转型成为小贷公司、消费金融的网贷机构预计不超过50家。

密切关注“助贷”业务潜在风险

助贷业务的发展,模糊了金融机构放贷的边界。肖远企在媒体通气会上表示,监管部门一直密切关注银行与第三方机构、金融科技平台的资金、技术等各类合作。对此,监管部门一方面持开放态度,允许银行业务经营有创新。肖远企提到,另一方面,监管也会密切关注“助贷”业务的潜在风险,比如科技安全风险、KYC(knowyourcustomer,即“了解你的客户”)风险、信誉风险等。

近日,央行上海分行印发了《关于做好配合打击惩治“套路贷”,加大消费金融业务创新的通知》,要求各商业银行积极配合惩治“套路贷”,规范开展消费信贷业务,严控信贷资金流向,防范非法个人和机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再高利转贷,明确严防信贷资金流向“助贷平台”。10月12日,北京地区也下发通知,剑指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开展的助贷、联合贷类业务,对银行机构提出了严禁未经授权开展合作、严禁与以金融科技之名从事非法金融活动的企业开展合作、严禁与虚构交易背景或贷款用途等“五严禁”要求。

资深互金评论员毕研广分析认为,近期发布的政策从纵向来看,行业在不断收紧,不断填补“空缺政策”。砍头息、高利率等借贷平台的“原罪”依然体现在助贷行业当中,过桥资金风险、突破地域限制放贷、形成资金池、先行放款等乱象也未能根除。苏筱芮进一步指出,目前,助贷机构的风险主要有,助贷本身的科技安全能力;底层资产合规风险,例如是否存在“套路贷”等违规情形;偏离本源,部分助贷机构没有坚守助贷定位,违规做起了融资担保等业务等。

一位银行业人士表示,如果在助贷业务中,银行自身没有任何风控管理或者说风险控制的能力或者措施,这就相当于把核心风控能力外包给了第三方机构,这是监管明确不允许的。肖远企也强调,银行必须将“合规、风控”等核心业务掌握在自己手中。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