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国内资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业务

电商扶贫:连接数据、故事和政策的工具

本文共2063字,预计阅读时间41

9月15日至16日,全国农村电子商务精准扶贫经验交流会在贵州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出席会议并讲话。他强调,电商扶贫是精准扶贫的有效抓手,也是利用新技术新模式助推脱贫攻坚的创新举措。

同样是在贵州,8月30日,2017年电商减贫大会在贵阳举行,阿里巴巴集团总裁金建杭出席并发表题为《电商扶贫,中国农村的一场社会创新》的演讲。金建杭认为,“电商扶贫”,它不是单个应用维度的创新,而是一组应用多个体系交织的一场社会创新。

会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发布了《电子商务助力中国减贫——电商减贫与普惠发展研究报告》。高红冰用一些小故事把电子商务帮助精准扶贫、减贫的基本原理和逻辑再现出来。山东一位农民把村里的草柳编手工产品在互联网卖,卖得很好。后来他做培训,帮助更多村民们开网店,整个村、整个县的电商被带动起来。江苏睢宁县东风村全民电商创业,从2013年到2015年人均收入增加了3千多块钱,是全县平均水平的1.9倍。在山东的曹县,大概有45000个网店,带动了当地20000多名贫困群众的脱贫。曹县是一个拥有180万人口的省级贫困县,而这个地方销售的演出服在全网销售占到60%以上。

在贵州,“把‘土货’卖出山,把‘洋货’买进村,凭一部手机,随时把生意做了。”贵州贵定县盘江镇的张贤云电商运营因地、因时制宜,春推茶、夏卖李、秋售米、冬销油。他这个“村小二”已为乡亲们代购代卖3030单,交易额44.66万元,月均服务村民200多人次。而贵州贵定县的一家食品企业,每天有2.6万瓶辣椒酱从贵定县昌明电商精准扶贫产业园走向全国。今年仅7月份,实现电商销售收入300余万元。

数字鸿沟现象客观存在,但正是这些具体而微的案例使得数字鸿沟在缩小。联合国宽带促进可持续发展委员会日前发表《2017年宽带状况》表明,发展中国家互联网的渗透率在2017年底之前预计将达到41.3%,最不发达国家互联网用户的渗透率预计将达到17.5%。另外一个积极的迹象是,固定和移动宽带服务在许多国家正在变得越来越能负担得起,从而使连接网络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阿里平台上,一个贫困县的商品平均卖到280个地市级城市。近两年,有112万贫困县学员学习淘宝大学的网络课程。根据阿里研究院的数据,2016年贵州省66个贫困县域在阿里平台上的消费额达到231亿元,同比增长47%;电商销售8.8亿元,同比增长68%。

从民间自发、试验的单个突破到电商企业、地方政府的协同参与,电商精准扶贫呈现出集约化、规模化、区域化的特征。电商在精准扶贫、消弭数字鸿沟方面发挥了其示范价值。一方面,电商的介入使得偏远乡村的优质产品和优良环境的市场属性增加;另一方面,通过普及互联网应用和电商知识,能够将边远地区带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社会文明,这也是电商平台的普惠性特征。

电子商务为什么能帮助减贫?高红冰的解释是:第一个是技术进步推动互联网普及,升级基础设施。第二个是电子商务把城市的消费者跟农村的生产者联系起来,在城市和乡村之间把市场打通,帮助农村进一步发展。

互联网普及和电商发展,很多村民可以在互联网的平台上直接开店卖东西,门槛非常低,带动本地的生产和手工制作,不管是销售环节、生产环节都在促进创业、也在促进就业,进一步推动收入的增长和支出的节省,同时提升整个地区能力,最终达到区域的脱贫致富。这是电商减贫的作用机制。

我国脱贫攻坚形势严峻,由于各地发展不平衡,目前全国仍有5500多万农村贫困人口,大部分分布在边远地区、深山区、石山区等交通闭塞和生态脆弱地区,脱贫攻坚到了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冲刺阶段。这个时候,作为连接数据、故事和政策的工具,电商的功能作用需要得到凸显。

电商是一种工具,它未来在精准脱贫中的角色定位值得关注。公元前300年左右,中国的哲学家荀子说过,“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河,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在精准脱贫方面,应该善假于物——这个“物”就是电商。

从经济学开山鼻祖亚当.斯密以来,研究国民财富的性质、原因和增长就是经济学不衰的命题,因研究消费、贫困和福利的安格斯·迪顿曾获得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他曾指出,放眼全球,国家能力的缺失——即无法提供富国人民习以为常的服务和保护——是贫困和落魄的主要原因之一。没有国家与积极活跃的公民的有效互动,就很难形成战胜全球贫困所需要的增长。

其实,我们可以从安格斯·迪顿的这句话出发,没有与积极活跃的公民的有效互动,就很难形成战胜全球贫困所需要的增长。而电商扶贫,无论是作为工具还是汪洋副总理所说的“抓手”或“创新举措”,都实际上形成了农民、生产机构、行政单元以及电商企业的有效互动,从基层到高层,从微观机制的创新到顶层设计的布局,这确实是“多个体系交织的一场社会创新”。正是基于以上的理论和现实,我们有理由对电商精准扶贫保持乐观。

(作者张晓红系五道口学员)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张晓红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张晓红未央青年

6
总文章数

以人文和历史视角关注互联网金融,以草根眼光看待“宇宙中心”...

关于电子支付安全问题的思考

陈云峰 | 中伦文德 20小时前

国内外如何监管第三方支付

董毅智 | 零壹财经 06-02

你真的了解“数字货币”吗?

杨涛 | 上海证券报 04-10

新零售在全球爆发 人工智能却在主导这场新革命

刘旷 03-14

中国商务部《电子商务“十三五”发展规划》

wangw | 未央团队 01-09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