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传统金融的互联网化国内资讯

牛市中挣得盆满钵满的互联网股票配资玩家,如今命运如何?

本文共6250字,预计阅读时间37

股市,就是经济的晴雨表。作为中国经济的大动脉,股票的互联网化,一直是激进与创新的黄金战场,也是政策束缚与摇摆的风云之地。从牛市到熊市,中国股市正在经历一场血雨腥风,在其中游弋的互联网玩家,也活得步步惊心,落子维艰。其中有一群股票配资玩家,在牛市,旦夕间尽揽财富,配资平台助人为赢的CEO陈挺强称其为“风口中的风口”。而如今,熊市降临,政策收紧,这群疯狂的玩家,今何在?

1、最好的时代

如今,助人为赢的网站,已显示无法打开。曾经,这里聚集了13万用户,操作过2亿元的配资金额。在最鼎盛的阶段,“网站没有做过大规模的宣传,用户都自己找上门来”,陈挺强回忆。那是个疯狂的年代。

股票配资的玩法,其实在地下已“灰色”滋生多年。股民可以通过一定的比例,从配资公司借入资金进行炒股。比如,股民可以用一万的本金,以1:10的杠杆,向配资公司融入10万元,这是股民手中就有11万元的账户,只要该账户盈利1万,对股民来说,收益即为100%。但同样,如果该账户的亏损达到1万,则game over,股民损失殆尽。生死一线间,不过是一个涨跌停板的距离。

国外的投资者结构中,散户的占比更低,其融资渠道更成熟,同时国外股市没有涨跌停板限制,风险相对更高,因此国外对配资的需求并不高。

股票配资在中国,就成了带有“中国特色”的金融产品。对于大部分中国股民来说,这场趋之若鹜的风险游戏,有着巨大诱惑力。散民对自己操盘能力无比自信,纷纷尝试这种高收益,同时高风险的玩法,导致大量地下配资平台兴盛。

配资行业在民间,已存在近二十年。

2014年下半年起,随着股市大盘的水涨船高,互联网玩家也按捺不住,加入了这场淘金游戏。“当时移动互联网正在掀起风暴,股票市场也正是牛市,互联网的股票配资,简直就是风口中的风口”,陈挺强称。而据网贷之家的数据,以含配资业务的PPmoney为例,其配资业务自2015年1月份上线以来,成交量几乎呈直线上升之势,3月环比增长高达829%,配资业务成交量占比也由1月份的1%上升至4月份的19.78%。此时的上证指数也撒着欢地,从2015年1月份的3000点上涨至4月份的4000点,涨幅高达33%。

2015年4月,一场气势宏大的中国配资行业大会在浙江乌镇召开。各路玩家奔赴盛会,共享一个行业的朝阳与远景。大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我国已有配资公司上万家,从业人员逾8万人。有券商预计,最盛之时,场外配资的规模甚至高达1.5万亿。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块急速敛财的福地,很快成了所有人的梦魇。与券商的融资业务相比,场外配资由于门槛低、限制少、杠杆率高,正暗合了一部分急功近利股民的心意。此时的配资市场,正是欲望和金钱的聚集地,考验着人性的最后一丝坚守和原则。

“我们看到太多赌徒,他们配资比例,已高达6到10倍,比例越高,风险越大”,最开始也在做配资的趣炒股CEO黄浩回忆,那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危险的时代。没有人想到,厄运已张开黑色的羽翼,悄然而至。

2、危险而至

去年6月,比“黑天鹅事件”还黑的股灾降临。沪指从5000点的高位急转直下,崩盘!爆仓!仿佛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千股跌停让无数人黄金梦断。在股灾之前,趣炒股已将配资比例调整到2,甚至1.5,但此时,他们已贷出去4个亿。一半多的股票,连续3天跌停。

黄浩和几个合伙人,都不敢回家,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紧盯着电脑屏幕的数据:“再跌一天,我们公司就没了。”黄浩已想好了负荆请罪的细节,他只能对投资人说,他们真的已尽力了。结果,第二天股市略回升,黄浩和他的趣炒股,在生死之线徘徊良久,幸免于难。金融就是一场与欲望恶魔的较量,黄浩回忆,当时有20多家比较知名的互联网配资平台,股灾之后,幸存几家——而这几家,都是配资比例较低的。

与此同时,证监会也开始对场外配资的进行剿杀。2015年6月12日,证监会下发《关于加强证券公司信息系统外部接入管理的通知》,明令禁止证券公司为场外配资提供证券交易接口。自此,清理场外配资成为了监管的重中之重。

“我们选择关闭平台,最主要是受政策收紧影响。”陈挺强说。陈挺强称人人为赢一直注重风控、合规,其配资资金全部来源于信托、银行等正规渠道,最高的配资杠杆控制在1:5。但股灾之后,也无法规避亏损的败局。几乎所有的配资玩家,都知道,这盘棋,已无法再继续下了。“做出关闭平台的决定也并不艰难,政策就是红线,所有合伙人一致认可,关闭平台,另寻出路”,陈挺强说,他们退还了客户剩余的保证金,遣散六十多人的员工队伍。陈挺强说,还有不少老客户,不停问:“能不能继续干?”坚决关停,他甚至选择离开这个行业。

陈挺强没有选择在13万用户量的基础上,转型做其他业务,“助人为赢的品牌效应并不是很强,直接转做其他金融产品很难。”现在回想起来,陈挺强倒没有遗憾这次创业的失败,遗憾的是,政府没有给这个行业再多一次的机会。“如果成立行业协会,制定监管政策,让其良性发展,会不会更好?”陈挺强无法假设,这个行业的游戏,已然落幕。

陈挺强瞄准了财经视频直播,这是他的第二个创业项目。他将自己的微信名更改为“网红财经”,即使是在朋友圈中,此前那段伴随着股市“疯牛”、被他称之为“风口中的风口”的配资岁月,已难觅踪影。

像人人为赢如此,果断抽身的平台并不多,死亡和逃亡,是这个行业的主旋律。股票连续跌停导致的穿仓,监管层清理杠杆资金后的垫资,都造成了配资公司在使用高杠杆之后,难以为继,或者干脆卷钱跑路。生与死的界线背后,是欲望大小的博弈。

3、转型之路

在监管的高压之下,那些在侥幸生存下来的平台,也不得不做出最终的抉择。

曾经在配资领域做得风生水起的米牛网、寻钱网等互联网金融平台,也纷纷宣布停止配资业务。米牛首席执行官柳阳,于2015年7月13日凌晨4点发表公开信,表示公司管理层集体做出了一个艰难决定,将停止股票质押借款中介业务。数据显示,自2014年9月上线,米牛网服务了约18万客户,累计交易额近50亿元,正是如日中天。政策一出,壮士断腕。

转型之路,举步维艰。这些平台,要抛弃此前巨大的利润空间,大量投入,建立新模式——像配资一样,短时间能迅速做大规模的,太少。

2015年10月,米牛推出了“创业融”,试图直击广大中小创业者的融资痛点。目前看来,这项业务进展得并不顺利。米牛网市场总监何晓春对一本财经表示,现在市面上缺乏相对安全,收益又高的资产,在难以确保本金安全的前提下,“创业融”也被暂时搁置。米牛网的页面显得有些空旷,仅有模拟炒股这一项能够参与,理财区也显示为“抱歉,目前没有可售的理财产品。”何晓春说,米牛现在有一些新的方向,但也还在摸索当中。

寻钱网给自己打上了“股票资讯第一门户网站”的标签,索性去做资讯;金斧子则将发力点放在了各类基金产品的销售上;趣炒股玩起了“私募”,建立了“私募圈”,并将私募基金进行拆分,做起了定息的理财产品“高地理财”。不约而同的是,大家对于那段疯狂的配资岁月,都不愿再提。就像繁华过后的一群苦士,他们在默默寻找自己的出路。

除了艰难转型,另外一部分心存侥幸者,在场外配资的监管稍有松懈之时,又悄悄搭建起了配资网站,隐秘运营。

趋利而动的金融玩家们,永远都是走钢丝的人。他们在欲望和理性中,趔趄平衡;在政策和竞争的隙缝中,曲折盘桓。他们的命运,才是经济的晴雨表。

 

股市,就是经济的晴雨表。

作为中国经济的大动脉,股票的互联网化,一直是激进与创新的黄金战场,也是政策束缚与摇摆的风云之地。

从牛市到熊市,中国股市正在经历一场血雨腥风,在其中游弋的互联网玩家,也活得步步惊心,落子维艰。

其中有一群股票配资玩家,在牛市,旦夕间尽揽财富,配资平台助人为赢的CEO陈挺强称其为“风口中的风口”。

而如今,熊市降临,政策收紧,这群疯狂的玩家,今何在?

牛市中挣得盆满钵满的玩家,如今命运如何? 第1张

1、最好的时代

如今,助人为赢的网站,已显示无法打开。

曾经,这里聚集了13万用户,操作过2亿元的配资金额。

在最鼎盛的阶段,“网站没有做过大规模的宣传,用户都自己找上门来”,陈挺强回忆。

那是个疯狂的年代。

股票配资的玩法,其实在地下已“灰色”滋生多年。

股民可以通过一定的比例,从配资公司借入资金进行炒股。

比如,股民可以用一万的本金,以1:10的杠杆,向配资公司融入10万元,这是股民手中就有11万元的账户,只要该账户盈利1万,对股民来说,收益即为100%。

但同样,如果该账户的亏损达到1万,则game over,股民损失殆尽。

生死一线间,不过是一个涨跌停板的距离。

国外的投资者结构中,散户的占比更低,其融资渠道更成熟,同时国外股市没有涨跌停板限制,风险相对更高,因此国外对配资的需求,并不高。

股票配资在中国,就成了带有“中国特色”的金融产品。

对于大部分中国股民来说,这场趋之若鹜的风险游戏,有着巨大诱惑力。

散民对自己操盘能力无比自信,纷纷尝试这种高收益,同时高风险的玩法,导致大量地下配资平台兴盛。

牛市中挣得盆满钵满的玩家,如今命运如何? 第2张

配资行业在民间,已存在近二十年。

2014年下半年起,随着股市大盘的水涨船高,互联网玩家也按捺不住,加入了这场淘金游戏。

“当时移动互联网正在掀起风暴,股票市场也正是牛市,互联网的股票配资,简直就是风口中的风口”,陈挺强称。

而据网贷之家的数据,以含配资业务的PPmoney为例,其配资业务自2015年1月份上线以来,成交量几乎呈直线上升之势,3月环比增长高达829%,配资业务成交量占比也由1月份的1%上升至4月份的19.78%。

此时的上证指数也撒着欢地,从2015年1月份的3000点上涨至4月份的4000点,涨幅高达33%。

2015年4月,一场气势宏大的中国配资行业大会在浙江乌镇召开。各路玩家奔赴盛会,共享一个行业的朝阳与远景。

大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我国已有配资公司上万家,从业人员逾8万人。

有券商预计,最盛之时,场外配资的规模甚至高达1.5万亿。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块急速敛财的福地,很快成了所有人的梦魇。

与券商的融资业务相比,场外配资由于门槛低、限制少、杠杆率高,正暗合了一部分急功近利股民的心意。

此时的配资市场,正是欲望和金钱的聚集地,考验着人性的最后一丝坚守和原则。

“我们看到太多赌徒,他们配资比例,已高达6到10倍,比例越高,风险越大”,最开始也在做配资的趣炒股CEO黄浩回忆,那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危险的时代。

没有人想到,厄运已张开黑色的羽翼,悄然而至。

2、危险而至

去年6月,比“黑天鹅事件”还黑的股灾降临。

沪指从5000点的高位急转直下,崩盘!爆仓!仿佛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千股跌停让无数人黄金梦断。

在股灾之前,趣炒股已将配资比例调整到2,甚至1.5,但此时,他们已贷出去4个亿。

一半多的股票,连续3天跌停。

牛市中挣得盆满钵满的玩家,如今命运如何? 第3张

黄浩和几个合伙人,都不敢回家,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紧盯着电脑屏幕的数据:“再跌一天,我们公司就没了。”

黄浩已想好了负荆请罪的细节,他只能对投资人说,他们真的已尽力了。

结果,第二天股市略回升,黄浩和他的趣炒股,在生死之线徘徊良久,幸免于难。

金融就是一场与欲望恶魔的较量,黄浩回忆,当时有20多家比较知名的互联网配资平台,股灾之后,幸存几家——而这几家,都是配资比例较低的。

与此同时,证监会也开始对场外配资的进行剿杀。

2015年6月12日,证监会下发《关于加强证券公司信息系统外部接入管理的通知》,明令禁止证券公司为场外配资提供证券交易接口。自此,清理场外配资成为了监管的重中之重。

“我们选择关闭平台,最主要是受政策收紧影响。”陈挺强说。

陈挺强称人人为赢一直注重风控、合规,其配资资金全部来源于信托、银行等正规渠道,最高的配资杠杆控制在1:5。

但股灾之后,也无法规避亏损的败局。几乎所有的配资玩家,都知道,这盘棋,已无法再继续下了。

“做出关闭平台的决定也并不艰难,政策就是红线,所有合伙人一致认可,关闭平台,另寻出路”,陈挺强说,他们退还了客户剩余的保证金,遣散六十多人的员工队伍。

陈挺强说,还有不少老客户,不停问:“能不能继续干?”

坚决关停,他甚至选择离开这个行业。

陈挺强没有选择在13万用户量的基础上,转型做其他业务,“助人为赢的品牌效应并不是很强,直接转做其他金融产品很难。”

现在回想起来,陈挺强倒没有遗憾这次创业的失败,遗憾的是,政府没有给这个行业再多一次的机会。

“如果成立行业协会,制定监管政策,让其良性发展,会不会更好?”陈挺强无法假设,这个行业的游戏,已然落幕。

陈挺强瞄准了财经视频直播,这是他的第二个创业项目。

他将自己的微信名更改为“网红财经”,即使是在朋友圈中,此前那段伴随着股市“疯牛”、被他称之为“风口中的风口”的配资岁月,已难觅踪影。

像人人为赢如此,果断抽身的平台并不多,死亡和逃亡,是这个行业的主旋律。

股票连续跌停导致的穿仓,监管层清理杠杆资金后的垫资,都造成了配资公司在使用高杠杆之后,难以为继,或者干脆卷钱跑路。

生与死的界线背后,是欲望大小的博弈。

3、转型之路

在监管的高压之下,那些在侥幸生存下来的平台,也不得不做出最终的抉择。

曾经在配资领域做得风生水起的米牛网、寻钱网等互联网金融平台,也纷纷宣布停止配资业务。

米牛首席执行官柳阳,于2015年7月13日凌晨4点发表公开信,表示公司管理层集体做出了一个艰难决定,将停止股票质押借款中介业务。

数据显示,自2014年9月上线,米牛网服务了约18万客户,累计交易额近50亿元,正是如日中天。政策一出,壮士断腕。

转型之路,举步维艰。

牛市中挣得盆满钵满的玩家,如今命运如何? 第4张

这些平台,要抛弃此前巨大的利润空间,大量投入,建立新模式——像配资一样,短时间能迅速做大规模的,太少。

2015年10月,米牛推出了“创业融”,试图直击广大中小创业者的融资痛点。

目前看来,这项业务进展得并不顺利。

米牛网市场总监何晓春对一本财经表示,现在市面上缺乏相对安全,收益又高的资产,在难以确保本金安全的前提下,“创业融”也被暂时搁置。

米牛网的页面显得有些空旷,仅有模拟炒股这一项能够参与,理财区也显示为“抱歉,目前没有可售的理财产品。”

何晓春说,米牛现在有一些新的方向,但也还在摸索当中。

寻钱网给自己打上了“股票资讯第一门户网站”的标签,索性去做资讯;

金斧子则将发力点放在了各类基金产品的销售上;

趣炒股玩起了“私募”,建立了“私募圈”,并将私募基金进行拆分,做起了定息的理财产品“高地理财”。

不约而同的是,大家对于那段疯狂的配资岁月,都不愿再提。

就像繁华过后的一群苦士,他们在默默寻找自己的出路。

除了艰难转型,另外一部分心存侥幸者,在场外配资的监管稍有松懈之时,又悄悄搭建起了配资网站,隐秘运营。

趋利而动的金融玩家们,永远都是走钢丝的人。

他们在欲望和理性中,趔趄平衡;在政策和竞争的隙缝中,曲折盘桓。

他们的命运,才是经济的晴雨表。

(更多深度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一本财经 ID:yibencaijing)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一本财经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一本财经未央青年

160
总文章数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金融科技(FinTech)第一新媒体。...

互联网思维,为何银行学不会?

苏宁金融研究院 | 苏宁金融研... 10-17

深度调整时代 跨境电商未来发展之道到底在哪?

孟永辉 09-27

破局在即,用户体验将成银行翻盘利器?

刘旷 09-27

盘点:影响互联网金融的十大政策

何仁义 | 亿欧 08-24

《2017中国早期企业用工风险调研报告》发布 六大发现引发广泛关注

华创资本 08-18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