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在疫情肆虐的环境下,目前银行信用卡中心最为关注的是什么?

担忧线下信用卡消费额骤减?焦虑信用卡新增发卡规模量?还是疫情缓和过后难以控制的不良率?

市场预计,银行信用卡等与线下消费相关的收入会受到冲击,信用卡新开户数也将有较大回落,但最为受到关切的仍然是信用卡的风控模块。

持卡人降薪待工,信用卡风控“如临深渊”

尽管众多银行提出针对医护人员、政府工作人员以及受感染被隔离等多个人群的信用卡还款做适当调整,如给予延期还款、减免利息、不收取违约金、不纳入征信等多种措施,但在具体落地过程中,却存在一定的差异。

“医护人员、政府人员以及新冠患者的身份较为容易确认,这部分人群可以按照政策指引给予一定的倾斜措施。但对于受疫情隔离影响收入的人群则难以有效操作。”某银行信用卡中心的从业者李静表示,“虽然央行公示了四类可延期人群,但金融机构很难界定具体哪些是受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人群。”

“没戏!我们家装修贷和房贷的延期申请被驳回了。”一家中小房地产公司的办公室白领温芳表示,自己日前接到公司通知,公司已单方面提出降薪通知,而自己的丈夫也正处于降薪待工阶段,如今只发放基本工资的七成。

实际上,在这次疫情作用下,部分银行对暂时失去收入人群申请延期的态度比较谨慎。因为疫情的波及面实在太广,存在还贷延期需求的人群可能大大超出预期。

“很多人的还款设置与其工资发放周期一致,现在很多企业普遍延期复工,工资不能正常发放,或者暂时失去收入来源者大有人在,银行是否要为这类人群开展优惠措施仍有待商榷。”李静表示。

在李静看来,一旦出现了逾期,客户虽不好过,但银行更不好过。

现阶段,由于银行的催收人员仍无法到岗,催收工作无法得到录音,客户资料也无法在公开网络上传输,那么银行的催收将注定不能远程办公,整体金融机构的贷后工作不好开展。

此外,贷后催收这一块儿本身就被政策舆论所缠绕,再加上目前疫情对人们社会生活的负面作用,银行和第三方贷后机构肯定不敢搞大动作,实际催收效果可想而知,必定会被继续削弱。

而据李静了解,目前已经有人或债务中介机构开始借疫情之名向金融机构“钻空子”了。她认为,今年自己所处的信用卡部门将会面临严峻考验。

“在这次疫情过后,各银行的信用卡部门不得不面对部分债务人违约,并最终进入贷后阶段,双方大量的人力物力将全部消耗在漫长的司法诉讼环节。”对此,某第三方贷后机构市场主管孙珂也表示,债权人(银行)不但要面对判决结果的不确定性,还要承担高昂的时间成本。

其实,现在已有银行信用卡开始迅速做出了反应,收紧额度,加强风控。

近期,黑猫投诉平台曾多次反映,部分股份制银行信用卡已出现直接降额的措施,用户近期正常还款之后未被提示,信用卡额度直接被大幅调降。

有观察者认为,这种银行变相“抽贷”的行为或许存有争议,但是也从侧面反映银行对后期信用卡风控的“如临深渊”。

孙珂表示,信用卡属于纯信用、无抵押贷款的一种,针对存在较高风险客户进行降低授信额度是银行贷后风险管理体系的一个环节,对防范风险发挥着重要作用,是银行常态策略之一。

只不过,在疫情期间,银行这一防范性措施容易被误解,甚至产生一些舆论上的负面影响。

然而,市面上的确有迹象表明,疫情期间人们信用卡借新还旧的需求攀升,信用卡代还业务又再度抬头。

在2019年11月末,银联发布了文件要求立即关停信用卡违规代还业务,一时之间信用卡代还平台消迹于市场。

但借着年初疫情影响,越来越多的持卡者面临还款压力,进而再次催生出代还行业。

“代还只是将账期延长而已,并不能改变持卡人的还款能力。所以,这次疫情很可能会将大部分代还人群最终变为逾期群体,因为疫情带给持卡者的影响有可能是短期内难以解决的。”孙珂担忧,今年信用卡的坏账率将集中攀升。

线下展业无果,虚拟信用卡或借势增长

“这次疫情对银行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虽然官方表示能够接受不良率适当提高,但所指的对象是小微企业贷款项目,并没有针对银行信用卡业务。”某股份制银行消费金融部从业者林俊说道。

现在银行的信用卡业务不良仍在加速生成中,林俊认为,信用卡质量仍然在持续恶化,以交行、招行、浦发、平安四家银行为例,2019年6月末信用卡贷款不良率分别为2.49%、1.3%、2.38%和1.37%,分别较年初上升0.97、0.19、0.57和0.05个百分点,信用卡不良贷款余额则分别较年初增长47%、33%、34%和12%,增长势头不可谓不明显。

“对于银行而言,今年的业绩任务并没有变,信用卡除了面临逾期不良的压力外,新增业务规模的问题同样凸出,现在距离一季度结束已经很近了,剩下三季度的工作注定会非常艰难。”

在林俊看来,逾期不良抬头,叠加新增客户乏力、交易量暴跌,分子分母“此涨彼伏”,账面数据值得警惕。

那么,现在信用卡展业到底有多难?

轻则是电话营销信用卡被客户冷嘲热讽,重则出现线下推销直接被客户骂哭的情况。

“一边忍受着折磨,一边去折磨客户。”其实大多数业务员并没有选择的余地,既然公司布置了任务,那么就要完成。

“现在线下很难展开,找不到客户,客户也不想见。”某信用卡中心人员表示,在如今这样的环境下,信用卡传统展业方式几乎变得无所适从。

不过,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也是传统金融机构加速拥抱互联网金融的一次难得机遇。在这次加速推进中,虚拟信用卡可能成为强势增长点。

由于现在人们的交易活动正在从线下转移至线上,并且线上的场景正日益丰富,几乎覆盖了人们日常生活的所有细节,所以人们持有实体信用卡的需求变得弱化,只是由于习惯因素以及对互联网接纳意愿的原因,虚拟信用卡一直缺少一次登堂的机会。

实际上,虚拟信用卡的从申请到最终审批相比于传统信用卡要短上不少,此外,更为重要的是虚拟信用卡无需面签这一环节,这一应景的功能在当下成为其硬核优势。

现阶段,传统银行一般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推出虚拟信用卡,提供闪付消费、扫码消费、分期借款、以及提现功能等,有些甚至有消费返现的奖励措施。

业内预计,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银行加速与金融科技机构的合作,推出类似的虚拟信用卡产品。

疫情带来的是一场持久战,提前暴露了银行在互联网化过程中需要优化的问题,如客户无法去柜台面签、如何线上获客等,也成为银行业当下最亟待补充的营销短板。

那么必然地,数字化科技将是解决上述痛点的钥匙。借助金融科技公司的线上金融科技解决方案,快速搭建线上客户智能营销,例如,虚拟营业厅、营销直播、智能客服、远程展业等。

据悉,建设银行深圳分行早前已结合小程序场景,落地了信用卡业务的虚拟营业厅,可在线上开展信用卡咨询、分期申请等业务。

(以上人名为化名)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