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最有看点的互联网金融门户
专栏区块链国内资讯

对话孙宇晨:我更像“战将”王兴

本文共5013字,预计阅读时间20

近期关于波场创始人孙宇晨“套现跑路”的消息,一直层出不穷。最近,他却在北京现身,开始接触媒体。

“我没有套现,没有跑路,我就在这里。”孙宇晨说。

他到底是天才,还是忽悠?争议中的孙宇晨,被裹挟在这两个标签里,他的生活,也被这两个标签强力撕扯。他到底是怎样的?已变得模糊难辨,且无人再关心。

01. 招黑体质?

很少有采访对象,会边吃饭,边接受采访。但和孙宇晨长达两个小时的采访中,他抱着盒饭,时不时见缝插针吃几口。

比预定时间晚半个小时,刚在北京办公室开完会的孙宇晨露面了:一件蓝衬衣,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他说:“我真的很忙,连轴转。”

他充满倾诉欲,滔滔不绝——看上去,有些话,他已憋了很久。

而对网上流传的,关于自己和波场的各种“黑料”,他记得一清二楚。

他几乎全部否定了网上的负面言论,说这都是有预谋的攻击。

“每一篇新闻,都是找一些特别小的号发,可能只有几百甚至几十的阅读量,但量大,一搜网上全是。”孙宇晨说。

他说,这些素材,对自己造成了很大伤害:在家乡惠州,他的父母承受着周边的舆论压力,“动不动就有人给我爸丢一个链接,问,你儿子还好吧?”员工分享一个公司新闻到朋友圈,也会被人指指点点。

他此前就读的湖畔大学,也找他问过话,建议“可以多和外界沟通解释”。

“波场早就锁仓,地址也对外公布,我们肯定不存在套现。”但“跑路新闻”就是不间断。

“为什么就黑你?你是招黑体质吗?”

“我觉得被黑,肯定是竞争对手在搞我们,因为我们有名。”孙宇晨说。

“但我们不会永远被动挨打。”他觉得,以前被“黑”,就只能挨着,就像是“打瞎子、骂哑巴”。

他说他要反击了。

02. “9·4”风波

“9·4”之后,孙宇晨做了什么?

去年9月4日,币圈遭遇了十级强震:中央七部委出台关于停止ICO项目、退还代币的通知,力度空前。

恐慌迅速蔓延,哀声一片。比特币、以太币、莱特币……ICO代币全线下跌。此时距离波场在币安的专场热销,不过14天。

“整个币圈真是喊爹叫娘。”孙宇晨说。

得知消息,他的几个主力员工“当场吓尿”,迅速离职。

最敏感的时刻,波场迅速解散了此前运营得不错的中国社区,孙宇晨停掉了一直在做的直播。

并且,全部退币。

“当时整个公司除了我是坚定的,其他人都觉得行业不行了。”孙宇晨甚至没在内部讨论过,还要不要继续做的问题。

“肯定做,这是唯一的答案。”和众多纷纷迁往海外的ICO一样,波场选择了去美国。

但孙宇晨一直在隔海观望中国。

数月后,转机悄然而至。

今年农历大年初二,“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群对区块链进行了深度探讨。被广泛报道后,“区块链”话题越出了小圈子,成了大众皆知的社会话题。

此后,更多媒体开始关注区块链,徐小平、蔡文胜等大佬也就此发表了正面评价。

“我觉得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人民网上了区块链频道。如果不是国家觉得这事还不错,人民网不会做。”孙宇晨松了一口气。

他说,他们可以回来了。

03. 波场秘钥

孙宇晨在国外做了什么?

“一分钟都没闲着。”

“按照市值,波场现在排在币圈的11位,而前面10家,多是做了很多年的老币。我们是怎么做到,半年就到现在的位置?”

他说,波场有一套自己的玩法。

“现在我们全球有百万社群,其中美国最高,占比17%,英国、韩国、土耳其、印度都和中国差不多,占比6-7%这样。”孙宇晨称。

他坚定认为,是靠着社区运营,才让波场在半年内急速崛起。

“有人问,波场的负面新闻这么多,为什么币价一直在涨?因为币价涨不涨,是由社区的信心决定的,社区很清楚我们在做什么。”孙宇晨说。

他称自己从一个他人的例子中汲取了教训:几年前,以太坊募资后,创始人V神曾有一段时间没在BitcoinTalk上露面。

当时论坛里就有人问:“项目还做吗?人去哪儿了?”

孙宇晨表示,因为缺乏背书,人们对币圈项目的信任感往往极其脆弱。

这时很需要创始人频繁露面,和社区多互动,以营造信任感。“这是大家愿意相信和支持项目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如果一个项目看不到实际控制人、创始人都不愿意露面,就会让人生疑。

波场也会寻找可投的项目,但孙宇晨打开项目方的主页,经常看到里面的人没一个是真名实姓:“什么Alice Zhang、Bob Wang,都是‘假人’。这样的项目我们肯定不会投,因为他们一开始就做好跑路的准备了。”

因为看重社区运营,孙宇晨频繁露面,极为高调,他的部分争议正来自于此。

他从募资伊始就在网上直播,成为最早在币圈进行直播的人之一。

他说自己每天要花一两个小时发推特,与粉丝互动。

在团队内部,他规定最好一周一直播,每天在社区发文,“让大家知道情况不错,就算有什么事,也能联系上人”。

他的发文内容中,很大一部分是关于波场近期动态的。

“创始人得反复给社区成员描述一些发展的milestone(里程碑),包括多久会达到,达到了会有什么作用,让大家一直感觉有盼头,这样他们才有明确的方向感,不会迷茫,不会胡思乱想。”孙宇晨说。

他把这个比喻成谈恋爱,只有不断地规划好恋爱计划,不断说爱她,才能不让对方“不胡思乱想”。

他提供了一组数据,以验证自己的运营效果:波场全球社区总人数已有一百多万,其中推特粉丝数近45万。

“在币圈的几个主流社区中,波场的排名基本都是第一。在印度和土耳其等新兴市场,知道波场的人,可能甚至比知道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多。”

04. PK巨头?

在区块链行业,最多的舆论评价就是“泡沫”:99%的ICO项目,都会失败。

“现在没有泡沫了,该破的,都已经破了。”孙宇晨认为。每个市场都有兴起,有衰落,也必然会有泡沫。

他提出一个有趣的观点:“实际上,区块链项目的成功概率,可能比其他创业项目要高得多。”

“以前的项目,是公司制的,区块链的组织形态是DAO,是社区制。”孙宇晨说,这个因为共同的目标,捆绑在一起的社区,会推动这个项目不断运转。

这样的案例也确实不少。最直接的例子,就是中本聪,他“消失”后,比特币依然继续发展。再比如,狗狗币,创始人都套现离场了,居然因为今年是狗年,狗狗币还能继续往上涨。

这种社区文化的强大凝聚力,颇为惊人。在某种意义上,每个社区的成员,都是公司的“股东”,他们会推动整个项目继续走下去。

“现在不敢说大话,但我觉得,至少波场也不是我说想倒闭就能倒闭了的。”孙宇晨称。

在未来,“社区制”甚至能和BAT等巨头抗衡。

“公司制和社区制,是很难相容的。所以,巨头做不了公链这件事情。”孙宇晨称,这是因为,“上层建筑”决定了“经济形态”。

未来的分工,可能是什么样子?

“公链从民间产生,而巨头,可以在上面开发应用。”孙宇晨称。

在两个小时的采访中,孙宇晨多次提及“王兴”的名字。

“王兴是你最崇拜的人?”

“说起崇拜,我可能最崇拜的,还是马云。”孙宇晨觉得,马云是个高瞻远瞩到让人觉得可怕的人。

“他总是在别人还没想好怎么走的时候,就早早把下一步棋都步好了,只等着丰收了。”孙宇晨记得一个比喻,“阿里像翼龙,从来不与地面上的龙接触,赢得的都是非接触战争”。

而王兴,孙宇晨觉得是“和自己比较接近的人,是战将”。

王兴是一个随时准备掉头,而奔向下一个风口的人。

王兴有一句话,孙宇晨很推崇:创业者最重要的就是善于切换赛道和抓住机会。

“所以,在区块链领域,我也会随时切换机会和赛道。”孙宇晨说。

“阿里是翼龙,那你觉得,波场是什么动物?”

“波场是一个初生的生命体,正处于一个疯狂生长的阶段。”孙宇晨称,这正是最具生命力、也是最脆弱的时候,“我不知道它未来会长成什么动物。”

Q&A 孙宇晨回应外界质疑

问:你“套现跑路”的传闻是怎么来的?

孙宇晨:大概是去年9月27日有媒体发了一篇稿子,说我们“携款潜逃”。

那篇稿子完全没有采访过我们,都是不实报道。但在特别敏感的时间点发那种文章,传播性非常广,对我们名誉的影响很大。而且后来随着波场发展得越来越好,稿子出现了很多变种。

问:最近为什么你专门对比波场和以太坊,而且很清楚地写了出来?你们是在碰瓷以太坊吗?

孙宇晨:绝对不是。要是碰瓷,应该是我到Vitalik下面留言,但我只是在自己的推特里说我们比以太坊好,也没@Vitalik或者以太坊的其他人。我们并没有去招惹人家,所以我觉得不算碰瓷。

我们实现的很多功能跟以太坊是类似的,我写的那7点理由也是比较中肯的。Vitalik说我们是抄他,但我觉得他还不了解我们。我们真的是在用以太坊的时候觉得有不好用的地方,所以做了很多改进、更新和提升。

但这些改变到底对不对?等我们的虚拟机上线,开发者们会有一个评价。

问:听说波场现在在疯狂招人,薪资open?

孙宇晨:疯狂招人确实是事实。现在在北京、旧金山、东京、首尔,我们有四个办公室,这些地方我们都在招人。美国和中国招程序员多一些,韩国跟东京主要招社区运营和市场的人。现在我们在全球差不多有200人,准备招到500人。

薪资open不等于人傻钱多,我们也是根据能力决定的。如果你能力强,我们当然愿意付更多钱,让你衣食无忧地开发。

有人说我们薪资open,疯狂招人,原因是要绝地求生,后半句转折莫名其妙,感觉我们要大逃杀了似的。

问:你如何回应招聘的“美团/百度(T4)技术专家”吴斌被外界质疑“T4职级不足以称为技术专家”这一说法?

孙宇晨:他们主要的争论点在于T4,觉得怎么T4都敢发新闻,但我觉得我们这算“千金买马骨”。你觉得你牛逼,都T6了,你也可以来,我们是盼着来的。

问:外界对波场负面情绪比较重,你们分析过这是为什么吗?

孙宇晨:我觉得误解主要是因为两方面,一是竞争对手恶意引导,二是行业缺乏交流。

确实有人在背后搞我们,这是毫无疑问的。这两天我们公关分析,这种手法就像最近黑抖音和头条一样。举个简单例子,很多黑稿的标题都一模一样:“自称‘马云门徒’的波场币负责人孙宇晨套现120亿逃亡美国。”很多自媒体号点进去看,发现只有这一篇是关于财经区块链的,其他的都是养生之类内容,八竿子打不着。如果不是拿了钱,或者有人在背后推,这些号根本不会发这种文章。

后来就更明显了,一周推一次。这两天,又有人推了一波,只不过说我的套现金额是120亿,之前说的是60亿、20亿、3亿。

这些自媒体号的阅读量都不大,但铺得多,今日头条就很容易推。对方黑得很专业,成本控制得很好。我觉得应该是竞争对手干的,一般人不至于这样做。

问:波场有庄家控盘吗?

孙宇晨:别人经常指责“前5大钱包的波场币持有比例高达90%,所以庄家可以疯狂拉盘”,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典型的误解。

这个误解其实在比特币身上也出现过。为什么前几大钱包控制90%的代币呢?因为这些钱包全是交易所的,比如波场持有比例排名第一的钱包是我们的锁仓账号,有342亿,排名第二的钱包是一个交易量很大的交易所的,有150亿,2-10位也都是这种情况。

交易所的账号肯定是集中的,而且这样才能证明是分散的,因为一个币越分散,交易所持币越多。

问:有人质疑你高位套现,对此,你如何回应?

孙宇晨:要否定这一点很容易:我们可能是行业里最早锁仓的,我们去年12月19日就锁了,那时候波场价格还很低呢。而且我们很早就向社区公布了锁仓地址,所有人都能看见。到现在,这个账号已经111天没有动了。

当初我们为什么锁仓?也是为了缓解社区怕我们套现的压力。我们毕竟控制了342亿波场币,最高的时候大概价值100亿美金,一动社区就会很害怕。我们承诺了,到2020年1月1日之前,我们都不会动,不会去影响价格。

问:所以你并没有高位套现?

孙宇晨:当然没有。

(文/墨菲 罗素)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一本财经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用微信扫描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评论

您的个人信息不会被公开,请放心填写! 标记为的是必填项

取消

一本财经未央青年

251
总文章数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金融科技(FinTech)第一新媒体。...

区块链基于不同场景的应用

嘉银新金融研究院 6小时前

瑞士邮政利用区块链监控药品运输

Samburaj D... | 巴比特资讯 10小时前

从现金贷到区块链:一家A股互联网公司所经历的风口冷暖

张琴 | 腾讯《棱镜... 11小时前

亚马逊BaaS服务正式上线,区块链成为大型企业的必争之地

Catherine ... 11小时前

区块链落地应用的开山之作:内容分发

李虹含 1天前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