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2020年初,对于支付行业最大的事情可能就是“互联互通”了。

这意味着二维码的“寡头割据时代”即将接近尾声,第三方支付以及所谓的“第四方支付”的聚合支付将不得不挖掘新的商业价值,刷脸支付将被业内予以更多的期待。

目前的情况是,疫情给刷脸支付带来了非常大的冲击,很多代理商年前囤积的刷脸终端设备基本都处于库存状态,部分代理商更是选择退出这一行业。

不过,从支付行业的迭代周期来看,疫情只会延后刷脸支付的普及时点,未来刷脸支付必将站上舞台中心。

大势所趋,二维码寡头割据时代已接近尾声

由于二维码支付的使用比以往其他支付来得更为普遍及广泛,早在2016年中国银联就有意推动二维码的互联互通,并且在当年推出了相关的技术标准。

而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央行则加速了这一联通进程。

央行科技司司长李伟和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先后公开表示,央行将“推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研究制定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标准,统一条码支付编码规则、构建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体系,打通条码支付服务壁垒,实现不同APP和商户条码标识互认互扫。”

就此,在2020年初,腾讯财付通已与银联就条码支付互联互通达成合作,双方正共同研究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方案,率先建立全面互扫互认的条码支付服务网络。目前双方正在展开二维码支付互联互通合作试点,未来将在全国逐步推行转账、消费等所有场景的互扫互认。

实际上,目前银联云闪付APP与工行、农行、中行和建行等银行APP扫描微信“面对面二维码”的支付功能也将从试点地区陆续扩大到更多地区,最终也将在全国范围内实现全面互扫互认。

此外,有消息透露,银联和支付宝的二维码互联互通合作也在加紧推进中,以央行推进“统一条码”的进程来看,2020年二维码支付行业将向着“大一统”的局面发展,银联将借机逐步实现二维码支付的全面渗透。

换言之,“支付双寡头”每年巨额的收单费用将被削减,而且也把自己手握的二维码B端商户和C端用户资源共享于整个行业,现有的移动支付商业价值将被打破。

“交棒”刷脸支付,重构支付领域商业价值

当然,除了微信和支付宝外,受影响更大的还有现在的“第四方支付”——聚合支付平台。

以往第三方支付行业各自为政,会给商户带来诸多合账、资金流通上的不便,这就催生出了服务于第三方支付的聚合支付平台。

但在条码互联互通的大趋势下,聚合支付码将逐渐失去存在的意义,对现存的聚合支付平台会是个重大打击。

除此之外,聚合支付平台在经历了持续多年的爆发式增长后,移动支付已成为基础设施,而流量见顶、行业增速下滑早已成为不争的事实。聚合支付商的产品同质化愈发严重,价格战也在侵蚀整个行业。

那么未来支付行业的商业价值重构点将在何处?

其实,目前业内仍然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但大家对刷脸支付确实寄予了相当高的期望。

稍微宏观点来看,支付行为在经历了“现金支付—POS机支付—手机扫码支付”后,现在确实到了需演化“新物种”的阶段。

与此同时,2019年也被业界认为是刷脸支付的元年,支付宝和微信都推出了各自相应的刷脸设备“蜻蜓”和“青蛙”,并点燃了行业的热度。随后,银联也推出了刷脸支付产品“蓝鲸”,将这一领域的竞争推向新高潮。

而在艾媒咨询发布的刷脸支付行业报告中也有类似的观点,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刷脸支付用户将达到1.18亿人,到了2022年将突破7.6亿人,届时将取代扫码支付成为主要支付方式。

部分业内人士认为,支付宝和微信为了应对条码互通给其带来的商业减值影响,必将另寻途径守住自己的B端商户资源,势必会大力推进刷脸支付,重构自身支付业务的商业价值。而银联在获得二维码福利之后,也将乘胜追击,努力在刷脸支付领域占据一席。

这其实又回到了之前二维码“各方割据”与聚合支付的关系中。支付宝、微信、银联三大巨头已经入局刷脸支付,未来银行和互联网强企也跃跃欲试。但是每家刷脸支付终端都不兼容其他的支付方式,这仍就会对商户造成多个清算体系的困扰。

具体而言,从事支付行业多年的景程认为,“现在的刷脸聚合支付还是在二维码聚合支付的基础上实现的,仍然是基于账基进行支付,只不过刷脸支付是在原来的账基上,衍生出一个账基而已。”

付款者在首次刷脸支付前,都要进行账户绑定操作。对于支付宝和微信而言,绑定的是他们提供的第三方支付账户,与之关联的就是零钱余额和银行卡。对于银联而言,绑定的则是银行发行的银行卡。

进一步而言,支付宝和微信推出的刷脸支付仍然是基于此前二维码聚合支付的基本逻辑,底层上并没有发生根本改变,但刷脸支付的聚合将催生新的市场需求。

随着各家在刷脸支付领域中的跑马圈地,聚合支付服务商也将获得新的活力,可借势推动刷脸支付全面覆盖线下市场生态,重构其支付服务商的价值。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蓝鲸”是银联推出的聚合终端,可以受理银联刷脸付和微信刷脸支付,此外还支持市场上主流钱包的扫码支付。或许在未来的刷脸市场上,还会出现支持支付宝刷脸支付的聚合支付产品。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末,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曾公开表示,将加快收单外包机构的直接备案管理。这释放了聚合支付将迎来牌照时代的信号,直接备案或成聚合支付下一阶段的主流合规形式。

2020年聚合支付有望成为“正规军”。

数字化经营,刷脸支付的商业价值增量

从垂直领域来看,支付宝和微信已经具备了统一上下游的基础,推出刷脸支付也是趋势使然。

以阿里巴巴为例,通过一系列股权收购,阿里控股石基信息,基本建立了中国零售信息系统的行业领导地位;投资餐饮SaaS服务公司,收购在线外卖平台饿了么;收购线下零售商大润发;入股红星美凯龙、居然之家、苏宁等。

已形成庞大的零售体系,以此基础推动支付变革,能够持续打造自己闭合生态圈,深度整合垂直领域的商业价值。

“移动支付和银行卡支付没有办法确定使用者到底是谁,因为可以和家人等共同使用。刷脸支付可以确定消费实体是谁,定位到具体人确定数据标签。”一位新零售从业者认为,刷脸支付除了提供更便捷的支付服务外,还可以提供更多的商业数据用于精细化经营。

其实手机支付也在为商户提供数据内容,但是相较于刷脸支付,在数据规模和精细化上有很大差别。而刷脸支付也更加符合支付宝和微信一直做生态的理念,进一步降低实现数字商业的难度。

以微信的刷脸支付终端“青蛙Pro”为例,其已经结合微信卡包会员和小程序,推出了“刷脸即会员”解决方案,以此为商家提供高效的会员获取能力。此外,在顾客扫脸支付的同时登录会员系统,获取相关行为信息。

支付宝也曾表示,在刷脸支付时代,可以完美地做到支付即会员,同时完善商户服务体系,增加用户粘度帮助商户完成数字化转型。

不过,“刷脸”支付相比于以往二维码等支付方式承载了更多隐私信息,如何有效保障个人隐私和数据安全,将成为行业发展的重点。

事实上,伴随着扫码支付普及这几年,数字经济也迎来了爆发式增长。

从数字来看,中国2018年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3万亿元,占GDP比重达34.8%,移动支付为数字经济的发展提供了绝对动能。

而数字经济也已成为商业乃至产业最重要的基础设施,数据量的激增和这背后蕴含的数据价值尤为珍贵。

(应受访者要求,以上人名为化名)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