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传统金融的互联网化国内资讯

“消失”的银行

本文共4587字,预计阅读时间149

互联网对银行生态的改变,有些已经发生,比如在线支付;有些正在尝试,比如电子货币;有些可能发生,比如,传统银行“消失”。

对于最后一个场景——银行消失,业界的探讨和实践尚处于浅尝辄止的阶段。亚洲银行业,特别是中国银行从业者并不担心这个命题,“目前,最关注的还是房地产市场的走势”。实践先锋还是欧洲银行业,在压缩成本的巨大压力下,荷兰、挪威等国银行开始大量关停ATM机。探讨先锋依然是华尔街分析师。毕马威在最新研究报告甚至给出了银行消失的时间表。

其实,在线支付、电子货币这类新型交易工具的出现,正是传统银行裂变的开始,不论银行会不会消失,但是,眼下支撑商业银行的传统业务模式一定会被改变。更为重要的是,这样的改变将让央行的管理顺势调整。

裁员

眼下,互联网托起了很多人和众多梦想,也让不少银行从业人员有了下岗危机。

孟刚,在国有商业银行技术岗位一呆就是14年。

“说实话,从技术创新层面来讲,民营金融公司或技术公司更具活力,是金融技术的‘前沿阵地’。”孟刚觉得,如果还赖在那个岗位上,“早晚有一天会被淘汰”。

在上海一个考试点大门外,彭嘉敏没有说,这是第几次考CPA(注册会计师资格证),无论怎样,一定要把证书拿到手。

10月初,从考场出来的彭嘉敏很容易从考生群中“脱颖而出”,相较于还在读书的大学生群体,彭嘉敏是大龄考生了。她在一家中资银行已经工作了10年,目前是支行行长,“考试不太顺利,做好了重考的准备”。

一位行长,却与大学生挤会计师“独木桥”?

对于这个职位,彭嘉敏并没有流露出优越感:“在银行快10年了,升职、涨薪,但是,突然发现,自己没有核心竞争力了,虽然是支行负责人,但是知识结构与那些柜台操作人员无二致”。

其实,银行业裁员不是新事,大批量裁员也不稀奇。

根据2016年银行半年报披露的信息,工农中建四大行员工减少逾25260人。截至6月30日,中国银行员工总数较去年末减少6881人,农业银行减少4023人,工商银行减少7635人,建设银行减少6721人,招商银行减少7768人。

相较于中国银行业的“温柔一刀”,欧美银行业裁员大刀阔斧。

荷兰ING银行10月初宣布,先砍掉5800名员工,未来视情况让另外1200名员工转职或是裁掉。德国商业银行宣布,到2020年,将会裁掉9600名员工。花旗预计,2015—2025这十年间欧美银行将裁员30%,数量最多达到170万人。

隐忧

银行业为什么要大批量裁员呢?

经济形势不佳固然是一个重要原因,但是,互联网对业态的冲击是一个前瞻性的不可忽略的因素。

荷兰ING银行之所以要裁员,直接动因是推行“数码转换”计划,为公司节约近9亿欧元成本;德国商业银行冀望通过裁员,到2020年将银行中80%的工作都数码化、自动化。HSBC全球重整计划中,计划将其IT运营业务外包给波兰、中国及印度,以打造一个全球世界级的IT系统。

英国最大抵押贷款银行Lloyds Banking Group7月宣布将关闭英国境内200家营业网点。据瑞士瑞信银行称,2010年至2012年间,瑞典有500多家银行分支机构停止接受现金,同时撤除了900台自动取款机。

华尔街也没闲着。

银行业内这种危机意识的蔓延正是当下移动互联网技术不断发展对银行产生冲击的必然结果之一。花旗银行全球视角及解决方案部门——GPS在一份报告中称,金融科技(fintech)将大大改变如今的银行经营模式。银行的实体网点将被淘汰,移动设备将成为客户和银行之间的主要沟通“中介”。

美国银行、花旗和摩根大通自去年第三季度以来,已经关闭了389个网点。其中,美国银行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公司在金融危机以前拥有6000多个网点,目前仅有4629个网点。该银行去年缩减了112个金融中心。美国银行的CFO保罗·多诺弗里奥(Paul Donofrio)称,分支机构的关闭是向自主电子渠道、移动、在线和ATM转型的一部分。

在中国,2015年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营业网点数量上分别减少了26个和6个,而工商银行已经是连续两年出现了营业网点的减少,其在2014年就已经减少了128个营业网点。民生银行在2014年增加了166个营业网点,而去年这一数字则减少了50%,仅增加了80个;兴业银行、中信银行去年的网点数量等也有着不同程度的减少。

孟刚已经跳槽至一家中小型金融技术研发公司,公司规模与原东家比,体量如蚂蚁与大象之别,但是能够摸到技术前沿的脉搏。目前,他正带领研发团队,开发出的产品服务对象也包括传统银行,“目前正与几家银行接洽合作意向,其中就包括老东家”。

两极

银行是不是杞人忧天?

“从酒店到台北桃园机场,打的需要1400元台币,可是钱包里只有800元台币。司机说,没关系,你们应该有支付宝吧,我可以接受。”国庆假期,刘小雨去中国台北,对于能够在多个消费环节用在线支付工具,印象深刻,“不是有外籍人士在杭州体验无纸币生活吗,我在台北也能用中国大陆的在线支付工具活得好好的”。

刘小雨平时钱包里只放一张银行卡,以备不时之需,超市买早点、咖啡店买咖啡、中午点工作餐、加油站加油、银行间转账、路边摊吃烧烤,“不是我扫别人的二维码,就是别人扫我的二维码,除了公交系统,其他都OK,偶尔有些小店老板希望付现金,真没有,也只好拿出手机,扫一下吧”。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支付业务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银行业金融机构共发生电子支付业务1052.34亿笔,金额2506.23万亿元。其中,网上支付业务363.71亿笔,金额2018.20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7.29%和46.67%;移动支付业务138.37亿笔,金额108.22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05.86%和379.06%。

如果只是觉得,只有中国在线支付发展速度快,那就是井底之蛙了。

瑞典国家银行数据显示,2014年末,处于流通状态的现金仅有832亿克朗(约102亿美元),相比2009年时的1060亿克朗(约130亿美元)大幅下滑。

近日,毕马威在名为《遇见“EVA(夏娃)”:你聪明的虚拟助手与未来“看不见”的银行》报告中,描述了人与银行之间关系的变化。首先,你不需要现金,因为所有都可以在线支付,所以你不需去银行或者ATM取款;如果你想知道最近哪只货币基金利率最高,那么问问你的EVA,她会告诉你,并且为你买入一定量的余额;如果你想知道最近有什么保险产品在做促销,问问EVA,轻松搞定;或者,你最近有短期融资的需求,那么问问你的EVA,你所需要的一切资料和办理流程,都可以用语音或者文本形式为你呈现出来;想要转账就更简单了,声纹识别,然后报出银行卡卡号和对方户名就行。所谓EVA,一种类似于“Siri”的人工助手。

在线支付等新型交易工具是个趋势,远没有实现无死角覆盖。

刘小雨的爷爷生活在苏北农村,86岁,高兴了就骑上自行车到5里地外的镇上转转,吃碗豆腐脑、买点菜、到相熟的人那边说会儿话。子孙们没人知道他有多少“家产”,但是都知道放在那张存折里,“过了桥,那个绿牌子的银行,子孙回来,给零花钱,留点在身上,其余的,骑上自行车,到那个点存上”。

据刘小雨观察,同村里的老人都更相信银行,“打交道打了一辈子,习惯了,踏实了”。

不仅是老人,刘小雨的同事中,也有几个老顽固,只是各有不用的苦衷。“支付宝就算了,这玩意儿不安全”、“我早就用过了,叮一下,叮一下,不知不觉,钱就花光了,还是不用了”。

这样两极的业务生态,让银行危与机并存。

数字币

更危险的是,随着在线支付系统的发展,纸币还有没有存在的价值?

在全球范围内支付方式发生巨大变化这一背景下,已有多国政府将发行数字货币纳入视野。

瑞典国家银行的计划是,到2017年,除了面值10克朗的硬币外,其他所有硬币都将失效。2015年,数字货币在欧洲相关国家和地区的交易量超过了10亿欧元。

今年初,有消息称,英国央行也在研究考虑是否由央行来发行数字货币,目前研究工作还处于初级阶段。英国央行首席经济学家安迪·霍尔丹表示,改用数字货币将是“伟大的技术大跃进”。

厄瓜多尔中央银行宣布,已经在建立电子现金系统,“年满18岁的公民,使用智能手机,进行开户”。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也透露,央行正研究发行“数字货币”。在今年一次数字货币研讨会上,央行已提出将在前期工作基础上继续推进,争取早日推出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

目前,消费者使用的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只是电子支付方式,虽然整个支付过程完全见不到纸币的踪影,但是交易时所用的钱都是通过银行账户而来,也就是说支付宝里的钱实际上还是对应着一张张钞票。

目前,数字货币没有标准定义。从广义来看,数字货币就是一种电子货币,具有支付和流通属性,可以作为纸币的替代品。

由于中国人口太多、体量太大,发行数字货币的时间表依然没有确定。周小川预测,数字货币和现金在相当长时间内都会是并行、逐步替代的关系。

监管

在线支付,让银行柜台成了“摆设”;电子货币,让银行金库沦为“看客”。那么,问题来了,银行会就此“消失”吗?

在孟刚看来,“银行不再需要那么多网点,不意味着生活中不再需要银行。银行的基础架构和核心业务不会变,只是在新技术冲击下,银行服务必须更有效率、更专业化、更个性化”,“如果能顺势而为,移动互联技术恰恰给传统银行提供了改变推动力。若加以利用,传统银行只会更加强大”。

事实上,各家银行开始积极地借助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力量来改变自身的业务形态,以应对来自外界的挑战与冲击。

摩根大通去年12月1日宣布与美国P2P公司OnDeck Capital合作,向其400万小企业客户提供25万美元以下贷款服务。摩根大通提供品牌、客户资源和钱;OnDeck则提供技术和放款。

其实,市场业态的改变,还会带来另一种变革:监管变革。

毕马威在上述报告中指出,如果银行业产生根本性改变,监管环境也需要做出改变,目前的监管并不能完全覆盖未来银行业的业务范围。就EVA所属的平台层而言,存在着大量系统风险。如果EVA预定并支付的消费项目并不受用户喜爱,这个错误由谁来负责?是平台、支付商还是硬件供应商?

一位外资银行风控部门负责人指出:“传统金融与互联网金融相互融合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不仅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要有‘互联网+’的思维,未来对于传统金融行业的监管同样需要有‘互联网+’的思维。”

对于在线支付的监管,中国央行去年底就出台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监管办法》,对第三方支付市场进行规范。

有业内人士指出,监管政策一定要适应互联网发展的要求,监管层还应融入更多互联网思维。比如,传统的金融监管,更多强调资质、牌照,采取现场检查和非现场检查的方式,但这并不完全适用新金融业态。与之相对应的,可以采取考察新金融的技术门槛的方式,包括大数据分析技术、风险控制技术以及数据基础设施等方面,从而避免一些违法人员通过互联网从事非法行为,进行监管套利。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小心支付账户“自动扣款”功能,无需密码就能偷偷划走你的钱

苏宁金融研究院 | 苏宁金融研... 2小时前

一人在银行全家跟着忙!现在银行拉存款究竟有多难?

苏宁金融研究院 | 苏宁金融研... 11-21

新金融时代区域性互金平台的资产优势

张彦军 | 网贷之家 11-21

央行范一飞:支付业将全面对外开放 加强监管

刘双霞 | 北京商报 11-19

互联网金融狂潮简史

秋源俊二 11-18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