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国内资讯

当羊毛党已“老”,P2P企业的下一波“流量客”又在何方?

本文共5607字,预计阅读时间214

 一场由陆金所开始,由红岭创投接棒的喧嚣,席卷了这一周的网贷市场。行业里接连两个大佬的动荡,让许多先前怀抱一丝希望的人真正感到了惶恐不安。

这些人里不仅有正常的投资人,更是包括了那些数量庞大的“羊毛党”。

“羊毛党”随着P2P的成长,在2015年左右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力,但这些以“羊毛”为生的团体却在近些年明显降低了“撸毛的热度”。

很多人认为,羊毛党也正在变老。这里的“老”除了年龄,更多的是指心态的变迁。

随着频频下压的政策和低迷的撸毛收入,大约已有3成羊毛党考虑转行从事其他工作,而即便是目前仍留在“撸毛团队”中的人,也大多抱着惴惴不安的情绪观望着行业的“可持续产毛性”。

“有很多人过的都是如履薄冰的日子。“一位资深羊毛党说。尤其是陆金所和红岭的事件后,导致剩余羊毛党的信心进一步加速丧失。

而另一方面,没有了羊毛党虽然是件好事,但大部分P2P企业却并不愿意真正面对这样的情况。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下一波数量庞大、“一呼百应”的客户群体,又该去哪里寻找呢?

从金钱到权利

融360曾经出具过一份调查报告,调查报告显示,在2009年至2015年的6年时间里,有近九成(86.36%)的P2P用户在投资P2P时,都薅过平台的羊毛。

一个“钱”字,成为了羊毛党生根壮大的理由。

与其他人一样,羊毛党小琴早先做的也是淘宝刷单生意,大部分时候,刷一单只能挣几块钱,而P2P则一动不动就能赚20%甚至30%的收益,让包括她在内的许多人毫不犹豫地步入了这个圈子。

“有很多平台做活动,新用户注册加首次投资,最高可获200元奖励;投资1万元,则三个月返利270元。还有平台新手奖励100元红包,投资1万可返430元左右,一个月能赚560元,算下来年化收益率高达67.2%。”小琴说道。

虽然这个诡异的返还比例让许多金融专业人士咋舌,但在她眼里却只是最不起眼的“撸毛小收益”。“小羊毛党只能拿点返还的钱,而成为领头羊,还可拿到更多的人头奖励。”小琴透露。

在很多像小琴这样的初级羊毛党看来,那些中高级羊毛党更具专业风范,所拥有的资源和收入更是与他们无法相提并论。

中级羊毛党们都手握大量手机号码和身份信息。这些信息既有来自于他们的亲朋好友,也有从地下黑市购得,更甚者则是直接盗用。纵然与小琴这些初级羊毛党的薅羊毛手法无异,但这些中级羊毛党由于使用了几十甚至几百个身份多次注册、投资、拿返利,他们的收益以一当百,不可同日而语。

而当中级羊毛党与各家P2P平台“打好关系”,可以第一手获得“放毛信息”时,他们就可拿到大部分羊毛党都羡慕的“人头费”,晋升为高级或是顶级羊毛党——领头羊。

最疯狂的时候是什么样?小琴说,领头羊通过领导一个个羊头,间接管理成千甚至上万的庞大的羊毛党群体。一旦这些领头羊第一时间获取羊毛信息,就通过QQ群、公众号、个人网站广布信息。很多时候,不过几分钟,这些领头羊就可号召到上千名初级羊毛“群起薅之”。最后,一眨眼时间,领头羊就能赚到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的不可思议的“人头费“。

正是这种来自于金钱的巨大诱惑力,让羊毛党投入的资金一步一步地不断扩大。

据融360调查显示,在过去薅过羊毛的人群中,有44.86%的投资人薅过1至3个平台,34.34%的投资人薅过3至10个平台,20.80%的投资人薅过10个以上平台的羊毛。其中,半数以上(53.68%)的投资人为了薅羊毛,动用了万元以上本金,25.54%的投资人动用的本金达到5万元以上。

而在收益方面,将近六成(59.40%)的羊毛党获得的收益在500元以下,三成左右(30.82%)羊毛党获得的收益在500至5000元,另有近一成(9.02%)羊毛党获得的则在5000元以上。

为金钱或权利驱使,不断向塔顶跃跃欲试,成了像小琴这样的广大羊毛党们的”从业宗旨“。以至于当他们在这片“羊毛地”中尽情地薅着羊毛时,忘了“风险”二字,导致在一片突如其来的风雨中,被打得“措手不及”。

反薅时代    

“我们知道越往后,羊毛就越不好撸,但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一位资深羊毛党说。从e租宝事件爆发后,问题平台突然就像兵败如山倒一般,在全国范围内蔓延开来。截止2015年年底,全国3000多家P2P平台中,死亡平台达到1302家,其中跑路平台超过668家,占到了总死亡数的50%。

而在这部分死亡的平台中,羊毛党们损失惨重。有不少羊毛党前五年苦心经营的所有积蓄,在一页之间挥发殆尽。“有的人总共才投资了10家平台,但是光一个星期就雷了6家。”一位羊毛党投资人说:“甚至连不少羊头也连续踩雷。”

几年的积蓄,一夜蒸发。听起来是如此的耸人听闻,但这样的事情在雷点频爆的2016年里,却可以说比比皆是。不少羊毛党们只能减少投资持比,期望在几个月后“从头来过”。但让他们感到焦虑的是,行业风向却并没有好转,而是再一次急转直下。

这一次的“手”来自监管。

2016年8月24日,俗称的“824文件”下发。将P2P平台的资产限额、资金存管、信息披露等事项做了进一步规定。这不仅意味着P2P平台的舞台开始了正式的缩小清场,也意味着羊毛党们的盈利空间依然在不断变窄。

一位平台运营负责人这样说道:“过去为了快速占领市场,我们会在初期从运营经费中拨出一部分,来联络一些‘羊头’拉动投资量的增长。但824文件出来后,我们只能把所有精力和经费都放在整改上,首先确保平台的合规存活。”

羊毛党们一头的“钱”被雷了的平台套牢,而另一部分的“赚钱财路”却正在渐渐被切断。但比这更可怕的还有,那些原本有赖于他们的中小平台,也开始了“反攻”的步伐。

许多平台开始通过风控、法务部门,对冒用他人个人信息进行注册和投资的账号进行封冻,并采取了对非法所得收益予以扣除的处罚。而另一批不怎么“友好”的平台甚至利用这个要命的时间点,对羊毛党展开了“收割行动”。

据不少羊毛党透露,有平台曾利用“运营困难”的理由首先限制用户提现,再提出由于有不法分子在平台套利,要求用户上传手持身份证照片才可提现的解决方案。而这在他们看来,完全是对羊毛党的“洗劫”。

“要求拿出身份证照片提现,这根本就是对羊毛党出台的针对性措施。没有我们这些利用别人信息给他们注册的羊毛党,他们哪会有当初那么多的交易量?”虽然不少羊毛党群里的人,对这样的做法感到失望乃至愤慨。但这些人最终的结果至今依然是提现无果,想薅毛却被反薅了一把。

钱保姆平台负责人曾坦言:“过去蛮荒时代,平台需要大量的羊毛客来抬高投资量。但如今监管力度加强使绝大多数平台的网络投放、市场推广等费用都已经回落至理性区间。像钱保姆这样的拥有3年资历的平台,也基本以合规为前提,来进行优质客群的维护。所以活跃在网贷平台上的大量羊毛党再无高额利润可榨取,如果不退场至其他新兴的流量高地,羊毛党们很有可能会败走麦城。"

而这一看法在数据上得到了应证。

据网贷之家统计显示,自2016年8月监管介入以来,全国正常运营的P2P平台数量由2788家下降为2017年6月的2114家,而问题数量则由3012家上升为3795家。其中,非良性退出的平台占据了较大部分。同时,全国P2P问题平台的数量如今仍在以平均每月近70家的速度不断上涨。

而羊毛党们最关心的收益情况也大为不妙。以2015年为起点我们看到,在至今两年不到的时间里,行业综合收益率已从15%以上下滑到如今的9%左右,下降幅度超过了1/3。而一些超过10%以上收益的平台,则更是被认为是高收益高风险平台而令人恐慌不已。

据不少羊毛党反应,不少“羊头”前几年的最高收入一度达到几千万,更甚者直接从VIP投资人转化为部分平台的股东。但一是现在“雷”太多,二是一些羊毛党手里的资金也被稀释得差不多了。所以再也没人敢拿出那么多钱来投资了。一位资深羊毛党透露,目前在她身边月收入最高的羊毛党也只有5万不到,但就连有这样收入的人也已是极少数,更多的羊毛党是徘徊在“踩雷”边缘。

由于诈骗平台浮出水面,再加之监管从严,使得转型无力的平台加速退出。许多以前很少踩雷的羊毛党,现在也成了“雷区”的访问常客。据网贷之家报告显示,大约有30%的投资人有过踩雷经历,这其中就有一半的羊毛党。甚至是一些充当意见领袖的“羊头”,也不停地连续踩雷。

有羊头曾经在4月份不足半月内踩雷两次,除了自己的损失以外,这位羊头给很多“羊毛党”的投资返现也都是自己先行垫付,而如今平台一跑路,别说本金的去向,就连刷单垫付的钱,也无法讨回。

于是,为了最大程度避开自身的损失,许多羊头也采取了“风险自担”的工作办法。但这种套路却使得底层羊毛党的数量进一步流失。

“如今很多羊毛中介只赔偿第一次充值被雷的,如果提现后再投资,再亏也不赔偿了。”不少初级羊毛党告诉笔者。他们中有的人曾通过某羊毛中介薅羊毛,但投资的平台中雷了六个,却仅仅获得了一笔赔付。

“给你象征性地赔付一点算好了。”一位羊毛党说道:“现在有些羊头和中介,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踩雷后表面上把羊毛群改为维权群,把自己的身份从羊头变为维权领头人,实际上是拿维权群做筹码,私下和平台交涉,索取一定好处费后就将维权群解散,带钱走人。”而这样做的后果,也直接导致了大量羊毛党的撤离和退出。

如今,“羊毛客”的日子不再好过,一些有名的羊头已“金盆洗手”、另寻他途,而“羊毛客”的总数量也在不断减少。一些名为“P2P投资理财薅羊毛”的QQ群里异常冷清,有时候连可薅的清单也一张未发。

这些过去的小羊毛党,已不再奢望成为所谓的羊头、领头羊。更多人想的是,只要能把手里的本金顺利保下来,那么就转去行干别的了。

“客”从何来?

虽然羊毛党们的“变老”,让平台高企的获客成本喘了一口气,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并不是所有的平台对这一结果都持乐观态度。

羊毛党所扎的“根”,其实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深。

以中国互金协会2016年披露的24家P2P平台财务报告显示,“销售成本”仍是大部分网贷平台的最大支出。但与高昂的营销成本形成鲜明反差的是,各家网贷平台的平均投资转化率却只有13%,最低的甚至只有1%。

也就是说,平台以每个几十乃至几百元往外输送的所谓的“人头费”,并没有为他们带来切实有效的优质客户,而这一情况不仅存在于中小平台中,就连超大平台也无法抵御羊毛党冲击所带来的后果。

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PPmoney累计注册用户数1226.4万人,销售费用1.1亿,累计投资人总数仅85.5万,转化率为6.97%;有利网累计注册用户数2827.6万人,销售费用1.3亿,累计投资用户75.5万人,转化率低至2.67%。而除了红岭创投转化率接近25%、点融网转化率接近20%外,其他22家平台都逃不过“没有优质客源”的现状。

钱保姆技术人员经过反复研究,发现“羊毛党”的对正常平台和问题平台的其实有着显著不同的影响。

从图片均值上看,正常平台在遭受攻击后,70%的情况是月成交额均值会增大;相反,问题平台在遭受攻击后,绝大部分情况会使得月成交额均值减小。钱保姆技术人员认为,这意味着,对于正常平台来说,“羊毛党”的攻击实际上促使其实际交易规模的增长,而相反,问题平台在被“羊毛党”攻击后,则大多出现经营萎缩。所以从这点来看,我们便不难理解为何P2P网贷平台会对羊毛党产生“爱恨交织”的情感。

部分平台流量推广负责人对此表示,他们深知羊毛党臭名远著,但却常常“有心无力”。

羊毛党最大的缺点在于“忠诚度很差”,一时来势凶凶,又一瞬间逃之夭夭。导致平台积存了大量的“僵尸”用户,致使套利赎回的时间过于集中,对现金流造成了巨大压力。而如果碰上运营能力偏弱的中小平台,当羊毛党大批撤资时,则更是弊端尽显。小平台的项目违约率及逾期率偏高,一旦借款人逾期,又面临大批羊毛党“挤兑”的场面,就更容易造成提现困难,乃至于跑路的状况。

但这些显而易见的缺点,在部分运营负责人看来,却仍是无法逾越的鸿沟。

“首先,平台解决合规问题的前提是,要有充足的资金。”一位平台负责人说道:“大部分正运行的平台,都是中小型平台,既没有超大平台的资源背景,也尚未融到足够的流动资金,所以顶住交易量,仍然是继续运营下去的一个底线。其次,做品牌忠诚度需要较长时间,这种获客方式不同于以往的激进,所以我们无法保证在今年内,到底能够获取多少有效的优质客户,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显然,“未知性”困扰着大部分平台斩断羊毛党的决心。他们只能保持互相牵制、彼此皆不信赖的局面,来度过直到明年夏天结束的整改期。

“其实,大部分平台都在做转型、找寻新资产、重新树立品牌的路子,只不过从目前看来,“吸流量”的效果并不尽如人意。

在他看来,P2P原本就是次级贷款市场,投资性质必然伴随着一定的风险性,所以完全保守的客户可以说并不是P2P的完全受众;其次,资产端枯竭在即,行业的竞争只会愈发激烈,无论是转型还是整改,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如果在这个时候,不能保证一定的交易量,那么又会陡然增加之后的平台运营压力。

再加之品牌打造的弱显性,所以接下去到底是“疏”还是“堵”,他们也无法给出一个绝对的定论。

有时候,这些在网贷行业里摸爬滚打了几年的从业人,也会问自己,没了羊毛党,P2P的下一波“流量客”又会在哪里?就像羊毛党们经常问自己,下一个不雷的平台在哪里一样。

而这一疑问,既无从解答,也没有唯一的答案。也许无非是一个愿打,另一个愿挨而已。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七月的MiuMiu未央青年

42
总文章数

游走在金融边缘的码字女子。微信号:江湖Miu论(JulyMiuMiu)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