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通用

中华股权投资协会孙强:私募投资的三个难点

本文共2254字,预计阅读时间45

2017年5月16日,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与中华股权资协会联合举办的第二届投资者训练营活动上,中华股权投资协会名誉理事长、黑土地集团创始人和董事长孙强为本次活动发表了致辞。

孙强曾在华平服务20年,创建其中国业务并担任亚太区主席,全国管理委员会成员。在美国和亚洲27年的私募投资经验,让他对私募投资有了非常全面的了解。

孙强认为,做私募最难的有三点:判断(最重要)、时机(最难抓)、选人(最易错)。而私募投资升值也有集中方式:独创模式、快速膨胀、低买赚差、杠杆并购和重组扭亏。

以下是演讲全文:

孙强:

为什么要做投资?因为投资为企业家和投资人创造财富。19世纪、20世纪初的时候,大亨致富的源泉是资源,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也是一样,富豪榜名列前茅的都占有油田、房地产、铁路、矿山等资源。进入新经济时代,科技创新、金融投资成为致富之路,今天的富豪排行榜中做金融、对冲基金和PE基金的比比皆是,而2006到2016年间,榜上的房地产富豪已经缩减一半。VC/PE的投资扶持了互联网、科技和金融的大量新兴企业,也协助缔造了一批创业者富豪。如果没有创业资本和私募资本支持的话,很多起初巨额”烧钱”的成功企业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

投资顾名思义就是要投下去资本,得到价值,其中必有成功之道。

我觉得做私募投资最难的有三点:判断(最重要)、时机(最难抓)、选人(最易错)。私募投资真正要做的时候其实就是预测未来,它的过去跟你没什么关系,最重要的就是要预测未来,预测未来的基础就是判断现在。

初创企业和早期企业的投资主要凭直觉,看团队、看行业、看模式,看未来,这些靠谱,基本就可以投了,没有什么太多的数字分析可做。但是越到后期的时候,就越需要技能、越需要分析,这就是投资训练营要学习的东西。一个企业上市以后人人可投,不像非上市(私募)企业,大众接触不到,缺乏流动性、可比性和规模,在私募投资后到上市能够有一个爆发性的增长。企业越接近上市,估值就越接近公允价值,与公开市场的差距就越小,这时候投资,更需要专业眼光、专业知识、专业技能和判断力

判断力指的是对行业企业、和创业者的未来走向的判断判断失误了,有可能全军覆没;判断正确,有可能投资进下一个独角兽。判断力来自于什么?来自于直觉、知识、经验,包括对于金融市场的了解。直觉固然重要,但经历大风大浪的经验,能够保护投资人的利益,帮助平衡风险与收益。

此外,投资人还需要解决问题的能力—为自己解决投资时机、价格和结构的问题,也帮助企业解决问题。投资后什么问题都没有、一路搭顺风车上市退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要扶植企业超越竞争对手、脱颖而出,PE投资者必须协助解决问题。

私募投资升值非常简单,无外乎以下几种。

第一种:独创模式,例如分众传媒、滴滴出行、摩拜都是全新的模式,包括当时腾讯的QQ,现在的微信,他们的模式是别人没有的,可以把整个市场全拿下来。

第二种:快速膨胀,比如百丽、银泰、双汇、京东等。企业在快速增长的时候,PE投资进去,包括Pre-IPO,都是增长型投资。

第三种:低买赚差,比如太平洋保险。它连续亏损7年都在亏损,凯雷集团投资的时机,正好是它要开始盈利的时候。寿险公司前几年通常都在亏损,因为它在铺网络,把第一年的保单100%都要作为佣金付给卖保险的销售人员。在铺到一定规模的时候,保费进来了,再赚到投资差,利润就会持续增长。由于投资时机把握准确,凯雷投资这项投资是它最成功的项目之一。

第四种:杠杆并购,其典型的例子就是双汇。鼎辉最初跟高盛一起投资,然后又以杠杆收购美国的史密斯菲尔德,在美国下市后又到香港上市,做的非常漂亮。

第五种:重组扭亏深发展银行是一个典型案例。新桥投资的单伟建敢于在深发展银行坏账率很高的时候投资它,接管银行大权,通过整改降低坏账率,最终把深发展卖给平安集团。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亚洲有很多这方面案例,包括高盛在日本买了120个高尔夫球会,整合到一起以后降低成本,再拿去上市。

投资策略也是根据早期、中期、晚期和特殊期来定的,有初创公司,也有增长型的。所以刚才说的盈利方式,是跟企业的生命周期有关系的。随着私募行业的发展,逐渐可以看到有一些企业正在变得专业化,比如IDG、赛富、红杉集中在早期,有可能他们的投资组合有200、300、600个公司,其中一小部分成为独角兽,整个基金的回报就很可观。鼎晖、高盛、摩根士丹利、华平都擅长投资中期和成熟期的。杠杆收购、市场波动套利、重组扭亏中国的案例都不太多,但是今后经济下滑出现危机的时候,可能会有所增加。

判断是要判断未来的浪潮,从七十年代的计算机化到生物医药,到光纤,到后来的手游、社交媒体,赶上了、抓住了这一个个浪潮,投资浪尖上的前三名,VCPE就能够创造很大的价值。

企业都有所谓的内涵价值,投资者需要评估融资的估值是否反映它的增长速度和盈利能力,未来在股票市场是否还有较大的增值潜力。这些都需要投资者来做理性的分析和价值的判断,看看是否能够与企业的要价吻合。如果双方差距太大,又都没办法说服彼此,那就只能对赌,以浮动价值,根据以后的实际业绩来确定最终价格。在投资过程中,选人最重要,选错了企业的团队和创始人,投资凶多吉少。选创始人的标准包括诚信抱负、胸怀和执行力。一个企业有了远大目标,有了好的方向,执行力是非常重要的。执行力是一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安永合伙人杨淑娟:投资退出,怎么选择A股还是H股?

杨淑娟 06-30

启赋资本曾峥:怎么判断“好人”“好事”“好模式”

曾峥 06-27

北极光创投合伙人郑炜:恰当的投后管理是具有价值的

郑炜 06-20

新程投资王岱宗:中美PE市场的区别

王岱宗 06-14

安永朱盎:在财务尽调中,重大交易考虑的事项是粉饰财务报表

朱盎 06-07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304901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